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重生之闲人》作者:达娃

☆、第一章

95年,夏,C市海县风镇季家村,有一户人家位于季家村的村尾,地理位置非常偏僻,并且四面环水,后面是一条东西方向的河流,其他三面是个水塘围绕着,而唯一的一条路是河流的堤岸。
这户人家相当于独处在水中央,而中央地的面积其实非常大,本来在这块四面环水的中央地上也有几户人家,但由于总总原因,渐渐搬离,或搬到村里,或搬到县城,最后只剩下这唯一的一户人家。
这户户主季大鹏,老实巴交的种地人,妻子刘巧凤,读过几年书,正好赶上知青下乡,和季大鹏看对眼后,嫁给季大鹏,由于总总原因无法回城,最后也成了靠天吃饭的农民。
刘巧凤和季大鹏婚后生有五个女儿,分别是大女儿季春,二女儿季夏,双胞胎的三女儿季秋和四女儿季冬,最后赶在计划生育前生了五女儿季午。
季大鹏是季家大儿子,而季家除了大儿子还有二儿子季二鹏,三儿子季小鹏,而季家老两口去世的早,相当于季大鹏带大两个弟弟,两个弟弟也算争气,赶上高考。
大弟季二鹏学有所成出来后,就在镇上中学当了个教师,娶了校长女儿,成了教导主任,把家安置在镇中心,而小弟季小鹏出来后分配到县里农业部门,凭着自己本事慢慢爬上副主任位置,成家后把家安置在县城。
季家只剩下季大鹏呆在乡下,而原来的几间旧房子,两个弟弟索性放弃继承,给了季大鹏,随着女儿越生越多,季大鹏在小有积蓄的时候,整修了一遍。
现在房子布局才算够住,前面是两间的厨房和吃饭的地方,正中是院子大门,另一边是个洗澡大锅和杂物间,后面是四个房间,三间分割成五个小房间和一个小堂间,另外一间为季大鹏和刘巧凤的房间,前后房屋用围墙连接,形成一个封闭式的小院,院子里种了几颗果树和一些随手可采摘的葱蒜。
这天上午,季大鹏和刘巧凤从田地里收拾一番,看着太阳渐热,准备回家,因为是暑假期间,五个女儿全部在家,家里的活倒是不需要夫妻两操心了。
季大鹏和刘巧凤推开院门走进家,把锄头篮筐放到大门旁,在院子里洗了洗手,就见大丫头季春走出厨房,“爸妈,回来了,饭好了,我去叫二妹五妹。”
刘巧凤看着大丫头说完就走向后屋,然后眼睛瞄了眼厨房里摆饭碗的四丫头季冬和坐在八仙桌上偷菜吃的三丫头季秋,对季大鹏说道,“这二丫头和五丫头也太懒了。”
季大鹏擦脸的动作顿了顿,笑了起来,“二丫头是你惯出来的,五丫头没吧,平常我们一回来就忙前忙后。”
刘巧凤瞪了眼丈夫,“我可没偏心过,这二丫头自从考上大学,开始有自己主意了,我现在使唤不动她了。”
季大鹏和刘巧凤说说笑笑进了厨房,看着饭桌上的菜,满意的点了点头,坐下后,等着五个女儿到齐,便开始吃起午饭。
刘巧凤坐在八仙桌的首位,边吃边看着五个女儿青春的脸,听着她们七嘴八舌的交谈,心中透着满足,从小拉扯她们到现在,不容易啊。
刘巧凤目光停在大丫头季春温柔笑意的脸上,心中有些欣慰,大女儿看起来温温吞吞,但是读书还是不错的,虽然是大专师范毕业,但分配的时候还是分到风镇小学当教师,也算是个铁饭碗了,除了没对象,其他自己都很满意。
刘巧凤目光移到季春的旁边二丫头的身上,看着时髦的打扮,不知觉的皱了皱眉,二丫头季夏,是她和丈夫最满意也算最头疼的,穿着打扮就像个城里人,凭着头脑聪明,自己和丈夫咬咬牙还是让季夏去读了大学,现在是大学一年级,想想还有三年,学费生活费,都是个不小的数目,可是看到自己家出了个大学生,村里的老少爷们哪个不羡慕的盯着她和丈夫,可是因为在外省,这二丫头倒是娇惯出些毛病,虚荣性强,虽然不是大毛病,可是对于她和丈夫在地里刨食的家庭来说,不免有些格格不入。
刘巧凤刚感叹完,就看着眼前横插一杠子的筷子,夹走盘子里最后一块肉丝,顺着手臂看了过去,头有些疼了,三丫头季秋,活泼好动,大大咧咧,直肠子,有什么就说什么,整个一假小子,和她孪生妹妹季冬截然相反。
刘巧凤看着季秋旁边沉默吃饭的四丫头季冬,有更疼了,沉默如金,说的就是四丫头,半天不吭一声,看起来是最让自己放心,实际上的最不放心的,她这性格,就算考上大学,就算考出农村,这闷葫芦的个性也永远改变不了,刘巧凤不知道这个女儿出了学校怎么在社会上立足,不过好在,虽然不爱说话,该懂的道理都明了。
刘巧凤看着季秋和季冬两个丫头如出一辙的脸庞子,心中还是有些自豪感,双胞胎可不是人人都能生的出来的,而且还是一摸一样的脸,但是想到家庭状况,她心中不免有些郁结,这两个女儿,现在正在上高二,或许看到季夏考上大学,总想比过她们的二姐,也想一年后考个大学,刘巧凤虽然高兴她们有这样的志气,可是面临的却是借钱,还钱,再借钱这个周期,说来说去,还是家里条件不好。
整个八仙桌,刘巧凤和自己丈夫坐一边,大丫头和二丫头坐一边,三丫头和四丫头坐一边,还剩下一边,那是让刘巧凤最最头疼的五丫头,季午。
刘巧凤知道这个女儿的出生不在她和丈夫的预料之中,但还是赶在了计划生育的前面出来了,其实男女倒是无所谓,可是前面四个女儿把春夏秋冬给起全了,留下这个女儿,她和丈夫也懒的取名,索性一开始就叫小伍,最后上小学报名字,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季午。
刘巧凤看着懒洋洋的独自霸占一个桌面的小女儿,心中有些想法,从昨天被自己揍了一顿后,刘巧凤有些不确定自己这个小女儿是不是被自己揍傻了。
刘巧凤也属于知青,有她自己的认知,所以这些年对五个女儿一视同仁,但多多少少也有些偏颇,最喜欢的是大女儿,听话懂事,而且现在拿工资,最不喜欢的就是小女儿,因为是计划外出生的,而且从生下来就不停的闹腾,或许这小女儿也知道她不太受欢迎,从开始就想着法子的吸引她和丈夫的关注,后来渐渐变成左右逢源,说起谎话一套一套,人前一个样子,人后又是另外一个样子,欺软怕硬,刘巧凤本身有着知识分子的通透,所以最不喜欢的就是虚伪的人,哪里知道,自己这个小女儿生来就是眼睛一转就一个小主意,并且日渐成型。
刘巧凤知道她昨天下手有些重,但是不后悔,这五丫头为了五块钱,竟然骗她,说词还一套一套的,不打永远也改不了这毛病,五丫头太活络了,现在不改以后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昨天中午被她揍了一顿后,安静的躺在床上半天,晚饭起来后,这五丫头就神色不太对,刘巧凤有些看不懂了。
刘巧凤叹息一声,看着五丫头无意识的扒着饭,心中忐忑不已,别真是让她给揍傻了吧,这五丫头虽然成绩不好,但在学校还是挺得老师喜欢的,虽然跟五丫头的性格有关,但到底是初二了。
刘巧凤看了眼身边吃饭的丈夫季大鹏,用手蹭了蹭,然后抬头目光示意了一下,就见自己丈夫摇了摇头。
作者有话要说:勿考据,亲们看文一乐,达娃也就乐呵,这次总算写到一篇真正意义上的重生文了

1 2 3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