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原著女主决定挣扎一下》作者:阮奉和

唐淑月想,她和清微道长之间,必然有一个人脑子出了问题。
  她确定不可能是自己,所以一定是师父的错。
  
  半月前,唐淑月奉师命下山为凡人百姓除魔卫道,因疏忽被垂死挣扎的狐妖一口咬穿了肩膀,回山后被清微真人念叨了半晌。
  虽然因此不得不闭关了半月养伤,但唐淑月在这期间颇有进益。尽管她天赋比师兄逊色许多,但好在根基打得扎实,平时修炼又勤,稍有领悟便及时抓住不会松懈。千锤百炼成就了如今荆山派的得意弟子门面之一,年满十五岁便是青云榜第四十九的唐淑月。
  但等她终于结束了闭关出门,忽然发现门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师姐?”她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清微道长的话。
  荆山派老宗主清微真人此生只收过两个入室弟子,故人去世留下的遗腹子林宴和,与游戏人间时捡到的孤儿唐淑月。他一辈子没有成家,把这两个徒弟当成亲生的子女教养,唐淑月自然也把清微道长当成父亲一般敬重。
  但她从来没有听说,自己竟然有一位师姐。
  
  “对,苏染听说你受了伤,特地去天池采了灵药回来。”清微真人大袖一挥,唐淑月一时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接住盒子。“虽然你现在大概用不上,但也是你师姐一份心意,好好收了。”
  唐淑月低头一看,那羊脂玉盒确实是荆山派常用的样式,用灵力封住,入手触感极为细腻。
  并不需要打开,她便可用灵识探明,这其中确实是天池可以生肌祛疤的断节玉叶花。小时候林宴和卖给过她许多,一株六节玉叶花换一只叫花鸡,九节玉叶花要换两只。
  但他卖的灵药从来不会附送羊脂玉,真是十分吝啬且小气。
  
  “师父,”唐淑月抬起头,“徒儿有一事不解。”
  “怎么?”清微真人看向她。
  “师父是这半月新收了弟子么?”唐淑月斟酌着用词,“徒儿不记得自己有过什么师姐,也不认识什么苏染。”
  话是这么说,她实际上很清楚这位“师姐”必然不可能是师父在这半月内新收的弟子。荆山并不是按年纪论资历,关键在于拜入师门的早晚。若是她拜师比林宴和更早,即便林宴和比她年长三岁,也不得不低头老实叫她一声师姐。
  但是唐淑月没有,她曾经为此感到深深的遗憾。
  
  清微真人动作短暂地凝滞了一瞬,随即他朝唐淑月招招手。
  “过来让为师看看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他一脸和颜悦色。
  唐淑月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迅速撩开衣袍跪下:“徒儿没有跟师父开玩笑。”
  “我知道你没有,”清微真人笑眯眯地说,“但你毕竟大病初愈,我怕你当时不仅伤到了肩膀。”
  还伤到了脑子。
  
  虽然清微真人下半句话没有说出来,但唐淑月清楚地从师父眼睛里读出了他的意思,说完全不生气是不可能的。师父虽然一向对林宴和很严厉,但是教导唐淑月却素来耐心。
  唐淑月年幼的时候特别喜欢拿这一点气林宴和,虽然她拜入师门更晚,天赋也属实一般。但师父比起林宴和明显更偏爱自己,她才是师父最宠爱的孩子。
  现在想来,林宴和当初没被挑衅到打死这个便宜捡来的小师妹,实属唐淑月三生有幸。
  
  清微真人平时也爱编排些谎话哄人,但是方才却完全没有玩笑的意思,唐淑月做了他近十年的弟子,这点还能分辨得出来。师父是认真觉得自己之前有收过一个徒弟,还把那位师姐放在和唐林二人一般的位置上。
  想到这里,唐淑月难免有些醋意。她抬起头直视清微真人的眼睛,说话掷地有声。
  “如果我和师父中必然有一个人脑子出了问题,我相信一定不是我自己。”
  “徒儿确实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师姐,也不知道师父方才说的苏染是谁。”
  
  原本笑吟吟的清微真人,微微皱了眉。
  
  荆山绵延两千八百九十里,自景山至琴鼓山共四十八峰,其中二十三峰是有主的。唐淑月和林宴和跟着清微道长一起住在骄山上修炼,林宴和作为荆山首徒,将来自然要继承清微真人的衣钵留在骄山。而唐淑月若是修成正果足以出师,清微真人会在赐道号后为她另辟一峰,算是独立门户。
  所有修仙人都在苦苦追寻着大道之路,但唐淑月却对独立门户没什么期待。她向来是个懒人,除了修行之外很少分心,而一峰之主要承担的责任又太多。清微真人虽然平时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但唐淑月很清楚师父平时要过手多少事务。
  若是没有这些凡俗之事牵绊,清微真人或许早就飞升了也说不准。
  
  唐淑月从崇明殿里别了师父出门,恰好碰到正在修剪药田的轮值弟子孟平。
  荆山派以炼器闻名天下,掌门清微在炼器上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成就,但他唯二收的两个弟子却不爱炼器爱炼药。于是骄山大片大片的土地被他拿来做了药田,供林宴和师兄妹二人捣腾。
  “唐师叔。”孟平眼尖得很,看见唐淑月顺着小路下来,当即躬身行礼。
  作为老宗主的弟子,唐淑月年纪尚小,但是辈分倒高。她微微颔首:“这些日子辛苦了。”
  因为每月都有定额的任务需要出门远行,回来便要闭关修炼或养伤。唐淑月自年满十五岁登上青云榜之后,便不能像以往一般常伴师父身侧。这一年来她和清微真人相处的时间,恐怕还不如在骄山轮值的宗内子弟。
  “不如唐师叔辛苦。”对方语气恭敬,“听闻师叔之前出门被狐妖暗算,不知如今可痊愈了?”
  “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唐淑月顿了顿,“对了,你方才可见过我师姐?我找了半天没找到她。”
  轮值弟子果然没有起疑心:“苏师叔昨日一早过来和宗主请过安,送了灵药后便下山去了。”
  “下山?”
  那小童抬起眼,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惊讶:“是的,她说自己要去姑逢一趟。”
  唐淑月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直到他因为羞怯垂下头去才收回来。对方显然没有说谎,让原本对自己记忆深信不疑的她也开始有了些动摇。
  或许,真的是她被那狐狸撞狠伤到了头?
  但即便是选择性失忆,也不至于师兄还记得一清二楚,师姐就忘得一干二净。
  
  尽管心里翻江倒海跟地震了一般,但唐淑月面上依旧镇定自若。她回到自己洞府中,挥袖暂时打开洞府外的结界。她养好伤结束闭关后出门的第一件事便是急匆匆赶去向师父请安让他放心,以致于还没有打开信箱,外来的消息全部被隔绝在结界之外。
  结界一开,原本因为闭关被暂时安置在洞外的传音符如海潮一般涌到她面前,唐淑月大略翻了翻,除去一些荆山子弟们这半月举行的切磋比赛与活动公告,其余不消说都是林宴和那个话痨写来的。
  她闭关了半月,结界外被拦下未收的千里传音符就有十五道,一封不少。
  
  “淑月亲启。今日在空桑游历,遇见了传说中隐世多年不出的青阳氏。乍看之下高冷,待人倒相当斯文,送了我许多点心果子,可惜不能寄回来。我放了些在乾坤袋里,回头我吃给你看,或者你看着我吃。
  “最近天凉,记得添衣。安好勿念,当然有时间念念也可。”
  
  “淑月亲启。耿山蛇妖十分凶恶,下山吃了许多无辜百姓。我受了委托前去收妖,她知道逃脱不了,于是跪在地上一边流泪一边求我,像极了你以前假惺惺装哭骗我的样子。
  “千年蛇妖的内丹可以入药,想要的话记得回头煮一碗鸡汤面给我。”
  
  “淑月亲启。师父写信来,说你因为一时疏忽被狐妖伤了肩膀。近日我在蛇山遇见一只白狐,耳朵挺长,十分可爱,捉回来带给你玩,但不要拿它出气。
  “九节玉叶花你应当还有,若是炼药炼没了我顺路去一趟天池再采。
  “别忘了之前欠我的十九只叫花鸡,切记。”
  
  …………
  
  “淑月亲启。天池近来比往日安分了许多,以往作祟的小妖不知道去了哪里。途中无一人出面阻拦于我,竟然觉出一丝无敌的寂寞。
  “在姑逢遇见了苏师姐,她说要来这里采药,恰好碰到我。但姑逢山上寸草不生,不知道她在采什么。
  “又及,你记得我们有一位师姐吗?总觉得有些不对。”
  
  “淑月亲启。我想应该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不确定是哪里。
  “不日将回,照顾好师父。”
  
  最后一封落款恰好是今日,如果唐淑月早一些出关,大概就会直接收到。她把这十五道传音符归拢到一起,收进了盒子里。玉盒内整齐地摞着一叠,都是林宴和十五岁之后开始频繁下山途中寄来的,在外一天便会寄一封过来,不知不觉攒了这许多。
  唐淑月平素总看不惯林宴和的一点,在于他总是将传音符设成私密,好像是在说什么两人之间的悄悄话,不能让别人看到一样。每道传音符开头的“某某亲启”是一种定向的言灵,在于只有传信人指定的人才能够看见这道传音符并打开,传送途中绝对不会为外人所发现或销毁。
  而唐淑月一向觉得麻烦且没有必要,从来不设。
  
  但她现在却不得不庆幸林宴和有这个习惯了,毕竟她现在几乎可以确信,那个存在于师父和师兄口中的“苏染师姐”,身上必然存在问题。
  林宴和作为刚满十五岁便登上青云榜第六的荆山首徒,全天下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清微真人收的第一个徒弟,当初英年早逝林震阳的遗腹子。若说这苏染只是唐淑月的师姐,她或许会因为不知道自己拜入师门前发生了什么而产生自我怀疑。
  但要说她还是林宴和的师姐,唐淑月绝对不信。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真的非常聪明,很像我。”洞府内忽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
  “谁?”唐淑月惊起,却发现洞内一瞬间暗了下去,伸手不见五指。她下意识想要扶住什么作为依靠,却摸不到任何熟悉的物件。
  桌椅消失于无形,原本洞府内干净整洁的地面化作沼泽,死死咬住了唐淑月的小腿要把她往下拖,以致她动弹不得。
  “不要动,不然你只会陷得更快,根本来不及听我把话说完。”那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位中年男子,半点没有修仙者的气质。
  或许他根本就是一个凡人。唐淑月无端这么想。
  
  “识时务者为俊杰,很好。”来人察觉到唐淑月不再挣扎,慢吞吞地说。
  “这一点不太像我。”他听起来有些悲伤。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