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弥薇把见面的时间安排在了探视魏昭仪之后。
  她很想知道魏昭仪会如何解释顾菲这件事。在经历了这些天真真假假的信息轰炸之后,她对“眼见为实”这句话的可靠性已经产生了动摇。她甚至不能确定在见到魏昭仪之后,她是否真能从对方细微的反应里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弥薇一整夜辗转反侧,试图从回忆里找出魏冬阳言不由衷的蛛丝马迹——简直就是落下病根了。托叶连江的福,她的回忆已经不仅仅是回忆,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寻找答案之旅。她深陷其中,疑神疑鬼,愁肠百结。
  似睡非睡间弥薇想起何维曾说魏昭仪之所以坚持魏谢两家联姻是因为弥家对魏家的生意有帮助……这个帮助到底是指什么?
  弥家并非豪门富户,弥薇的母亲容慧出身中医世家,她自己也只是一名普通的药剂师,与商圈毫无瓜葛。弥正德孤身一人在海州市打拼,论身家也不过小富。弥家这境况要说对魏家有帮助,实在太牵强。如果一定要在弥正德身上找出什么与旁人不同的地方,那应该就是他的出身了。
  弥薇曾听到弥正德跟容慧闲聊,说他老家在西南边境的一个镇子上。地方有点儿偏,在地图上都不大好找,但是山清水秀,景色非常美。弥家的老祖宗明末清初时为避战祸迁居至此,数百年繁衍生息,渐渐成为西南一带的大族,族中人从商者众,家族生意更是涉及方方面面。还说弥氏族人对家族传统看得极重,每逢年节,分散在各地的族人都要回去参加族里的祭祀活动。不过,他们一家人从来没有回过老家,弥正德也很少在家里提起老家的事,傻子也看得出这是跟老家那边有过节。
  一个从家族势力中分离出来的人,既没有雄厚的财力,也没有深厚的根基,更遑论弥家在商界的人脉——他们有的,魏家也不缺,能帮上魏家什么忙?
  弥薇百思不得其解。转天来到魏家时,不自觉的就开始事事留意。
  魏家在海州扎根也不过二十来年,无论房子车子还是身边跟随的工作人员,无不透着一股商界新贵的蓬勃朝气——或者说暴发户气质。但魏昭仪无疑是一个很有品位的暴发户,魏宅选在闹中取静的黄金地段,装饰装修请的也都是设计界的名家,随便挑个楼梯转角拍下来都能媲美时尚杂志上刊登的照片。而家里用的东西,大到家具摆设,小到楼梯下方的一块毯子,都出自名家设计。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魏家都比弥家更富贵。当然弥家经济条件也不差,但容慧出身普通人家,对于奢侈品并不热衷。如果要更换楼梯间的地毯,她会选择离家最近的百货商场,而不是去请国际著名的设计师给她搞一个独家设计。
  金钱、权势、人脉……魏昭仪都不缺。
  站在魏家的客厅里,弥薇心里的疑问反而更多。然后她开始怀疑“帮助”这句话的真实性,最先说出“魏昭仪说弥家对魏家有帮助”的人是谁?是叶连江还是何维?
  有没有可能……这句话原本就是编造的呢?
  弥薇慢慢地穿过客厅,视线在壁炉架上层层摆放的相架上停留了一霎。那里有魏昭仪母子的合照,也有魏冬放魏冬阳兄弟俩从小到大的照片和魏冬放夫妻俩的合影。弥薇还看到了一张嵌在水晶相架里的她与魏冬阳的婚纱照。
  时光仿佛在这方寸之间停住了脚步。弥薇看着照片上一个个微笑的面孔,莫名的滋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来,像看到了一群外形酷似亲人的假人……这是他们的真面孔吗?他们会不会在她转身之后收起笑容,换成她看不懂的森冷与算计?
  弥薇打了个冷战,忽然觉得以往十分熟悉的魏家保姆和佣工,表情里都莫名的透着一股子意味深长。
  这里差一点就成为了她的家。可是现在站在这里,却只觉得浑身发凉。
  弥薇来的不是时候,魏昭仪正在书房开会。在征求了魏总的意见之后,保姆客气的将她引到了楼上魏冬阳的房间。
  房门一推开,熟悉的温暖气息扑面而来,弥薇瞬间眼圈泛红。
  魏冬阳的房间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只是没有了搭在椅子上的衬衣、胡乱堆在书桌上的资料夹以及随手扣在床头柜上的杂志,显出了几分陌生的整洁。
  像是再一次证实了魏冬阳的离去,弥薇的心情难过得无以复加。
  她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在残留着魏冬阳气息的环境里她是不可能保持平静的。尤其她要面对的是魏昭仪那样老谋深算的长辈,要想不动声色的从她这里打探些什么……这对她来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至少现在,她做不到。
  弥薇没有留下来等魏昭仪。保姆一脸同情的把她送到门口,目送她抹着眼泪上了车,一转身却险些和一个急匆匆跑出来的高大身影撞在一起,她连忙退后两步,规规矩矩的叫了声“大少爷”。
  魏冬放是从会议室里追出来的,眼见弥家的车已经走远,脸色就有些不好看,“怎么让她走了?”
  保姆被他盯着有些紧张,结结巴巴的解释说:“谢小姐一进二少爷的房间就哭了……”
  魏冬放眉头微微蹙起,“她没说什么?”
  保姆连忙摇头,“就说改天再来看望魏总。”
  魏冬放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像是在掂掇她话里的真实性。保姆被他看得不敢抬头,直到下垂的视线看到那两条穿着笔挺西裤的长腿转身离开才悄悄松了口气。
  此时此刻,缩在后排座上抹眼泪的弥薇并不知道她的突然离开惊动了魏冬放。她已经平静下来,也有时间想一想接下来该做什么了。出门之前她曾经想过仔细看看魏冬阳的房间,说不定能发现一些什么。但现在她不这么想了,魏冬阳是一个细心的人,如果对魏昭仪有所防备,他不会把他认为重要的东西留在她的眼皮底下。
  弥薇开始怀疑魏冬阳是不是还有别的住所。她记得魏冬放结婚之前就搬出去住了,会不会魏冬阳也有这样的私产?
  司机把车停在路口,见她缩在后座呆呆出神,轻声提醒她,“小姐,到了。”
  弥薇抬头,隔着车窗看见了不远处甜品店的粉色招牌。她心里有一刹间的后悔。这里曾是她和魏冬阳经常光顾的地方,不应该把叶连江约到这里来见面。但临时要改也来不及了,叶连江已经到了。
  叶连江在弥薇的印象里始终没变过,他一直都是葬礼上突然冒出来的那个讨厌鬼,将她不想知道的事情在她面前摊开,刻薄地逼迫她去听去看去面对。她曾以为不得不接受魏冬阳的死讯就是最糟糕的事情了,后来发现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那就是叶连江的出现。
  他简直就是瘟神投的胎。
  弥薇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让人讨厌的家伙,讨厌到……近乎痛恨,恨不得天上劈下一道神雷,直接把他劈到一个她看不到的地方去,从此之后再也不要出现。
  她站在人行道上迟疑了很久。但她在下车之前已经把弥家的司机打发走了。这时候再想离开已经晚了,叶连江也看见了她。她一点儿也不想让他看出来她有想避开的意思,因为那或许会让他觉得她在害怕。
  叶连江来得挺早,但是甜品店的装修风格实在太粉嫩,他一个大老爷儿们不好意思进去,只好站在橱窗外面等着弥薇。她一下车他就看到她了,自然也就注意到了她脸上那种别扭的神情:想转身离开又强忍着朝他走过来,每一步都好像走在刀尖上。
  叶连江郁闷得不行,暗想这人到底是有多不待见他?他不就说了几句实话?有那么招人恨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