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三郎今天来下聘(重生)》作者:青云上

四月中旬,天还没亮,青州府太华路街道两旁已经热闹了起来。路口,绸缎商刘文谦家中也有了动静。
  
  二姑娘刘悦薇如往常一般睁开了双眼,习惯性地喊了一声,“云锦。”
  
  床边传来叮叮咚咚的脚步声,没有往常的沉稳,却带了些焦急,“二姑娘,二姑娘醒了。”
  
  刘悦薇自己坐了起来,帐子被人撩开了,入眼是一张娇俏的少女脸庞。
  
  云锦手脚麻利,拿起旁边的衣裳就往她身上套,“二姑娘,太太发动了,老太太、二太太和大奶奶在太太门口守着呢。二姑娘虽不好管太太生产的事情,咱们总得候着些。”
  
  刘悦薇忽然拉住云锦,疑惑地盯着她的脸。
  
  她的陪房嬷嬷,年过四旬的云锦,怎么忽然变得这般年轻。
  
  半晌后,刘悦薇放下她的手,“软烟,你怎么来了,你娘呢?”她以为这是云锦的女儿软烟。
  
  云锦呆住了,“二姑娘,软烟是哪个?”
  
  刘悦薇慢慢起身,“等会子你把昨儿晚上我给老爷抄的经书拿出来,我再念两遍,烧化给他。”
  
  云锦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二姑娘,您可是身子不爽利,说的话我怎地一句听不懂了?什么经书?老爷说了,姑娘们年纪轻轻的,少看些经书,别移了性情。”
  
  刘悦薇正想说软烟,忽然发现房里有些不对劲。
  
  她一个守寡二十年的妇人,屋子里什么时候变得这边花红柳绿的?红色的蚊帐,淡绿色的纱窗,窗台上还摆了盆开得正艳的花。
  
  连屋子里的摆设都大变了样。
  
  刘悦薇再仔细看身边的丫头,顿时大惊。
  
  这就是云锦!
  
  云锦有些急了,“二姑娘,我服侍您洗漱吧,太太那头,大姑奶奶这会子还不知道消息呢。若是,若是太太这胎生的还是女儿,老太太就要把三少爷过继过来了。”
  
  刘悦薇越想越绝对不对劲,想伸手去拉她,一伸出手,她又愣住了。
  
  她年轻时,丈夫为救她而葬身火海,她清净守寡,抚养独子,捡了二十年的佛豆,双手一直有些干涩,怎么一夜醒来,皮肤忽然变得白皙滑腻?
  
  她再低头看自己,粉红色的睡袍,月白色的小衣……
  
  刘悦薇想起昨天夜晚,她跪在佛前,磕了好几遍的头,“佛祖保佑,请用信女余生,换父母和先夫来生平安。”
  
  自从儿子娶妻生子,又考上举人,她再无牵挂,已在佛前已经许了好几年的愿望了。
  
  刘悦薇心头剧震,难道说,难道说。
  
  她冲到门前,顾不得自己还没换衣裳,打开了房门,顿时眼眶红了起来。
  
  太阳刚刚升起,院子里有了一丝亮光,她看得清清楚楚,这是她的娘家,没有败落之前的娘家。她的东小院,如二十多年前一模一样。
  
  刘悦薇回身,轻轻喊了一声,“云锦?”
  
  云锦点头,“二姑娘,可是睡迷糊了?”
  
  刘悦薇按下内心的震惊,继续问,“你刚才说,我娘发动了?”
  
  云锦及忙点头,“是呢,太太半夜就发动了。”
  
  刘悦薇的双手立刻颤抖了起来,如果这不是一场梦,今日,今日就是她的生母魏氏的死期。
  
  魏氏嫁给刘文谦十八年,生了三个女儿。长女刘悦妍已出嫁,次女就是刘悦薇,下面还有个三女刘悦蓁。
  
  刘文谦原是个货郎,自己努力开了家小铺子,卖一些布匹,经过多年辛苦,开起了上下两层楼的绸缎铺子。
  
  刘文谦有钱了,却没有儿子。
  
  夫妻二人准备把三女刘悦蓁留在家里招婿,可刘氏族人如何肯答应,头一个反对的,就是刘文谦的老母亲汪氏。
  
  刘文谦的亲弟弟刘文远和他正好相反,生了三个儿子。汪氏做主,要把七岁的刘三郎过继给大房。
  
  刘文谦夫妇不肯答应,双方僵持不下。
  
  谁成想魏氏去年秋天忽然又怀上了,夫妇二人喜不自禁。
  
  刘悦薇清清楚楚记得,她十四岁那年,魏氏生下一对双胞胎,四妹妹活了,魏氏和唯一的弟弟一起死了。
  
  刘悦薇一把抢过手巾,自己呼啦随便洗了两把脸,“快,帮我把头发弄好。”
  
  云锦是个麻利的丫头,三下五除二帮助刘悦薇打理好了。
  
  刘悦薇推开门就往正远跑去,一路跑她一路掉眼泪。
  
  佛祖在上,就算这是一场梦,我也要救下母亲,救下这一家子。
  
  她一口气奔到了正院,众人都坐在厢房里等着,魏氏在里间生产。
  
  刘文谦看了眼女儿,“悦薇怎么来了。”大姑娘家家的,看母亲生产不好。
  
  汪氏看了眼二孙女,“二丫头回去吧,把你妹妹看好,这里有我和你二婶呢。”
  
  二房太太徐氏也跟着附和,徐氏的儿媳妇李氏立在她身后,低头不语。
  
  刘悦薇看着父亲,眼泪又止不住出来了,“爹。”
  
  刘文谦一向比较疼爱三个女儿,见女儿哭了,以为她害怕,温声安慰,“薇儿莫怕,回去照看好妹妹。”
  
  刘悦蓁和刘悦薇住在一个院子里,这会子还没睡醒呢。
  
  刘悦薇顾不得去悲伤,她走到了刘文谦身边,“爹,里头如何了?”
  
  刘文谦见她不肯走,不再勉强,“且等着呢。”
  
  刘悦薇坐在了刘文谦身边,一起静静地等着。中途暗中观察旁边几人,只见汪氏半垂着双眼,嘴里念念有词,徐氏眼底有些喜悦,有些亮光。
  
  刘悦薇心里冷笑。
  
  众人一起等了一个多时辰,忽然,屋内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
  
  汪氏和刘文谦呼啦一声都站了起来,只见里头一个稳婆挨挨蹭蹭出来了,满脸为难,“恭喜老太太,恭喜大老爷,太太生了个千金。”
  
  刘文谦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好,很好。”
  
  汪氏立了拉下了脸,“老大,这可不是我不给你们机会,是你们不争气!三郎的事情,不用再拖了,过几日就办了。”
  
  刘悦薇忽然插嘴,“祖母,我娘刚拼命生了妹妹,如何现在就说三郎的事情?我娘的身体才是头等大事!”
  
  刘悦薇往常给人的印象就是温柔内敛,何曾这样当场顶撞亲祖母!
  
  汪氏还没反应过来,刘悦薇接过四妹妹,问稳婆,“我娘如何了?”
  
  稳婆回道,“太太还好。”
  
  话音刚落,屋里面那个稳婆忽然传来惊叹,“哎呦,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刘太太,您可得加把劲!说不得就是个儿子呢。”
  
  魏氏本来正担心婆母刻薄四女儿,忽然肚子又疼了起来。
  
  外头,汪氏气得骂刘悦薇,“生了个丫头难道还要我捧着她?谁家的姑娘这样顶撞长辈?你这也是说了人家的姑娘?”
  
  刘悦薇面无表情地看着汪氏,“我娘这会子还在生孩子,你们谁家的郎君再精贵,在我眼里,也比不上我娘一根头发!”
  
  说完,她掀开帘子就进去了,走到了魏氏床前,“娘,您感觉如何了?”
  
  汪氏气结,刘文谦忽然开口,“娘,还有个孩子没落地呢!”
  
  汪氏悻悻住了嘴,“悦薇一个大姑娘,进去干什么,有稳婆呢,快让她出来。”
  
  屋子里面,魏氏见女儿进来了,立刻忍着剧痛撵她,“你快出去,这不是你能看的!”
  
  刘悦薇本来不肯走,魏氏又撵她,“你快去,别惊着你妹妹!”
  
  说完,魏氏又疼的叫唤了起来。
  
  外头,刘文谦也开口了,“薇儿,你出来,莫要惊扰你娘。”
  
  两个稳婆也把她往外推,刘悦薇想了想,“娘,我就在门外,您要是感觉哪里不舒服,立刻就叫人。”
  
  魏氏没有精力和女儿多说,全部的力气都放在生产上面。
  
  刘悦薇到了外间,忽然,门口传来一阵女声,“爹,爹,我回来了。”
  
  来人正是刘悦妍,刘文谦并没通知大女儿,是刘悦薇早上从院子里走的时候,打发人去叫了她回来。
  
  刘悦薇知道,自己现在是未嫁女,汪氏和徐氏必定会阻止她进产房,她需要姐姐的帮忙。
  
  双胎第二个就比较快了,刘悦妍来了没多久,魏氏的声音忽然又声嘶力竭了起来。
  
  刘悦薇看着徐氏越来越亮的眼神,对刘悦妍说道,“姐姐,咱们进去看看吧。”
  
  刘悦妍也有此意,徐氏笑道,“有稳婆呢,你们也帮不上忙。”
  
  刘悦薇看了看外头的时辰,二话不说,拉着刘悦妍就往屋里去。
  
  刚掀开门帘子,刘悦薇立刻目眦欲裂,“你在干什么!”
  
  只见那稳婆正在把胎儿的头往里面推,一边推一边瞎胡扯,“太太忍一忍,这孩子胎位有些不正,我给您挪一挪。”
  
  刘悦薇冲了过去,端起旁边的盆子兜头扣在稳婆头上,刘悦妍一脚踹开稳婆,大喊,“爹,您快来,这个死老婆子要害死我娘!”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