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不到的江原》作者:一只西飞雁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1月18日15:24:24 评论 8,609 次浏览

最初听说粟文西和祁凯京的绯闻时,冯畅没当回事。
  她知道粟文西,祁凯京上学路上的一桩意外罢了。
  开始觉得不对劲,是从那天早晨,她亲眼瞧见他家卡宴拐去了另一条车道起。
  冯畅的电话当即就打了过去,单刀直入地问他:“你去哪?”
  祁凯京回答她:“去接个人。”
  “粟文西?”
  祁凯京默认了。
  冯畅不太能理解,她说:“祁凯京,伤了人该赔钱赔钱,该住院住院,你当什么司机?”
  静了两秒,祁凯京柔声道:“反正也顺路。”
  “她家住哪?”
  “金银街。”
  冯畅笑了,她拆穿他:“隔了条江也叫顺路?”
  祁凯京语塞,他摸摸鼻子,又说:“她脚上不方便,现在还早,我接一下也不耽误什么。倒是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冯畅:“早起看你做好人好事啊,祁大善人。”她挂了电话。
  
  当天下晚自习,冯畅出来的时间比往常早些,她等祁凯京上了车,才让廖叔从后跟上。
  
  雁城市内三所举国闻名的名校高中,通通分布在雁江北侧。
  相较冯畅祁凯京就读的第一中学,粟文西所在的雁大附中离雁江更近。
  全市高三生的散学时间差不多,这一时段的路况就难免拥堵。冯畅抱臂坐在副驾,漫不经心地盯着前方。
  几米开外一个在路边等待的长发女生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来往车辆,看清祁家的车牌号后,她慢慢走了过来,祁凯京打开车门,伸手将女孩拉上了车。
  
  金银街是雁南老城区一条名不符实的小巷。街名起得珠光宝气,其实狭窄又老旧,车辆到巷口便开不进去,廖叔只好跟着卡宴在路边停成一列。
  车停稳了,卡宴却一直毫无动静。冯畅耐心等了几分钟,祁凯京终于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右侧,为女孩开车门,又扶她下来。
  “真是绅士。”
  冯畅的赞美还未落地,女孩那边变故陡生,她不知怎么被绊了一脚,直直跌入祁凯京怀中,祁凯京毫无防备,搂着她连退几步,背部抵住粗壮树干才止住冲劲。
  冯畅叹了口气。
  她下车分开了这对还在愣怔相拥的男女。
  原本有些旖旎的氛围被冯畅搅和得荡然无存,粟文西莫名其妙地看着拦在两人中间的冯畅:“你是谁?”
  冯畅也看着她,眉眼弯弯,我见犹怜,难怪祁凯京要怜香惜玉了。
  “你说我是谁?”冯畅挡在祁凯京身前,宣示主权的姿态不要再明显,“你刚刚往谁怀里靠呢?”
  “啊……”粟文西面色苍白,干巴巴道:“你误会了——”
  “误会了最好。”
  粟文西仰脸看着祁凯京,咬唇道:“祁凯京,我给你添麻烦了,是吗?”
  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显得格外委屈,祁凯京头都大了,“不是……”他正要两边安抚,冯畅却忽然与他十指相扣。祁凯京讶然看她,冯畅眼风都不侧一个,一副一本正经坦荡荡的样子。祁凯京说了半截的话卡在喉咙里,只好掩面摇头,任她恶作剧。
  冯畅本来没想做到这一步,但粟文西当着她的面还要扮可怜,那她就不客气了,索性把话说得更直白:“是这样。本来接接送送的,不是什么大事,但有人被这么接得几次,就开始对别人的东西痴心妄想,那就有点麻烦了。你说是吗?”
  粟文西从未被人这样当面讥嘲过,她恼怒又难堪,眉毛立刻拧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冯畅打量她的腿,“你要真站不稳,我就帮你请个护工,再加一个随传随到的司机,怎么样?”
  “不用了。”粟文西绷着脸,对她这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恨得牙痒痒,更恨祁凯京空挂满脸歉意,却完全不出声维护。她压根不去看两人相牵的手,也不搭理冯畅,只和祁凯京说话:“你放心,祁凯京,我从来没有想多。以后也不会再打扰你。”
  
  粟文西一走,冯畅便甩开了祁凯京。
  “假摔这么老套的戏码,也多亏你配合啊祁凯京。”
  祁凯京面色尴尬:“刚刚真的只是个意外。”
  冯畅:“这话你别和我说。”
  
  因为这出插曲,冯畅到家已过十点,她洗完澡坐到桌前,徐妈将宵夜端了上来。
  手机上金琅拨来的视频电话已经累了一串,此刻还在持续振动,她按了接听,竖在桌上。
  金琅将脸凑近得屏幕上只能装下她一双眼睛,“畅畅,今天吃什么呀?”
  “三鲜粥。”冯畅盛出一勺,吹冷,一口含了。
  “好香呀。”金琅眼巴巴地看着。
  “你闻到了?”冯畅逗她。
  “嗯啊。”金琅特别夸张地做了个深呼吸。
  没聊几分钟,金琅的话题又例行公事转到祁凯京身上,“畅畅,祁哥哥最近怎么样?”
  “不怎么样。”冯畅直说,“他家司机上星期刮到一个女生,他现在天天起早贪黑的,跟人家玩暧昧。”
  “什么?”金琅拍案而起,生气也像撒娇:“怎么回事嘛!”
  冯畅三言两语说清了起因经过。
  上周某个平平无奇的早晨,祁家司机正常行驶时,反向车道突然冲出来一辆摩托车,司机及时避让,却不小心擦到了旁边路口出来的三轮车。骑车的正是粟文西的妈妈,所幸只是小小剐蹭,妈妈没磕没碰身体健康,扶车的粟文西却崴了脚。
  照祁凯京菩萨一样的性格,不将人安置得妥妥当当了不能安心,这很正常,出于歉疚事事亲力亲为也没什么问题。
  冯畅只是奔着以防万一的念头跟去看看,结果叫她撞见两人黏黏糊糊相处。
  金琅听完,十分忧心:“这么巧呀,意外可是无数偶像剧的开端呢!”
  冯畅:“那你成全他们好了。”
  “不可能!”金琅摇摇手指,“祁哥哥永远是我的。畅畅,你也永远是我的。”
  冯畅:“行行行。都是你的,你聊完了没,我吃完了。”
  金琅马上作懂事状:“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挂了,你写试卷去吧。么么。”
  
  第二天晚上,冯畅按时到家,金琅从沙发后边冒出一个脑袋,“畅畅!惊不惊喜!”
  冯畅见怪不怪,“来多久了?”
  “没多久。”金琅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就是肚子有点饿。”
  冯畅:“徐妈!”
  “哎哎——”金琅赶紧拦住她,“畅畅,我想出去吃,我们出去吃吧。”
  冯畅停住脚,了然地看着她:“去金银街?”
  金琅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夸她神机妙算。
  金琅:“走吧走吧。”
  冯畅:“你去啊,我又没拦着你。”
  金琅:“你陪我去。”
  冯畅:“我不去。”
  金琅:“那我被欺负了怎么办?”
  冯畅:“让廖叔陪你。”
  金琅泫然欲泣,“我不嘛,畅畅,好畅畅,你陪我去嘛。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去见情敌嘛,呜呜呜,你好狠的心呀——”
  冯畅捂着耳朵上了车。
  金琅心满意足地坐在她旁边,不停地问她:“她长得怎么样呀?有我白吗?眼睛大不大?”
  冯畅:“没你好看。”
  “真的吗?”金琅抱着她的胳膊,“你去了滤镜看呢?”
  冯畅笑了,“我对你能有什么滤镜,你个烦人精。”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