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弥薇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了很久。她身边是来来往往的行人,稍远一些的地方是城市密集的车流,等红灯的时候一不留神就会碰到其他人,可这样喧闹的场景却仿佛与她无关,连让人无处可躲的噪音都仿佛隔了一层厚厚的屏障。
  路灯亮起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走到了城西,不远处就是五月广场。
  弥薇在路边坐了下来。
  初夏的黄昏暗香浮动,拂面而过的微风也带着温暖的、安谧的气息,再过一会儿,会有附近的妈妈婆婆聚在一起跳广场舞,人多的时候场面还挺壮观。她有一次看着好玩也凑上去跟着人家一起扭,笨手笨脚的样子逗得魏冬阳哈哈大笑。
  弥薇脸上也不由露出笑容。然而这笑容太轻浅,还不及成形便被晚风吹散了。
  魏冬阳。
  曾有过那样的瞬间,她想要恨他,恨他的隐瞒与欺骗。然而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这个陪伴她一起长大的大男孩留给她的全部都是明亮的、温暖的记忆,喜欢他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有的时候,她甚至觉得他们是枝叶交缠在一起的两棵树,他是她生命中无法剥离的一部分。只凭一张真假未知的照片,一段毫无证据的叙述,实在难以推翻魏冬阳在她心里留下的印记。
  电话铃响,打断了她的魂游天外。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弥薇迟疑了一下接起电话,就听一个温和的女声问道:“请问是弥薇女士吗?”
  弥薇为她正式的称呼愣了一下,“我是,您哪位?”
  “我是中培事务所的律师严静。”女人一本正经的说:“魏冬阳先生的遗嘱……”
  弥薇觉得耳边嗡的一声响,太阳穴的位置再一次尖锐的疼痛起来。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耳边提醒魏冬阳离开的事实?
  “……办理手续……”律师的话听在耳中断断续续,“……转到你的名下……”
  弥薇茫然的看着手里的电话。这女人在唠叨什么呢?
  “弥女士?”电话里,严律师抬高了声音,“请问你在听吗?”
  “在。”弥薇像没听清似的反问她,“你说房子?什么房子?”
  “幸福城H区122栋。”严律师小心翼翼的提醒她。
  “幸福城”三个字让弥薇恍惚了一下。明明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可忽然间听到竟有种恍若隔世般陌生的感觉。那是他们的婚房。她曾经那么盼望能尽快住进去,可现实却是……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想起过这个地方了。
  她和魏冬阳的最后一次见面就是在那里。那时房子刚刚收拾好,魏冬阳拉着她从里到外将那栋房子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其实装修之后的效果已经与她最初的意见有了很大区别,没有那么多的粉色系装饰,反而大面积地使用了柔和的中性色调。这是考虑到了魏冬阳的喜好,折中之后确定的方案。弥薇也正是从这些细微之处感觉到了他对于婚后生活的重视。
  她还记得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只有你和我,再没有别人。”
  言犹在耳,可是说话的人却已经不见了。
  弥薇这一霎间很想把叶连江抓过来摇晃摇晃他的肩膀,质问他怎么可以怀疑魏冬阳对于婚姻的诚意?这个满口谎话的混蛋!他懂什么呢?他哪里知道她的冬阳哥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不仅仅是未婚夫妻,更是相伴长大的亲人。或许他对她有所隐瞒,但他绝不会存心去伤害她。他的隐瞒一定有其必然的原因——这一点,弥薇从来不曾看的这么清楚过。
  弥薇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的电话。没有人在她的耳边絮絮叨叨说些她不想听的话,她再一次被孤独细细密密地包围了起来。
  初夏的星空在她的头顶闪烁,一眨一眨的,像温柔的眼睛。
  “你到底隐瞒了什么呢?哥哥?”弥薇望着虚空中那个幻化出来的影子,悄悄述说自己的疑惑,“我不想恨你,也不愿相信你在欺骗我。”
  “我一点儿也不想说一路走好……我一点儿都不想让你走。”
  “我要学着去适应一个没有你的世界,这真的好难。还有……”
  “我依然爱你。”
  
  夜幕降临,广场上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弥薇沿着广场西路往回走,直到闻到一股烤肉的香气才反应过来她已经走到了广场的西侧,从这里绕过去就是城西有名的夜市。除了一些颇有名气的小吃店,这里还有不少出售工艺品的小店。要是在网上翻看海州市的旅游攻略,十个帖子里至少有八个都会提到这个地方。
  弥薇记得最后一次和魏冬阳来这里还是去年的中秋节……
  弥薇忽然意识到她整个下午走来走去,其实走过的都是她和魏冬阳曾经去过的地方——她是在潜意识里用这样笨拙的方式向他,向他们曾经的旧时光道别吗?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
  弥薇不愿再多想,便接起了这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哪位?”
  对面传来男人的咳嗽声,好像在一边跑一边说电话,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你好,我是叶连江。”
  弥薇挂了电话。
  电话再响,她再挂。然后不死心的男人发过来一条短信:拜托接电话,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说,关于魏冬阳的遗嘱。
  弥薇思索了一下,有些不情愿的接起电话,“你说。”
  叶连江舒了口气,“电话里说不方便,能不能面谈?”
  “不能。”弥薇一口拒绝。
  “为什么?”
  “我不想看见你那张脸。”
  叶连江,“……”
  “还说吗?不说我就挂了。”
  “等等,”叶连江有些无奈,看来葬礼上的那一幕确实把她得罪狠了,“是这样,魏冬阳的遗嘱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希望你能抽时间去新房那边看一看,找一找。我觉得冬阳留下的东西很可能在那里。”
  弥薇皱眉,她都不知道魏冬阳是什么时候立的遗嘱,这男人竟然知道?!
  “我之前的举动并非有意冒犯。”叶连江很诚恳的说:“你可以把我当做一个寻求合作的人,一个同盟。这也是魏冬阳的意思。”
  弥薇怀疑他在说梦话,“不可能。”
  “鲤鱼湖、玫瑰园、白鹦鹉。”
  弥薇瞬间失声。
  叶连江也察觉对方的反应有异,补充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魏冬阳说跟你说这句话,你就会相信我。”
  弥薇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她想她怎么可能会相信一个在魏冬阳的葬礼上对他大肆评论的混蛋?她信的,从来都只是魏冬阳一个人。
  叶连江刚才说的那句话,是只有她和魏冬阳两个人知道的小秘密。那还是谢魏两家第一次一起度假时发生的事。度假村的鲤鱼湖畔,十岁的魏冬阳带着六岁的弥薇,把她心爱的宠物白鹦鹉埋在了玫瑰园。
  那时的她抱着他的胳膊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她只是舍不得好几天都见不到她的小宠物,所以才瞒着大人偷偷把它藏在行李箱里一起带出来,她根本没想到它会死啊。那一次的惨剧对她打击太大,直到长大她也没有养过任何宠物。
  “现在能听我说话了吗?”叶连江试探的问她,“我们可以面谈吗?”
  “不能。”弥薇声音里还带着呜咽,语气却霸道得毫无转圜余地。
  叶连江,“……”
  好吧,果然是被惯坏了的大小姐,脾气可真不小。
  “是这样,”叶连江酝酿了一下情绪,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友好且有说服力,“冬阳的父亲生前曾给他留了一笔钱,嗯,是瞒着魏昭仪的。这么些年下来魏昭仪可能也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详细情况她肯定不知道。”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弥薇哆嗦着在花坛边坐了下来,“你说冬阳哥给我留了一些东西,不会就是指这笔钱吧?”
  “是。不过你不要想着还给魏昭仪。因为魏冬阳父子俩都不希望这笔钱落到那女人手里。请你尊重死者的遗愿——当然了,这笔钱现在在哪里,具体怎么交到你手里,这些我都是不知道的。”
  “为什么不能让魏姨知道?”弥薇的声音听起来干巴巴的,“那是……”
  “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吧。”叶连江显然很不耐烦解释太多,“我又不是魏家的人,上哪儿知道那么多内情去?”
  弥薇被他一吼,顿时又想起了这个人恶劣的性格。
  魏冬阳在哪儿认识的这么讨人烦的家伙?!
  大概也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好,叶连江有些勉强的往回找补,“魏冬阳说弥家似乎遇到了什么危机,需要大笔资金来应对。这是你们家的商业秘密,我不会多问。我只是转述魏冬阳的遗言,等弥家度过这场危机,拿些钱出来做慈善,就当是还钱了。他爸当年也是这么安排的:如果魏冬阳没有做出安排就发生意外,这笔钱会全部捐给慈善机构。”
  也就是说,无论在何种情况之下,魏昭仪都得不到这笔钱。
  弥薇满脑子都是问号。她记得魏冬阳还很小的时候魏爸爸就去世了,而且魏昭仪不止一次的含泪提起她与丈夫相互扶持的深厚感情……就是这么深厚的?!给儿子留遗产都要避开她?!如果说魏爸爸与魏昭仪感情有问题,那魏冬阳又为什么这么做?他不是一向都很尊重他老妈?!
  “我的话说完了。”叶连江意思意思的最后客气了一下,“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等等,”弥薇强迫自己从漩涡般的疑问里抽身,问出了最让她揪心的一个问题,“冬阳哥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就算是面对好友,好端端的谁会说这样的话?这样……类似于安排后事的话?
  叶连江沉默了许久,然后说了句“如你所想”便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弥薇整个人都是混乱的。魏冬阳为什么要防备他母亲,他怎么预见到自己会出事?他又是怀着何种心情一步一步安排自己的后事?
  弥薇有些惊慌的制止自己顺着这根线头往深处去想。这样毫无根据的猜想太可怕,怎么可能是真的。
  她对自己说:“一定是我想错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