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弥薇回到家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顾菲。
  刘悭的话说的太重,让她难以判断这个女人在魏家母子之间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她就像传说故事里的祸国妖姬,王朝覆灭的锅已经甩到了她的背上,于是她真实的分量反而显得扑朔迷离。
  弥薇只能从时间上推断刘悭或许对顾菲有某种误解。魏冬阳母子之间到底有多深的情分实在不大好说。也许他们确实因为顾菲的出现产生了矛盾,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矛盾产生之前,母子之情就已经有了裂缝。这一点刘悭不会不知道,那么他的愤怒必然另有原因。而这原因,才是真真切切与顾菲有关。
  能有什么事,既与顾菲有关,同时又和魏冬阳母子间的矛盾有关?
  弥薇听见自己心里有个声音小声的劝慰她:就此放手吧。听爸妈的话,找个没去过的地方散散心,假装那些伤痛都已经不复存在,然后回来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或许有一天,她会真的忘记这一切。
  魏冬阳已经带着他爱的人走了,去了她再也看不见的地方,却连一个像样的告别仪式都没留给她。
  弥薇满心都是被他抛下的无奈与悲酸,却又无可奈何。她已经开始理解这世间的事或许大抵如此,谁也不知道行走在路上的同伴谁会率先离开,又有谁会加入。未知的事总是让人迷茫又恐惧,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出租车停在弥家门外,弥薇隔着车窗看见了停在大门另一侧的一辆黑色轿车,她的心脏砰通砰通地撞击着胸口,令她一瞬间有些呼吸困难。
  那是魏昭仪的座驾。
  弥薇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回避一下,就看见弥家的客厅大门打开,一行人走下台阶,穿过庭院,朝着大门的方向走了过来。弥正德和容慧都在,容慧和一个高挑女人走在最前面。从弥薇的角度虽然只能看到那女人的侧脸,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魏昭仪。
  魏昭仪也实在好认。在弥薇的印象里,这女人就从来没有邋遢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看到她,她都衣饰考究,妆容得体,让人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挑剔不出毛病。有她在的场合,她也总是最吸引视线的那一个。虽然已人过中年,媒体仍以“美女企业家”来称呼她,风采可见一斑。
  一直以来,她都是弥薇心目中期待的、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直到最近察觉她在刻意隐瞒和丈夫儿子之间的矛盾,这个念头才有所动摇。不过长期形成的看法仍然占据了主导地位,这导致她一看见魏昭仪就会不自觉地挺胸收腹,好像中学生看到教导主任。
  弥薇下了车,朝她迎了过去,“魏姨,你怎么过来了?”
  魏昭仪也看见了她,脸上流露出心疼的神色,张开手臂把她抱进怀里拍了拍,“薇薇,你今天就那么跑了,我都担心死了。”
  “对不起,魏姨。”弥薇闻到熟悉的香水味儿,心里有种奇异的纠结。一方面想要像以往那样信任她,一方面却又迟疑着,暗暗的防备了起来。
  还好她不需要纠结太长时间。
  “你这是要走吗?”
  “我等下要回公司开会,”魏昭仪的脸色有些憔悴,但她显然已经收拾起了自己的伤怀,“我不放心你,顺路过来看看。你爸妈说你打算出门散散心?要不要去山上住几天?”
  弥薇知道魏家在山上有一套度假的房子,地点有些偏,往往几年也不见有人过去住,但据说景色是极美的。
  “不了,谢谢魏姨。”弥薇摇摇头,“我爸有几个下属要去国外考察,我打算跟着他们出去走一走。”
  “也好。”魏昭仪摸摸她的脸,眼神温软,“走的时候记得告诉我。还有……好好吃饭,不许再瘦了。他不在了,我们也要好好保重自己。”
  弥薇眼眶微微一热,猛然间生出一种拽着她袖子好好问问她的冲动。但她知道她不能这样做,魏冬阳不希望她卷进魏家的麻烦里去。她也没有资格去质问魏昭仪。话说,真要这么做的话顾菲都比她名正言顺呢。
  弥薇垂头丧气的跟在爸妈身后送走了魏昭仪。
  弥正德转身看看自己的蠢闺女,“决定了?”
  弥薇耷拉着脑袋,像一株被霜打了的蔫茄子,“嗯。冬阳哥跟他妈的事我管不了。他跟那女人的事……反正也没法报复回去了,我等着他下辈子给我做牛做马任我欺负。”说到最后不自觉的又带了点儿哭音,“他还给我留了个房子……” 
  这算是补偿了吧?
  那她下辈子还要不要欺负他啊?
  夫妻俩交换了一个忧心忡忡的目光,容慧不放心的说:“要不还是妈陪你去吧,咱们多玩几天,使劲儿花你爸爸的钱。”
  弥薇把脑袋靠在她肩膀上哼哼,“可我还是好难过啊,妈妈。”
  弥正德忽然反应过来,“什么房子?”
  “幸福城。”弥薇把脸埋进容慧的怀里,话里带上了哭音,“谁稀罕似的。”
  这句话简直说出了弥正德的心声,谁用他这么多事啊?!不是都勾搭上外面的女人了吗?干嘛还手欠的留个房子做纪念?
  这还有什么可纪念的呢?!
  可这世间都讲究死者为大,这是谁也没办法的事。弥正德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里,憋得一晚上都没睡好觉。转天陪着弥薇去办手续的时候忍不住就把这层意思流露出来。
  魏冬阳请的律师对这里面的事也是知道几分的,听他抱怨忍不住解释了两句,“话虽如此,但魏先生没有那么多时间安排的更周到了。总不能留给不相干的人吧?这个……也算是补偿吧。”她小心的瞄了弥薇一眼,“这是魏先生的原话。”
  弥薇佯装淡定的低头签字,刚刚平复的心境却再一次掀起了巨浪。什么叫时间不多?难道魏冬阳知道自己会出事?!
  还有,这个“不相干的人”该不会是指魏昭仪吧?
  谢魏两家相交多年,弥薇也时常出入魏家,她甚至熟悉这一家人生活上的种种喜好,却从未察觉魏冬阳对他母亲已经防备到了这种地步。或许她的观察力本来就有问题,她以为她和魏冬阳是相爱的,可是却跳出来一个顾菲啪啪打脸;她以为魏家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却发现母子相疑、夫妻相疑,彼此之间各有秘密。
  似乎随着魏冬阳的死,她眼前的世界也忽然变得面目全非了。这让她感到惊恐。她一直以为死亡就是最后的结局,原来……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弥薇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如果魏昭仪真的在谋算传说中魏爸爸留给儿子的那笔钱,她会因为儿子的离世而罢手吗?他们母子间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反目?
  或者……还有别的原因?
  好像一眨眼的功夫人人都知道了魏冬阳有这样一笔巨款,连弥正德也在含蓄的打听此事。倒不是他也对魏冬阳的遗产产生了什么贪念,而是魏冬阳去世前正跟弥薇谈婚论嫁,他一点儿也不希望有什么麻烦牵扯到自己女儿身上。
  严静接过签完字的文件说:“魏先生留话,说这件事他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什么麻烦的。你们尽管放心。”
  弥正德不是很放心。
  这话别说弥正德,就是弥薇也只敢信一半儿。不是不相信魏冬阳会这么安排,而是不相信他那几只嫩爪子真能斗得过他那个成了精的老娘——假如魏昭仪真的在打这笔钱的主意,在找不到线索的情况下,把目光投向他身边最近的人难道不是很自然的事?
  弥正德觉得对不起闺女,他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魏家这么麻烦?他怎么就给闺女挑了这么个不靠谱的女婿?
  弥正德有些心虚地转头看看,十分意外的发现弥薇竟然不在房间。还是严静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指了指房门,“弥小姐刚出去,应该是在走廊。”
  弥正德有些纳闷,办公室里的事情还没完呢。他走过去拉开门,见弥薇背对着他靠在窗边,在她的对面,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人。 
  弥正德微微皱眉。
  这小子怎么又缠上了弥薇?!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