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爸爸重生了》作者:荼娘如荠

“起立。”

“老师再见。”

冉稚站起身,眯着眼睛,照着小黑板上列着的作业,在台板里找着需要用到的书。

“冉稚,一起回家吗?”

钱涓是冉稚的好朋友。个子矮矮小小的,皮肤略黑,却很爱美,总爱扎着两个小辫子,也是班里最会扎头发的女生。

冉稚点点头,用力将书往包里一塞:“钱涓,你等等,我马上就好。”

冉稚拉上书包拉链,费力地将它背在肩上,脚步轻快地走到钱涓面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你看什么呢?”

小小的长方形手机屏内,闪着黯淡的光。

钱涓抬头一笑,两只本就不大的眼睛眯起:“我在看我爱豆呢!最近他要来海市,就在周五!我在想……”

冉稚拍了拍钱涓的脑袋:“你可别瞎想了。你妈要是知道,非得把你腿打断了。”

“我妈才不像你爸那样,管你这么严呢!”钱涓正说着,低头一看手机,“哎呀,我手机居然没电了!亏我把它调的这么暗!”

钱涓手忙脚乱了一阵,看向冉稚:“冉稚,你爸不是去年给你买了个果4s吗?你带了没?借我一下,我给我爱豆发条私信……”

冉稚神情微变,她有些慌乱地摇了摇手:“没带没带,我爸说等我高三毕业后才让我带手机,所以他把我手机收了。”

“不会吧?咱这离高三毕业还有两年呢!”钱涓有些惊讶,但是她没有继续问下去。

钱涓有自知之明,知道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她见冉稚没有想说的意思,也没多做纠缠。

冉稚握紧了双肩包带,闷声走在了前头。

她的手机,并不是被她爸没收了。

而是在昨天,被她爸砸了。

“冉稚!你期末分数为什么不告诉我!数学竟然没拿到满分?你看看你们年级的其它人,有像你这样每天浑浑噩噩过日子吗?”

“我知道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给你买手机!”

“手机一给你,心思全都在它身上,根本不放在学习上。”

“冉稚,手机拿来!”

“砰”,“砰”,“砰”。

那部代表她一部分殊荣的手机,被她爸放在水泥地上。

榔头一锤锤砸在手机上,屏幕碎了,手机呈曲面状。

冉稚在她爸走后,立刻捡起地上粉碎的手机。

手机在手心微微发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她想,也许是手机哪个零件漏液了。

“冉稚,钱涓,你们也坐842?”

钱涓悄悄用胳膊肘怼了冉稚一下:“冉稚,你看谁来了。”

冉稚收回思绪,她抬头,只看到一张笑得灿烂的脸。

那是她们班的班草,也是级草,更是校草,连星元。

连星元是学校体育部部长,身材高大,肌肉线条很好看,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就是形容他的。

“冉稚,快看,他穿的是最新款的AJ!这得千把块才能买一双吧?”

连星元不仅成绩好,学习好,体育好,长得好,就连家境也好。

冉稚看着他的笑容,有着一瞬间的晃神。

人长得好看,家里还有钱,怪不得学校女生都喜欢他。

她慢慢低下头,心不在焉地用脚尖在地面上画圈。

“连星元,你爸今天不来接你吗?”钱涓性格开朗,和谁都能大大方方地说话。

论这点,冉稚这个闷葫芦是自愧不如。

连星元道:“那不是我爸,那是我爸秘书。今天接我的车子坏了,所以我只能坐公交回去。我坐842,你们呢?”

这个公交车站点只有两部公交,一个842,一个799。

钱涓道:“真是太巧了!我和冉稚都坐842,坐两站路就到了。”

连星元苦笑道:“我得坐五站。”

他的目光落到冉稚身上,冉稚正将书包放在胸前,然后掏出了一本英语书。

“冉稚,你等车还背英语?”连星元惊讶道。

冉稚拿着书的手一顿:“我英语不好,正好可以等车时候背单词打发时间。”

“冉稚,你如果英语不好,那我英语该差到极点了。”钱涓哀嚎一声,“今天我们都学了一天,你怎么还能看的进去?”

冉稚笑笑,没搭话,而是低头背起了单词。

不过她没背多久,公交车来了。

“糟糕,我没带零钱。”连星元摸了半天的口袋,也翻不出一个钢镚。

钱涓问道:“交通卡有吗?现在谁出门还带零钱坐公交呀!”

说着,她翻了翻自己的钱包,只翻出来一些纸币,但没有一块钱的。

连星元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以往回家都是坐轿车,所以没有交通卡。”

冉稚黑黝黝的眸子看了眼连星元,她抿了抿唇,手伸进了衣服口袋。

“我有,两块。”

冉稚将硬币递给连星元。

两枚硬币还带着热气,连星元将视线从手心的钢镚移开,他看向冉稚,又是一笑。

“谢谢。”

冉稚摇摇头:“没关系。”

她习惯将每天拿到的早饭钱攒下来,以免意外发生。

公交车停在了车站旁,现在正是放学高峰,车上挤满了归家的学生,而车站外,又是一批等待上车的学生。

连星元咂舌:“人这么多?”

钱涓撸起袖子,拍了拍胸脯道:“连星元,你跟着我们就行。我和冉稚天天挤公交,你只要跟着我们,保证能上公交车。”

连星元望而却步:“不如我们再等下一班?”

钱涓道:“现在是放学高峰,你如果再等两班,就成下班高峰了,人还要更多。”

连星元只好认命地道:“那就拜托两位带我上车了。”

公交车门一开,学生鱼贯而入,钱涓脚步快,率先抢到了离车门最近的位置。

“冉稚,连星元,快点!”

冉稚在拥挤的人群中,凭借娇小的身躯穿梭,还算如鱼得水,但是连星元就不一样了。

他身材高大,还没有挤公交的经验,所以举步维艰。

正当他准备放弃时,一个柔软的触感传入他的掌心。

“跟着我。”

冉稚又返回了身,拉着连星元,朝着公交车门的方向挤。

等到他们两人上车时,好的位置早已被其它学生占据。

冉稚只能和连星元两人挤在车门口那片狭小的空间里。

冉稚微微皱着眉,心里生起几分懊恼。

若不是连星元拖她后腿,她早就上车了。

先前挤公交的时候,她就不应该管他,现在冉稚只能被迫挤在车门口,空间小到连英语单词都背不了。

冉稚透过玻璃车门,朝着逝去的景色发呆。

“冉稚,谢谢你带我挤上车。”

冉稚语气中有些不耐烦:“没事。”

连星元又道:“冉稚,谢谢你刚刚借我的两块钱,我明天还给你。”

“不用谢。”

“冉稚,我……”

连星元正欲开口说话,司机一个急刹车,连星元便朝着冉稚身上倒去。

柠檬清香扑鼻而来,连星元与娇软身躯撞了个满怀,他的耳根红了。

冉稚被后面的栏杆压得背生疼,待车停下,她一把推开了连星元。

“对……对不起。”连星元手足无措地道,“你没事吧?”

“没事。”

冉稚揉了揉生疼的后背,只觉得今天倒霉。

两站路很快就到了,冉稚匆匆对连星元说了声“再见”,便忙不迭地从公交车上下来。

再挤下去,她就要成肉饼了。

“冉稚,你刚刚和连星元的事,我可都看在眼里了哦!”钱涓轻松地从公交车上走了下来,脸上带着促狭。

冉稚瞪了眼她:“我和他什么事都没有,你可别瞎说。”

“我可没瞎说!我分明看见你和他……”

“钱涓!”冉稚一跺脚,“你别说了!”

钱涓看出来冉稚这是真生气了,她连连道:“行行行,我不说总行了吧?我家小区到了,我先走了。”

两人在路口分散。

冉稚的家,在一片老旧的工房小区。

四五十平米的大小,一个被改造成卧室的厅,一间五六平米的小房间,一间卫生间,一间厨房间,便是冉稚的家。

工房小区是没有电梯的,她家在六楼,虽然要爬的楼层很多,但是冉稚也爬习惯了。

“哟,冉稚回来了?”一楼住着七八十岁的王奶奶。她总爱在夏天的傍晚,拿着扇子坐在楼门口乘凉。

冉稚笑笑:“王奶奶好。”

“刚放学啦?给你吃块奶糖。”王奶奶从口袋中掏了掏,拿出一把大白兔奶糖,“早上一不小心买多了,正好分你点。”

冉稚接过奶糖,笑着道:“谢谢王奶奶,王奶奶再见。”

她拿出钥匙打开门,开始爬楼。

王奶奶独居多年,她的孙子孙女也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会来看看她。这片小区里的孩子多,王奶奶平日里便将小区里的孩子,当作自己的亲孙子亲孙女疼爱。

冉稚是这栋楼里唯一的小孩,王奶奶对她喜欢得也更深些。

冉稚腿脚快,六楼很快就到了。

她用钥匙打开门,换了双拖鞋,又将门锁好,朝着她的小房间走去。

冉稚手握着几枚奶糖,一下午积压的抑郁情绪一扫而空。

她轻快地走到房间门口时,脚步停住了。

冉稚看见,她爸正坐在她写作业的椅子上,手里紧攥着一本笔记本。

笔记本蓝绿白相间,十分好看。

但是那是她的秘密笔记本。

她死定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