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作者:九屿吃西瓜

第 8 章

  巫千星被压制到极点,索性撕裂身体,万千条黑烟,凝成黑蛇钻出来,露出獠牙咬向清尘。

  清尘真君眉头一凝,祭出拂尘,双手迅速捏决。

  巫千星血红的唇微微勾起:“清尘,元婴与分神之间有如天堑,就算你道法高深,也得掉一层皮。”

  巫千星原身正是用这一招,配合大乘老祖的法器,让太虚宗分神期修士三死四伤。

  即便来的是分.身,没有法器配合,此招也不可小觑。

  清尘拼劲全力才挡下这一击,黑气擦过他侧脸,瞬间烧掉他的一缕白发。

  巫千星眸中盈满癫狂之色,准备再次释放千蛇窟,与清尘同归于尽。

  就在此时,一阵笑声盖过他的低笑,他分心去看,只听角落里那个天灵根女修说:

  “就这,就这?”

  “能不能认真点打,我都给看困了,不行就换个人上啊。”

  “堂堂分神期修士的分.身这么菜?被元婴打得脸在地上蹭来蹭去?”

  巫千星听见这话,胸中血气翻涌,哇的又吐一口血。

  清尘真君趁机施咒,霍然将他轰成一团黑气。

  初岚两眼发黑,靠在墙上。
  嘴炮一时爽,她要撑不住了。

  失去意识前,她看见她谪仙之姿的师父来到她面前,清清冷冷一张脸上,露出看见同道中人的惊喜:

  “徒儿真是,天纵奇才啊!”

  -

  数万里外的魔窟深渊,一双盈满恶意的血色眼眸忽然睁开。

  “清尘……”

  真正的分神期魔尊巫千星眯了眯眼,那个天灵根女修自称什么来着?

  他在分.身的神识里搜索,片刻后——

  “我是你爷爷的儿子?”巫千星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怪名字?

  -

  初岚再睁开眼,已是三个月后。期间,文莆来看过她好几次,康烨也经常来她洞府探望。

  “都是师兄的错。”康烨捧心,悲痛不已,“师兄应该每天去接你放学的。”

  初岚躺在床上:“……”
  怎么她就像个小学生,放学路上被打劫??

  “师兄,别难过了。”初岚笑了笑,“没用的,你就算来接我,结局也是我们俩一起被巫千星暴打。”
  康烨:“。”

  原太虚宗分神期尊者巫千星叛逃,又潜入太虚宗,妄图抢走仙器吞天瓶的事被压了下来。宗门再次加固了结界,重修清峰藏宝阁。

  清尘真君借机讹了宗门好大一笔灵石,还有千年灵芝、凤凰血、北海龙涎等天材地宝,给初岚重塑了经脉。

  初岚被巫千星打得重伤,一觉睡了三个月,修为莫名其妙提升到练气期大圆满……

  “早知道修仙这么容易,我就不努力修炼天水诀了。”初岚叹气。

  旁边的康烨看着自己停留在筑基中期的修为,帅气的外表露出一丝裂缝:“……”
  师妹,你真的努力过吗?

  康烨失魂落魄走了,清尘真君进来了。

  初岚赶快起来行礼,清尘真君让她坐回去,打量她几眼,微微颔首道:“不错。”

  她师父真是人如其名,清绝出尘,白衣白发,总之很仙。

  然后,她想起师父暴打巫千星的模样:“……”

  算了吧。

  清尘真君也坐下来,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条白绫递给初岚。

  白绫由一种灵蚕吐得丝织成,触感冰凉,极为柔软,绫面似有波光闪烁。初岚轻轻摸了摸,白绫便自行缠绕,缩成一个手环,卷在初岚的腕间。

  “此乃水波绫,筑基期上品法器。是为师给你的见面礼。宗门小比在即,你没有一样趁手的法器可不行。”清尘真君道,“此外,吞天瓶已被彻底封印在宗门禁地。据我所知,即便是大乘期修士,也无法接近吞天瓶。”

  “你能触碰吞天瓶之事千万不要说出去。”

  初岚点了点头。
  她不清楚为什么吞天瓶不排斥她,不过那瓶子手感还真不错,拿来抡人脑袋很好使。
  可惜了。

  清尘真君又问了些初岚修行上的事,准备走时,初岚忽然叫住他。

  “师父……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讲。”初岚露出难色。

  清尘真君:“但说无妨。”

  初岚压低声音:“师父闭关的时候,大师兄,他,他为了挑起养峰糊口的重担,做了一些,特殊的活计赚钱。”

  清尘真君淡淡道:“哦?什么活计?”

  初岚捂住脸。
  对不起大师兄,我不是故意的,但我不能让你在失足少男的深渊里越陷越深了!

  “大师兄,他好像……被一群富有的女修,包养了,还每天被迫用身体赚钱……”

  此话一出,室内陷入沉默。

  初岚张开指缝,偷偷看她师父。

  只见清尘真君一动不动,坐在原地,素来古井无波的眼中似乎酝酿着什么情绪。

  完了完了。
  师父不会生气了吧?
  初岚万般悔恨,但此事有必要告诉师父!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师兄变成风尘男子而无动于衷!

  “如此甚好!”

  初岚:“!?”

  清尘真君微笑:“你大师兄一直想做此事,看来我闭关期间,他终于实现了夙愿。”

  初岚:“?!?!”

  她们清峰居然这么开放的吗?

  -

  文莆听闻初岚大病初愈,课后去探望她。然而,在上山时,清峰就向他下了毒手。

  文莆一路被肌肉健壮的松鼠追撵到初岚洞府,一进门,冰冷的罡风直接怼上他的脸。

  夕阳下,院中少女一袭碧青衣衫,通身环绕着凌凌波光,雪白的长绸如游龙惊凤,在她指尖掠过,带起风卷松针,射向前方的靶子。

  她身型纤薄如飞燕,好似轻轻一吹就能将她吹走,术法却招招凶狠。

  文莆:“……”
  这是谁,那个面黄肌瘦满头枯发的矮子初岚去哪里了?

  见有人来,初岚收起白绫,咳嗽两声。
  她最近总是胸闷气短。

  “你身体没好全就别练了。”文莆皱眉,“万一落下病根,会影响以后的修炼。”

  初岚摆摆手:“我要参加宗门小比。”
  文莆:“这怎么能行?!万一伤上加伤怎么办?”

  初岚沉默了一会儿,负手凝望着夕阳。

  不,她一定要去。因为赢得宗门小比奖励三百块中品灵石。

  而她师门不幸,还有一个失足少男正等她拯救。

  大师兄是救命恩人,要她放弃师兄,她也白活这一辈子了。

  “你不用劝。”初岚叹道,“若是因这点困难而止步,那我实在愧对本心,不如不修真。”

  闻言,文莆心头大震。

  没错,他若是因为被堂哥抢了甲班名额而心灰意冷,那他修仙有何用?!

  “多谢点拨!”文莆握住初岚的手,双目炯炯,“我悟了。”

  初岚:“?”
  你悟啥了?

  -

  太虚宗宗门小比每两年举行一次,练气期和筑基期分开比。

  曾经有弟子在小比中结仇,继而引发私下残害同门的事,因此,为了保证公平,不结私仇,防止舞弊,所有弟子都会领到一块隐匿容貌身型的令牌。

  而小比只公布最后获胜者的身份。

  这次不同的是,练气期和筑基期前十五名可以晋级甲班,如果曾被老师提名,却没有进前十五,可以有一次机会点名挑战前十五里任何一个人。赢了,就代替他进入甲班。

  小比当天,初岚领好令牌,来到赛场。大多数人还没来得及易容。

  她在柳树下看见文莆,正和另一个年约十八的男修说话,二人眉宇之间有几分相似。

  似是感受到她的视线,那个男修看向她,目光中带着一丝不明的意味:“堂弟,不引荐一下?”

  文莆:“这是我堂哥,文宇。”

  “这是初岚,单水天灵根”

  听见初岚的名字,文宇高高挑起了眉头:“初道友生得好样貌,倒是挺符合水灵根女修的模样,打打杀杀可不是你这样的姑娘该做的事。”

  文宇知道,初岚抢了他甲班名额。他心中一直意难平,可今天见了初岚,他的印象倒是有点改观。

  他就喜欢这种扶风弱柳的模样。

  如果他们台上见了,文宇觉得自己要让她几招,他可从不打女人,尤其是小美人胚子。

  文莆的眉头越皱越紧:“堂兄。”

  初岚站在原地,目光淡淡,眉间并无怒色,甚至还笑了笑。

  “好,那希望我们台上见时,道友能手下留情。”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