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作者:九屿吃西瓜

第 2 章

  预备弟子本应前往太虚宗前殿,被各个峰当西瓜挑来挑去。初岚一行人却来到前山一间院子里,沐浴换衣。

  透过窗户,她看见太虚宗深处天空阴云密布,时不时有闷雷传来。

  修□□头上冒雷云,绝无可能是下雨。

  大家都沉默下来,个个进了单独的房间。初岚走到澡盆边,盆中水如镜子一般倒映着她巴掌大的小脸,几乎没肉,衬得一双眼睛大得吓人。

  她舒舒服服洗了这辈子第一个热水澡,穿着干净的门派制服,坐在镜子前擦干头发。

  “?”初岚掐了一把自己的脸,怎么感觉皮肤没那么黄了?

  是错觉还是引气入体的好处?

  不过这副身体的狗比皇帝爹和早产而亡娘都长得相当好看,如果不是被苛待了,哪会丑成这样。

  洗完澡后,初岚越发地饿。明明两个时辰前才吃过一顿。

  她来到前堂,堂中已经坐着四个孩子,凑在一起小声说话。
  初岚见状也不去打扰,而是挑了个角落坐下来,逮住门口的白衣师姐。

  “师姐,太虚宗管饭吗?”初岚真诚发问。

  她快饿晕了,甚至听不清隆隆响的闷雷来自天边还是肚子。

  “修真人不应吃太多俗物,不过你们大多还未引气入体,勤务正为你们准备一些粗茶淡饭。”

  初岚快乐了。
  太虚宗也太体贴了。

  她坐回长桌边静等。

  忽然,身旁的椅子被拉开了。
  一个面容白净,腰配美玉的男孩坐下来。

  初岚没见过他,应该是其他飞舟上送进来的弟子。

  “你叫什么名字?”男孩轻描淡写道,“听说你在灵根分仪前当场引气入体,是真是假?”

  这语气这态度,初岚做了好几年社畜,看人眼光早就非比寻常,用脚猜都能猜到,男孩约莫是个世家子弟从小锦衣玉食,实力在同辈人中算佼佼者,被她骚操作吸引,特来挑衅。

  “嗯。”初岚现在不想理他,只想吃饭。

  男孩见初岚面容淡淡,回话也很高冷,心里越发肯定,这个干瘦的女孩一定在故意隐藏实力。

  这世界上不可能有人第一次感受灵气就成功,还直接引气入体。

  就算天纵奇才如太虚宗大乘期尊者,都没这么快。

  说不定她看似瘦弱无力,实则在修炼什么特殊功法,由于资源跟不上把自己的身体拖累成这幅模样。

  男孩微抬下颌:“我叫文莆,今年十岁,单火天灵根,已经练气中期了。”

  初岚脑子里只有饭饭饭:“你好,我叫初岚。”

  她神色未曾有一丝改变,文莆略有不满,继而越发笃定,能听见元洲文家而从容不迫的,绝非等闲之辈,况且她没说年龄没说灵根也没说修为,一定是有所隐藏。

  文莆顿觉找到了同道中人,旁边那群三灵根四灵根的小孩他根本看不上,这群人中唯一值得结交的就是初岚。

  “你准备去幽峰吗?”文莆问。

  初岚这才正视文莆:“幽峰?”

  文莆点头:“太虚宗最强大的法修峰,近千年来出过三个大乘期尊者,幽峰有四十九巅四十八谷,峰内修士众多,都是太虚宗最强力的修者。”

  听起来竞争很激烈很肝啊。
  初岚幽幽道:“你是不是想去幽峰?”

  文莆被说中心事,脸色一红,硬气道:“我文家人必定能去幽峰。”

  初岚笑了笑。都到修真界了,她怎么还能修仙996呢?当然是要放松心情,跟随自己咸鱼的本质,投靠个能力强氛围好的山门,随便修一修,重在快乐生活啊。
  至于什么追求大道,让那些争强好胜的人去吧。

  “我顺其自然吧。”初岚望着门外,“去哪个峰都行。”

  顺其自然?
  文莆心里暗惊,他看着初岚远眺门外风景,风轻云淡的模样,越发笃定她不简单。

  而实际上,初岚只是在看饭来了没有。
  她现在什么都能吃。

  不一会儿,预备弟子都到了,前堂里熙熙攘攘。初岚缩在角落里,等得昏昏欲睡。

  “唉,听说最后到的飞舟上,有个第一次感知灵气就直接引气入体的天灵根。”

  初岚迷迷糊糊中听到好像有人在说她?

  “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在不在这个前堂。”
  “他一定会去幽峰吧。”
  “那当然,除非是剑修,我们谁来太虚宗不是奔着幽峰来的?”
  “去年有个练气初期的天灵根也直接进幽峰了。”
  “唉,三灵根能进幽峰吗?”

  话题越来越歪,就在初岚要睡着时,天边突然传来一声炸雷。
  ——轰!

  熙熙攘攘的前堂突然静可闻针落,不少孩子吓得发抖。初岚也被吵醒了,又饿又困有点烦躁。
  可她一睁眼,就看到侍从把饭菜端上来,起床气瞬间飞了。

  “怎么了?”
  “哪位尊者在渡劫吗?”

  负责接引的师兄进来解释了一下,初岚之前猜对了,修真界头上冒云十有八九都在渡劫。

  太虚宗镇派大乘期老祖,从二百年前就闭关准备飞升。好巧不巧,渡劫飞升之日正好赶上今天。

  初岚从不怕打雷闪电,那是从没劈到她身上。
  这大乘期雷劫怎么都比台风天恐怖一百倍,根据上辈子看的小说,等下估计还有九十九道龙一样粗的闪电之类的。一想到今后修仙要挨雷劈,初岚就头大。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她视线移到面前满满一桌,排骨烤鸡糖醋鱼,松茸芦笋大闸蟹……
  这叫粗茶淡饭??
  香,太香了。
  死后没吃过这么香的饭。
  算了,初岚含泪决定暂时留下来。

  外头压抑沉闷,文莆见初岚跟没事人一样吃饭,暗中叮嘱自己,切不可露了怯。

  不多时,远处就接连传来震天响的雷鸣。

  后山。

  太虚宗所有分神期大能都聚在此处,愕然看向结界里焦黑的尸体——半个时辰前,那还是太虚宗的镇派老祖,大乘期大圆满。

  天上阴云逐渐散去,没有出现异象,也没有出现所谓的登天梯。

  沉默中,一个黑衣的男人站起来,走到尸体旁,俯身捡起一枚戒指。

  “玄尘,你做什么?”

  黑衣男人微微一笑:“老祖已死,风光无限的元洲第一太虚宗,从今天起,也不过如此了。”

  说完他于身前凝出一把利剑,不由分说,直接向旁边刺去——

  -

  “震惊元洲大消息,金丹听了沉默元婴听了流泪。太虚宗大乘期老祖飞升不成反被劈成黑炭,分神期剑修玄尘尊者夺宝,叛出宗门。太虚宗八个分神期三死四伤,还有一个跑了。”
  “那太虚宗,岂不是……要沦落为二流宗门?”
  “不至于,也就是被天师门、灵寂寺、凌云剑宗……等宗门骑在头上吧。”
  “唉,天道无常啊。”

  初岚吃了就睡,一觉睡到自然醒,修真界的床果然神仙放屁非同凡响,软得跟云一样。她赖床半个时辰,慢悠悠起来,洗脸刷牙。

  吃过早饭后,她缀在队末,去宗门大殿。
  太虚宗有八个分神期尊者坐镇,不仅实力强大,还富得流油。大殿前面的广场都望不到边,空中时不时有白衣飘飘的前辈踩飞剑、乘仙鹤。

  不过今日,全宗上下笼罩着一股惨淡,大家行色匆匆。
  同行的孩子更加拘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今天大家心情都不好。
  初岚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但结合昨晚的雷云,她明白,绝对是那个老祖飞升失败了。

  “初岚。”殿前接引忽然喊。

  众目睽睽之中,初岚从队尾冒出来,指指自己:“我?”

  接引点头:“先跟我过来。”

  周围有艳羡有打量,大家窃窃私语:“她就是那个引气入体的天灵根?”
  “不会吧?长得那么瘦弱,跟没吃饱饭一样?”

  文莆站在人群中,冷哼一声:“你懂什么?”
  那叫见素抱朴,含真守拙。

  刚才说话的人一见文莆腰间的佩玉,立刻熄了声。

  文莆:“与其在人背后嚼舌根子,不如想想自己能不能进幽峰。”

  *

  大殿前方有十二个座位,每个座上都端坐一名白衣真君。今天各个峰主来挑人,都是元婴真君,或者其座下真人。

  “一定不能失礼。要是被好峰头的峰主看上了,亲授道法,那从此一步登天,筑基金丹不是梦。”

  这不就跟面试一样?
  初岚头大。
  不会吧不会吧,她都到修真界了,还要做社畜?

  “我是明镜真君。”最中间的美人轻捋发丝,温柔笑道,“我们明峰道法多以水木为主。”

  旁边男子轻哼:“明峰制符篆还行,论道法,我们幽峰全太虚无人可及。”

  “幽峰道法精妙,论同修为之战,我们玄峰剑修略胜一筹。”
  “玄明真君还好意思说?叛逃的玄尘从你们峰出来的吧?”
  “是又怎么样?”
  “单水灵根,去你们剑修峰头埋没资质吗?”

  初岚:“……”
  小学生吵架现场吗?

  “那个。”初岚尝试打断。

  座上几个人同时扭头盯她。

  初岚:“各位真君这么吵也不是事,不如……写个招生总结报表吧?”

  “……”

  幽峰峰主幽寂真君一拂袖,起身走到初岚面前。

  “想必你听过我们幽峰在太虚宗,乃至在修真界的地位了。”

  “昨日老祖飞升失败,太虚宗遭受重创,外界隐隐有风声,说我们已从元洲第一跌落到二流宗门。但太虚宗千年底蕴尚在,且一半在我幽峰。”

  “你虽引气入体的时间晚,但是天灵根的资质不应浪费,假以时日,定能凝丹结婴,分神或许都不在话下。”

  “若你来幽峰,即日起就入我幽寂真君门下,平日有数十个师兄师姐指导你修炼。在我们幽峰,天才绝不会走弯路。本君就问你一句话,你是来不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