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我的危险夫人》作者:周蛋挞

云山君下山前曾交代过,他不在时门中事务都交由九平峰峰主打理。
  
  九平峰主喜欢跟门中弟子切磋、收一个山头的徒弟、关爱修仙界未来的花朵,对修炼相关有问必答,平易近人,却不是个擅长管事的。
  
  因为心很软,又爱护晚辈,弟子们犯错了跟他撒娇装可怜就不忍心再责罚。
  但如今昆仑云山除他,另外五位峰主要么重伤在床,要么在外有任务无法回来,
  
  九平峰主只好硬着头皮顶上。
  
  年初开始,人间就有大量妖魔作乱,坏事一起接一起,各大仙门有死有伤,换得妖界霸主欲要攻打人间的重要消息。
  妖界首先计划要将封印在人间的凶兽唤醒。
  西海凶兽冲破封印,祸乱人间,昆仑云山君这一去正是为了重新镇压凶兽。
  
  哪曾想这一去就是大半个月。
  
  九平峰主每天勤勤恳恳处理云山事务,起初还好,无非是哪座峰的弟子或门人犯禁,又或是哪哪不要命的妖魔试图偷摸进云山捣乱等等,都在他能掌控的范围内,直到今日:
  
  “师、师尊!不好啦!出大事啦!”
  九平峰主刚刚落座,一筷子伸出去还没夹到肉就被自家小徒弟这惊声尖叫给吓得抖了抖。
  
  如弥勒佛般白胖慈祥的脸和蔼地看着小徒弟掐诀御影到门口跌跌撞撞地冲进来,一手扒拉在门口慌慌张张道:“师尊!薛师兄跟巫山的少主在小山峰打起来了!两人你来我往动了真格,差点把药斋都给掀了!而、而且,掌门夫人的三足凤恰巧飞过,被两人剑气波及……死、死了。”
  
  九平峰主听完默默放下筷子,心想完了,出大事了。先不提自家最受宠的徒弟打了隔壁巫山最受宠的少主,最重要的是他俩打死了自家掌门送给夫人的爱宠。
  
  全昆仑都知道云山的掌门夫人最喜欢这三足凤,而最宠自家夫人的云山君更是爱屋及乌,随便这三足凤在云山自由翱翔。
  
  结果自由过头,一不小心就折了。
  
  小徒弟看着桌上的满汉全席咽了口水,小心翼翼道:“师尊,还吃吗?”
  “吃什么?”九平峰主无奈起身,“去小山峰看看。”
  
  -
  小山峰。
  坐落在山腰的药斋附近一片狼藉,碎石还在从被剑气削断的山头哗哗往下掉落,院前花树倒的七七八八,药斋的大药师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院里朝两个耷拉着脑袋的少年翻白眼。
  
  大药师:“打,再打,刚不是很能耐吗?剑气咻咻咻地往外扫,活像嗑药杀红了眼要把老子的药斋掀飞,现在怎么不打了?”
  
  左边身着金色门服的少年抿着唇,细眉桃花眼,唇红齿白,生得十分清秀,可眉眼间却满是阴郁。
  
  右边的少年一身黑色劲装,腕上绣有红线符纹,腰后别着把半弯长刀,右手握着刀柄发紧,眉头紧皱,眼神充满暴躁和焦急。
  他率先憋不住开口问道:“这还有救吗?要是被我娘知道,我三年之内都别想再进云山了!”
  “那正好。”薛昊轻扯嘴角露出一个冷冷地笑,“要不是你胡搅蛮缠这三足凤怎么会死?”
  
  “看不出来啊薛昊,你这推卸责任的本事还挺强,三言两语就想让我负全责?”巫山的少主裴文珏额角抽搐着,脾气火爆道,“你也不睁大狗眼看看它身上残留的剑招是不是你自己的!”
  薛昊:“原话奉还。”
  
  九平峰主刚到就听到这二人的吵架声。
  走近后他一眼就看见少年们脚边的了无生息的三足凤,漂亮柔顺的羽毛都被剑气无情削掉,顶都秃了,死状惨不忍睹。
  九平峰主忍不住又在心里念道:完了完了,真完了。
  
  “师兄,少说两句吧,云山峰主到了。”跟在裴文珏身后的小师妹悄声提醒。
  两位少年同时噤声。
  大药师没好气地挥手:“白峰主你赶紧把这俩扫把星带走,这事跟我们可没关系,夫人要是怪罪下来,他俩负全责。”
  
  九平峰主姓白,掌管昆仑云山的九平峰,是六位峰主之一。只有同辈才叫他白峰主,小辈都称呼九平峰主。
  此刻他表情憨厚,目光无奈地在两位少年人身上点了点,叹气道:“这事我做不了主,都跟我去趟上云峰,亲自与夫人说吧。”
  
  在场的人神色各异。
  巫山的小师妹担心自家少主,毕竟她前些日才偷听到巫山夫人与云山夫人不和的事,防止自家少主受欺负,立马传信回巫山。
  
  -
  昆仑有三山,被称作仙山,同脉不同源,宗门术法也各不同,却又作一体,是为昆仑仙。
  意思是三山各有掌门,但还是一个大家庭,修的术法、剑道、符咒不同,但心法运作却是一样的。
  
  一山有十八峰,云山例外,只有六峰,却是昆仑最大的仙山。
  
  上云峰在昆仑的最高处。
  常瑶在这住了三年,周边云雾缭绕,山峦叠嶂,四季不同色,各有千秋,美如仙境让她还未看腻。
  上云峰主殿的厨房在悬崖边上,推开窗就能看见凶险的山崖,望不见底,偶有白雾掠过,遮掩了崖壁上的那几颗上万年的紫藤花树。
  
  靠窗这一面的长板和窗台上都堆放着许多厨具或是酱料罐子,屋外的桃花树在窗边洒下阴影,从外吹进来的风是和煦温柔的。
  
  “云山君去西海有半月余,至今未归,我怕你无聊,回昆仑后便第一时间来看你。”站在桌前卷着衣袖和面的女人温婉明媚,嗓音低柔,恰如迎面而来的春风。
  
  夏桑依按压着面团,抬首朝窗口看去:“阿瑶,云山君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可有人欺负你?”
  
  “好姐姐,我哪有那么容易被人欺负呀。”脆甜带笑的声音自窗外传出,弯腰捡落花的常瑶直起身来,一双盈盈杏眼朝屋里的夏桑依看去,“山中事务交给九平峰主烦恼,我每天就在上云峰吃喝玩乐。”
  
  夏桑依看着窗前那张过分漂亮精致的脸,女人眼尾上挑,带着点点懒散,扫向她手边的面团时又露出好奇之色,姿态却是乖巧的,惹人怜惜。
  
  “我回来时听说西海祸事已经平息,你不用着急,云山君应当就在这两日便回来了。”夏桑依将面团搓成长条,反反复复,一边道,“把花拿进来洗一洗,再捣碎出汁。”
  
  常瑶依言照做。
  她进屋来拿清水淘洗捡了一篮子的桃花瓣,似漫不经心道:“前些日我听他们说,每次大山阴君外出回来,一定先去厨房吃你做的红油抄手。”
  为此昆仑三山的人都说这二位夫妻伉俪情深。
  “嗯?”夏桑依侧首朝她看去,温声笑道,“你也想吃?”
  “想学。”常瑶专注地洗着花瓣,回话的声音很轻,“等云山君回来,我也给他做一碗,仔细想想,我似乎从没给他做过吃的。”
  
  水中倒映着她的脸,说着温情话的女人眼里却没有半点爱意。
  常瑶的想法是:别人有的宋霁雪也得有。
  不然怎么显得她爱他呢?
  要是旁人看出她不爱宋霁雪,那她就没法顶着云山夫人这个头衔,更没法用这个身份带来的特权在昆仑办事。
  
  “那今日就不做桃花酥了,我教你怎么做红油抄手,等……”夏桑依话还没说完,就见侍女上前道,“夫人,九平峰主来了,还带着薛昊与巫山的少主。”
  侍女神色略显无奈道:“九平峰主说,这二人在小山峰私斗,误杀了飞过的三足凤。”
  
  三足凤,全昆仑就一只,极其珍贵,连宗门扫地的都知道它是谁的宠物。
  
  常瑶愣了一瞬:“死了?”
  “是。”侍女垂首又道,“巫山夫人也到了。”
  “那去吧。”常瑶擦干手上水珠,同夏桑依道,“我一会就回来。”
  夏桑依点头,目送她去正殿,眉目间含着抹担忧。
  
  宋霁雪送她的珍贵礼物被人杀死了,常瑶却无法感到伤心难过,还得努力压住嘴角那抹笑意,不让人看出她松了口气。
  
  三足凤是珍贵,又漂亮,骨骼能做上好的武器,羽翼能做绝美的衣物,但常瑶不喜欢,她的血脉中隐藏着对三足凤的暴戾和杀意,每次她抚摸那柔顺的羽翼时都要克制着想捏断它脖子的欲望。
  
  可宋霁雪以为她喜欢,常瑶只好按照他以为的演下去,将三足凤放养在外也是无奈之举,若是天天放身边跟她眼对眼面对面,那迟早得死在她手里。
  到时候解释起来更麻烦。
  
  偏偏三足凤太过珍贵,又被修界视为神鸟之后,偶尔应付他人还得带着出去遛一遛,对常瑶来说十分折磨心态。
  如今得知三足凤的死讯,她是真的一点都伤心不起来。
  连伪装都难。
  -
  常瑶从后厨到正殿,走过台阶到门口时就看见屋中一跪一站两个身影。跪下的那人身形清瘦,腰背却挺直,宛如一棵树。
  “夫人。”九平峰主等人起身恭迎。
  站着的裴文珏也垂首行礼。
  屋中只有一位身着华服妆容艳丽的女子还坐着,她神色不急不缓,在常瑶走到身边时抬了抬眼皮,看过去的是高高在上的审视与挑剔。
  
  跪着的薛昊也忍不住以眼角余光打量着。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掌门夫人。
  
  云山掌门于三年前娶妻,娶的是个废灵脉的女子。
  为此还遭到昆仑多位峰主的反对,但云山君根本不理。
  成亲那日昆仑满山遍野的翠色都染上一抹娇艳的红,婚礼十分盛大,大小仙门千万里来此恭贺。
  
  外门或许不知,但昆仑三山一直有传言这二人并非真爱,云山君是为报恩才娶妻,因为常瑶的灵脉是救云山君才废的。
  
  灵脉被废的云山夫人体弱多病,深居简出,就算是云山弟子一年到头都见不了一面,哪怕是三山祭祖这等大事她也不会出席,虽有人不满,却敌不过护妻的云山君一个眼神。
  
  薛昊才入门一年,对掌门夫人的印象只停留在他人口中所说的:长相漂亮,体弱多病,胆小。
  但此时一看,除了第一条其它都对不上。
  这面容红润、步伐轻盈的样子完全不能让他联想体弱多病四字,再看她带着点点笑意和懒散的面容,又跟胆小二字毫无关系。
  
  薛昊心头一跳,掌门夫人若是跟传闻相反,并非胆小懦弱而是聪慧机敏,那他这个害死三足凤的人可就要倒霉了。
  
  “来的路上都听说了。”常瑶落座时精致的眉眼流露出点点伤感,视线扫过下边跪着的薛昊道,“三足凤这事……”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坐着的巫山夫人淡声打断:“二人私斗虽属实,但却是云山弟子先动的手,文珏总不能站着挨打。”
  
  常瑶微微笑道:“说的是呢,巫山少主若是站着不动让人打,可不成了傻子么。”
  裴文珏脸色微变。
  巫山夫人眼神微冷,嘴上却不紧不慢道:“你已无法修炼,也难再拿剑,对烈阳心法引发的剑势有多危险和不可控一无所知。他们二人也并非有意针对三足凤,事发时三足凤想必也察觉要飞走,但还是慢了些。”
  
  九平峰主抖了抖眉毛,不得不说巫山夫人的到来为他解决了一大难题,毕竟裴文珏的身份摆在那,他也不好说什么,但却不知道对方竟敢如此明显的嘲讽自家掌门夫人,这让掌门听见还得了?
  等会,掌门不在,那谁来护着掌门夫人?我不行啊!我说不过她!
  
  薛昊:掌门夫人胆小懦弱,我信了。
  
  常瑶静声微笑听巫山夫人说着。
  心中百无聊赖。
  巫山夫人看她不顺眼,不喜欢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她不喜欢当面撕破脸。
  那多无趣呀。
  
  巫山夫人:“误伤三足凤一事的确遗憾……”
  “误伤?不是死了吗?”常瑶惊讶道,“难道还活着?”
  众人:“……”
  巫山夫人态度强硬道:“此事并非蓄意而为,是三足凤误入剑势范围才落得如此下场,私斗一事自会按照我巫山规矩来办,文珏,跟我回去。”
  说完便起身甩给常瑶一个冷漠的背影,带着巫山少主离去。
  
  裴文珏虽有亲娘撑腰,到底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走时朝常瑶歉然垂首。
  
  云山的人对这一幕心生不满的同时也在心里哀叹自家掌门夫人是真的好欺负,被巫山夫人的气势压制,半个字都不敢说,任由对方一通护短歪理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常瑶眨巴下眼,也没管走了的巫山几人,她惦记着回去跟夏桑依学做红油抄手,也起身离去,走过薛昊身边时顿住,问道:“谁让你跪的?”
  
  薛昊规矩道:“巫山夫人。”
  此刻他对自家胆小懦弱的掌门夫人很失望。
  常瑶却笑道:“你也听她的呀。”
  薛昊微愣,没能理解,但却莫名觉得这话带有深意。
  
  “起来吧。”常瑶越过他往外走去,“巫山夫人说得对,是三足凤运气不好,自己误入,怪不得你们,至于私斗一事,少年心性,偶尔打一打也利于修炼,面壁思过就行了。”
  
  她走到殿外,声音也渐渐去。
  那番话说的不急不缓,每个音节都有她独特的节奏,清晰明了,听着舒服又印象深刻。
  
  薛昊忍不住回头看去,私斗按照门规处罚怎么也得受点皮肉苦,掌门夫人却直接替他免去受罚,也将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九平峰主给他使眼色,薛昊才如梦初醒,垂首道:“谢夫人。”
  
  常瑶去后厨的路上心情很好。
  这俩要是没打起来三足凤哪有今天呢?
  面对如此功臣,她没赏个一筐金银玉石都算克制了。
  -
  回到后厨面对夏桑依,常瑶不得不控制住内心的喜悦。
  夏桑依听侍女说了正殿的事,轻声叹气:“巫山夫人对你有偏见,做事不分稳妥,对孩子过分偏爱宠溺,迟早会出事。”
  “她今日说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
  
  常瑶认真道:“我现在满脑子只记得住包抄手的步骤。”
  夏桑依笑着摇了摇头。
  她学的倒挺快,在厨房折腾一下午,入夜后夏桑依才被叫回大阴山。
  -
  天上银河,白雾依旧。
  常瑶站在厨房窗外,立于万丈高崖边,手里端着碗热乎乎的抄手,闻着汤汁香味眯着眼。
  在她脚边躺着的是三足凤的尸体,一阵夜风吹起地上落花,一团稀薄的黑气自地面升起,包围着三足凤。
  常瑶扬首看天上星河:“吃吧,三足凤很补。”
  黑雾便将三足凤吞噬殆尽。
  
  常瑶一口一口地吃着抄手,吃完后看着只剩汤料的碗幽幽叹息:“虽然我不喜欢,但怎么说也是宋霁雪给我的。”
  黑雾绕着她转圈。
  常瑶拿着勺子在碗里搅了搅,碰着瓷碗发出清脆声响。
  她想了想决定道:“还是要点赔偿才好。”
  黑雾悄然散去。
  
  当夜,有恶妖潜入巫山,咬断了巫山少主的右臂。
  巫山君震怒,联系云山与大阴山,誓要彻查恶妖入昆仑一事。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