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刘悭听到这个名字就像被电打了似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少爷就是不听我的。她那双眼睛,我看一眼就知道她想干什么……死都死了还要兴风作浪……妈的……”
  弥薇看着他气咻咻的围着沙发打转,心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你见过她。”
  刘悭反问她,“谁跟你说的?”
  “姓叶,”弥薇微微垂下眼睑,“他说他是冬阳哥的朋友。”
  “狗屁的朋友!”刘悭讽道,“又一条吸血虫。他都说什么了?”
  “很多。”弥薇抬起头,审视的看着他,“刘叔,魏家的隐私我不想听,我只想知道冬阳哥跟魏姨之间是不是真的有矛盾?还有……那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叶连江说他们交往很久,那女人还怀孕了,冬阳哥想跟他结婚,是魏姨不同意,这事儿才没成……”
  刘悭的脸色变来变去,最后很粗鲁的用弥薇听不懂的方言骂了一句什么。他脸上有一种懊恼的表情,甚至有些痛悔,“囡囡,少爷说过,这些糟烂的事不让你知道。”
  弥薇的眼眶蓦然一热。这个称呼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了,似乎还是在她很小的时候,整天跟在魏冬阳身后跑来跑去,曾听到刘悭这样称呼她。这个称呼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下子就把她拽回到了年幼时无忧无虑的幻境里。
  弥薇心痛如绞,“可是我想知道。外面的人都说他拗不过他妈的意见才跟我订婚,说他骗了我……可是没人比我更了解他,我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她捂住嘴哭了起来。这些日子以来她哭的太多了,可她忍不住。她就是这么没用。
  刘悭纠结的把纸巾筒推到她面前,笨拙的在她肩膀拍了拍,“外人不知道他才会那样说。再说那女人是个什么东西,哪里值得少爷做出两面三刀的事情。他只是……唉,他哪里见过她这样的人,后来知道了……已经没办法了。”他长叹了口气,“你跟我来。”
  刘悭蹒跚地走在前面,引着她朝楼上走去。
  弥薇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一瞬间竟有种即将揭开真相的恐慌。
  二楼的面积要比楼下略小,中间窄窄一条过道,尽头是阳台。过道两侧各有一间卧室,同样的浅色木门,从外面看没有区别。刘悭掏出钥匙打开朝南的那扇房门,犹豫片刻,用力推开房门,用一种决然的语气说:“你自己看吧。”
  那是一间很普通的卧房,墙壁和家具都是柔和的浅米色,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弥薇慢慢走进房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刘悭到底要让她看什么。她转头去看刘悭,刘悭却不敢看她,只是微侧着头,老脸上满是纠结的神色。
  弥薇收回目光,踩着房间浅色的地毯往里走,一直走到窗边,拉开碎花窗帘,让阳光照了进来。如果没猜错,这里应该是刘悭留给魏冬阳的房间,但她很难相信魏冬阳会给自己挑选这样的窗帘,除非……
  弥薇忽然明白了。
  她的视线在房间里扫来扫去,然后她看见了书桌上一摞专业书旁边一个倒扣着的相框。她走过去把它拿起来,相框里夹着一张熟悉的照片,依偎在一起的青年男女,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这里……其实是他们的爱巢吗?
  原来这就是真相?
  这个真相本身已经无法再打击到她了。弥薇在这张放大了的照片上留神观察魏冬阳的表情。没有勉强,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阴霾,他的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相爱。那么显而易见,毋庸置疑。
  弥薇勉强压下喉间的哽咽,她抬起头继续寻找他们留下的痕迹。卫生间里有两个人的洗漱用品,还有女人留下的用了一半儿的化妆品。不是什么昂贵的牌子,味道也是陌生的。衣柜里除了魏冬阳的衣服,也有女人的衣服:舒适的棉布长裤、浅色的高领毛衣、质量很好的条纹冲锋衣,一水的休闲风。它们就安安静静地挂在那里,她的挨着他的,怡然自得的相互依偎着,好像它们本来就应该如此。
  弥薇头一次真真切切的生出一种“原来他真的属于另外一个女人”的感觉。
  刘悭在她身后看了很久,忍不住伸出粗糙的大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别难过了,囡囡。你这么好,人长得好看,又乖……是少爷没福气……”他说不下去了,抽了两下鼻子,语气里透出强烈的厌恨,“要不是那个贱人,少爷也不会……”
  弥薇木然地摇了摇头,“刘叔,他们没说错啊。”
  “他们知道什么,”刘悭语气不善,“说不定他们都是跟那女人一伙的。就会挑唆少爷跑东跑西……要不是她挑唆……”他意识到什么,猛然收住口。脸上的表情却因为强烈的厌憎而显得有些扭曲。
  弥薇疑惑的看着他,“……挑唆?!”
  刘悭深吸气,“总之这女人不是好东西,要不是她,少爷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出了事。这些事你不要问了,你也管不了。”
  “刘叔?”弥薇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几分隐含的意思,“你别做傻事。”
  刘悭摇摇头,眼里浮起泪光,“囡囡,你回去就不要再来了,魏家的事不是你该管的,你也管不了。遗嘱的事我知道,他给你的你安心收着,谁也别说。那是少爷欠你的。你也别恨他,他是命不好遇到个祸害,好好的日子硬是被毁了……”
  “她做了什么?”弥薇无法不对这个问题生疑,“她到底是什么人?”
  “这不是重点。”刘悭压根不想谈论这个女人,“重点是她害了少爷。她就不该出现,不该缠着他,挑唆他跟魏总作对。她就是个阴险卑鄙的贱人!幸亏她死得早,否则老子亲手捏死她!”
  弥薇被他的恨意惊住了。她想起其他人提起顾菲时的态度,似乎每一个人都与刘悭不同。他们安慰她,但她听得出话里隐含的意思,他们更多的还是同情那一对苦命的鸳鸯。只有刘悭如此鲜明的表现出了憎恨。
  于是,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能再问问……”
  “不能。”刘悭坚决的打断了她的话,眼神里有心疼也有无奈,“你是个好孩子,可惜少爷没福气。你忘了他吧,别再想这些了。好好去过自己的日子。”
  “这和我想的不一样。”弥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我来之前是想知道冬阳哥有什么苦衷。可是现在,我只是证实了……他确实骗了我。”
  “他骗了你,也骗了很多人,但这不是他的本意。他是被那女人给害了,像个傻子一样被她耍的团团转。”这是刘悭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你只要记得少爷的好就够了,囡囡。其他的事,都忘了吧。”
  弥薇有种朝着真相走近一步却反而更加迷惑的感觉。
  她望着后视镜里变得越来越小的刘家小院,心里有种奇异的不安。她不确定刘悭会做些什么,但他的状态明显不对。他眼里压着的懊悔与愤怒必然会以某种令人措手不及的方式爆发出来。而在这个爆发的过程中,她很难想象他是否会在意他自己的安全。
  然而她却无能为力。
  刘悭不愧是带大了魏冬阳的人,拒绝她的方式都与魏冬阳如出一辙:这里的事不该你知道,你也管不了。一边玩去吧,乖。
  弥薇满心都是挫败感。她曾经以为自己是剧中人,然而兜来转去却发现自己只是个看客,焦虑又伤怀地等待大幕拉开,展示给她最后的结果。可是戏台上人影憧憧,每一张脸都仿佛被包裹在浓雾深处。
  她什么也看不清。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