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弥薇还没走到门口就看见弥正德站在院子里抽烟,客厅的灯光倾泻而出,将他的身影笼在一团模糊又温暖的光雾里。海棠花细碎的花瓣在夜风中飘荡,初夏的夜晚静谧馨香,一如她安稳的前半生里每一个心存忐忑需要安慰的时刻。
  弥薇走到弥正德身旁,像小时候那样把头轻轻靠在他肩上。
  弥正德掐灭手里的香烟,一只手在女儿的肩膀上拍了拍,“你张叔刚才打电话,说要带几个人去欧洲,你有没有兴趣跟着去转转?”
  弥薇诧异地抬头看着他。
  弥正德不大自然的解释:“前段时间电视台搞了个文化交流活动,很多人对欧洲年轻画家的作品感兴趣,老张打算挖掘一些有价值的作品……去转转吧,就当散心了。不是都说艺术是相通的?多走走,多看看,对你也有好处。”
  弥薇沉默不语。她和父亲在魏冬阳这件事情上的态度终究是不同的。对弥正德来说,魏冬阳有什么苦衷不重要,他看重的是结果,而结果就是这个男人撒手而去,留给女儿一个收拾不起来的烂摊子。他只希望弥薇能尽快忘掉这一切,然后开始新生活。
  弥薇恰恰相反。她认为魏冬阳的离去是一个已经无法改变的结果。她想知道的是这悲剧产生的原因——她想知道他的苦衷,想要证明即使魏冬阳对不起她,她也从来没有爱错人。
  “爸,”她抬头看着他,“你是不是又查到什么了?”
  弥正德在女儿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容错认的坚持,这让他颇为心酸。她长大了,不再是长辈说什么就应什么的小孩子,可他宁愿她还是一个躲在父母羽翼之下的小宝宝,不开心了只要拿块糖就能哄得她破涕为笑。
  弥正德露出几分迟疑的神色,片刻后避重就轻的转移了话题,“你魏姨下午打了个电话问你的情况。”
  弥薇点点头,“我明天去看看她。”
  对于跟魏昭仪见面这件事,弥薇其实是有些期待的。这个女人留给她的印象以魏冬阳的去世为界分割成了两个极端,一个是通情达理的单亲妈妈,另一个则是面目不清的在丈夫儿子手里算计利益的商人。也许她也像魏冬阳一样,弥薇从来没有看清楚过。
  “别打岔啊,”弥薇抓住他的袖子轻轻晃了晃,“你到底查到什么了?”
  弥正德皱眉,露出一丝烦恼的神色,“就是因为查不到,又不想把精力一直耗在这些事情上,才想让你出去走走。”
  弥薇怀疑的看着他,心里多少是有些失望的。她以为她之前和父亲已经达成共识,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改变了态度——他以为她在钻牛角尖吗?
  其实抛开吃醋的因素,弥薇还是觉得顾菲这个女人最为可疑。叶连江说她是外地人,可是再详细的情况呢?她家在哪里?怎么认识魏冬阳?又怎么跟他来到海州的?
  如果说海州的这些人这些事是一罐成分不明的易燃气体,顾菲就是那个引爆了这个罐子的□□。弥薇觉得她是一切麻烦的源头——想查出真相自然要从她这根线头开始往下捋。弥薇决定找叶连江问一问。他敢拿这件事来当筹码,肯定知道顾菲在整件事情当中的真实分量。
  弥薇躲回房间给叶连江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叶连江微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意外,“弥小姐?”
  “我有事问你。”弥薇开门见山,“顾菲是什么人?她跟冬阳哥是怎么认识的?”
  “我去,不是吧?!”叶连江似乎难以相信都这种时候了,这女人竟然还紧抓着情敌的问题不放,“你现在还在操心这个?”在他透露的信息中,魏冬阳的死因、他跟他妈之间的猜疑……好像哪一个都比情敌问题更严重吧?
  弥薇觉得她跟这个男人好像天生就气场不和,一开口必然会吵起来。不是她爆发,就是他翻脸。
  叶连江声音拔高,“人都没了,你他妈的还在吃醋……”
  “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就直说。”弥薇也不耐烦了,这男人怎么这么多废话,“我要干什么,不需要跟你交代。”
  弥薇艰难的把“你以为你是谁”这半句话咽了回去。魏冬阳身边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一个女人……还有叶连江这么一个心怀鬼胎的男人,难道就不可疑?至于说到他的死因,难道警察还不如他叶连江可靠?!
  叶连江强忍怒火,试图从话题上引导一下这个愚蠢的女人,“你看他们家可是单亲家庭,魏昭仪一个女人,含辛茹苦拖拉着两个儿子……哦,其中还有一个是养子。按理说母子感情应该是很深的,你就没想过他为什么要防备她?就算这些你都不想知道,那你看咱们俩的交易还在这儿摆着你,我已经把魏冬阳的秘密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该履行承诺,赶紧找找东西啊?”
  “顾菲到底是什么人?”弥薇打断了他,“她跟冬阳哥是怎么认识的?”
  叶连江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已经这么提示她了,她为什么还觉得一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女人更重要?
  或者,魏冬阳死因另有隐情的话她压根就不相信?!叶连江怒了,他这是彻底被人当成骗子了?!
  “不说算了。我还真不相信这么一个大活人只有你知道。”弥薇对别人的指手画脚没有兴趣,“我去问魏昭仪。”
  “哎,”叶连江叫了起来,“你可别冲动……”
  弥薇挂了电话,觉得心情变得更糟了。刚才她说的是气话,不过现在想想,她若是去找魏昭仪,似乎也说得过去。葬礼上未必就没人看见她和叶连江之间发生的争吵。对魏冬阳的交往情况产生质疑直接去问她,以弥薇直来直去的性格来说,倒也合情合理。
  如果魏昭仪真的说了什么,弥薇心想,她正好可以拿来跟别人的说辞做一个比较。反正现在谁说的话她也不信。
  但叶连江显然不这么想,他似乎格外忌惮她和魏昭仪的接触。弥薇一挂电话他就急了,开始一遍一遍的给她打电话,见她始终不接,又转为发短信。
  “我劝你冷静。”
  “魏冬阳遗嘱都瞒着他妈,母子俩肯定有矛盾,你啥都不知道别瞎参合!”
  大概觉得警告没有效果,叶连江的短信又变得煽情了起来。
  “你对魏冬阳的感情一直令我感动,我相信你不会违背他的遗愿。”
  弥薇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蹩脚的劝说,暗想魏冬阳到底怎么认识这么一个人的?还有他说的那样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叶连江自称商人,魏冬阳却是一个药研所的化验员,这样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攀上交情的?
  魏冬阳是她最为信任的人,可他却事事瞒着她。
  这可真不是什么愉快的感受。
  弥薇不再理会他那些煽情又蹩脚的废话,而是问了一个她几天来一直想知道的问题,“你和魏冬阳什么关系?”点完发送,弥薇又补充了一句,“别说是朋友。你我都清楚你们不是。”
  这么说一半儿是在诈他,另一半儿则是出于直觉。她和魏冬阳从小一起长大,两家熟悉的程度比起亲戚也不差什么。魏冬阳所有的朋友她几乎都认识,却没听他提过叶连江这个名字。而且这几天她找魏冬阳的哥儿们了解情况的时候,她也有意无意的问起叶连江。倒是有几个人知道叶家,说叶家也是生意人家,但没人清楚叶连江和叶家是什么关系,也不清楚他和魏冬阳是不是有交情。
  弥薇觉得他们之间更像是因为某种原因,或者有什么需要共同完成的目标而临时组建的小团队。
  叶连江沉默了许久,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再一次拨通了她的电话。弥薇听着话筒另一端传来的轻浅的呼吸,心里竟微微的紧张起来。这一刻,她甚至无法分辨自己到底想要听到什么样的回答。
  叶连江轻轻吁了口气,“弥薇,咱们见个面吧。”
  弥薇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提议。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