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再渣一次就从善》作者:叫我苏三少

“只要攻略完游戏里的男主角,你就算通过游戏内测,并且获得奖金一千万……以及一个新身份。”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路之遥正躺在花园的摇椅上晒太阳,蜜糖色的阳光映照得她褐色的眸子澄澈极了。
  
  路之遥道:“为了推广你们的梦境游戏,也真是下了血本。”
  
  人工梦境是刚研发成功的游戏,以游戏舱连接人体神经控制五感,营造出逼真的沉浸式体验。被称呼为人工梦境,则源于它具有如同梦境一般逼真且愉悦的体验。
  
  而面前的来人则是这游戏的母公司掌权人,正准备以这跨时代的游戏来为其商业版图添上一块更大的拼图。
  
  来人只是说:“你愿意参加吗?”
  
  路之遥微微垂眸,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他的提议。
  
  “嗡嗡嗡——”
  
  突兀的手机震动声打破了这片沉默。
  
  路之遥将手机反扣在桌面上,笑看他,“有钱不赚王八蛋,我当然愿意了,只是你为什么会找到我?”
  
  路之遥在摇椅上翘起了两腿,晒得眼睛眯眯,“我敢打赌,这个世界上最不想我好过的人就是你。”
  
  男人纤长白皙的手指敲了下桌面,看了眼路之遥一眼。
  
  她身材有些单薄,不笑时身上便有几分疏离冷淡,如今这幅慵懒的样子倒显出几分灵动娇憨。
  
  他垂下黑眸,话音很沉,“恐怕没多少人希望你好过,不过比起私人感情,利益于我更重要。”
  
  路之遥眨了下眼睛,“真是令人作呕的资本金,但是我喜欢。”
  
  她伸出手,“合作愉快。”
  
  “游戏舱下午会送到。”
  
  男人点了下头,手插进西装口袋,转身离开。
  
  男人离开不久,路之遥翘起手指,看了眼自己被冷落的手,“啧啧啧,男人。”
  
  又晒了会儿阳光后,门铃声响起,接着便是一道高呼声:“路小姐,我们是安装游戏舱的工作人员。”
  
  路之遥趿拉着棉拖,披着毯子起身应了声,“稍等。”
  
  *
  
  进入游戏舱后,路之遥经历了短暂的黑暗后眼前便出现了一片纯白的空间,接着一道身影慢慢出现。
  
  男人黑发有些凌乱,穿着宽松的卫衣,高挺的鼻梁上挂着副眼镜。
  
  他看了眼路之遥。
  
  现在正值夏天,路之遥穿着简单的雪纺材质的灯笼袖连衣裙,黑发柔顺地披在身后,衬得她疏离清纯,但一双含情带笑的眸子却使她更像只餍足的猫儿。
  
  二十六了,看着却也才二十出头。
  
  这女人一身的慵懒娇惯一定是被万千宠爱养出来的。
  
  江流下了判断。
  
  江流道:“路、路小姐你好,这是人造梦境启动前的引导空间,我是您的引导者江流,我会告诉您有关本游戏的一些注意事项。”
  
  路之遥挑眉,微微倚靠在空间内的屏障上,“紧张什么,怕我吃了你?”
  
  “首先,这个游戏会读取您的记忆,根据您的记忆搭载游戏背景。这是本游戏的最大创新点,就是独属于玩家的个性化服务。”
  
  江流移开视线,继续道:“其次,作为引导者,我会一直以不同身份陪在您身边为您提供您需要的数值。最后,为了更加真实的游戏体验,您所有的记忆数据会回滚到搭载游戏背景时的您的年龄。”
  
  路之遥似笑非笑地道:“我要准备回到青春时期了?”
  
  江流道:“您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具体情况是系统自动设置,我们也不知道您会具体回到哪个时间点。”
  
  路之遥笑意淡了些,“让我参加游戏的负责人可没有告诉我这点。”
  
  江流摸了摸鼻子,不知道哪里惹她不开心了,只是说:“删除记忆可能有些疼,忍忍吧。”
  
  路之遥面上没了笑。
  
  “停止精神连接,我不参加这——”
  “消除记忆开始。”
  
  话音被突然打断,路之遥一抬头,便见他抄起了棒球棍狠狠朝她挥过来。
  
  “嘭——”
  
  撞击的声音回响在空间里。
  
  路之遥身体陡然变成数据碎片,她嘴巴一张,只留下一句:“我操你妈——”
  
  *******
  
  十一月,微凉的风吹过A市,刮得两边的景观树沙沙作响。
  
  今天是周一,崇裕高中每周一次的升旗仪式,也刚好是每个月一次的国旗下讲话的时候。
  
  校长以及老师们漫长的演讲之后,剩下的便是上月段考第一的学生代表齐曜上台了。
  
  “下面有请在十月段考中获得第一名的高二(A)班齐曜上台分享学习经验。”
  
  这道声音落下,台下窃窃私语的学生们倒是瞬间安静了不少。
  
  一道高挑纤瘦的身影出列,缓缓走到国旗下的台上。
  
  “我是高二(A)班的齐曜,非常开心能和大家分享我的学习经验……”
  
  齐曜神情冷淡,下颌昂起,黑色的西装制服没系扣子,露出内里略宽松的白色衬衫,衬出他高挑劲瘦的身材。
  
  他脊背挺得很直,愈发显得他气质冷峻。
  
  台下的女生们听着听着眼睛就黏到了他脸上,小部分男生没忍住小声交谈了起来。
  
  “又是齐曜啊,他每次上台都得写新的稿子不觉得累吗?”
  
  “不懂,学神的世界令人摸不透。”
  
  一个男生连连摇头。
  
  崇裕高中是A市最好的一所私立学校,除了学费高昂外,生源师资包括种种教学拨款都是一顶一的好。
  
  而齐曜,便是这些已经被筛选无数次的学生中的第一人。
  
  从入学开始,无论是段考期末考还是种种联考,齐曜的名字永远挂在第一。
  
  除此之外,他多次拿到数学以及物理等奥赛的一等奖,高二刚开学就获得了廉州理工大学的保送资格。
  
  是个学神就算了,偏偏齐曜家世和相貌也是鹤立鸡群,活得像个bug
  
  同学们小声八卦着,然而角落里一个戴着厚重眼镜的男生却并没有兴趣似的。
  
  江流推了推眼镜,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遭的同学,试图寻找到一个他熟悉的身影——路之遥。
  
  不过扫了几圈后,他仍没却找到路之遥。
  
  江流心中有些懊恼。游戏系统现在是自主运行,如果给他安排的身份并不方便那就棘手了。
  
  而且现在游戏内的路之遥,无论是思想记忆还是身体都还是按照高中读书时的她设置的,她能不能理他都是个问题。
  
  这时,演讲台上陡然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了江流的思绪。
  
  “高二(D)班路之遥由于上周二旷课参与了一起斗殴事件,记大过一次,特斥其上台检讨一次以做惩罚!”
  
  教导主任的声音过大,连音响的声音都尖锐了几秒,震得台下的学生们捂着耳朵絮叨了起来。
  
  江流怔了下,看了眼胸前挂着的徽章——高二D班。
  
  看来这下不用担心找不到路之遥了。
  
  身边响起了同学们的议论声,江流顺着队列再次梭巡了一圈,终于看见了一个有所动作的身影。
  
  然后他眉头皱了起来,这——他妈是高中时期的路之遥?!
  
  那同样叫做路之遥的少女身材纤细,巴掌脸上戴着副眼镜,乱糟糟的齐肩黑发在阳光下闪着黄光。
  
  她面上满是困倦和不耐烦,身子佝偻着,两手揣在校服口袋里慢悠悠地出列。
  
  齐曜刚下演讲台的台阶,他目视前方,姿态一如方才一般挺拔。
  
  他面无表情地与路之遥擦肩而过,走向完全不同的世界。
  
  江流只觉得头痛,路之遥高中时期未免也太狂野了吧?!
  
  路之遥走上台阶,从面色不虞的教导主任手里接过了麦克风。
  
  “我是路之遥,我——”
  
  教导主任打断了路之遥,“你检讨呢?拿出来念!”
  
  路之遥瞥了眼教导主任,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掏了良久,掏出了张皱巴巴的纸。
  
  她盯着手里的纸开始检讨,“我是路之遥,我对于我上周二的行为感到很后悔,就是非常的后悔。我逃课还参与斗殴,我没有光明的前途。”
  
  路之遥砸么了下嘴,才继续念下去。
  
  听了好一会儿,教导主任皱起了眉头,感到了不对:读都能这么磕磕巴巴?
  
  他走上前,凑过去看了眼,这下看得清清楚楚。
  
  路之遥手里拿着的哪是什么检讨?!根本就是捏着张草稿纸在这里瞎念!
  
  教导主任忍不住了,斥责道:“你检讨呢?你装模作样念什么呢?”
  
  路之遥坦然道:“量子波动速读法。”
  
  教导主任:“……”
  
  操场上的学生笑成一团。
  
  坐前面的校长面色也不大好看,朝着教导主任挥了挥手。
  
  教导主任点头,懒得再多生事端,摆手让她下去。
  
  路之遥回到队列没几分钟,台上的教导主任便解散了队列。
  
  江流眼睛盯着路之遥,见她打算单独去食堂吃饭便连忙跟了上去。
  
  等她找到位置坐下时,江流忙不迭地拿着餐盘做到了她对面开始搭讪:“我叫江流,你好。”
  
  路之遥歪着头打量他,突然笑了下,细密洁白的贝齿上镶嵌着银色的铁丝。或许是因为牙套限制了路之遥的笑容弧度,她的笑显得十分公式化,使得她整个人都像是个做工拙劣的娃娃。
  
  江流怔了下,如果十年后的路之遥像是个被宠爱娇惯长大的玫瑰。那么眼下的路之遥,则更像根被放置不管野蛮生长的野草。
  
  即便江流深知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将很多东西打磨得不成原型这个道理,但他仍控制不住这种惊讶。
  
  而且,江流实在很怀疑面前这个十六岁的女孩是否还能获得“那些人”的好感度。
  
  意识到这点后,江流有些语塞,只道:“我想请你吃个早饭,想对你说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看了他几秒,拿起早餐就走,“谢谢。”
  
  “等等,我还没说事情呢!”
  
  江流追着走到她身旁。
  
  路之遥拆开包装咬了口面包,走得很快,“你是个好人。”
  江流:“……”
  
  江流继续追着她道:“你听我说,你现在不是路之遥,这是个游戏,你听我说,你等等我!这是个游戏!不信你看!”
  
  过分荒诞的话语使路之遥回头看向了这个有些失心疯的人,随后便愣了下。
  
  周遭的景色人物全部停止了活动,小广场中心的喷泉水流静止在空气中,飞溅的水滴折射出太阳的光辉。
  
  巨大的数据面板横亘在两人之间。
  
  江流眼镜反射出荧荧的蓝光。
  
  “这是个游戏世界,你只是回到了你的十六岁,只要你完成你的任务就能恢复记忆离开游戏然后拿到一千万奖金!”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