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作者:三日成晶

嗒。
  
  汗水顺着侧脸流下来,在下颚处汇聚,最终沿着低垂的下巴滴落在地,像一滴伤心欲绝的眼泪。
  
  浑身上下如有火在烧灼,好像置身在无尽火海,热得要将人焚化成灰一般。
  
  闷窒的室内仅有的一丝光亮,是从不远处堆积成山的法器当中发出。映照在双臂抬过头顶,被吊在室内顶端的一个清瘦少年俊挺的眉目之上。
  
  少年狭长的双眼半阖,睫羽湿漉,长发凌乱地落满肩头,细碎的鬓发湿贴在棱角挺秀的侧脸。
  
  破碎的衣衫遮盖不住潮湿滴汗的劲瘦胸膛,长腿无力地垂落,赤.裸的足踝之上,被一截赤金绳索样的法器系得很紧,一动也动不得。
  
  他满脸通身的热汗,可形状姣好的饱满双唇,却干裂出血,一呼一吸都是灼热的气息。可见这一把要将他焚烧殆尽的大火,还在他的体内无休无止的烧着。
  
  这样的折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有时候是一天,有时候是一连几天。
  
  少年无处可逃,甚至不敢对任何人倾诉。小胳膊拧不过大粗腿,因为这样对待他的人,是高高在上的——当今修真界的传说。
  
  那个几百年不曾现世,却被修真界津津乐道高山仰止的双极门开山祖师——岑蓝。
  
  而少年是这双极门门下,阳真门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内门小弟子,名唤姜啸。
  
  姜啸呼吸急促,喉咙干涩如火烧,半晌痛苦低哼一声,艰难地抬起头看向黑漆漆的墙壁方向。
  
  那里是一道暗门,那里什么时候打开,他这置身炼狱般的折磨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或许是听到了他心中哀求和祈祷,暗门突然被打开了,姜啸抬眼看过去,不出意外,看到了那个他满心祈求却又畏惧见到的人。
  
  岑蓝推开暗室的门,本来是打算寻一个能够舒缓头痛的法器。她才从榻上爬起来,浑噩的梦中苦痛令她头疼欲裂,她边按揉着自己的头,边推门进去。
  
  谁料她密室当中竟然有人!
  
  岑蓝开门的瞬间未等看清便本能发动了攻击,精纯的灵力和威压无声荡开——只听得对面传来一声闷哼,那人影顿时凌空飞出去,撞在石壁之上。“砰”,皮肉实打实撞击墙面的声音,听起来令人牙酸。
  
  姜啸撞在墙上,又滚落到那成堆法器之上,登时呕出一口鲜血。
  
  岑蓝迅速确认了这个人不足为惧,缓慢走到姜啸身边,垂头看着挣扎在法器堆上的姜啸,厉声问道,“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这里可是登极峰登极殿,且不说若要攀上登极峰,要过多少死生阵。登极殿乃是岑蓝的寝殿,当今天下非她本人无人能够入内,这少年是从何而来?!
  
  姜啸轻轻嗤笑一声,手按在一把闪着银光的锏上撑着身体,抬头看向岑蓝。
  
  岑蓝秀美无双的眉目微拧,秋水般明净的眸子里盛满震怒和疑惑,姜啸咽下涌到喉咙的腥咸,咬牙道,“师祖这是又要和徒孙玩什么新花样吗?”
  
  岑蓝眉头又皱,对上姜啸乱发血污当中看过来的倔强眉目,稍稍怔了一瞬,有什么在她脑中一闪而过,她却抓不住。
  
  姜啸早知道她想不起来,她又不是第一次想不起来了,这样的场景和遭遇也不是第一次了!
  
  姜啸痛苦哼了声,撑着手臂爬起来,用手背抹了把嘴角的血迹。
  
  他不带任何感情地快速说道,“徒孙乃是阳真门姜蛟门下弟子,名唤姜啸,是师祖三天前的夜里,将徒孙从弟子修德院强掳来吊在这密室的,否则徒孙又如何能够上得了这登极峰?如何进来这登极殿……咳咳……”
  
  姜啸咳出了一口血,体内的烧灼未除,又添新伤。
  
  他半靠在法器堆上,嘴角带血,不恭不敬地叫着师祖,毫无敬畏之心。
  
  实在是眼前这一幕,每隔几日,就如同重复唱演的戏。且他每每在这密室当中的遭遇属实难以启齿,实在令他对岑蓝这个人人提起都一脸钦慕的师祖提不起什么敬畏之心。
  
  岑蓝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人这般同她说话,由于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一时间她竟然生不出什么真切的愤怒之意,否则眼前的人早在她攻击之下化为飞灰。
  
  她只是一错不错地看着面前这自称姜啸的少年……见他抹了脸上血迹之后,眉目看着越发眼熟。
  
  姜啸和岑蓝无声地对峙着,好一会,岑蓝也没有想起到底姜啸哪里熟悉。
  
  她当然不想相信姜啸的话……可她最近确实是出了点毛病。
  
  她前些年偶然间得了一枚神兽兽丹,因为卡在欲劫多年,一时心急便将神兽丹吞了,却没曾想未能好好的化用,境界没升多少,反倒是患上了失忆症。
  
  她经常记不得自己做了什么,但至多也就是忘记了修真界百年一度的仙门集会,她强掳一个弟子上山做什么?
  
  见岑蓝又露出熟悉的冷色,姜啸想到有两次自己解释不及时,她便将自己打得昏死,险些以叛徒之名扔下登极峰摔得粉身碎骨。
  
  姜啸咬牙切齿地低吼,“师祖若是不信,大可以搜神,看徒孙是否说谎,看看师祖自己到底都做过什么!”
  
  姜啸说完,岑蓝准备出手的灵力一滞,转而当真将手掌落到了他的头顶,强行搜神。
  
  记忆强行被从姜啸头顶拉出,跳入眼中的第一个画面,便是岑蓝用法袍容天卷着吱哇乱叫的姜啸上登极峰的画面。
  
  岑蓝:……
  
  姜啸:“呵。”
  
  下一个画面,是岑蓝冷着一张脸,不顾姜啸哀求将他吊在密室之中,还顺手解了他腰封。
  
  长袍散落,少年的腰身显露无遗,岑蓝看到辣手摧花的自己在画面中笑得宛如色中恶鬼。
  
  岑蓝:……
  
  姜啸:……
  
  姜啸原本受了重伤,被喂了奇奇怪怪的药,又因为被强行搜神虚耗太过,加上画面太刺激,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悬空的记忆画面消失,岑蓝猛的从姜啸的头顶收回了手,低头看着姜啸昏死的眉目,搜神的手微微颤抖。
  
  她可以继续看的,只要不顾他的死活。可她却没有继续,而是一抬袍袖,轻车熟路将姜啸卷了,出了密室。
  
  岑蓝觉得事情有些超出了她的预料,不过她也并没有慌张。不过就是个小徒孙而已,只要待他醒了,许他一些法宝,让他不要乱说便好,她当务之急,是找到化用神兽兽丹的办法。
  
  她先给姜啸治愈了身上的伤处,将他暂时安置在自己寝殿的偏殿,然后一心去化用神兽兽丹。
  
  姜啸醒的时候,岑蓝便正襟危坐在他对面,他一睁眼,她便从袍袖当中抖出了一大堆的瓶子,全是这些年积攒的灵丹妙药。
  
  有各派仙首送的,也有一些是她自己以奇珍炼制,无一例外,全都是修真界修士至死也求之不得的好玩意。
  
  “这些你挑挑,你入双极门不少年了吧,定然也懂药理,”岑蓝声音堪称温和,“需要什么,便拿什么吧。”
  
  姜啸第一感觉便是自己的伤处已经都好了,这倒也不奇怪,他每一次被放走之前,都会被治好伤处。
  
  他身上被施了清洁术,衣衫虽然还是残破却已经干净了,他惊讶的是岑蓝竟然没有一如往常将他丢回自己的屋子,而是留在了这登极殿。
  
  他起身,如墨般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散落肩头,岑蓝的视线轻轻滑过那顺滑浓黑得不可思议的长发,后又克制地垂目。
  
  姜啸没有注意到她短暂的视线,只是看向岑蓝抖在他榻上的那些小瓶子。
  
  他粗略看了一眼,价值千万灵石的九转丹、能够突破瓶颈的玉霄丹、还有能够活死人的渡生丹……这封口的手笔不可谓不大,若是换成任何一个人,定然就被唬住,甚至还会感恩戴德连连叩拜。
  
  姜啸却大逆不道地直视岑蓝沉静姝丽的眉目,舌尖抵了抵自己的腮肉,从自己脖子上拽下了一个吊坠,这是他的储物灵玉。
  
  他将储物灵玉打开,“哗啦啦,叮叮当当——”
  
  一堆小瓶子从储物灵玉里面跌落在床榻之上,和岑蓝之前抖在榻上的那些掺在一起,竟然分不清你我他。
  
  岑蓝面色微不可查地一僵。
  
  姜啸面容沉肃,俊脸紧绷,带着倔强和讽刺,说,“师祖,这些都还您,徒孙修为低微浅薄,实在用不上!”
  
  岑蓝看着床榻上各色的小瓶子们,表情茫然且难以置信,这些东西都是她的,她的东西她虽然不知道数量,可她不至于不认得。
  
  所以她……到底都干了什么?
  
  姜啸突然靠近,岑蓝被他突然的动作惊得起身后退,瞬间退到了门边,惊疑不定的眼睛看着他,宛如看着什么洪水猛兽。
  
  姜啸只是想要起身离开,见岑蓝这幅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分明被作践的人是他!她做这幅样子干什么!
  
  姜啸气笑了,从床边抓起自己的外袍迅速裹上,气冲冲地朝着门口走,岑蓝看着他走过来,袍袖中的手指微微攥紧,这是要动手的征兆。
  
  这件事实在混乱,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她在姜啸走到她身边的这几步之间,连把他埋在哪里都想好了。
  
  但是姜啸却似乎知道了她的德性,见她抿唇顿时停住脚步,瞪着她说,“师祖,徒孙只是要离开!”
  
  岑蓝手指微微放松,姜啸绕着她走到门口,谨防她随时出手伤人。
  
  伤人后又救人,把他折磨得不成样子再好好的治疗。做了那些事情,每次也不知是真的不记得,还是装的不记得故意戏耍他好玩,他实在是怕死了性情难测的岑蓝。
  
  不过走到了门边,姜啸终究还是忍不住站定,顿了顿拿出了十足十的恭敬态度,对着岑蓝半跪。
  
  “师祖,仙门历练就要开始了,徒孙修炼紧迫,实在不能再受伤了,”姜啸忍着屈辱自暴自弃说,“师祖要是实在想玩,能不能等徒孙参加完历练回来再……”
  
  “我不会再找你,”岑蓝说,“你放心吧。”
  
  姜啸猛地抬头,眼中如星河倾落般亮起,总算透出了少年的灵动。
  
  他勾了下嘴角,短促笑了下,笑容似黑夜中滚过原野的火种,他感恩戴德地对着岑蓝道谢,比最开始拿到那些天材地宝炼制的灵药还要开心。没人喜欢被折辱折磨,尤其对方是他绝对不能反抗也求告无门的开山祖师。
  
  岑蓝的保证,就是他的生机和活路,他甚至绝望地以为他某天会无声无息的被她折磨致死。现在她开口,如赦免他的死罪!
  
  姜啸口口声声的保证,自己绝不会对任何人提及半句他来过登极峰的事情,欢天喜地地走了。
  
  岑蓝站在自己的寝殿门口,幽幽地对着空荡的登极山叹息一声。
  
  不行,她还得闭关。免得自己再做出什么破廉耻掉下限的事情来。
  
  岑蓝当夜去了一次藏书阁,带着化用兽丹的典籍闭关。
  
  可是仅仅过去三天,她再一次从混沌中惊醒,便看到她身侧跪地,捧着她的足踝虔诚低头亲吻后,仰头看着她,眼神却血红含恨的姜啸。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