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作者:九屿吃西瓜

第 5 章

  其实,老师早就看过每个学生的背景,知道初岚天赋异禀,也知道她出身凡人界,从小饱受虐待,在濒死之际被清峰的大师兄救回来。

  她无法入定,不懂怎么运气施咒,可能因为她的身子骨太弱,从小伤了根本。如果不修炼,初岚连十六岁都活不到,就算修炼,资质也受影响。

  等筑基后,所有人都要统一测灵根资质,双灵根满资质比普通天灵根要强得多。

  老师望着初岚,心里暗暗叹气,可惜了。明明是个悟性绝佳的孩子。

  “现在的太虚宗真是一代比一代弱,当初我进来时,同班一大半人第一节课擦边,第二节课都打中了。”

  同学们纷纷缩脖子做鸵鸟。

  可初岚没听见这句话。她此时处在一个微妙的状态。

  初岚上辈子爱好打游戏看小说,明白修真者有种能力叫“神识”,随着修为提高,神识范围会越来越广,能看得更远。

  但很奇怪,她好像没有神识。

  不过初岚对修真的理解,角度清奇。

  她是水灵根,能操纵水。上小学二年级她就学过,水不仅仅指代流动的水,它的固态——冰,和气态——水蒸气,都可以被称作水。

  自然万物皆含水,就连空气也有湿度。

  她的确凝不出水球,可操纵空气里那点微弱的水份,比凝一团水球简单多了。

  初岚闭上眼,仔细感知前方森林里的空气湿度。眨眼间,她就发现一个丝毫不含水的铁盒,贴在一棵大树上。而在盒中,有块含有微量水份的木牌子。

  她明白了,为什么罗层和文莆让感应石亮起来,老师却没有判他们过关。

  因为这个铁盒拴在大树背后,上面的孔只有瞳仁大。罗层一定击中了大树,但没有打中铁盒。而文莆可能击中了铁盒,却没有真正打中木牌。

  以初岚目前的实力,完全做不到控制水球,绕过大树,钻进铁盒孔里打木牌。

  但没关系,她有骚操作呀!

  林间空气湿润,初岚尝试引导空气中的水汽移动,从四面八方渗入铁盒的木牌里。

  十尺之外,文莆屏住呼吸。

  忽然,四周隐隐有风流动。他望向桌子,那感应石渐渐亮起红光!

  “快看!亮了亮了!”
  “她凝水球了吗?我刚没看到啊”
  “那她怎么让感应石亮的?”

  说话声中,只见感应石越来越亮,红光大盛。

  ——嘭!
  林中传来一道爆炸的闷响,闷同时,桌上感应石忽然灭了。

  同学们面面相觑,一同看向老师。
  初岚算不算打中了?

  文莆一颗心也悬在半空中。

  初岚睁开眼,浑身冒汗,几近虚脱。刚才动用的法术已经超过了练气初期的极限,她走回来,看着老师。

  老师眯着眼,打量着初岚,片刻,露出一个笑:

  “初岚,击中目标。满分结课。”

  同学们疯狂起哄,这可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上来第一次就打中的。
  刚入学就结一门课,强。

  初岚勉强笑了笑,她不算强,不过耍了不入流的手段,赢得胜利。
  好累,还没下课吗?
  她想找张床,咸鱼躺个一整年。

  而文莆望着初岚,激动得涨红了脸。
  果然,她才不是什么村姑走了狗屎运,她的确在隐藏实力,这种时刻都能风轻云淡,不仅天资颇高还心性绝佳。
  文莆为早上怀疑初岚而愧疚了一秒。

  紧接着,老师的笑容消失:

  “初岚,损坏教具,炸掉木牌,扣十分。”

  初岚:“……”
  同学们:“……”

  老师满意点点头:“不过你使用术法的思路非常巧妙,大家都记住,道有千万,法无定法,不要被前人开创的术法局限住了。”

  “来,初岚,你跟大家分享一下经验。”

  初岚一脸懵比,被推到众人跟前。

  面对三十几双亮晶晶充满崇拜的眼睛,她真诚道:

  “大概是,多喝热水吧。”

  同学们:“???”

  -

  下课后,初岚慢吞吞向外走。她今天已经够累了,回家还要爬山,那可有几十层楼高。

  什么时候才能御鹤御剑。

  “初岚!”文莆快步走上来,挡在她面前,“宗门集市去不去?”

  太虚宗主峰脚下,有个小集市,供筑基和练气的交换资源,有些丹修符修刚刚入门,做多了基础丹药符咒,也拿出来换钱。

  初岚看小说时就特别喜欢看主角逛集市,去拍卖会,那简直是捡漏的好地方,什么十块灵石突然买到稀世珍宝。

  好像有点爽昂。

  她刚要答应,只见一个飞鹤从天而降,伴随着细碎的金粉洒落,富有磁性的男声传来:“师妹第一天上学累了吧?走,师兄接你放学回家。”

  初岚看看飞鹤上的大师兄,再看看旁边的文莆。

  对不起,她败给了不想爬山的懒惰。

  文莆听了初岚的婉拒,冷下脸道:“那明天再约。”

  初岚松了一口气,连滚带爬上了飞鹤,坐在尾巴上,并揪住了尾巴毛。

  文莆仰头望着,忽然道:“你大师兄对你真好。”
  昨天他进了幽峰,除了接引师姐指给他一间小洞府,再没有人理过他,幽峰人都专注修炼,以冲击更高的境界。
  更别提师兄师姐放学来接了。

  初岚微微一笑:“你酸了你酸了你酸了。”
  文莆:“。”

  -

  第二天,初岚还是不能入定。
  不过她昨晚睡了一觉,今天早上起床,发现丹田被灵力充满了。
  她不清楚怎么回事,于是问了老师。

  老师听完,嘴角几乎抽搐,一言难尽地看着她:“你马上要练气中期了,准备突破小境界吧。”

  初岚:“哦,我该怎么突破?”
  老师:“继续修炼。”

  怎么修炼?她连入定都做不到。
  真是玄学的世界。

  初岚感叹:“修真好难。”
  老师:“……”

  初岚索性放弃了,坐在桌前学习修真界的文字。

  现在衣食无忧,人不能,至少不应该做文盲。

  中午,老师刚要御剑回洞府,却接到宗门传令,让他和其他教导练气期学生的老师去前殿,有要事商议。

  太虚宗前殿里,几个峰主坐在上面,递来一张名单。

  “我们陨落了三个分神期,一个大乘期。外面都在传,太虚宗已经是二流宗门。

  “十年金丹大比在即,若是我们没有夺得第一,那就真坐实了这个说法……老祖不在了,万一其他宗门尊者心思不纯,来抢夺我们的灵脉和资源,也不知道能不能守得住。”

  “这个名单里有太虚宗这几年所有新弟子,我们准备组建甲班,着重培养,为金丹大比做准备。你们把所有够甲班资格的弟子圈出来。”

  “切记,要天资聪颖,根骨正,修炼速度快,不要蠢的和懒的。”

  阶下,老师看着手上这张纸,脑中闪过班上几个人的脸,有一张脸让他很犹豫。

  他笔尖悬在那个名字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