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桃花绚烂时》作者:袖侧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校园日常,小甜饼。
每天早上7点更新,日更,单更。
御园小区在琛市的东部,周围都是林立密集的高档公寓,独这一片低矮稀疏,闹中取静。十月末的深秋里,天朗气清,小区里的法国梧桐色彩斑斓,掩映着一栋一栋豪华的别墅。
御园的这栋房子买了有好几年了,原嫣以前过来玩的时候住过几次,没想到有一天变成了要长住的第一居所。原嫣的爸爸原振和她妈妈方桐离婚后,就离开了祁市到琛市定居了。
原振这些年,虽然家在祁市,却早把生意重心转移到了琛市。更何况在祁市,原嫣的外公家也是高门大户,各种场合和前妻前岳父母碰面的机会简直不要太多。于他,自然是长居琛市更方便更自在。
这回原嫣说要过来跟他一起生活,原振就给原嫣办了转学,给她转到了琛市最好的私立学校,立安高中。
原嫣来到这里的时候,迎接她的除了爸爸,还有柳兰茜这个小三儿上位的女人,和她那个父不详的女儿柳韵诗。
关于这个女人爸爸妈妈以前一直都不肯跟她细说。她只知道爸爸出轨了,所以离婚了。是这次她要过来前,方桐才让她知道这个女人的详细资料。
这女人连自己的女儿都带过来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原振结的婚。反正原嫣在祁市是一点关于婚礼的消息没听到,只知道她亲爹有了别的女人。
也可能,原振根本没举行婚礼。毕竟这么大岁数了,说出去,也并不是那么的光彩。
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带着夸张的热情和嘴咧得太大导致脸部肌肉有点变形的笑容,以女主人的姿态迎接原嫣。
原嫣头一回与这个传说中破坏了她父母婚姻的女人打照面,她眯起一双清亮的眼睛仔细看了看。
柳兰茜这个女人不见得就比原嫣的妈妈方桐更美,在原嫣看来,气质上甚至远远不如。方桐生来就是千金大小姐,从来不会对别人低头,傲气是刻在骨子里的。柳兰茜却一颦一笑都带着讨好男人的媚态,骨子里就走了下流。
她也就胜在年轻,她女儿跟原嫣一样年纪,她却才三十四,看起来更像是二十多岁的人。不仅面孔娇媚,身材更是玲珑有致,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饱满欲滴。跟她的女儿柳韵诗站在一起,活脱脱像是一对姐妹花。
算一算年龄,这是十七岁就生了柳韵诗了。
原嫣就抿嘴笑了笑。
什么玩意。
原嫣相貌随了妈妈,下巴尖尖,眼睛大大,是标准的美人脸。可是高中这个阶段,正是少女们极易储存脂肪的年龄,妈妈又从来不允许她刻意减肥,任她自然生长。因此她虽然腰肢手臂都纤细轻盈,独独腮边有肉,带着一股少女特有的柔润感。
一双大眼睛水亮亮的,漫不经心的时候,墨色的瞳仁看起来便有些迷迷蒙蒙的。抿唇一笑,又美又柔,看起来毫无攻击性。
头一次见到这位大小姐本尊的柳氏母女就被这笑容迷惑了。
看起来一点也不厉害,像只软萌小猫。母女俩互相递个眼神儿,心意相通——这样的,哄着就是了。
柳韵诗早了得了妈妈的嘱咐,当即便笑盈盈去拉原嫣的手:“可算把你盼来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走,我带你去看看。”
原嫣人还没来琛市的时候,二楼最好的大房间就留着给她。柳韵诗想起来就心酸。
不过不急在这一时,妈妈早跟她说了,来日方长呢。
她拉住了原嫣的手,说着就要带原嫣上楼。一拉,却没拉动,诧异去看。那看起来娇软无害的女孩,依然抿着嘴笑的斯文,说出来的话可一点不软。
“买房子时户型是我挑的,装修时风格是我选的。”她说着,抽回了自己的手,“住了好几年的旧房子了,我熟。倒是你们,不用这么拘谨,随意点。”
本来想说“就当自己家吧”,到底这句话让她恶心,还是咽了回去。
主宾形势瞬间颠倒。
以为是只软萌小猫,爪子獠牙却这么利。柳韵诗到底城府比不上她妈妈,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柳兰茜立即笑起来:“也是也是,本来就是自己家,哪还用你带呢。”说着,轻嗔着拍了一下柳韵诗的手臂。
原振开口说:“好了,又不是外人,回家而已,用不着这么紧张。”这话却是对柳氏母女说的。说完,又对原嫣说:“累了没?”
原嫣挽住爸爸手臂,娇娇软软的说:“高铁坐了一个小时,都累死啦。”
实际还不如平时去市中心逛街的时间久,且她根本也不用带行李,她常用的东西,妈妈早就给她打包发过来了,她就自己带个随身的小包,那边有司机送到车站,这边有司机接回家。
但不管累不累,谁管得着她一个独生女跟爸爸撒娇呢。
原振拍拍女儿的手臂,笑道:“去,先上楼休息一下,待会下来吃饭。”顿了顿,又补充说:“你柳阿姨今天亲自下厨,给你接风。”
原嫣又抿嘴笑了笑。她这个笑容特别文雅乖巧,但柳兰茜柳韵诗再不会当她柔弱无害了。
果然,她目光扫过去,笑着道谢说:“谢谢兰姨。”
不称柳,不叫阿姨。一声“兰姨”,颇有点旧社会称呼家里姨太太的风尘感。毕竟,又是“兰茜”又是“韵诗”的,这么言情的名字,当以言情风对待才是。
柳氏母女两个并不能完全接收到这里面的嘲讽意义,但直觉的就知道这称呼肯定哪里不好。柳兰茜的脸色也不自然了一下。
原振笑了笑,宠溺的揉了揉原嫣的头:“淘气。”
原嫣对爸爸笑笑,眼睛弯成月牙,在柳氏母女的茫然中,自顾自的上楼。在楼梯拐弯处投过来一瞥,这淡淡的一瞥,无形中就给母女俩施加了压力。
柳兰茜唇角绷了起来,真正意识到这个大小姐是个不好哄的。看原振看过来,忙笑着说:“我赶紧把菜下锅,马上就好。”
柳韵诗跟屁虫一样,跟着去了厨房帮忙。
菜肉早就由阿姨收拾好了,所谓亲自下厨,不过就是柳兰茜最后动手炒而已。一进厨房,阿姨就忙递了围裙过来,毕竟身上穿的是价格昂贵的一线大牌。
柳兰茜打发阿姨出去,跟柳韵诗说起了私房话。
“小丫头片子,还挺厉害!”她恨恨的说。声音压得低低的,到底才进门,还不算真正得势。等她把原振哄好了,看她怎么收拾这黄毛丫头!
柳韵诗很不开心,担心地说:“她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摆出一脸千金小姐的高贵样,让人心里不舒服。
“你少说说这种话。”她这么一抱怨,柳兰茜反而骂她,“你那点心思都带在脸上,原振一看就看出来了,你给我收着点。想也不能想,心里想你就藏不住。你给我记住,以后你和她是姐妹了,要跟她相亲相爱!”
这话听着就恶心人。那也没办法,原振也是个让人害怕的人,柳韵诗还真怕被他看出来自己的不满。忙顺了顺胸口那一口气,低低默念:“相亲相爱,相亲相爱,相亲相爱!”
“对,就这样。”柳兰茜一双妩媚凤眼斜睨她,“就从心里当自己是原家亲生的孩子,原嫣的亲姐妹。你自己先把心态顺过来,说话做事态度就自然了。”
柳韵诗点头受教:“知道了,妈妈。”
“至于那丫头,来日方长呢。”柳兰茜把菜下了锅,油锅里噼里啪啦的炸响,“别着急。”
原嫣才上楼去,没一会儿就下来了。原振抬眼看了她一眼,问:“怎么没换衣服?”
“我房间的壁纸和地毯怎么都换了?谁挑的,难看死了。”原嫣不高兴的问。
原振微哂。他当时就说了,不用折腾,柳氏母女一腔热情的非要重新整整,说什么“怎么能让嫣嫣住旧的”,他就没管。
这两母女不碰一鼻子灰,不晓得他这宝贝女儿的脾气,让她们自己尝尝滋味以后就晓得收敛了。
他便说:“不喜欢就换。”
原嫣当然猜得到是谁乱改了她的房间,看进门时那母女俩一副小人得志的女主人姿态就知道了。不过是一个看似热情的下马威罢了,妄图拔除她对这个房子的熟悉感,给她施加心理压力。
但是原振的态度也让她明白了,事关到她,他是不会给那母女俩撑腰的。
预想中“有后娘就有后爹”的情形没有出现,原嫣忽然就有点泄气。
原嫣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女儿,爸爸妈妈虽然离婚了,但是两个人对这女儿的宠爱丝毫不受影响,甚至比从前更争着对她好。一般来说,女儿跟着妈妈会更方便一些。原嫣是自己不忿,主动跟妈妈请缨要到这边来,想要“治治小三儿”,顺带看着自家老爹“别犯糊涂”,财产什么的别叫女人哄了去。
结果现在一看,小三战斗力也就那样,她爹看着脑子也还清醒。原嫣忽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不知道自己折腾来琛市到底有没有意义。
妈妈说,别把自己降低到跟对方一样的水平。原来妈妈早就看明白了,倒是她自己钻了牛角尖了。
这么想着,原嫣早先的斗志昂扬就都消散了,很有点意兴阑珊。
大菜是早就弄好了的,小菜炒炒就出锅了,阿姨过来搭手帮忙,两母女花蝴蝶一样穿梭在餐厅和厨房之间,很快就摆了一桌子菜。只是还没落座就听到原嫣坐在餐桌旁打电话。
“对,你找那个马设计师。他应该记得我的。”
“他要是忘了我,你就提醒他,装修的时候他背地里说我坏话,管我叫‘事儿精’、‘挑剔鬼’,被我抓了个正着。不信他想不起来。”
“当初这个房子的装修是上了杂志了,他们公司当作经典案例来宣传的,肯定有存档。”
“你让他帮我找一下,给我换回原来的壁纸和地毯,要一模一样的。”
“辛苦啦,陈叔。”
原嫣的声音软软甜甜的,说话也慢条斯理,让人听着觉得耳朵很舒服,只是这电话里讲的内容可不让人舒服了。柳兰茜和柳韵诗面面相觑。
“嫣嫣不喜欢新换的壁纸啊?”柳兰茜一边给原振夹菜,一边小心的问。
原嫣夹了一口菜,眯起眼睛:“难看,扎眼睛。”
这小姑娘看着斯斯文文的,谁知道说话总是这么夹枪夹棍的。柳兰茜转头看自己女儿,果然柳韵诗眼圈都红了。装修的时候,柳韵诗可是强忍着心酸,给原嫣用了和自己房间一样的壁纸呢,谁知道原嫣还不领情。
柳兰茜笑眯眯的说:“这审美啊,真是一个人一个样。诗诗就觉得这壁纸特好看,想着以后是姐妹了,非要给嫣嫣用一样的,也是一片心意。”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自己女儿的头,肢体语言传达出柳韵诗“受委屈了”的意思。妩媚的凤眼乜了一眼原振。
原振却令人失望的,连眼角都没夹一下。
根本不把饭桌上这些女人间的打机锋看在眼里。

第2章
一个妩媚善解人意,一个哀婉我见犹怜,隔着一张饭桌就能欣赏到活生生的言情剧。原嫣预感自己在琛市的生活将会十分富有情趣。
正巧电话响了一声,原嫣漫不经心的回了柳兰茜一句:“以后别这样了。”不管母女俩的脸色,自顾自的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对原振说:“酒店订好了,待会让陈叔送我过去吧。”
原振才终于抬眼,问:“订的哪家?”
原嫣说:“国豪。”
在琛市的五星级酒店里也排的上号,而且离原嫣即将要去的立安高中非常近,原振就点点头。
原振不在意柳韵诗的委屈,柳韵诗也只能收了泫然欲滴的模样。才抹干了眼睛,就听到父女俩对话,诧异的问:“你要去住酒店?”
“嗯呐。”原嫣说,“房间得重新装,这段时间我先住酒店。”
柳韵诗又是恼怒原嫣看不起她品味,又是庆幸原嫣不是马上住进家里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情绪和表情了。倒是柳兰茜立刻嗔道:“哪有放着家不住跑去住酒店的。不是还有客房吗?要不然,让嫣嫣先住诗诗的房间也行,让诗诗先住客房去。”
柳韵诗立刻醒悟,赶紧紧随其母,一脸真诚的说:“是啊,酒店的房间多小啊,住着多难受啊。”
“不小啊。”原嫣咬着筷子抬眼,“国豪三十层的豪华套房,一百多平吧,我一个人住也凑合了。”
柳韵诗一噎。说起住酒店,她想的就是两张床的标间,谁想着原嫣上来就住豪华套房呢。
柳兰茜想再说点什么,原振先笑了。男人笑起来声音低沉,胸膛微微震动。柳兰茜搞不懂他到底为什么笑,但能察觉出来这男人笑得很欢畅。
“行了,你们别管她了。让她去吧。”他说完,又对原嫣说,“贴完壁纸散一个月味吧,你凑合先在酒店住一个月。”
住一个月的豪华套房吗?柳韵诗惊呆了。
原嫣却只当平常,应了一声:“好。”
吃完晚饭,司机老陈先把原嫣随身的小箱子拎到了车上。原振站在门口:“我送你过去。”
“我又不是小孩,去国外玩我都是自己去的。”原嫣说。原嫣十四五岁时就能自己拖着行李满世界旅行了,自理能力是打小培养出来的。
“那行。”原振倒不担心她,自己女儿的能力他心里有数,“以后老陈跟着你,每天接送你上下学。”
“不用了。”原嫣拒绝,“我干嘛订国豪不订宝丽嘉啊,就因为国豪就挨着立安高中,我自己溜达去上学就行了。
原振比她更熟悉琛市,说:“也行。”看了眼柳兰茜母女,又说:“诗诗也转到立安了,到时候你们是同学。”
原嫣不在意的“哦”了一声。
原嫣此时已经没了之前那股子想要“治治小三儿”的劲了。她以前没跟柳兰茜打过交道,这一顿晚饭吃下来,很是开了眼界。
柳兰茜的手艺,虽然比不上家里的私厨,但作为家常饭来讲,味道竟意外的不错。这要么是柳兰茜天生就有烹饪的天赋,要么就是……她上过烹饪班一类的专业培训。看她在饭桌上夹菜盛汤,恨不得直接把饭喂到原振嘴里去的模样,原嫣就猜,是培训过的。
原嫣其实在饭桌上是有点懵的。她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这么精心的伺候一个男人。这哪是妻子,这分明是个贴身大丫鬟,是个跪着服侍男人的女奴。
可显然,爸爸很享受,被这女人伺候的很熨帖。而这,是妈妈永远不可能去做的事。
原嫣在饭桌上便捏紧筷子,心里有些懂了。
原振看着女儿眼中的怅然,打发了柳兰茜两个人先回屋去,只留下他和原嫣两个立在门廊下说话。
“嫣嫣,爸知道你心里有气。”他说,“但有些事,你得到了一定的年龄才能理解。”
不需要,原嫣现在就已经理解了。她垂下了头。
原振叹息一声,说:“人就活一辈子,爸已经过去大半辈子了,就想活得自在点,舒服点。你得明白,这个世界上,能让我低声下气的,只有我宝贝闺女。”
原嫣明白,爸爸是不能对妈妈低头的,妈妈也是不可能低声下气伺候男人的。
他们两个各有所需,在长辈安排的婚姻下过了这么多年,现在不愿意再互相忍耐了,所以一拍两散。
柳兰茜虽然讨厌,却不是他们婚姻解体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她,也会有杨兰茜、赵兰茜、孙兰茜。根本问题在于,她的爸爸跟妈妈已经不想再过下去了。
“你要是不痛快,刺她们两句,撒口气就行了。别让自己真陷进这种事里,掉格调。”原振揉着原嫣的头,轻轻的说,“你得明白,我跟你妈离婚,并不改变我和她都爱你这件事。你永远都是爸妈的宝贝女儿。”
道理原嫣都懂,但是谁的爸爸妈妈中年离婚,家散了,谁也高兴不起来,谁都得难过难受。原嫣在柳兰茜母女面前牙尖嘴利,此时此刻在爸爸身前一低头,一颗泪珠控制不住的“啪嗒”就掉落在鞋面上。
原振叹口气,将女儿搂进怀里,轻轻的拍她的背心,就像她小时候一样。原嫣哭了两鼻子,觉得丢脸,推开了他,嫩生生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珠。
“行了行了,哭哭就好了。”原振反而松了口气。前妻打电话来,说从他们离婚,嫣嫣一滴眼泪都没掉。这对前夫妻都唯恐女儿被这个事憋坏了,沟通好了,她要过来琛市,就让她来,就想让她发散发散。
柳兰茜勾引有妇之夫婚内出轨,也不是什么无辜之辈,原嫣憋着找她撒气,指不定是好事。
所以她想来就来,想住酒店就住酒店,原振都顺着她。她虽然带着气来,但真跟柳兰茜住一个屋檐下,只怕膈应的是她自己。她爱住酒店就先住着,发散发散,待这股气散尽了再回家也挺好。
“气消了,就赶紧回来。”原振说,“你愿意过来跟爸爸一起生活,爸爸很开心。”
原嫣吸吸鼻子,“嗯”了一声,抬头。因为贴得近,在黄昏的夕阳中,也能看清爸爸眼角的鱼尾纹。她一时觉得爸爸说的对,婚姻是他和妈妈两个人的事,她无权置喙;一时又怨恨他,为了自己的欲望,为了活得更舒服,就结束一段婚姻,让她的家庭解体。
在这种摇摆不定的情绪中,原嫣坐上了宾利离去。
原振回到房子里,大厅只有柳兰茜一个人在那里等他。见他进来,她上去亲昵的挽住他的手臂,嗔道:“诗诗哭了一鼻子,她也是好心的,没想到会跟嫣嫣审美差这么多。这会自己生气,上楼去了。哎呀,这些小姑娘家的,一个个脾气都这么大。”
明着像是说柳韵诗,暗着给原嫣上眼药。
原振嘴角扯了扯,说:“我的女儿,当然脾气大了。”他声音不大,语气也不重,却说的那么理所当然。说完,淡淡瞥了一眼柳兰茜。
柳兰茜心里打了个突,忙贴紧他:“颈椎有没有疼?走,上楼我给你捏捏。”
她体贴小意,一向把原振伺候得舒服。原振就笑了笑,捏了捏她的手。又滑又腻,风情勾人,挺好。
原嫣到了国豪,就有礼宾部的人早在等她。
“原小姐,欢迎您入住。”礼宾露出八颗牙的得体笑容,“刚才原总给我们贺总打了电话,贺总特别交待我们务必使您满意。”
原振就是这样,从小到大都宠着她,原嫣就是想厌他恨他都提不起来那么大的气力。她意兴阑珊,没精打采的跟礼宾敷衍了两句,直接搭贵宾电梯上了三十楼。箱子都还没打开呢,那头妈妈电话就打过来了。
“嫣嫣,见到你爸爸了吗?老陈怎么跟我说你跑去住酒店了?”方桐说。
她才刚踏进房间好不好,一个个都是千里眼顺风耳啊!原嫣服了。
“还不都是那两个女的,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房间壁纸都换了,讨厌死啦。我叫装饰公司给我换回原来的,我就先住酒店住几天。”她抱怨说。
听女儿语带撒娇,方桐就放心了。她知道原振是不会给女儿气受的,那个捞女也没这么大胆子,她就是担心原嫣自己想不开,自己给自己气受。毕竟还是孩子而已,不能像他们这些中年人可以把这些分分合合的事看淡。她和原振离婚,的确是对原嫣造成了伤害。
听到原来是因为这样的事,方桐的态度跟原振如出一辙:“不喜欢就换。”
这两夫妻在很多方面都难以达成共识,常有龃龉,唯独在对宝贝女儿的时候,出奇的一致。
原嫣感到十分无力。爸爸很冷静,妈妈也很冷静,仿佛就只有她一个人在无理取闹。她委屈巴巴的,眼眶都红了。
方桐不愧是她亲妈,隔着电波,凭一点呼吸声的异样就察觉出了原嫣的低落。
“嫣嫣,”她柔声说,“别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这些事已经发生也已经过去了,爸爸妈妈有爸爸妈妈的人生,你就开开心心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两边都给她讲道理,原嫣才在爸爸那里哭了鼻子,现在不在妈妈身边,不想她担心,吸了吸鼻子,“嗯”了一声说:“明白的……”
顿了顿,又撒娇抱怨:“不要老唠叨了……”
方桐放心了,又跟她说起上学的事:“什么时候报道?”
“今天周六了,周一去。”原嫣说,“周末我先逛逛街,买点衣服。不想跟那两个人待在一起。”
“行,你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方桐是个厉害的女商人,这一辈所有的温柔大概都给了原嫣,“要不愿意跟他们一起住,我给你在那边买套公寓。”
“凭什么你买呀,我叫我爸给我买,这边不是他地盘吗?”原嫣立刻否决。离婚虽然是一件迟早要发生的事,导/火索却是原振先出轨,原嫣决不让妈妈吃亏。
作者有话要说:就是普通的校园小甜饼,不会有什么奇怪的(???)脑洞乱入的。
也请大家不要有奇怪的(???)期待。_(:з」∠)_

第3章
电话里传来方桐忍俊不禁的笑声。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一点没错。
“都行。”她说,“就是转学你要做好准备。那个女的不值得你搁在心上,要不是立安高中在那儿,我才不会放你去琛市呢。”
立安中学是在省里都有名的私立学校,校风开明,号称与国际接轨。原嫣在祁市认识的人家里,都有专门把孩子送来琛市上学的。
“安啦!肯定会分到尖子班的。”原嫣信心满满。说完,想起来:“那女的她女儿也让我爸弄到立安去了,哼,幸好他没说什么让我照顾她之类的,他要敢说,我非怼他不可!”
方桐呵了一声:“他敢。”原振要敢这样说,不用原嫣去怼,方桐就先要去怼他的。
不过方桐还真不怕原嫣受别人气。她这女儿长着一副乖巧文静的面孔,不了解的都觉得她是个软萌乖宝宝,看着好欺负,实则这丫头主意大性子倔。
这都是被原振惯的!
反正方桐是不会承认,她自己也跟原振一起合力惯女儿。这对前夫妻都抱着一样的心思——虽然是女孩,却是他们的宝贝疙瘩,同样也因为是女孩,所以必须厉害点,决不能让人欺负。
所以原嫣今天牙尖嘴利对付柳氏母女,原振非但不会帮柳兰茜,还只会觉得自己对女儿的教育很成功。
跟妈妈说了会儿私房话,挂了电话,原嫣觉得心情好多了。也许爸爸妈妈是对的,他们两个大人都能看得开,能继续自己的人生,她也不该执着于这件事。
泡了个澡,好孩子原嫣拿出书本复习了一会儿,渐渐学了进去,把那些令人厌烦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周日打了个电话给原振说不过去了,原振周日有重要饭局,没法过来陪她,便提醒她周一报道,倒没再提柳韵诗。
反倒是柳韵诗,周一一大早打电话给她,细声细气的说:“嫣嫣,我也是今天第一天报道,我让司机顺道过去接你,我们一起去学校吧。”
彼时原嫣正在国豪顶楼的旋转餐厅里吃早餐,闻言眉毛都没抬,回绝说:“不用了。”
一个周末的静心沉淀,原嫣想通了。爸爸妈妈说的对,她真没必要把柳氏母女放在心上。来琛市,有立安这么好的学校,就好好上学吧。
国豪酒店和立安中学真的很近,原嫣是溜达过去的。反倒是柳韵诗,虽然坐着大宾利,却被周一早上上班的车流裹挟,到学校教务处的时候,正好碰上教务处徐主任笑眯眯的站在办公室门口,把原嫣郑重交给了一位胖墩墩的男老师。那态度郑重得,好像原嫣是什么贵宾似的。
柳韵诗想跟原嫣打招呼,原嫣却跟没看见她似的,跟在老师身后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了。柳韵诗忍住气,乖巧的去跟教务主任打招呼。立安这样的学校,她以前也只是听听名字,羡慕一下校服,要不是柳兰茜跟了原振,她是没可能进入这样的学校的,因此表现得格外乖巧讨喜。
想想将来她作为原家的小姐跟人应酬打交道,别人问起高中在哪里读的时候,她能抬起头来说“立安”,整个人都觉得扬眉吐气了好几分。
“哦,报道啊?我看看……”徐主任带着她回到办公桌前,打开了文件夹看了眼资料,就皱起了眉头。拉开抽屉取出一份卷子,指指另一张桌子,说:“把这份摸底试题做了。”
柳韵诗就算比原嫣晚点,也不会晚很多,至少不会晚出一张卷子的时间。原嫣一来就定了班级,还有班主任热情来领,怎么到她这里就变成冷桌子做考题了?果然是因为身份不同吧?毕竟原嫣是原氏企业的大小姐。
柳韵诗咬咬嘴唇,到底底气不足,没敢吭声,乖乖的去做题去了。
徐主任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他又没说什么,就是按程序让她做一份摸底题,看看给她放在哪个班合适,这怎么就眼圈红红,要哭不哭的呢?
徐主任皱眉摇了摇头。这女生之前的学校是一所三流的公立学校,教学水平很差。她就算在学校里能做鸡头,到了立安也就是凤尾而已,不知道她委屈什么。
身为学校的教务主任,徐主任还是喜欢刚才来报道的那个女生,多好呀,上来大大方方打过招呼,书包一拉开,就甩出一叠竞赛获奖证书。徐主任翻了翻,就眉开眼笑。有证书做保证,他免了摸底试卷,直接把一班班主任叫来了。一听说转来这样一个好学生分给了他,一班的班主任李老师也跟着笑了开花。
哪个老师不喜欢学习好的孩子呢。更何况立安财大气粗,给主任和主课老师的奖金可真不少。可这奖金直接跟学生的成绩挂钩呢。
柳韵诗卡着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勉强完成了试卷,主任拿过来随手一判,眉头就拧成了疙瘩。先以为她会当凤尾,都是高估了她了,唉。
主任取出张表格唰唰唰填好,递给她:“去三楼的办公室,找五班的班主任严老师。”
原嫣可是班主任亲自来领走的!教务主任还送到门口!
看着徐主任胖胖的身躯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里,听他口气平淡的的安排,柳韵诗心里为这差别待遇愤愤不平。
狗眼看人低!
她敢怒不敢言,接过那张表格,低头应了声,转身走了。
一个报道而已,原嫣哪知道柳韵诗给自己各种加戏,还都是苦情戏。她老老实实的跟着班主任李老师去了教室。推开门,正赶上上课铃响。
李老师教鞭敲敲黑板,宣布了新来一名转学生的消息,高壮的身躯一闪开,露出了被挡在后面的小巧女生。
头发乌黑,皮肤雪白,一双大眼黑黢黢的,像水洗过一样,整个人给人一种干干净净的感觉。一开口自我介绍,语速不紧不慢,声音又软又甜,听得人耳朵怀孕。
这这这,这是标准的软萌甜妹子啊!男生们眼睛都亮了。
谁还没有过青春期荷尔蒙过剩的年纪啊,同为男性,身高体壮的李老师眼睛一扫,就知道这帮小狼崽子心里雀跃什么。
一群傻子!李老师心里冷笑。以为甜妹子软萌可欺?等周测月测的时候你们就知道迎来了怎样一尊制霸年级的学神了。
李老师扫了一圈,指着一个空座位,慈爱的对原嫣说:“刚好有个同学出国了,你就坐那个位子吧。”
私立学校小班教学,一行才五个人,六行才三十个人,还没坐满,也就是二十来个学生的样子。
原嫣背着书包走过去。空位子在第四排,倒数第二个,同桌是个男生,都没什么,但是……
原嫣站在自己的桌椅旁,看着那只搭在自己椅背上的手——后桌最后一排的男生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他一只手臂压在脸孔下,另一只手臂却向前伸直,长长的,垂在了原嫣的椅背上。
不是说立安管理很严格吗?怎么这么显眼的上课睡觉的学生,老师都不管?
原嫣带着疑惑,心中腹诽着,放下书包,微微俯下身去,一只手轻轻抄起了那男生的手……
她不知道在她这么做的一瞬间,教室里的空气忽然像被冻住一样,周围的人都惊恐的睁大眼睛,伴随着身体后仰,个个屏住呼吸,不敢发出抽气声,唯恐惊醒了那个魔王。
古有天子一怒,伏尸百万。魔王的起床气发作起来,虽然不至于伏尸百万,但一班肯定要完!
在这落针可闻的安静中,原嫣忽然眯起了眼睛!
刚才直立着时没注意,这会俯身把那男生的手撩起来她才看清楚,这是一只什么样的手啊!
不算白皙,也没有小麦色那么黑,但和她的小白手比起来,看起来非常健康!不不,肤色不重要!重要的是,五根手指根根修长,骨节分明,在她的手心里自然弯曲着,带着股令人耳红心跳的慵懒劲儿。
原嫣的心是真的跳了一下。
对一个资深手控来说,男孩子的脸长得怎么样都是次要的,手美才是真的美!
原嫣对这只近乎完美的手的痴迷终结于一秒钟之后男生突然弹起的面孔。美手的主人就那么毫无预兆的,突然抬起了头,眯着眼睛看着这个胆大包天惊动自己睡觉的女生。
原嫣托着他的手,俯着身,两张面孔相距不到二十公分,两双眼睛四目相对。
原嫣没有足够多的余光去观察此刻别人惊恐的神情,她被这男生一双微微眯起的眼睛中危险光芒摄住,仿佛被蛇盯住的青蛙,终于感受到了教室里过于安静的环境和冰冷的空气。
在长达数秒的对视之后,原嫣大眼睛眨了眨,缓缓的……伸出左手,放在了男生的头顶,在众人惊恐的注视下,缓缓的、缓缓的向下摁去……
男生一双透着危险光芒的眼睛慢慢的松懈,迷茫,发直,直至闭拢。头随着原嫣柔软的手掌慢慢垂下,再一次枕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闭目酣睡。
原嫣收回左手,轻轻托扶着男生的手肘,右手扶着他的手掌,将他手臂缓缓内折,放到了他自己的书桌上。
终于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原嫣才注意到全班同学都睁大眼睛着她,为她这一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神操作给震惊了!
原嫣:“……”
呃……好像,无意中,解除了什么人肉炸/弹一般的危机呢。●▽●

试读章节到此结束,喜欢此文请支持正版阅读!原文地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