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临时助理》作者:竹旧

孟溪站在山脚下的马路边上,躲到一棵小树底下,微微眯了眼,抬头望去,明晃晃的。绵延的、料峭的、高耸的石头山,光秃秃、黄扑扑,春末夏初的时节,山顶偏又覆盖了细密的白雪。

这是到达德黑兰的第二天,她划开手机,再一次打开腾炎集团今晨的新闻推送:紧跟国家战略,腾炎集团加快中东布局。文章介绍腾炎在本届家电家用博览会的相关信息,诚邀各方莅临。

主页配图是一个商务酒会的合照,中方代表里占据主位的男子穿着藏蓝色西服套装,干净的侧脸线条,手举香槟,露出一个笑的弧度。头发理得短短的,样子,黑了些,看着稍微壮了些。

不过落在她眼里,还是好看。

孟溪在心里叹一口气:这人真是气人。

文章的最后是一张配图,雪山下的射箭场里,左边一个挺拔举箭的背影,右边一支箭正中十环靶心,配文“风云四海生”。

图中的射箭场离她住的酒店不远,意识到这人现在与她正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她几乎是立刻鬼使神差地出门。

其实特别傻,这照片绝不可能是即时拍摄的。

一千多天过去了,她没有刻意去打听他的消息,可一个剪影就可以轻而易举让自己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

几个当地的小伙子结伴上山,隔着马路笑嘻嘻对她说没腔没调的“你好”,孟溪给一个几乎看不出来的笑作回应,继续往前走,认真落实老孟的叮嘱:出门在外,一切低调。

诚然老孟还叮嘱她一切听梁知一指挥,她早上自动过滤了。

手机这时又闷闷地震了起来,“吴晓言”三个字闪啊闪,把她拉回了现实。

孟溪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一点,按下接听键。

听起来仿佛就是这位好友在她身旁,揪着她的耳朵,“孟大小姐你行啊,啊,头巾一披就敢蹦蹦跳跳出门了,小白兔出门拔萝卜还知道跟妈妈打声招呼呢,就你能耐,你把我带你看的电视都忘到九霄云外了吗,你……”

孟溪适时打断,“晓言,你太跳跃了,我跟不上……”

吴晓言继续连珠炮攻击,“哦电视我说的是黑鹰坠落、国土安全、暴君这些,你说说我们看了这么多,你不长记性的吗?还有你们家梁知一,啊,我正开专题会呢,我们大领导都在,你也不是不知道我铃声,那么严肃的氛围里,就听见‘大河向东流啊’,我一秒就按掉了,他又打,大河又‘向东流啊’,你是没见到我们同事,他们憋笑很辛苦的好吗,你说你为什么不接他电话,非得让我远隔重洋的找你,行了找到了你赶紧原地待着,找他来接你。”

孟溪把电话拿近点,憋笑说:“晓言,你开会为什么不开静音?”

只觉那头怒火飘飘,网络一线牵。

孟溪这才收了笑,继续道:“我错了,下回一定报备。我这正准备回去呢。不过晓言,梁知一真不是我的。”

孟溪挂了电话,想了想,还是给梁知一发信息:对不起,半小时内回来了。

她往山顶看了一眼,转身,回酒店。

一回酒店大厅,就瞧见面色不善的梁知一和旁边几个同事,最年长的李姐见了他们,赶紧打哈哈:“小孟回来啦,手机是不是又忘关静音啦。”

孟溪顺着说:“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又走到梁知一跟前,“梁经理,要出发去展馆了吗?”

梁知一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下,可能是走的急,额头微微有汗,脸上有点红彤彤,长长的睫毛扑闪一下,落在他紧绷的神经上,如果没有旁人在,他非得拍她脑袋一下才解气。

梁知一蹙着的眉稍微松开一点,只能说:“走吧。”

梁知一仅比孟溪大一岁,但挂着外销部经理的头衔,他这样严肃的时候,大家都不怎么敢说话。
叫的车已在酒店门口等着,梁知一快步走过去,孟溪隔了点距离和别的同事们亦步亦趋跟着。

李姐悄悄跟她说:“小丫头,早上发现你不见了,梁经理那个急的呀,叫了车子出去找了一通,眼瞅着就要报警了。”

孟溪聆听教诲,“是我不对,下不为例,回去我请大家吃饭赔罪。”

李姐颇无奈,孟溪绝对不是个莽撞的姑娘,平常行事可以说是机敏稳重,偏偏却在陌生的地方脱离团队单独行动。况且这里毕竟不比国内,白净水灵的小姑娘单独出门,难怪梁知一急得脸都黑了。

家电家用博览会的标识已经在会展中心几个入口立好,路上也有箭头指引,一人一件安全背心套上。展馆里面正在如火如荼进行展位搭建,空气中粉尘飘扬,而明天,这里会一片光鲜亮丽,展商们要在接下去的四天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

这趟他们出来了五个人,不能太少,门面得撑起来,也没必要太多,毕竟不是重点区域,一行人很快来到福星家电的展位。

福星家电这个特别接地气的名字,是孟溪的爹老孟当年大笔一挥取的,挡不住的喜庆。外文名就叫F-star, 本来老孟乐呵呵拿了本字典想把福字翻译出来,梁知一过来管外销后,说一个一个对应着老外也不感冒,less is more,加个F就行,老孟一听有理,就这么定了。

女同事负责清点展位桌椅,放册子文具,擦桌子。一个男同事调试灯光,贴海报。

梁知一看着忙碌的孟溪神色如常,才放下心来。

年龄相仿的同事小赵跟孟溪感叹: “前年咱们去伊斯坦布尔也才9平米的展位,今年来这儿都21平了,坐等老总过年给咱们发厚厚的奖金。”

大家只知道孟溪可能跟梁知一沾亲带故,或者是青梅竹马,因为有人在停车场听到过一回孟溪喊梁知一叫哥。不过两人在公司相处只有严肃没有活泼,孟溪也做事认真毫无优待,于是说起梁知一的悄悄话也不避着她。

孟溪笑着回小赵:“对,跟着梁经理有肉吃。”

梁知一听见了这句,脸上总算阴云散去。

收拾妥当后,早早回去休息,准备三天战斗。

孟溪心不在焉地吃了晚餐,脑子里有很多念头,好容易抓住一个,捋一捋又是一头乱。

房间里猫咪造型的静音挂钟一圈一圈转,左右摆动的猫尾巴仿佛在给人做催眠,孟溪翻一个身,又翻一个身,到底还是睡不着。

还是打开手机,翻到那篇推送,把看了无数遍的图下载到手机里才安心些。

她给吴晓言发信息:“晓言”

那头没过多久回过来:“孟小溪,这里是凌晨两点,你最好发个红包过来平息一下我的起床气。”

孟溪发了个八十块钱的红包过去。

吴晓言:“我去,什么情况?”

屏幕在黑夜里发出幽白的光,她打了四五行字,又一个一个删掉,重新键入一行字。

“我看见何云远了。”

手机那头的吴晓言瞬间清醒。在她看来,何云远之于孟溪,简直是她见过最莫名的苦恋孽缘。
她和孟溪自高中同桌,大学又在一起,是真正的闺中密友。

孟溪五官柔润,尤其眼睛长得好,她在人堆里时不怎么爱笑,但对着亲近的人笑起来就是月牙一轮弯弯的,大学时有一小波学长学弟前赴后继,奈何全都败北了。

吴晓言也不知道为什么孟溪一进大学,就一心一意只看得到大了她们三届的,隔了N个学院的何云远。而何云远呢,压根不知道这个迷妹的存在。

何云远此人,信息工程专业,常驻在各类奖学金名单、赛事获奖名单上,导致整个大一吴晓言被孟溪拖着看了无数遍校园里的荣誉橱窗。

何师兄真人嘛,吴晓言见过一次,她觉得他透着一副语文满分卷子的气质,沉稳而不妖娆,周到中有一点疏离。何师兄长得不算顶英俊,单眼皮,个子挺高。

不过落在那时的孟溪眼中,一切都是恰恰好。

“the ‘何云远’?”

“the ‘何云远’。”

吴晓言双目炯炯有神,在黑暗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那个你当年茶不思现在依旧饭不香惦念着的何师兄?你觊觎了整个大学时光毫无收获的何师兄?你告白后就杳无音讯的何师兄?怎么样,是不是发福秃头驼背了!”

孟溪像一瓶刚打开的往外滋滋冒泡的可乐,吴晓言几句话,仿佛是把瓶盖复又拧上了,气泡又一个一个沉回去。

“你不是困吗,可以少打几个字节省力气。”

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把保存下的新闻图片发过去。

吴晓言看着腾炎集团的水印,“感情你是上网冲浪时看到他了?”

“他现在在这个城市里。”

吴晓言又继续摇头打字,“看皮相还是你喜欢的样子,不妙啊不妙。”

孟溪:“我其实喜欢的是他的灵魂。”

黑暗里手机又亮了下,“溪溪,暗恋无涯,回头是岸。”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