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善终/檀香》作者:玖拾陆

楔子

  檀香浓郁。

  没有开窗,这味道就一直萦绕在佛堂里。

  除了捻动佛珠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

  跪在佛前的老人头发花白,她的嘴一张一合,无声诵经。

  从日出诵到日落。

  她已经习惯了,就如习惯这檀香味一样。

  青灯古佛半辈子,本该是安心,亦死心,什么念头都该死了,烧成这佛前的青灰。

  可这半年,她已经没有办法静下心来了,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下重过一下。

  仿若香炉里那些许久未清理的青灰,猛得落入了火星。

  想要烧起来,却又有些无能为力。

  缓缓抬起浑浊的双眼,望着观音手中的杨柳枝,恍惚间,只觉得那青葱柳枝似是开出了紫色的花。

  呼吸之间,除了习以为常的檀香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甜味。

  是云萝花的味道。

  沉重的眼皮颤了颤,胸中有石千斤重,却落不出一滴眼泪来。

  “老太太,三爷来了,请您用膳。”

  苍老得如同枯树一般的声音打破了沉静。

  鼻息间的花香瞬间散去,杨柳枝依旧是杨柳枝。

  微微干裂的唇角溢出一声轻叹,她已是老太太了,会唤她“云萝”的人,都不在了。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云萝慢吞吞应了一声,慢吞吞放下了佛珠,慢吞吞站起来,慢吞吞揉一揉酸胀的双腿,慢吞吞往外走。

  佛堂外,一双有力的双手搀扶住了颤颤巍巍的老人,少年笑着道:“祖母,我来陪你用饭了。”

  笑容灿烂绽放,便是这冬日也染了暖色,与印象中那已半辈子未见的容颜有五分相似,云萝深深凝视了许久,不自禁地朝少年抬起手来,目光触及那指甲微黄、满是褶皱的手时,她的动作倏然停顿,缓缓垂下手,淡淡道:“走吧。”

  少年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他知道祖母又一次认错人了,这半年来,她总在他身上看见别人的影子。

  其实,祖母想见的人,是父亲吧……

  而父亲,却因为顾及母亲,再不肯来见一见祖母了,甚至是不让他们兄弟几个来。

  年纪大了,常年茹素,吃得格外简单。

  即便如此,桌上的菜也没有动几口,少年犹豫再三,试探着开了口:“祖母,您别怪父亲,他……”

  云萝放下筷子,直直看着少年,用目光止住了他的话,沉沉道:“我想去看看牌坊。”

  夕阳下,青石牌坊寒冷压抑,如一座大山,压在跟前。

  云萝仰着头,无言看了许久。

  这是一座贞节牌坊。

  她的一辈子就是一座贞节牌坊。

  那一年阳春三月,杜家五娘云萝出嫁,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

  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她流尽了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这一座御赐的贞洁牌坊。

  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良久,云萝叹了一句:“我知道,只是知道得太晚了,养别人的儿子,和养亲儿,总是不一样的。”

  少年先是一怔,待反应过来,他的面上全是狼狈,本能地摇了摇头,可替父亲辩解的话全部被堵在了嗓子里。

  这些年,他也听了许多传言。

  那些人说,祖母对父亲的感情是畸形的,是违背伦常的,祖母把父亲当做了祖父的替身,什么母子之情,早已经变了味。

  父亲再不敢接近祖母,即便如今祖母已是老迈之躯,即便父亲自己也已经年过半百。

  母亲提起祖母时,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如同被人窥视了心爱之物。

  只有他自己,不顾母亲反对,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看望祖母。

  他至始至终都觉得,祖母眸子里的慈爱和关怀,不是那些人说得那般。

  “祖母……”

  云萝苦笑摇了摇头。

  她记得,那是她寡居的第十年,族人把一个五岁的男孩带到了她的面前。

  云萝的本意是拒绝,可看到那个孩子的眼睛时,她鬼使神差点了头。

  这一养就是一生,她把心中仅存的那一点温暖全部给了养子,出天花时衣不解带,练功受伤时费心照顾,她以为她做得足够好,可只等儿媳进门,才明白,不过镜中水月。

  母慈儿孝,在他们眼中成了她的心思不正,成了她的污点。

  流言蜚语扑面而来,云萝选择了放手,她的心,死了。

  若是亲儿,又何至于背上如此骂名。

  她固执地认为,只要有一间佛堂,一串佛珠,也就够了。

  直到半年前,云萝才知道,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她跪在佛前三天三夜,想了三天三夜。

  她错了吗?

  从前,姐妹们都说,嫁与将士就是一场豪赌,她不愿赌,与长辈大闹一场,最后被母亲以死相逼上了轿;

  从前,大姑姐说,这一去他怕是再无回来之日,她哭着求着,最后他带着满腹牵挂去了边疆。

  一语成真,她输得彻底,与父母决裂,接受族中安排,她如同一个偶人,一步一步走了几十年。

  这半年,云萝经常梦见满院子的花,香气扑鼻,冲散了束缚住她包裹住她的檀香。

  那些往事,那些压抑了半辈子的思念、爱恋、不舍、愧疚如翻山倒海一般,一股脑儿地涌了出来。

  她一点一点想起来,他掀起盖头的那一日,亦是满院子的花,贺喜之人念着“前程似锦”、“如花美眷”。她听见了他的爽朗笑声,一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

  可曾想过,前程如锦的少年英年早逝,成了边疆白骨?可曾想过,如花美眷早早凋谢,成了没有心的诵经人?

  云萝缓步上前,扶住了冰凉的石柱。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一直梦见从前,梦见他,梦见他如冬日暖阳一般的笑容。

  他为她种下一院子的云萝花,每每花开之时,都会采摘一串置于窗前;

  他为她戴上温润的东珠,如玉皓腕,久久不肯松手;

  他为她抗住长辈的苛责和刁难,护她于身后;

  他为她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

  除了,平安归来……

  黯然回首,那些曾经模糊的画面一点点清晰起来,又一点点归于模糊……

  她真的错了!

  明明是那么好的儿郎啊,她为何要相信那些闲言碎语?为何要被逼着才上轿?为何要让他带着牵挂上阵?为何要伤透父母的心?为何直到捧着他的牌位痛哭之时才明白一颗心已然交付?

  为何!

  为何!

  云萝觉得这牌坊可恨可恶,手指用力,划出五道血痕。

  她想报仇,却已无仇可报,她的仇人,都在这牌坊后头的祠堂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牌位。

  看得到,却不能砸。

  夜渐渐深了,年老之人总是难以入眠。

  迷迷糊糊的,她听见守夜丫鬟开了门,低低几句细语,唤来一声惊呼。

  “牌坊、牌坊倒了?”

  云萝一下子清醒了,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四肢使不出一点力气。

  她躺在床上,深深呼吸,慢慢挑起了唇角,目光凌烈。

  倒了,倒也了好。

  贞节牌坊,要来何用!

  她已经被困住了一辈子,难道在老死之后,还要让那牌坊压得喘不过气吗?

  呼吸重了,丫鬟婆子们进进出出,院子里灯火通明,不似深夜,仿若白日。

  “老太太,再坚持坚持,三爷、三爷很快就来看您了。”

  云萝瞪大了浑浊的眼睛,她模糊地看到有人进来坐在了床边,眉宇清俊,与记忆中无二。

  伸出手去,却是无法触及,如这五十年无数次的午夜梦回。

  云萝泪流满面。

  她早成了白发老人,而那个人永远在最好的年华里。

  她要随他而去,随他回到那刻在记忆之中挥之不去的云萝花开的年华里……

  干裂嘴唇嗫嗫,手轻轻垂在了床沿,云萝笑了留下了最后两个字。

  世子……

  哭声远了,她的眼前是倒塌的牌坊,是毁了半边墙的祠堂。

  云萝的心钝痛,痛得喘不过气来。

  她不要那人早早被供进了祠堂,她只要他能陪她到老。她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

  若能回到从前,她决不让丈夫枉死,绝不会让仇人善终!

  意识消散前,她深深望了一眼祠堂,寻到了她心心念念的人。

  曾经的定远侯世子穆连潇。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