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爆了》作者:楚寒衣青

冬天的早晨总是亮得比较晚。
  
  天边的铅云才被擦除,太阳刚露了个脸,守在窗沿的鸟儿还打着盹,一阵乒呤乓啷的装修声已经穿透重重墙壁,钻进了薄以渐的耳朵。
  
  躺在床上的男人呻|吟了一声,闭着眼睛翻个身,先拉高被子,遮住了大半脑袋,接着又将自己的脑袋埋入枕头堆中,可还是无法阻拦电钻钻透墙壁,搅碎宁静,一路直钻脑袋。
  
  五分钟之后,薄以渐绝望地睁开眼睛了。
  
  他揉揉自己的脑袋,带着起床的火气按下物业的电话:“隔壁是怎么回事?大早上的闹得人脑袋痛!”
  
  这一小区是市内高档小区,物业非常专业,林林总总的设施不少,其中一项就是24小时接线服务,专为小区住户解决任何难题。
  
  接线员用甜美的声音回答薄以渐:“先生好,您的隔壁正在装修,我们昨天已经向业主了解了装修进程和装修时间,预计会在一个月内装修完毕,装修时间是上午八点半到下午四点半。中午十二点到两点是午休时间。”
  
  好了,完全符合国家法规和小区制度。
  
  让人有火也发不出来。
  
  薄以渐“啪”地挂了电话,抹了把脸,叹着气起了床。
  
  起床的时间里,他朝床头的时钟瞥了一眼:
  
  上午8:35分。
  
  2016年11月21日。
  
  今日日程:上午十点,楼下咖啡店和人见面,谈个生意。
  
  行程中的“人”,指的是时下流行综艺《梦想家号》的工作人员。对方今天之所以来见薄以渐,当然是为了说服薄以渐作为特邀嘉宾,参加《梦想家号》。
  
  但实话实说,薄以渐对于究竟要不要上综艺,还没下定决心。
  
  这也导致他对于待会的见面,其实并不那么在意。
  
  原本薄以渐的打算是睡到九点再起床,慢悠悠地吃了早餐,再换个衣服下楼,但现在这种情况下——
  
  还是先换衣服再楼下咖啡厅吃个早餐,躲躲噪音顺便等人吧。
  
  ***
  
  一扇拉了半边遮光帘的玻璃底下,一朵假装自己是玫瑰的月季,倚着白瓷瓶,半含半放,姿态妖娆。
  
  这家咖啡馆刚刚开门,里头还没什么客人,除了坐在窗户下的虞生微外,似乎只有吧台里还传来点搅动咖啡豆的振颤声。
  
  虞生微有点心不在焉。
  
  他挂了口罩,戴了墨镜,穿着一身长到了小腿的风衣,捏着咖啡厅送上的白水杯,转了又转,显示他的内心绝不如外表这样平静。
  
  今天是他和薄以渐见面的日子,也是他在最近半年中,寻找到的最好见面机会。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说服薄以渐同意自己的计划。
  
  但哪怕如此,他还是紧张。
  
  人在行走到命运拐点之际,总有电流加身,从头到脚,阵阵麻痹。
  
  “先生,您的咖啡。”
  
  旁边传来侍者的声音,一杯卡布奇诺端上了虞生微的桌子。
  
  恰是同时,玻璃门处叮咚一声,有客人进来了。
  
  虞生微不经心朝外瞟了一眼,当看清进来的是谁时,他手一抖,刚刚端起的咖啡杯与白瓷盘相撞,奶泡全洒了出来。
  
  他怎么现在就来了?约好的时间明明是上午十点,一个多小时之后……
  
  虞生微的思维凝滞了一瞬。
  
  一瞬之后,落在手指上的奶泡帮助他回神。
  
  但这是一个机会!
  
  他提早一个多小时来,意味着我多了一个多小时的准备时间。
  
  我可以放任这一个多小时白白溜走,只顾着自己紧张,也可以利用这一个多小时,来制造一场深刻的会面……
  
  为以后的交往奠定基础。
  
  思考之中,紧张慢慢涌动成了期待。
  
  虞生微脑袋一转,有了主意。
  
  他抽出皮夹,将咖啡钱丢在桌上之后,悄悄离开了咖啡店。
  
  咖啡店之外就是一条繁华的街道。
  
  现在是上午九点钟,正是上班的高峰时间,男男女女来来往往,人流密集。
  
  虞生微走了两三百米,觉得差不多了,站定在人行道中间,先摘下口罩,假装咳嗽两声;接着又摘了墨镜,假装揉揉鼻梁。
  
  揉着鼻梁的时候,他开始倒计时:
  
  5、4、3……
  
  没数完这行数,一声低呼已经响了起来:“那个,你……你是虞生微吗?”
  
  虞生微放下捏鼻梁的手,他循声看了一眼,发出声音的是一位穿着时髦的白领女性。他不动声色,冲对方笑了笑,同时竖起手指在唇前嘘了一下:“你好。”
  
  白领女性倒抽了一口凉气,10cm的高跟鞋也没拦住她矫健又惊喜的步伐,她一下冲到虞生微眼前,压低了声音兴奋道:“我能要签名和合照吗?”
  
  虞生微:“当然可以。”
  
  他接过对方递来的纸笔,干脆地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么一耽搁,不等虞生微将纸笔还回去,周围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人群之中,好些女性认出了站在这里的虞生微,正交头接耳,从四方向这里慢慢靠拢,靠拢之中,低低的声音跟着响起来:
  
  “是虞生微吗?”
  
  “长得好像诶。”
  
  “比镜头里还漂亮的样子……”
  
  我的计划非常顺利,比我想像得还要顺利。
  
  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
  
  虞生微飞快的和等在一旁的女粉丝合照,合照完毕后,他冲周围的粉丝双手合十,歉意微笑,示意自己有事先行之后,转身快步离开。
  
  但女粉丝们在这时候已经完全反应过来了。
  
  兴奋的喊声从身后传来,她们毫不犹豫跑向虞生微:“真的是虞生微,追他,追他,快追上他要签名!”
  
  ***
  
  墙上的时针已经迈过九点大关。
  
  咖啡厅中陆陆续续来了客人。
  
  薄以渐坐在属于自己的老位置,一个颇为隐蔽的室内景观树之后,有一口没一口吃着自己的早餐。
  
  他是这家店的老熟客了,店里的咖啡师都知道他的口味,每次进来,不用点单,侍者就会先给他送上一辈他喜欢的咖啡。
  
  而好的咖啡是一天动力的源泉。
  
  薄以渐低头啜了口咖啡,还没将含在嘴里的液体咽下去,一道身影闪了过来,低头在他对面坐下。
  
  薄以渐一愣。
  
  此时对面的人又有了动作,只见对方垂着脑袋,悉悉索索的脱了外套,还压低了声音说话,谨慎得跟地下党接头一样:
  
  “那个,不好意思,我可以在你这里稍微躲一躲吗?”
  
  说话之间,坐在对面的人悄悄从座位上探出去,左右围观了一会,也不知看见了什么,又咻地缩回来了。
  
  薄以渐被勾起了好奇心。
  
  他先朝对方看出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没什么东西,就是咖啡厅的一扇玻璃窗,玻璃窗外站着两三个年轻女性。
  
  他接着朝坐在对面的人看了一眼,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见对方的发顶和一小方下巴。
  
  对方的头发蓬松蓬松的,闪着点早晨独有的健康金泽,像是丝丝鎏金,混在了黑发之中;对方的下巴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出究竟什么形状,但暴露出来的皮肤肤色奶白,光洁无暇,和他手边的鲜牛奶有得一拼。
  
  薄以渐放下了咖啡杯,思考了下:“在我回答能不能之前,你得先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吧?”
  
  对面的人依旧低着头,还咳了一声:“一不小心被粉丝发现了,现在正躲着粉丝……”说着,他抱拳拱手,依旧低头,“帮帮忙,帮帮忙。”
  
  薄以渐下意识反应:“这是真人秀吗?周围没有摄像机吧?”
  
  说着,他往周围看了一圈,还摸了下自己的下巴。
  
  出来得太急了,胡子也没刮,还随意踢着毛茸茸的拖鞋,万一被摄像机拍到了……咳咳,不太好。
  
  对方赶紧说:“没有,不是真人秀,就是巧合被发现了。”
  
  薄以渐松了口气:“这就好,你是?”
  
  对方:“虞生微。”
  
  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但……并不认识。
  
  薄以渐不动声色地拿出自己的手机,在桌子下百度了下。
  
  虞生微,1994年生,内地知名男明星。
  
  薄以渐关屏幕,抬头,微笑:“久仰大名。”
  
  虞生微:“客气客气。”
  
  弄清楚了情况,薄以渐又从容了起来,他再往周围看了一圈,发现虞生微人气似乎非常高,就在他和对方说话的不到五分钟里,原本站在外头的零星两三个人,已经变成了十来个人,都将咖啡厅的橱窗围全了。
  
  这……人来得是不是有点太快太多了?
  
  薄以渐内心有点嘀咕,他又拿手机开了微博搜索,这一次,他搜索得光明正大:“嗯,原来有人把你的实时位置PO上了微博,五分钟前才发的,现在转发都有一千了……”他感慨了一下这个数字,“所以你躲在这里也没有用,人只会越聚越多,不用多久就会把这里给包围了。”
  
  咖啡厅的玻璃门处传来一声叮咚。
  
  外头的粉丝下定决心,走进咖啡厅,正挨个卡座看过去,搜索着虞生微的行踪。
  
  薄以渐速报:“他们已经进来了。”
  
  然后他就看见,虞生微已经一手撑着脑门,一手在桌子上走来走去,无限接近他放在桌面的一顶帽子,看上去特别想要抓起帽子,扣在脑袋上,再把自己藏进帽子里。
  
  “呵。”
  
  一不小心,薄以渐笑出了声。为了照顾小孩子的面子,他连忙转音,“咳——你的粉丝有点狂热。”
  
  虞生微:“一点点,只有一点点。”
  
  薄以渐:“我可以借你帽子……”
  
  虞生微一抓一扣,速度飞快将帽子戴上:“谢谢了!”
  
  薄以渐还有话说:“但一顶帽子估计藏不住你,而我恰好和这里的老板认识,所以我们可以接这家店的后门离开……”
  
  “真的?”
  
  一声疑问,低着脑袋的虞生微抬起了头。
  
  双方对视。
  
  当看清楚虞生微的模样时,薄以渐微微一愣,被小小的惊到了。
  
  对方俊眉修目,五官纤美,真实的精致程度居然和百度硬照上的精修图没什么差别,还附带一种照片上没照出来的贵族气质,非常高岭之花。
  
  他开始理解对方的粉为什么狂热了。
  
  毕竟,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出于礼貌,薄以渐没有注视虞生微太久,也没有发现,在他转开视线的那个刹那,虞生微的嘴角翘了一翘,像偷了腥的猫,得意地翘起自己的小胡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