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火吻》作者:桑玠

第一卷:火吻
  
  第一章捉鳖
  
  *
  
  位于科罗拉多州岩石岛上的沙漠监狱ADX,被认为是世界上戒备最森严的监狱之一。
  
  这座监狱占地面积约14万平方米,铁丝网围栏高达3.28米,此外,这里还有激光防护、压力垫以及攻击犬等,从未有任何人能够成功越狱过。
  
  而这里关押着的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囚犯——恐怖分子、军火商人、毒贩头目以及新纳粹分子等,无论其中的哪一个,都能够仅凭一己之力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A区第三层,A78号囚房。
  
  这间囚房里被关押着的囚犯名为卡纳·穆萨维,是制造多起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事件的犯罪分子。此时,穆萨维刚刚吃完午饭,正平躺在床上,嘴中念念有词着宗教经文。
  
  一分钟后,他突然听到牢房里的铁栏杆门发出了“咔嚓”一声。
  
  穆萨维一惊,立刻从床上弹跳起来。
  
  他发现自己的牢房门居然被打开了。
  
  他瞪大了眼睛,足足在原地愣了几秒。然后,他狂喜地上前推开门,拔腿就朝牢房外狂奔。
  
  一路上,他所要经过的每一扇门,都在他即将要到达的时候,自动自发地随着“嘀嘀”一声被打开。穆萨维高兴得简直要发狂,根本枉顾身后穷追不舍并朝他开枪射击的狱警,他觉得这是上帝的旨意——今天他一定能够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重获新生!
  
  跑到拐角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道极其低哑好听的女声从他头顶的那个袖珍喇叭里传了出来。
  
  【再往前跑一百米,然后左拐,到走廊的尽头再右拐。】
  
  他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也只能大胆推断这个从天而降的陌生女人肯定是来救他的,他现在别无选择,只能跟着她的指令往前走。
  
  此时距离牢房间隔三层左右的ADX中央总控室里。
  
  歌琰从监控屏幕上收回视线,关上了播音设备,扫了一眼身后横七竖八躺了一地被打晕的狱警。
  
  她的袖珍耳麦里这时传来了南绍懒洋洋的声音:“这位姐姐,你脸上嫌弃的表情也太明显了点。”
  
  “你什么时候把透视眼的技能也给点了?”
  她笑着抹了下自己的嘴唇,轻巧地从人堆里跃过,施施然地出了总控室。
  
  南绍:“跟你混久了,听你的呼吸声就能知道你是在翻白眼还是在心里骂娘。”
  
  “我还有多少时间?”
  此时整座监狱里几乎所有的警力都去追穆萨维了,这儿反而显得格外清静。歌琰走到窗户旁边,直接往外一翻,整个人几乎是半攀在了墙壁上。
  
  南绍信心满满:“至少半个小时。”
  
  “好。”她说,“足够了。”
  
  -
  
  同一时刻。
  
  英国,伦敦。
  
  伦敦的秋意美不胜收,午后落叶纷飞。一个高大英俊的混血男人手里牵着一个刚放学的小男孩儿走在回家的路上,父子二人谈笑嬉闹,空气中都盈满了温暖的意味。
  
  而此时,距离这对父子几步远的一家咖啡店里。
  
  金发的言锡单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窗外的那对父子,叹了口气:“哎,真是好羡慕战神啊!曾经游走在血雨腥风里的男人,现在却每天专注地享受着与妻儿团聚的天伦之乐,与自己最爱的人一同看这尘世间的日升日落,世界上哪里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关键是静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他感慨万千地说了那么多,对面那个男人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言锡终于忍不住敲了敲那人的笔记本电脑背面:“蒲斯沅?”
  
  原本专注在电脑屏幕上的男人此刻终于缓缓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兼顾俊美和阳刚的脸庞,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那双墨色的眼睛乍一看上去毫无波澜,实则底下却蕴着暗潮汹涌。
  
  蒲斯沅冷淡地扫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你的意思是你没成家、还是安奕长得没静姐好看?我等会就发消息告诉她。”
  
  “诶!别呀!”言锡这个妻管严几乎是秒怂,“你是想看我回家之后身首异处吗?我跟你说,我家这位孕妇大人现在脾气可大了,我但凡惹她一点不高兴就得挨揍……死神大人你没有心!”
  
  蒲斯沅懒得理他。
  
  正在这时,来自Shadow内部的通讯铃声响了起来,蒲斯沅看了一眼手机,戴上蓝牙耳机,把电话接了起来。
  
  “Thanatos.”蒲斯沅的上级,也就是Shadow的局长L在电话中说,“五分钟前,[火吻]进入了ADX监狱,并破坏了监狱的安全系统,把重犯卡纳·穆萨维从囚房里放了出来,让他在监狱里撒丫子地和狱警玩捉迷藏。”
  
  蒲斯沅听完一时没说话,轻轻地挑了下眉。
  
  他听说过这个名字。
  
  火吻。
  前CIA(中情局)间谍,后在被CIA派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后,突然就被CIA除名了——原因是,CIA认为她在任务中泄露了机密并背叛了组织。离开CIA后的火吻成为了一名职业杀手,在世界上各个区域神出鬼没,凭一己之力就上了全球各大情报局和安全机构的通缉大名单。
  
  “现在ADX的所有警力都在全力围剿火吻和穆萨维,FBI(联邦调查局)也已经赶过去了。火吻既然能够悄声无息地进入监狱,肯定也已经给自己留好了退路。因为侵入的黑客技术已经超过了他们所有的技术人员,没有人可以在短时间内修复被破坏的安全系统,所以CIA想让你出面远程帮忙。”
  L说完前面那段话后,又补充了一句:“你当然可以选择不出手,这件事毕竟不算Shadow的管辖范围内,火吻也不是我们的目标。”
  
  也难怪L会这么说,Shadow(魅影)是一个完全独立于任何国家安全机构所存在的组织,不接受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庇护以及管辖。其有一套独特的运作体系,所有特勤人员都是无国籍人士,相当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也因此,他们和CIA、FBI、军情六处这样的组织一贯是完全不相交的平行线。平日里一直井水不犯河水,连合作也是屈指可数。L一直看不太惯那些组织中一些人的作风他是知道的,所以CIA不是实在迫不得已,今天也绝对不可能舔着脸来求他们借人。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火吻],是一个让CIA即便脸都不要、拼了命也要抓捕的硬茬。
  
  思虑片刻,蒲斯沅语气淡淡地说:“让他们把信号接过来吧。”
  
  挂下电话,他的注意力便重新回到了电脑上,言锡在旁边探头探脑地问他:“老L找你干吗?”
  
  蒲斯沅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飞舞着,薄唇轻吐二字:“捉鳖。”
  
  -
  
  ADX监狱。
  
  穆萨维依照广播中女人的指令来到了她所说的地方,发现那是一个天台。此刻天台上空荡荡的连个人影儿都没有,他心急如焚,刚想着难道自己是被耍了,就看到一条纤细的胳膊突然从天台栏杆外边伸了进来。
  
  穆萨维被吓了一跳,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下一秒,他就看到一个女人从天台外边徒手翻了上来。
  那是个皮肤白皙的东方女人,她拥有着一头火红色的长发,面容相当美丽姣好,身形纤细柔美,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美人儿,让人一看过去就根本移不开眼。
  
  歌琰这时整个人半蹲在天台栏杆边上,冲着穆萨维勾人地笑了笑,大方地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好。”
  
  穆萨维张了张嘴,看着这个女蜘蛛侠:“你是……?”
  
  歌琰:“火吻。”
  
  穆萨维愣了一下:“原来你就是那个被CIA除名的前特工,你不是个通缉犯吗?”
  
  这年头,连国际通缉犯都敢直接闯大牢了吗?
  
  她一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腮帮,笑吟吟地说:“原来我这么有名啊!不过,我建议你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的处境。”
  
  穆萨维感觉到她的眼神飘向了他的身后,便立刻明白那帮狱警马上就要追上来了。他赶紧慌慌张张地朝她的方向跑过来,边跑边吼:“你应该是来救我的吧?是不是有谁付了你酬劳让你来救我?反正你既然能够进来,那肯定也能出去,赶紧带我离开这该死的鬼地方吧!”
  
  等他跑到她跟前,却发现她在原地动都不动,根本就没有要带他离开的意思。
  
  穆萨维蒙了:“你……”
  
  歌琰轻轻一笑。
  
  下一秒,她忽然轻巧地从身后摸出了一把枪,对准了穆萨维的眉心。
  
  “主不会庇护你的。”
  歌琰红唇微张,眼底的笑意一分一分冷了下去。
  
  在穆萨维错愕的目光中,一声枪响,他伴随着额头正中间的枪眼重重地朝后倒在了地上。
  
  而与此同时,带着攻击犬的狱警也已经破坏了被穆萨维锁住的天台大门冲了进来。歌琰收起了枪,在他们的吼叫声中,整个人灵活地从栏杆边翻了下去。
  
  整个ADX监狱里此时回响着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她边在走廊里极速奔跑,边在脑子里回想撤退时的路线图。南绍刚才说她至少还有半个小时,现在解决穆萨维她只用了十分钟都不到,这些狱警,甚至连攻击犬也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安全撤离应该根本不成问题。
  
  跑到她进来时候的那个杂物间门口,她一转门把手,却发现自动门被锁住了。
  
  而与此同时,歌琰亲眼看到她跑过来的时候经过的那道铁闸门和她前面的那道铁闸门都被“滴滴”一声锁住了。
  
  滴滴,滴滴。
  整条走廊上的每一道门都在自动闭合,整个监狱的安全系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速恢复。
  
  “南绍?”
  歌琰蹙了下眉头,对着通讯器叫了两声,却发现她和南绍之间的通讯似乎是被硬生生地切断了,耳麦那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娇媚的脸庞上闪过了一丝讶异,但也并没有露出慌张的表情。这时她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微型爆破器,“咔嚓”一声装在了杂物间的门把手旁。
  
  两秒钟后,门把手上飘散出了被破坏的烟雾,随着身后攻击犬的吠声和狱警高喊着冲她跑来的声音,她一脚踹开了门,冲向了通风管道。
  
  从柜子上一路攀爬上去,她灵敏地翻进了狭小的通风管道里。
  
  她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刚想喘口气,就发现整个通风管道突然开始变得很热。
  
  歌琰观察了两秒,才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觉——真的有源源不断的热量在从她四面八方的管道壁里散发出来。
  她见势不妙,立刻开始快速匍匐着往前爬行,而随着她越往前,整个通风管道里的热流都要将她给烤熟了。她身上本来穿着为了方便行动的贴身长袖紧身衣,可这会儿她却被这衣服勒得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所以干脆把上衣脱了,只留了件小背心。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身型矮小,可以钻进通风管道的狱警的怒吼声。
  
  歌琰咬了下牙,以更快的速度往前爬去,快要接近管道尽头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臂和腿都已经要被烫麻了,额头上的汗几乎是大滴大滴地掉落下来,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被汗浸湿。
  
  她热得有些头晕目眩,刚想要伸手去推管道尽头的门板,却发现南绍之前帮她破坏的那块门板竟然死活都推不动了,而且她还听到出口附近也有狱警在接近的声音。
  
  “Fuck!”
  她这时终于忍不住,狠狠地咒骂了一句。
  
  又是耳麦信号被屏蔽,又是通风管道被加热,现在还后有追兵,前面的出口也被堵死了。
  
  见了鬼了,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突然复活了这里的安全系统,今天要把她困死在这个破监狱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