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再战》作者:三十三

魔瓶一旦打开,难以封上。半夜,睡足了的秦雨松和玛丽又做了一次。夜深人静,玛丽在黑暗里柔顺地任他起伏,完事后才开玩笑说遇到了一夜七次郎,她这个想白吃白住的,亏大发了。
  秦雨松听着玛丽越来越重的呼吸。最后她睡着了,他有一下没一下摸着她光滑的后背,心想到时多留些钱。秦雨松知道她不是出来卖的,但似乎他能给的也就是钱。早上他被手机铃声吵醒,因为太累,在枕下摸了半天才抓到手机,“喂?”他一边谈事情,一边忍着笑抵抗玛丽的骚扰-她对那件鸡鸣即起的东西又弹又撸,逗得它兴高采烈地顶起被子。
  好不容易结束电话,秦雨松想弹压不老实的她,她却动作更快,翻身跨坐在他身上。他感受到了她那里的柔软,某处顿时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
  玛丽戳了下他的额头,“我来。”他不做声地指指床头柜,昨天趁她洗澡时买的一打雨衣,也算物尽其用。然而这个可恶的女人,并不急于进行下一步,只是摸摸索索,折腾他可怜的老二。
  他无声地挺动,让它晃动在她眼前,“来吧,来吧。”
  玛丽看着它,笑嘻嘻地问,“我满足了你,你用什么报答我?”
  “你想要什么?”
  玛丽想了会,笑着摇头。她微抬起身,让它进入自己。秦雨松受不了慢腾腾的辗磨,挺身坐起,紧紧抱住她一起疯狂,恍惚中听见她说,“爱我。”他冲动得一口气连说几遍,“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至少此刻他的身体爱她。
  “你要去哪里?”玛丽洗完澡吹头发,秦雨松站在浴室门口问。
  “杭州。”
  秦雨松直截了当,“我们顺路,我送你。”他走到莲蓬头下打开龙头开始洗澡。玛丽皱皱眉,“我还没出去。”他恬不知耻地说,“都亲密接触这么多次了,要看就看吧,我不怕吃亏。”
  玛丽默默抽口气,男人不要脸地自恋起来真是没话说,她不过怕水溅到身上而已,他却说得像她想看他的身体似的。当然,这身体不错,难得的修长有力,又没有过分的肌肉。她有多久没做了?她不知道他的想法,大概是遇上一个姿色尚可的女人,不占便宜对不起自己。她只知道自己在太阳升起的那秒,决定扔掉以往,享受每种感觉。她还年轻,不是吗?
  玛丽在车前的神色让秦雨松有种微妙的高兴。六人间和路虎的价钱的差距,他喜欢把钱花到值得的地方。秦雨松替她拉开车门,再自己上车,又先替她绑好安全带。靠得这么近,他又闻到她身上隐约的玫瑰香。不是香水,他没看到她用护肤品和香水,这股清香必须靠平时身体的养护。无论如何,她确实是他重新开始的好选择,抛掉不愉快的记忆,开始一段新生活。
  因为吃饭什么的磨蹭太久,他们上高速时已经近黄昏。远方袅袅炊烟,偶尔还有人扛着农具,大模大样走在高速路上。路的两旁间或出现柿子树,已经过了收获季,枝上稀拉拉剩一两枚桔红的果实,打破烟灰色的天地,让人眼前猛地一亮。
  “我叫秦雨松,这是我电话号码,以后保持联系。”
  她接过纸条放进裤子口袋,他叮嘱,“别丢了。”她笑眯眯,“放心,我对有钱人另眼相看。”他问她的名字,她却答非所问,“没有必要吧。”
  “怎么找你?”
  直到过了漫长的隧道,她才拿起他的手机存下号码,“我叫顾新。”
  从黄山到杭州,高速一路空荡荡的,搅胜加足了劲跑得飞快。
  将到临安时,顾新说,“能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吗?”秦雨松找个出口下去,把车开进岔路,停在黑暗里。他开了二百公里,这两天荒唐得厉害,也有些累了,放平座椅躺下。顾新把脸贴在他胸口,轻轻搂住他的腰,说不出的依恋。秦雨松握住她的长发,手里的发丝光滑柔细。少见的真正美女,当他看清她的脸时,怦然心动,只想亲一亲摸一摸。
  顾新的吻轻落在他唇上,继而脖间,秦雨松静静享受。她的手试图解开他的皮带,但几次未果。那只不老实的手抓住他的,示意他自己动手。秦雨松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顺从地解开了,然后那只手继续忙碌,解开裤子,拉出衬衫,拉下裤子,不客气地蹂躏着他的兄弟。
  秦雨松躺着未动,连眼睛也没开,只是握住了她的“虎爪”,“今天够了。”
  可惜这个女人没有罢休。她笑了声,转头含住那里,温热的刺激让它腾地升起。秦雨松想坐起来,被她强势地一推,又躺了回去,只能任由她胡作非为。她的动作明显不熟练,但秦雨松从未试过被人如此炼制,漆黑一团里仅有某处感受最深。他又想叫停又怕停下,喘息越来越重,连腹部都不由自主地颤动。
  他们所处的虽然是岔路,但也有车经过,每次有灯光从后面远远而来,秦雨松忍不住求饶,明知外面看不到车里的举动,可这么做实在太过分了。
  震颤的感觉渐次加强,有一点蠢蠢欲动跳来跳去。她掌握到让他更加难以自制的诀窍,灵活的舌头尽在打转。可是每次快要出来前,她又悄然放缓,让他煎熬于起伏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也受不了,伸手霸道地按住她,开始了猛烈的冲击。就在他差点要透不过气时,他和她同时感觉到了破堤而出。
  秦雨松全身无力,就此化成泥。她倒是若无其事,扯了几张纸巾,打开车门跳下去,把刚才的东西吐清,擦得干干净净。
  她站在外面和他说,“我走了,你锁好车。”
  秦雨松只有捶座椅的力气,狼狈地看着她扬长而去。
  自然顾新这名字和电话也是假的,打过去是一个男人接的,秦雨松默然挂掉,他不知道她是谁,来自何方,要去哪里,他们之间只有场偶遇。
  要不要继续?秦雨松也不是没办法找到她,但找到又怎么样,她已经明确表示只想游戏这一场,如何继续?

1 2 3 4 5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