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作者:九屿吃西瓜

第 6 章

  初岚昨夜奋斗,加上今天早上的努力,已经认识了《天水诀》中所有的字。

  能认不会写。

  看着一个个鬼画符般的篆书,初岚深深叹了一口气,她好难啊。

  下午,其他同学继续上法术运用课,打木牌,只有初岚坐在修炼室里。

  她凝神静心,摊开《天水诀》,一字字读下去。
  还是要尽快提升修为,学御鹤。毕竟大师兄不是每天都有时间顺道捎她上山。
  而她不想运动,只想咸鱼瘫。

  初岚给自己定下三个月到筑基期的小目标,熟不知,她会万分后悔今天的决定。

  干什么不好,修炼这么快!

  春日的阳光正好,透过窗上木栏,在宁静的修炼室打下一道道光斑。窗外传来欢呼声、金针火球破空声,同学们一边说闲话一边练习术法。

  不一会儿,初岚就……
  睡着了。

  -

  “文莆,击中,满分结课。”老师满意点点头。这才是真正甲班学生的资质。勤奋、天资聪颖,心性绝佳。

  “大家停一停,过来。”

  他当众讲了甲班选拔,大家都流露出向往的神色,哪个踏入修仙途的不想得到更多资源,更多的关注?

  况且甲班就是天之骄子班,能进去,筑基金丹都稳,丹药免费嗑,还不用跟自己峰门抢。

  可惜甲班只要十五人,太虚宗练气期子弟近十万,都有资格竞争。

  十万选十五,太难了。

  但老师可以直接保学生进去。

  “文莆,这两天好好巩固一下修为。”老师说,“虽然我提了你的名字,但宗门还会挨个测试你们。”

  文莆一时没抑制住心里的激动,脸上泛起红晕,点头道:“一定不负老师厚望!”

  周围的同学也有意无意凑上来,和他说话。

  “如果老师提了文莆,应该也提了初岚吧?”
  “那肯定。文莆第二个打到木牌结课,初岚是第一个,她下午都不用上课了。”

  “我刚刚回去换衣服,她在修炼室里睡觉。我叫她她都不醒,睡得可香了。”
  “……”
  一时间柠檬环绕着同学们。他们在外面练得衣衫汗湿,优等生却在教室里躺着吹风。

  文莆冷哼一声:“无知。初岚怎么可能睡觉。”

  天资卓绝如初岚,一定是表面上睡觉,实则悄悄修炼。
  不然为什么别人叫她都不醒?
  还不是入定了?

  听了文莆的话,一时间大家沉默不语。
  他们已经习惯文莆一提到初岚就摆出“初岚最吊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的模样。
  文莆,眼瘸了吧?

  老师注意到这边的争执,看向修炼室,放出神识,发现初岚真的在睡觉……

  算了,管不了管不了。

  他叹了口气,开始布置今天作业。

  忽然,四周花草树木无风自动。

  同学们皆注意到这不寻常,下一秒,庞大的灵气排山倒海,向修炼室涌去——
  众人身的灵气也跟不受控制一般,被修炼室吸引。

  “发生了什么?”

  老师眉头一凝,展开结界包裹住每个学生。

  灵气暴动持续了整整一炷香,旁边树杈折断不少,门口栽种的花全被薅秃,就连小灌木丛也东倒西歪,同学们不知所措。

  一片狼藉中,修炼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初岚揉着眼睛,头上竖着呆毛,打着哈欠出来,“发生了什么,好像刮了一阵妖风?”

  她走得飘飘忽忽,好似刚睡醒,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弱小可怜又无辜——如果她身上没有缠绕厚厚一层灵气的话。

  同学们:“……”
  这分明是进阶了。

  文莆昂起下颌,偷偷用眼角蔑视同学们。
  看!他刚刚说的什么?初岚怎么可能在睡觉,她一定在抓紧一切时间修炼。

  很快,初岚也意识到自己身上缠绕的灵气。
  她往丹田里一探,发现丹田竟然空空如也!

  不会吧不会吧,她就是不小心偷懒睡了一觉,怎么灵气都弃她而去从丹田里跑出来了!
  蹩跑!
  快回来啊!

  初岚试图吸引灵气进丹田,可周身的灵气开始逸散,渐渐的,一丝都没了。

  老师顿了顿:“你……感觉怎么样?”

  初岚悲痛不已,悔不当初:“老师,这个世界睡午觉犯法么?”

  这个玄学的世界,灵气还会嫌弃咸鱼吗?

  老师:“……”

  “你不要修炼太快。”老师面容麻木,面无表情,“从练气初期直接跨越小境界,到练气后期,根骨好就算了。你根骨不行,一定要好好休养。”

  初岚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再仔细探了探丹田,发现好像比之前大了那么一丁点儿,经脉也宽了那么一丁点儿。

  淦。

  其他人是怎么察觉出自己提升小境界了?

  这这这完全看不出来。

  可初岚也没有想过,大家辛辛苦苦冲击小境界,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像她蒙头大睡,一觉醒来跨境界,还真史无前例。

  初岚松了口气。
  还好她修为没有倒退。
  还涨了。

  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练气后期啊,好像离筑基很近了?
  离不用爬山也很近了!

  初岚心中又升起了希望,激动地差点握住老师的手,社畜话术直往外蹦:“老师,都是您教得好,您真是慧眼识珠,是我的恩师,我会努力的。”

  老师:“……”
  你的努力就是努力不上课,用来睡觉吗?

  课后,初岚去找文莆,他们约好去逛宗门小集。

  见到文莆时,他被一群同学包围住。

  “文师兄你的确说的对,是我们狭义了。”
  “文师兄眼光毒辣,一眼便看破她的伪装。”

  文莆在同学们的簇拥下,骄傲地抬起了头。他修为不是最吊,但品味和眼光绝对最吊。

  “可她为何要这样?”
  “你不懂,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人前硬说自己根本不努力,昨夜逛了花楼看了歌舞,还把歌舞内容给你事无巨细说一遍,实际上,她背地里挑灯夜战,发愤图强。”

  原来如此!一个同学心里窃喜,这种装哔技巧真好使,他以后也试试。

  初岚闻言心想,这不就是学婊型学霸吗?
  他们班还有这样的人?

  -

  太虚宗宗门集市不大,基本都是筑基期修士和练气修士,还有不少外门弟子、宗门附庸的世家,的确很热闹。

  初岚和文莆停在一个卖法器的摊前。

  文莆想买一柄淬火的剑。筑基之前,修士都可能被近身刀剑铁器刺伤。他要进甲班,先换一把好法器。

  “你不买法器吗?”文莆问。

  初岚:“我买法器干什么?”

  文莆:“进甲班之前,幽寂真君还要测试我们。你最好再准备一些符篆。”

  初岚迷茫:“什么?”

  文莆见她晕晕乎乎,还以为她没听清,把之前老师的话重复了一遍。

  “哦。”初岚说,“老师没跟我说进甲班的事,我可能不会进。”

  文莆一愣,心里有些不平:“老、老师一定是忘了!你今天刚刚跨小境界,他明天肯定会跟你说。”

  “哦。”初岚咸鱼道。

  她看着文莆手中剑。
  出鞘后,剑刃上有炙热的烈火在燃烧。

  初岚:“你在黑暗中舞这把剑,绝对帅裂苍穹。”

  文莆脸色一红:“吾、吾辈修道人,不可、不可被幻象所迷惑!”

  初岚挑眉,这孩子被夸明明开心的不得了,还要装一副老成模样。

  傲娇本娇啊。

  她的注意力随即被一个摊主的吆喝吸引。

  “地行法器!地行法器!不能飞但走,能上楼,能下坡,各种各样形态都有,接受定制,使用期三十年,百年保修。一口价三千下品灵石。”

  修真人都喜欢在天上飞来飞去,但练气期弟子飞不了,峰门的山又高又陡,所以地行法器还是有市场的,虽然三千下品灵石非常贵。

  初岚眼睛一亮,她正需要这种东西。

  “三百下品灵石卖不卖?”初岚说。
  文莆:“???”
  摊主两眼一瞪,一时哽住:“不买就别站这里。”
  初岚冷漠砍价:“最多四百。”
  摊主眯着眼看了看初岚,道:“一千。”

  文莆:“???”
  不是,从三千到一千,经历了什么?

  初岚面对砍价非常绝情:“你们可以有双十一大促,九一九小促,双十二消费节,黑色星期五。这么好的促销赚钱生意,打个广告出来,吸引消费,一天卖掉数百法器,不仅赚得多,你还能节省时间回去修炼,腾出时间做更多更好的法器,长此以往良性循环,你就暴富了。”

  摊主:“???”

  “八百八十八爱买不买。”
  “五百五十五一口价,顺便帮你在练气期弟子里宣传,不卖我走了。”
  “成交!”

  旁边的文莆两眼发愣,看着怀里自己四千下品灵石买的剑。

  他好像被坑惨了。

  初岚微微一笑:“我现在就回去拿灵石。不用担心,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清峰座下三弟子初岚,很快就回来。”

  摊主闻言,整个脸皱在一起,恨恨道:“你最好快点拿。”

  文莆:“要不,我先给你垫付?”
  初岚摇头:“我们清峰有个灵石库,弟子可以随便取用。”

  文莆闻言,瞳孔地震。世间还有这样的桃源仙境?

  初岚给摊主留了传讯石印记,立刻回清峰,幸好灵石库在山脚,要不然她得爬山累死。

  她兴奋地刷开禁令,偌大的金库向她敞开大门!

  ——里面空的。

  初岚笑容僵在脸上:“?”

  房子里空空如也,她转到左耳房,还是空的。

  右耳房,角落的桌上有两块下品灵石,反射着阳光,好似瑟瑟发抖。

  初岚:“?”

  她好似明白了。怪不得大师兄跟她说随意取用啊!

  因为,灵石库就是空的!

  就在此时,大门又开了。
  初岚扭头,康烨慢慢走进来。

  他提着一兜灵石,眼下青黑,衣衫不整,浑身是香,仿佛被脂粉腌入味,脚步虚浮,完全没有平时的帅比模样。

  初岚愣了愣:“师兄,你怎么了?”

  康烨扶着腰,虚弱道:“那群女修……太疯狂了,这次弄得我浑身酸软,不过好在钱给到了,六百下品灵石,不容易啊。”

  ——轰!
  初岚脑子仿佛炸了,轰炸后的废墟中,冉冉升起一个景象——清峰贫穷,只有银两,没有灵石。大师兄康烨决心挑起养峰糊口的大梁,被迫卖身于一群富婆女修。他内心痛苦,但依然想维持做人的尊严,哪怕只是表面。但他终究还是自卑,因此平时更加在意自己的外型……

  初岚喃喃道:“大师兄,平时,都是这么赚钱的吗?”

  康烨:“也不是,平时只要两三个姿势,这次却要七八个。”
  给画修做模特就是累,不仅要摆出高难度的姿势,还要连续不断放术法,把他身体里的灵气都掏空了。

  不过还有比画修模特更好的职业吗?没有。女修们一画完,争相暗送秋波,借着摆弄衣褶的名义揩他油。
  但康烨觉得自己不能回应任何一位女修,他英俊的外貌,是全太虚宗乃至全修真界共有的财产。
  如果他和哪个女修坠入爱河,那是所有人的损失。

  初岚听到“姿势”这两个字,已经震惊到麻木。

  康烨:“关键是你师兄我生得好看,修为又坚实,她们才愿意点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女修,我一点也不亏。”

  什么?!大部分时间?!

  初岚想起大师兄这段时间的照顾,还有他风轻云淡的模样,不禁有点可怜他。
  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初岚坚定道:“师兄!你放心,我会赚钱的。”

  康烨见初岚年纪轻轻,就已经在思考赚钱,再联想到她的身世,不禁有点可怜她。
  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康烨露出安慰的笑:“没事,这个活儿比其他赚钱的活都轻松,还签了契约,是正规的。”

  签了契约……
  初岚打工人之魂熊熊燃烧,她要赶快赚钱,把师兄从青楼赎出来!

  忽然,初岚的传讯玉石亮了,摊主气愤道:“唉,你到底拿完灵石了没?买不买了啊?”

  声音在空旷的灵石库里回荡,初岚脸上一僵。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