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小棉袄[重生]》作者:城南花开

第一章
  
  狭小的出租屋也就这么大,一高一瘦两个男人几乎不费摧毁之力就把藏在衣柜里的盛夏拎了出来。
  
  “别怕,哥哥我最喜欢漂亮妹妹了,不会伤害你。”高个子男人蹲了下来,拍了拍盛夏的脸。
  
  高个子男人感觉到漂亮女人,身体抖了一下,一双大眼睛睁得大大的,下一秒,眼泪就出来了。
  
  “哥,你吓着她了。”矮个子男人笑得猥琐极了:“哥,你看你把她吓得。”
  
  矮个子男人说话的时候,也蹲了下来:“小妹妹别怕,哥哥们不是坏人。”
  
  盛夏听着前世听过的一模一样的话,她眼泪掉得更厉害了,却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她回到了死之前。
  
  盛夏已经死过一次了,她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因为她妈,她亲妈找了二十几年才找到这两个人。
  
  而上一刻,她看到这两个人和她养父母还有她老公都被她亲妈送去坐牢了。
  
  那个干瘦的老太太从法院出来的时候,背一下子像是驼了,她坐在法院前的台阶上,满头白发,别人问她,老太太,你要去哪儿啊。
  
  她回过头,身上所有的锐利都不见了,只是,眼神迷茫地看着这个世界。
  
  盛夏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原来她已经满脸皱纹,以前那凶狠的眼睛像是褪了色,一下子只剩下了茫然。
  
  盛夏第一次那么难过,她从小到大都知道自己亲妈是个杀人犯,她们接触很少,唯一的几次接触,看到的是她的凶悍,她的野蛮,她的不讲理。
  
  可看到她像个迷路的孩子坐在法庭外,盛夏很想抱抱她,牵着她的手,带她回去。她已经那么老了,没有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她以后怎么办啊。
  
  作为女儿,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不停地掉眼泪,结果掉眼泪掉着掉着就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便是在衣柜里。
  
  高个子男人只当盛夏吓傻了,从旁边拿了一个手机,扔给了盛夏:“美女,哥哥们不会伤害你,给你老公打个电话。”
  
  盛夏手抖着,拿过了手机,高个子男人提醒道:“美女,别乱按号码。知道吗?最近的警察局离这里开车都要半个小时哦,半个小时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盛夏低着头,小声说:“知道。”
  
  她在两个人的目光中,按下了一串数字。
  
  “你老公号码都没备注?”
  
  “我背得号码,备注了怕手机丢了,有人给我老公发信息骗钱。”盛夏怯生生地说道。
  
  高个子男人点了点头,打开了手机的扩音,拿起了他自己的手机,打开了一段音频。
  
  嘟嘟嘟地响了两下,那边的人很快就接通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盛夏?”
  
  盛夏现在不应该有这个女人的号码,可未来二十年里,这个女人的号码很多人都知道。
  
  “妈……”盛夏声音沙哑。
  
  那头愣了一下,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高个子男人抢过手机,“我让你给你老公打电话!你给你妈打电话做什么?”
  
  盛夏却以最快的速度抢过手机,撕心裂肺地吼道:“妈,杀我的人叫李元和李堂,一高一矮,矮的那个脸上有颗痣,之前因为入室行窃和强/奸,做过四年牢。”
  
  你别老觉得是你的当年的仇人复仇,来杀你女儿了!找错了方向所以才会得罪那么多人,还找了那么多年才找到凶手。
  
  高个子男人啪得一声,扇在盛夏的脸上,咬牙切齿地问道:“你怎么认识我们?”
  
  盛夏整个左半边脸一下子肿了起来,手机也被扫在了地上。
  
  “把手机关了!”矮个子男人立马去捡手机。
  
  电话另一头的女人顿了一下,并没有惊慌或者其他的,声音充满了冷静:“李元和李堂?行。我记住了,我女儿现在在你们手里,我就算是赶过来,也阻止不了了什么。”
  
  矮个子男人:“这娘们还很聪明。”
  
  “帮我跟我女儿说一声,不用死不瞑目,我会替她报仇。”
  
  盛夏眼泪又一次下来了,想起了对方二十年如一日寻找凶手,她想说点什么,只觉得胸口像是堵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矮个子男人笑得得意:“威胁我?劳资怕你?”
  
  矮个子男人说完就一巴掌打在了盛夏脸上:“老娘们,这就是你威胁我的代价!哥几个坐过牢,砍过人,再逼逼把你这宝贝女儿先奸后杀!”
  
  “她知道我们的名字,会不会报警?”高个子男人说道。
  
  “怕个屁,我们又不是没坐过牢!”矮个子男人拿过手机,翻到了电话簿。
  
  “把她绑起来,免得她又生事。”高个子男人用麻绳把人绑了起来。
  
  矮个子男人找到了备注老公的号码,拨了过去,递给了盛夏:“跟你老公好好说话!我们不杀人,就求财。”
  
  盛夏的手被绑着,手机放在她面前,电话很快就就接通了,传来了老公的声音:“老婆?”
  
  盛夏还没说话,矮个子男人拿着高个子男人的手机,播放了音频,机械声穿了出来——
  
  “哥几个在你家,你老婆忘了家里钱放在哪里的,你还记得吗?”
  
  “你们别动我老婆!”另一头的男人着急地说道:“你们要钱都可以给你们。”
  
  盛夏安静地听着,没有说什么。
  
  “只要我老婆安全,我们保证不会报警。”
  
  盛夏依旧安静地听着,不吵也不闹,仿佛这一切都跟她没关系。
  
  没关系,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只要这一次不连累那个女人就行。
  
  盛夏知道,这两个人跟她老公是一伙的,这通电话结束,就是她的死期。
  
  “嗡嗡嗡——”
  
  旁边,高个子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
  
  矮个子男人带着盛夏到了窗边,前世,盛夏就是从这里被推下去的。
  盛夏双手被绑住了,挣扎了两下,哪怕已经死过一次,这一次依旧会害怕。
  
  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高个子男人:“快点推下去,一会儿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高个子男人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有些有些奇怪,这一次接听了电话。
  
  盛夏听不到电话那头在说什么,只听到高个子男人脸色慢慢变得惨白,看向自己的目光越越来越奇怪。
  
  盛夏心里有些奇怪,他们……怎么了?
  
  高个子男人最后狠狠地说道:“格老子的,老子不怕你!”
  
  矮个子男人有些奇怪,抬起头,说道:“哥,怎么了?谁打的电话?”
  
  高个子男人额头还是汗水,他听着另一边的话,眼神逐渐变得惊恐。
  
  高个子男人过来,拉住了矮个子男人,看向了盛夏,“你认识金云安?”
  
  “她是我妈。”盛夏亲妈的名字就是叫金云安。
  
  矮个子男人有些奇怪:“金云安?”
  
  “金云安,生于首都西京市,2004年,与单位上司李某,严某,于某存在矛盾,之后绑架三人,绑架过程中,以残忍的手段虐待三个人,导致三人重伤不治身亡,一审判处死刑,不服上诉,二审判无期徒刑,后因狱中表现良好,于2019年10月假释出狱。”
  
  高个子男人挂了电话以后,搜索了这个名字,紧接着,把手机递给了矮个子男人,词条上显示出来关于金云安的信息。
  
  盛夏看不到他们看的东西,只觉得奇怪,紧接着,又看到那个高个子男人和矮个子男人偷偷地说了什么。
  
  矮个子男人走到另一边拨打了电话,而高个子男人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盛夏感觉到他有些失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都是前世没有的场景。
  
  矮个子男人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并不小,笑得谄媚极了:“老大,你认识芙蓉女子监狱的人吗?”
  
  “是是是。”
  
  “不敢不敢。”
  
  “金云安,老大你认识她吗?她是不是有个女儿?”
  
  也不知道另一头说了什么,矮个子男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变得惨白惨白的。
  
  “她女儿在我这里。”矮个子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在发抖。
  
  盛夏听到这话,看了过去。
  
  由于所有人都知道她亲妈是杀人犯,伴随亲妈是杀人犯的是她被划破的书包,打在她后背上的石头,打在脸上的巴掌和小杀人犯的称呼。
  
  盛夏第一次,看到有人因为她亲妈,对她露出了恐惧的眼神。
  
  矮个子男人挂断了电话,从兜里拿出了一把小刀,朝着盛夏走了过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