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弥薇因为要去看望魏昭仪,特意穿了一身深色的衣裙,这样肃穆的颜色其实并不适合她,尤其她最近瘦了很多,下巴都变尖了,脸色又苍白,看上去很像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姑娘。叶连江想起数月前在魏冬阳那里看到过的照片,照片上她穿着泡泡袖的裙子,笑靥如花,双眼闪亮,整个人好像发着光——那才是她原本该有的模样。
  走得近了,弥薇注意到甜品店里到处飘着气球,人影憧憧,似乎有人在搞聚会。难怪叶连江不进去,这里确实不是一个适合说话的地方。
  “走走吧。”弥薇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只好提议先离开这里。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散步了,因为大脑会放空,让她有一种仿佛从令人窒息的现实生活里抽离出来的错觉。
  两个人沿着人行道往前走,心里都在琢磨该怎样把谈话进行下去。最后还是弥薇打破了他们之间诡异的沉默。
  “你和冬阳哥认识的时间不长吧。”
  叶连江诧异的看着她,心里蓦然间有种新奇的感觉,自己也说不好是因为她说话的方式,还是因为她敏锐的察觉了他一心想要隐瞒的东西。他发现这女孩儿也只是看上去单纯,其实并不迟钝。
  叶连江深深吸了口气,“彼此都知道对方,但是有来往的时间不到一年。”
  认识不到一年,魏冬阳却让他知道自己的遗嘱安排。弥薇可不会傻傻的认为他们是一见如故。
  “你要挟他?”弥薇停下脚步,侧过头打量他,“利用魏昭仪的什么把柄?”她就算再傻也看得出这个人对魏昭仪怀有敌意。
  叶连江有些恼火,“我没那么卑鄙。”
  弥薇对他的自我辩解十分的不以为然,“我倒觉得这一套你应该玩得挺熟。你现在不就是在做这样的事?”
  叶连江哑然。
  “你跟魏昭仪之间应该是有过节?想报复她?”弥薇瞟了一眼叶连江沉郁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所以你接近冬阳哥,想要利用他……结果搞砸了,于是又想打我的主意。真有U盘这件东西?你到底想引着我去查谁?顾菲?还是魏昭仪?”
  叶连江想不到她会分析出这样的结果。他有些无法接受自己在这女人眼里就是这样一个狡诈的小人。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说的的确又没错。
  “我直说了吧。”弥薇停下脚步,抬起头直视他的双眼,那目光里竟有种让人难以逼视的锐利,“我来见你就是想确定两件事。一是,顾菲这人我知道,但她和魏冬阳……到底是不是真的?二是,你说冬阳哥留下U盘,这事儿是真是假?里面是什么?”
  至于他说魏冬阳的死因有问题,弥薇是一丁点儿都不相信的。谁会放着警察不信,去相信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陌生人?!
  叶连江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对这女孩做一个评价。无论她是真傻假傻,她的反应都已经超出了他的计划。
  “你和魏家的事我不想知道。”弥薇轻声说:“我只想提醒你,你要做什么,自己去做。不要总是把无辜的人卷进来给你当炮灰。而且,容我提醒一句,挑拨离间是没用的。无论是我还是我家人,都不会针对魏家做什么的。”
  至少短时间内是不会的。
  叶连江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能明明白白的说话了,“我接近魏冬阳的目的并不是利用他,如果一定要给我们的关系贴上一个标签,我觉得盟友更合适。就算我来找你,也并没有你说的利用啊炮灰啊这些意思。我就是明明白白跟你做交易,我想要魏冬阳的U盘。魏冬阳和顾菲的秘密是我给你的价码。这个是真的。”
  弥薇挑眉,她有些好奇魏昭仪到底做过什么事,能让魏冬阳明知道他在针对自己的老娘还依然跟他结成盟友?
  叶连江却没有跟她解释的意思,“至于顾菲,我不认为他们俩的事对你来说是背叛——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你和魏冬阳之间都不是正常的恋爱关系。”在他看来,这两人充其量也就是个悲催的单恋,并且在两家人的误导之下,给了她一种“这个男人属于她”的错觉罢了。
  叶连江看着弥薇的嘴唇在他的注视之下一点一点失去血色,忽然觉得自己确实挺混蛋的。但他还是咬着牙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他们两个人是真正相爱的。”
  弥薇把脸扭向另一边。
  两个人一前一后沉默的往前走。叶连江看不见她的脸,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哭。或许对她来说,魏冬阳怎么想并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在这一段关系里真正付出感情的那个人,始终都是她。
  “抱歉。”叶连江艰难的开口,“我知道我说的这些你不信。有一个人,你或许可以找他谈谈。他姓刘,魏冬阳经常会到他那里住几天。”
  弥薇听到这个消息倒没觉得意外,他果然有她不知道的住处。
  叶连江把地址发到她的手机上。
  弥薇没有出声,只是在收到信息后回给他两个字:谢谢。
  叶连江望向弥薇离开的方向,那个单薄的身影一步步走远,很快就消失在了川流不息的人流里。
  有那么一个瞬间,叶连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弥薇站在路边等待红灯变绿。她周围都是人,他们有的在打电话,有的在相互聊天,还有的人像她一样面无表情的等着路口通行。他们就站在她的周围,她向前一步就能踩到别人的鞋跟,可她和他们之间又仿佛被什么东西隔开了,她无法真正地靠近他们。
  她心里有种奇异的茫然。她看见自己被困在一个名为“思念”的圈子里,不甘心的想去抓住那些凋落在朋友、同事、每一个熟悉他的人记忆里的名为“魏冬阳”的碎片,去试图拼凑出他生前不曾言说的隐秘心事。
  弥薇把顾菲这个名字暂时地驱逐出自己的脑海。她现在不能想这个人,不能去想她和魏冬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要等自己冷静一点的时候再来考虑它。
  至于魏昭仪,弥薇已经相信他们母子间确实是存在问题的。她想起最后几次与魏冬阳相处的情形,他提起自己母亲时刻意回避又有些纠结的神色,想要跟她说什么又忍着没说的奇怪态度。遗憾的是弥薇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她过分信赖魏冬阳,总觉得他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于是,他不说,她也就不问。
  是不是正因如此,魏冬阳才将她看做一个单纯需要保护的人,而不是可以并肩而立、可以共同面对难题的同伴?
  弥薇在继续拼凑真相和就此放弃之间斗争许久。她想知道是不是找出答案,她就真的可以释然的对过去说一声“再见”。
  可这个问题却没有人能回答她。
  
  叶连江提供的地址就在研究所附近,当弥薇看到那位“老刘”的时候,才意识到叶连江对魏冬阳的事情了解有限。或者说,魏冬阳对他的信任有限,即便他们之间是盟友的关系,魏冬阳也不是什么事都跟他说。
  老刘名叫刘悭,据说当年曾是魏冬阳生父的助理。弥薇小时候经常见到他,印象里他是一位好好先生,照顾起魏冬阳来十分细心。弥薇上高中以后就再没见过他了,依稀记得魏家的保姆说他回老家去了。
  “刘叔?”弥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这是……你从老家回来了?”
  “进来坐吧。”刘悭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唏嘘的神色,“几年没见,小女娃已经长成大姑娘了,要是不知道是你,在街上遇到我都不敢认的。”
  刘悭比她印象中的样子苍老许多,头发都白了一大半,但眉宇间依然带着精悍的神气,拄着拐杖走路的时候肩背也始终挺得笔直。魏冬阳说过他年轻时候当过兵,退伍之后才被他爸召到身边工作。弥薇一直觉得这人很像魏爸爸特意安排在儿子身边的保镖。不过后来他走了,她也就慢慢忘了魏冬阳身边曾有过这样一个人。
  弥薇心事重重的跟着刘悭走进公寓的大门。从背后看,刘悭走路的姿势稍稍有些跛,也不知离开魏家的这些年他都经历了什么。她知道这人性子傲,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脸上露出的同情的神色,便不大自然的移开视线,转而打量起他的居所来。
  这是一套半旧的复式公寓,宽敞、整洁。深色的实木家具营造出一种安稳沉厚的生活气息,阳台上摆着几盆绿植,晾衣架上还晾着几件女式的衣服,弥薇暗暗猜测刘悭这是终于成家了?
  刘悭端来茶水,顺着她的目光扫了一眼阳台的方向,脸上浮起一丝憨厚的浅笑,“这套房子还是我离开魏家的时候少爷给买的。我跟老伴儿都住了快十年了。”
  “快十年?”弥薇一愣,“你没回老家?”
  刘悭摇摇头,脸上浮现出哀痛的神色。
  弥薇眼眶发酸,“这么些年你和冬阳哥一直有联系?”
  刘悭颓然的将脸埋进手掌里,“我是鹰哥的人,他让我照顾少爷,我对不起他……”
  “刘叔你别这样说。”弥薇强忍着不哭出来,她来这里并不是想找个人跟她一起痛哭流涕的。
  “刘叔,我来是有事要问你的。冬阳哥出事前跟你联系过吗?他有没有说过什么?”
  刘悭勉勉强强打起精神坐了起来,却完全无意回答她的问题,“都是魏家的事,你还是少打听吧。少爷说过,不让这些事牵扯到你身上。”
  “有人找上我,跟我说了一些事。”弥薇看着他,字斟句酌的说:“一些跟冬阳哥有关的事。”
  刘悭的眼神警觉起来,“什么事?”
  弥薇反问他,“刘叔你知道顾菲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