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成为世界首富》作者:初云之初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14日14:58:12 评论 2,167 次浏览

要是能中彩票就好了。
  
  头等奖中个几千万,在首都买两个地段还不错的房子,一个自己住,一个租出去,剩下的钱去开家花店或者是奶茶店,养一只猫,吃吃美食旅旅游,即便是没男朋友孤独终老,日子也美滋滋。
  
  姚蜜用刷牙的时间想好了怎么花几千万的钱,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只剩下上哪儿去弄这五千万了。
  
  还是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姚蜜今年大四,二十二岁。
  
  她不是头脑很聪明的那种人,高中三年拼了命才考上首都的一所211院校,这其实不错了,但是在班里同学们清北人大的映衬下,立即就变得晦暗无光。
  
  姚蜜在大学里成绩不算太好,只能说是中等水平,等到了大四上半年,同班同学有的出国,有的读研,有的进了国企,有的在考公务员。
  
  家里有关系的早有去处,能力超强的也有人来挖,她不上不下的吊在中间,处境尴尬的一匹。
  
  姚蜜在投简历的间隙回到宿舍,舍友江桃一边照镜子一边问她:“姚蜜,你有没有后悔当初拒绝了罗志明啊?”
  
  她大概是要出去玩,脚上穿了双亮闪闪的Jimmy Choo,身上是姚蜜叫不出名字的定制,手腕上戴了款名牌腕表,之前江桃偶尔说过一次,大概几十万的样子。
  
  姚蜜每次在她身边走过,都能闻到浓浓的人民币味道。
  
  江桃在嘴巴上涂了口红,抿了一下,看着两片嘴唇染上了娇艳的桃红色,这才回过头去看着姚蜜,眯着那双细长的眼睛说:“要是跟罗志明在一起的话,他随随便便就能在他们家公司里给你安排个职位。”
  
  罗志明跟姚蜜是一个学院的,但是专业不一样,家里据说有几百个亿,但是架不住人满肚子花花肠子,光大一那一年就换了七八个女朋友,还时不时带几个野模去开房,完事之后炫耀的全系人都知道。
  
  姚蜜脑子不算太聪明,但胜在长得好看,化了妆是风采动人,不化妆是素颜美人,系里上公开课的时候罗志明见到了她大为惊艳,当天就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姚蜜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见识过罗志明换女朋友的速度,她没有嫁入豪门的妄想,也不想用自己的尊严和身体换一笔快钱就被人一脚踢开。
  
  江桃这么说的时候就是带了一点嘲笑的意思,要是顺从姚蜜的本心,她非得摆出甄嬛传里叶澜依那张轻蔑脸说“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可事实上就是她不能。
  
  即便心里不爽,她脸上却还是带着点笑,说:“过去的事情了,还说它干什么啊。”
  
  江桃看她认怂了,果然很开心,假惺惺的安慰她说:“没事,你这么努力,肯定能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好工作的。”
  
  姚蜜配合的笑了笑,收拾完之后背上书包离开,宿舍的门还没关上,就听见江桃不屑的声音传来:“假清高,装给谁看呢。”
  
  宿舍的门关上,没人看见她这时候脸上表情,但江桃肯定知道她能听见,也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姚蜜的心情一下子就坏了,直到走出宿舍楼,才重新挂上笑容,继续自己的找工作之旅。
  
  毕竟是211毕业的学生,加上长得好看确实是占便宜,姚蜜在外边奔走了半个月,总算是找到了个还算不错的工作,日常就是做报表和PPT,以及帮组里的人带饭买咖啡奶茶。
  
  姚蜜的顶头上司是个三十岁上下的职场白骨精,烫着大波浪,打扮的也挺知性。
  
  这天姚蜜买了咖啡过去,她端在手里一边喝一边斜着眼打量姚蜜:“小姚,年轻就是本钱啊,你又这么漂亮,怎么都不知道背个好一点的包?那些入门款也就几万,不贵啊。”
  
  姚蜜心里emmm,脸上笑了笑,奉承着说:“琳姐,我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哪儿能跟您比啊。”
  
  琳姐也笑了,笑完之后又拍了拍她的手,亲热的说:“待会儿跟我走,年轻人就得敢打敢拼。”
  
  姚蜜心头一个咯噔,说:“去哪儿啊?”
  
  “你去就是了,问这么多干什么。”琳姐从手包里取出来粉饼补妆,顺便抹了点口红上去。
  
  姚蜜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琳姐一起去了。
  
  包间的门一打开,琳姐脸上就娴熟的挂上了妖冶而精明的笑容,几个中年男人坐在里边推杯换盏,酒精跟香烟味纠缠在一起,直直的扑到了姚蜜脸上。
  
  琳姐走在前边,笑声清脆的打了几声招呼,几个中年男人抬起头来世故的回应几句,酒后醺然的红脸转向姚蜜,眼睛不约而同的亮了几下。
  
  “这是刚来我们部门实习的小姚,”琳姐扒拉她一下,热情洋溢的说:“小姚,别傻愣着,快打招呼啊!”
  
  姚蜜真觉得自己像是个坐台小姐,被人搁在台上评头论足,但成年人的世界不就是这样吗,人家可不管你心里边怎么想,就看你能叫他们得到什么好处。
  
  她想起小时候自己看大人面对领导时候满脸殷勤讨好的笑容,那时候觉得自己长大之后一定不要这样,但是时间慢慢过去,人终究要面对现实,她终于也变成了自己小时候最讨厌的那种人。
  
  姚蜜扯了个笑挂在脸上,叫琳姐领着跟几个客户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坐在一边陪着说话喝酒。
  
  她以为自己能忍住的,但实际上当那个喝的醉醺醺的张总把手放到她腿上暗示性的一揉时,她生理性的开始恶心,喉咙里也开始往上涌酸水。
  
  要是浪漫一点的话,这时候会有白马王子从天而降把这桌价值不菲的酒席掀翻,拉着姚蜜飞奔离去;
  
  要是痛快一点的话,姚蜜就该把杯子里的酒水撒到张总脸上,问他你女儿出去被人摸大腿你心里边是什么滋味。
  
  可她是个等着吃公司饭的社畜,好容易找到了工作,不能自己砸自己饭碗,最后她也只能礼貌的把那只手拿开,然后客客气气的说:“我有点醉了,出去透透气。”
  
  姚蜜顶着琳姐杀人般的目光出了包间,门还没关上,就听里边几个人醉醺醺的说:“臭婊/子,装什么正经……”
  
  外边天都黑了,她找了个背光的花坛坐下,没等喘一口气,手机就响了。
  
  看一眼来电显示,是家里边打过来的。
  
  电话刚接通,姚母的声音就传过来了:“蜜蜜啊,你不是找到工作了吗?什么时候才能发工资呀?我跟你爸养你这些年,也到了你该孝顺我们的时候了……”
  
  姚蜜疲惫的叹口气,说:“妈,我昨天不是说了吗?我也刚工作,而且还是实习,工资要下个月才能发。”
  
  姚母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那下个月你能发多少钱?你是大学生,怎么着也能有一两万吧?隔壁邓家那个芳芳,连大学都没有念,高中上完就工作了,现在一个月一万三,你上大学花了那么多钱,赚的钱不会比她少吧?”
  
  知乎上有个问题,说什么东西你最开始以为很贵,但实际上很便宜?
  
  一度被顶到最前边的答案是:大学刚毕业的我。
  
  赚很多钱的人当然有,年入百万、千万也不是梦,但这样的人终究只是少数。
  
  更多的人只是平平凡凡的活着,领四千块以上、一万块一下的工资,养家糊口,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手机那边姚母喋喋不休的追问,会所里隐约传来酒杯碰在一起的脆响和说笑声,姚蜜一个人坐在黑暗里,忽然间很想哭。
  
  “蜜蜜,蜜蜜?你在听我说话吗?”
  
  姚母听她不吭声,语气就逐渐尖锐起来:“蜜蜜,你别怨妈说话不好听——人可不能忘恩负义啊!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好歹也是我养大的,要不是我跟你爸领养了你,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姚蜜,你说话,装聋作哑的干什么?!”
  
  姚蜜说:“我在听呢。”
  
  姚母闻言声音柔和了一点:“你还没回答我呢,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姚蜜说:“我现在是实习生,四千多吧,等转正了应该会好一点……”
  
  “怎么这么少?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姚母难以置信的说:“你不是在外企工作吗,怎么就四千块钱?这可是首都,一个月四千能干什么?去端盘子都不止这个数啊!”
  
  她语气一下子就沉了:“你是不是想自己扣下来几千存私房钱啊,嗯?!”
  
  姚蜜身心俱疲的说:“没有。”
  
  “你还敢说没有!”姚母气势汹汹:“哪有大学生就赚这几个钱的?你以为我不知道行情是不是?姚蜜我告诉你,你别觉得自己翅膀长硬了就能飞……”
  
  她后边又说了不少,从姚蜜左耳朵进去,右耳多出来,她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要很努力才能忍住,不叫眼泪掉出来。
  
  都是投胎做人,她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姚母还在那边说话,另一个电话打进来了,姚蜜看一眼来电显示,从花坛边上站起来,点了下接通键。
  
  即便琳姐不在跟前,姚蜜都能想象出她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姚蜜,你是哪家的大小姐啊这么金贵,您架子这么大,气派这么足,还到我们公司来上什么班啊……”
  
  姚蜜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别,我可担不起,”琳姐说:“您这么尊贵的人,犯得着跟我说这个吗?”
  
  姚蜜已经忘了自己都跟琳姐说了些什么,总而言之都是些道歉的话,第二天到了公司一见面,琳姐连个正眼都没给她,然后就开始给她穿小鞋。
  
  办公室里的都是人精,肯定都看出来了,但是也没人多管闲事。
  
  琳姐是公司的老人了,人脉资历都挺深的,非亲非故又没交情,谁会为了一个实习生出头?
  
  真当雷锋那么多啊?
  
  各人各扫门前雪,这才是常态。
  
  好在姚蜜从小抗压能力就强,琳姐说她就听着,琳姐冷嘲热讽她就受着,这么过了几天,琳姐大概也消了火儿,虽然还是不拿正眼看她,但好在不说那些讥诮话了。
  
  这天公司有个晚会,要求全员出席,说是领导们都会去,务必要办的热闹隆重一点。
  
  上边一张嘴,下边跑断腿,姚蜜就是跑腿最多的那个人,从上班开始就没消停,一直忙碌到了晚上八点才能歇口气。
  
  中央空调开着,姚蜜却还是出了一脑门儿汗,耳朵边上的头发湿了点,她随意往耳后一挽,配着那张光洁美丽的面孔,鲜活的叫人挪不开眼。
  
  她所在部门的徐副经理就把她叫过去了,先是说了句辛苦,然后又说:“这几天的事我都听说了,小赵这个人就是那么个脾气,你别记恨她……”
  
  小赵就是琳姐。
  
  姚蜜只能笑:“我明白的。”
  
  “小姚你也是,脾气不比小赵好多少,年纪轻轻的,干嘛叫自己这么辛苦?我看得真不忍心。”
  
  徐副经理就搭着她的手拍了拍,表情怜惜的说:“听说你还在学校宿舍住,每天两边跑?我在咱们公司附近有套房子,你到那儿去住吧,离得也近,我去看你也方便……”
  
  姚蜜平时也会忍不住说什么“我不想奋斗了”,但不需要奋斗的机会到了面前,看着徐副经理肥厚的腮帮子肉和皮带都束缚不住的肚子,她忽然间又想再努力一下试试看了。
  
  人民群众小说看得太多,总以为包养小姑娘的都是段奕宏那样的大叔,要不就是胡歌陈伟霆那样的贵圈大佬,但实际上徐副经理这样脑满肠肥的油腻中年才是生活常态。
  
  姚蜜深吸口气,说:“谢谢您了,我现在这样就挺好的。”然后就把他手给拨开了。
  
  她转身要走,手臂就被徐副经理给抓回去了,他压低声音,威胁说:“姚蜜,你装什么?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浑浊中带着酒气的口息迫近耳边,姚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把徐副经理推开,客客气气的说:“您喝醉了。”
  
  徐副经理骂了句脏话,扯住她的头发把人拽了回去:“你他妈少给我装傻,我……”
  
  姚蜜转过头去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反手抓住他手腕,抡起一拳打歪了他的下巴:“我忍你很久了,知道吗?!”
  
  她头发被那一抓扯开,因为低头的原因,面孔隐藏其中,看不清她脸上表情,只有一双眼睛能隐约看出光亮来。
  
  徐副经理肥壮的身体倒地,发出“咚”的一声闷响,他捂着屁股“哎呦”一声,惹得不远处几个人探头来看,只是一见这架势,就赶紧缩回去了。
  
  反正只是摔了下,又不是要死了,真急匆匆跑过来献殷勤,备不住就得被记恨上穿小鞋。
  
  只是可惜了姚蜜,这么一来她恐怕在这儿待不下去了。
  
  姚蜜站在那儿看着捂着下巴倒地不起的徐副经理,心里边也不觉得怕,只有种巨石终于落地的感觉。
  
  到了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她很努力的想去生活,想叫自己过的好一点,但生活兜兜转转,总会对她露出嘲讽的笑脸。
  
  很小的时候姚蜜就知道哭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再大一点她要赚钱回报养父养母,要努力叫自己懂事,不给父母添麻烦。
  
  她也知道有很多办法可以赚快钱,往床上一躺两腿一张很快就过去了,可是她做不到。
  
  她是没钱,可她不想那么作践自己。
  
  但人活着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姚蜜喝了很多酒。
  
  晚会办的很热闹,也很盛大,会场里灯光明亮,衣香鬓影,高脚杯闪烁着银色的璀璨光芒,红酒和香槟倒进去之后会有微小的气泡。
  
  虽说是对所有员工开放,但这其实不是姚蜜应该来的地方,在场的那么多人里,她大概是唯一的实习生。
  
  反正她很快就要在这儿混不下去了,肆意一点怎么了?
  
  我铺了一上午地毯,搬了一下午椅子,最后喝杯酒都不行?
  
  凭什么啊。
  
  反正都要滚蛋了,不喝白不喝。
  
  喝到最后,她整个人都有点晕了,但思绪却仍然很清楚。
  
  姚蜜找了把椅子坐下,看琳姐穿着晚礼服人模人样的拉小提琴,看企划部的卷发男用西班牙语唱情歌,然后是领导上去致辞,最后又走上去一个穿着西裤和白衬衫,英俊的不像话的男人。
  
  真的很帅。
  
  也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同事,之前居然一点都没听说过。
  
  姚蜜心里正这么想,就见男人扶了扶话筒,笑微微的说:“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有机会实现一个愿望的话,大家的愿望是什么呢?”
  
  底下短暂的嘈杂了一下,琳姐扶着心口,钻石耳环熠熠生辉:“我希望我的史努比能够恢复健康,嗯,史努比是我认养的一只豹子……”
  
  周围人随之鼓掌,姚蜜却嗤之以鼻:“放屁,你最大的愿望明明是隔壁艾米出车祸被撞死你好一人独大!”
  
  卷发男说:“我希望我老婆能平安生产,医生说她状态不太好,我很担心……”
  
  姚蜜捂着酒后醺红的脸,不屑的说:“就跟在老婆孕期出轨女同事的人不是你一样。”
  
  接下来陆续又有几个人开口,愿望内容一水儿的伟光正,家庭和睦亲人康健国家安宁世界和平,但在姚蜜这个公司内部人员听起来,都假的不能再假。
  
  “为什么没人说真心话呢?”
  
  男人慢慢听完,脸上神情淡淡的,像是嘲讽,又像是失望:“还有别的人想说吗?动动嘴而已,没那么难吧,也许说出来之后我能帮你们实现呢?”
  
  底下人端着香槟你来我往的应酬,已经没有人再往台上看了,男人两手插兜,笑着轻轻摇头,下一刻就见一个披着头发满身酒气的的年轻女孩冲上了台。
  
  男人楞了一下,然后说:“你的愿望是——”
  
  “我想发财!”
  
  姚蜜扯着嗓子喊出了最大分贝:“我做梦都想发财!!!要是能中彩票就好了!!!什么时候才能一夜暴富啊!!!我真的超喜欢钱!!!”
  
  “这就是我的愿望!”她眼睛里有光在闪动,像是眼泪,又像是吊灯光芒的折射:“你能帮我实现吗?!”
  
  男人静静打量了她一会儿,然后笑了。
  
  “那么,”他微微一躬身,说:“如你所愿。”

《在修真学院考倒数第一的日子》作者:钟迦 爽文

《在修真学院考倒数第一的日子》作者:钟迦

文案 天下闻名的云山学院,英才辈出。新一届学生,全是天骄。有院长儿子,妖王女儿,世家小姐,寒门天才,以及人类与魔尊所生的混血孽种。还有唐樱。唐樱,云山学院学榜倒数第一。财富榜正数第一。一开始,大家说:...
《直播开荒,资产百亿!》作者:春风榴火 爽文

《直播开荒,资产百亿!》作者:春风榴火

文案 末世最强战斗女王——乔乔,穿到了一本娱乐圈文中,变成了倒霉女星乔琪。 乔琪被选秀综艺恶意剪辑,声名狼藉,欠下巨额违约金 为了偿还债务,她签了卖身真人秀的生死契,来到了遍布土著和野兽的荒岛。 综艺...
《穿成绿茶后我靠武力爆红娱乐圈》作者:芝士多肉 爽文

《穿成绿茶后我靠武力爆红娱乐圈》作者:芝士多肉

文案 江然是修真界第一剑,在渡劫失败后灰飞烟灭再睁眼,穿成一本娱乐圈爽文里人人唾弃的绿茶嘤嘤怪女星并且好死不死穿到野外求生综艺直播现场而此刻,原主因看见一条蛇,吓得挂在影帝迟池的身上江然:“……”弹幕...
《星际第一辅能师》作者:陌颜小 爽文

《星际第一辅能师》作者:陌颜小

文案 意外入星际时代,林可欣惊悚地发现,这个世界竟然没有修仙者!战斗师、辅能师才是主流!而传统的修真四艺(丹符阵器)更是连基础的体系都没有。借着稀薄的灵气,林可欣开始在星际修真,擅长的技能也一个个使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