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兰勾玉杏向晚》作者:明月别枝/浅醉微眠

楔子

“杏花仙子,既入仙门,便得遵守仙规,这一百零八条仙规你需谨记谨守。”百花仙子羽衣如云,裙摆饰繁花似锦,螓首蛾眉、纤妍洁白,手中拿着两册子,一金一翠,甚是好看,“花仙三十六条规矩,你也得用心学习,切不可出了差错。”
说完,霓裳随风轻舞,转身翩然离去。
“百花姐姐,百花姐姐……”一袭杏红曳地长裙,肩披长巾女子伸手接过册子呆怔两秒,赶紧提着裙摆跟上,面若桃花、明眸樱口,慌慌地道,“我还没喝孟婆汤呢!”
是啊,她还没喝孟婆汤呢!脑海里对这一路的经历清晰而深刻:童年、少年、青年、恋爱、婚嫁……或许尚不能称之为婚嫁,因为还没来得及摆酒席,只不过刚从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与法律上的新婚丈夫回家,半路却遇上了车祸。她看着自己的灵魂与身体分离,看着自己的灵魂不断往上飘,往上飘……彻骨的疼痛与彻心的绝望,结果却是到了天庭仙界,并在第一时间成了杏花仙子。
那个在她常识里该是中年大叔结果却正年轻的玉帝是怎么说的?他说她连着七世命断婚嫁,搁古代是礼成暴毙,搁现代——如今算是前一世了,就是领证身亡。来不及洞房,来不及摆宴,全了她的人妻之名,赶不及成人妻之实,就意外身亡了。命舛如此,遭遇七世之后,便直接升了仙。
这算是一种补偿,还是这些经历本就是一种磨砺修行?
向晚好笑的想着,眼眶一热,又觉心痛。心痛是因为她没有前六世的记忆,可如今已是新上任的杏花仙子,却还保留着第七世向晚的记忆;心痛是因为想到了家人,得知她噩耗的父母,亲朋好友,他们会有多伤心难过;心痛是想到了她的丈夫——法律上已是她丈夫的那个男人不知是生是死,生是幸,抑或是死才是幸?
她可能算不上爱他。年岁长了,她屈于家庭压力接受相亲,挑了个门当户对也还算看得顺眼的交往,半年之后,谈婚论嫁。他对她很好,很平凡的一个男人,居家的那种,会做家务会持家,对她有礼不逾距,虽然不浪漫,却是个丈夫的不错人选。她之前不觉得怎么样,听玉帝一说,突然对他抱有十二万分的愧疚。她虽不爱他,但一想到他碰到她才会经历至此,遭遇至此,便觉得对不起他。
除了心痛,还有些心慌。她不知道成仙的流程是如何,她只知一般人死后先得过奈何桥,喝上一碗孟婆汤,将前一世的爱恨情仇,将前一世的记忆统统抹掉。可她没有喝孟婆汤,带着前世的记忆——向晚的记忆,第一天来到这里,就走马上任担杏花仙子一职。她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前世对神魔妖道的书籍也不感兴趣,但想既然木已成舟,她手臂上的杏花印已封烙,是不是该让她喝碗孟婆汤,将前尘往事统统遗忘?
成仙,不是应该没有七情六欲,心无牵挂的么?
“你没喝孟婆汤?”百花仙子停步,却不侧过头看向晚。
“嗯。”配上点头的动作,虽然另一个人看不到。
“无妨,不少仙子也如是。”百花仙子说完,继续前行。
向晚正待再问些什么,便见匆匆来一仙姑,云髻素衣,顾不得一旁还有向晚,拉着百花仙子的手直说时间到了,快走快走。
时值夏末初秋,向晚想着前世的种种,望着青杏点点挂满枝头的杏树林怔怔出神。
欲将心事付花语,花期已过,心事难了。
过后几天都没再看到百花仙子,向晚呆在她的杏树林,足不出林。
她已经接受目前的处境,升仙之后再没饥饿感,几天滴水未进,不休不眠,这是凡人不可能达到的境界。她想着玉帝说的七世命断婚嫁,胸闷难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就折一树枝,将杏树上的青杏一抽一抽打落下来。那一金一翠两本小册子被她扔在地上,三两颗青杏滚落在上面,鎏金翠绿,方册圆杏,画卷般美丽。
只是再美丽,短时间内她都没兴趣看。
如此有些浑浑噩噩,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这一日,向晚依旧站在杏树林里发呆,却听林外有人唤她,声音不轻不重,直传入她耳里。
向晚回身,敛了身上衣裳,往外走。她来这里数日,除了第一天见到的玉帝与王母娘娘,便只认识百花仙子了。听这声音又不是,不知这时候谁会上门找她。
“你是?”来人一袭明黄曳地长裙,与她一般无二肩披长巾,看其装扮,该与她同是花仙子。
“我是迎春仙子,你是新来的杏花仙子吧?”来人对着向晚笑,笑容里有迎春花般明黄靓丽的春天味道,“晚上王母娘娘寿诞,众姐妹商定百花齐放为贺,到时候以莲灯为信号,可别误了时辰。”
“百花姐姐呢?”向晚问,她虽不懂这些,但知道她的直属领导是百花仙子。
“百花姐姐几日前便赶往瑶池,历年天庭寿诞都是她和百鸟仙子督管操办的,这事是她让风婆婆传的信,错不了。”
“知道了。”向晚点头。
顾不及闲聊几句,迎春仙子便赶去通知其他花仙子了。
向晚想,虽然她已是仙女之列,但毕竟只是最基层最底层的,她刚听说王母娘娘的寿诞就在今晚,显然她们这一阶层的仙子仙女都是不受邀请的。想想也是,既有玉帝,那么在天庭也是有职位与等级的,这两样,天上地下人间,还真是无处不在。
天界也有白天与黑夜。向晚跑回杏树林,找到那两本小册子,想着身为杏花仙子,她却连花开的法力也不知道,赶紧将那翠绿册子捡起翻开,两颗翠中透黄的杏子骨碌碌滚向远处。
先花后叶再结果,这本是杏花自然生长的规律,如今需花开二度,自得她这个当仙子的使用法力了。册子上果有记载,简单明了,除去几条开花结果等口令,还记载了规矩三十六条,无非是不能违反自然生长规律,破坏三界平衡之类。向晚心里不耻,那些个规矩,说是得一一遵守,王母娘娘一摆寿诞,还不是当官的主动要求破例?没想到在天界,这些规矩法则也只是约束她们这一类小老百姓,不对当官的起作用。
合上册子,复又将它扔回地上,向晚足尖轻点地,轻轻一跃至杏树枝头。这些个小功力小法术,也没怎么研习,不过是不经意间发现,好象身体的一种本能,几日下来早已驾轻就熟。
延延绵绵数百里,皆是一片又一片的花林,汇合成花的海洋。这一大片花海,是各花仙子的居所,一花仙子一花林,花海正中是一排的仙殿,各仙子都有住处,不过比起仙殿,向晚更喜欢这片属于她的杏林。花林与仙殿,以及她们这一班花仙子都属于百花仙子领导管理。
向晚弯身摘了几颗杏果,用力往前扔,然后笑着在杏枝上蜻蜓点水般游走。碧绿的杏林,满枝沉甸甸的青杏,一个杏红曳地长裙的女子,粉面若桃,黑眸若夜,笑颜如怒放杏花,精灵般跳跃。那飘飞的如雪长丝巾与翻飞的杏红裙摆相映成画,银铃般的笑声在夜幕中渐隐渐没。
一个人笑闹了一阵,停下歇息,便等莲灯。
也不知过了多久,仙殿四周莲灯升起,向晚右手轻点左臂杏花封印,左手垂立,举至额前,掌心向右,大拇指与中指贴合成圆,另三指舒展朝上,心中默念杏花盛放令。
身下杏林霎时吐苞绽放,万花齐开,听得见声音,闻得到花香。秋风换春风,点点如胭脂,连绵数十里,含苞时的艳红,怒放时的渐淡,花谢落地又成雪白一片,说不尽的娇,道不完的艳。
“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向晚飘然而下,随口吟诵,忘了是谁的诗,是谁的心思,只是看着满枝青杏衬着满树杏花,丰收与绽放,收获与希望,这一刻心里漾开了喜悦,几日来的郁闷与不平,倏地消失。
三两淡粉杏花瓣宛转飘落,向晚忍不住伸手欲接。她想,做个杏花仙子,也很不错。
向晚知道自己闯了祸是在第二天。
她被人抓着到了天庭,对着玉帝与王母娘娘跪下的时候,看到一旁已然跪了个人,正是百花仙子。
“玉帝,是小仙疏于教导,才有此事发生,望玉帝念在杏花仙子初上任,饶恕她此次失误。”向晚未及开口,百花仙子便伏地求情。
昨晚上王母娘娘的寿诞,百花齐放为贺,只需将天界的杏花绽放即可,寿诞结束,莲灯落下即恢复原样,向晚不知这些个规矩与惯例,巴巴地将三界杏花催放,直到一大清早有人发现了异常,她被拉到天庭,才知道自己闯了祸。
向晚心里是有些不屑的。从她第一天到天庭,跪在玉帝与王母娘娘跟前,便对天界十二万分的失望。这下跪的规矩,在她的前世可没有。
“一夜之间,你可知因你这失误,人间多少谣言纷起,百姓惶惶,奔走相告,直道天呈异象,必有大灾,甚至已有不少人打算离家逃亡。”是玉帝在说话。向晚抬头看他,丰神俊朗,眉目英挺,初见时高贵而优雅,标标准准一个画中人物正年少,哪是印象中的中年大叔。不过今天的玉帝,眉皱着,唇抿着,明明白白的生着气,仙风道骨的气质荡然无存。
“谣言止于智者。”神差鬼使的,向晚吐出这话。造谣生事者,可杀;愚民,可怜。
话音刚落,一旁百花仙子便拉了她衣袖一下,向晚转过头看她,耳边传来玉帝的怒声:“还不知错!”
百花仙子脸上一慌,不由分说拉着向晚意欲伏地。向晚将腰挺得直直的,就是不肯磕头。
“何错之有?规矩不正是用来打破的么?花仙三十六条明明白白写着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能错了花期果期,坏了自然生长规律,若都守规矩,这天上人间地下,百花齐放该只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美好愿望!”向晚心中没由地来了气,昨晚上是他们要百花齐放的,通知的时候只说了见莲灯便开花,又没说分三界,她初来乍到,怎知这些讲究?如今出了事,怎么就只成了她一人的错,被人抓了来,跪在这地方,还需要磕头认错求饶?
王母娘娘闻言,脸上便有些挂不住。百花仙子松了手,有些愕然地看着向晚,轻喝道:“怎能如此讲话!”
向晚皱眉,倔强的不低头不认错。
“不知悔改!”玉帝脸上的怒气更甚了。
“玉帝……”百花仙子意欲再求情,却被玉帝喝住:“你退下!”
百花仙子担忧地看了向晚一眼,退下。王母娘娘一直没说话,此刻向晚直视着玉帝,脸上的那抹倔强更甚。两个人半晌都没再开口说话,向晚忽然想,她这样被抓过来,天庭除了她们几人也未见其他仙人,玉帝是不是也是想给她一个改错的机会?不然对于她这样的小仙,完全可以直接下惩罚令,而不必如此周折。
“我……”
“杏花仙子违反仙规,即刻打入人间,再次修行。”
向晚软了口气想认个错,终究还是晚了一步。玉帝话音刚落,向晚只觉眼前金光乍现,直觉偏过头,视线滑过座上王母娘娘,似见她眼中一抹不忍,口中念念有词,向晚听不到她说什么,周身霎时被一道金光包围,失去意识之前,车祸那幕在脑海浮现,她只觉得那种灵与肉分离的痛楚再次袭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