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身后传来开门声,弥薇听到母亲的脚步声朝床边走过来,很惊喜的低呼,“醒了?”
  弥薇在枕头上蹭了蹭脸,转身时才发现她父亲也跟着走了进来。两个人神色都有些憔悴,不过看到她醒来,神情却透出欣喜。
  弥正德在床边坐下,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你这么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打起精神来。”
  弥薇红着眼圈点点头,“那个袋子,你们看了吗?”
  弥正德与容慧对视一眼,迟疑的问道:“那个人是谁?”
  “这不重要。”弥薇看着他,“重要的是他交给我的东西你们看过了吗?”
  夫妻俩都知道女儿要问的是什么。容慧心里难受,借口要给女儿弄点儿吃的,干脆避了出去。
  弥正德了解女儿的脾性,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便一口气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这个女人叫顾菲。她跟冬阳是不是有什么瓜葛还不清楚。做孕检那天是一个女人陪她一起去的。我让老赵去查这个女人的身份了。”
  “就这些?”弥薇有些失望。
  弥正德挺勉强的说:“她当时怀孕两个半月。”
  弥薇看着他,怀疑他查到的东西不止说出来的这些。
  弥正德避开了女儿的视线,轻声安慰她,“冬阳已经不在了,这些事我看就不必深究了吧。你们认识那么多年,保留一个美好的印象……”
  “爸,”弥薇打断了他,“我不需要谎言的安慰。”
  弥正德脸上流露出疲倦的神色,“有这个必要吗?”他想说的是,魏冬阳人都不在了,还纠缠这些事做什么呢?
  “爸爸,我懂你的意思。”弥薇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我总要搞清楚哪些是谎话,不然我怎么能放得下?”
  弥正德默然不语。
  弥薇抱住他的胳膊蹭了蹭,轻声说:“你不帮我,我自己查。”
  弥正德自问也是看人的老手,居然会在魏冬阳身上看走眼,还坑了自己的闺女,一时间真是对这个素来看好的准女婿恨到了骨子里。弥薇想查那就让她去查吧,有点儿事情做,总好过她天天窝在家里胡思乱想。
  “这几天你病着,我打电话问过魏总,她说她从没听说过这个女人。”弥正德有些迟疑的看着女儿,“她一向都对你不错……”
  “叶连江说她知情,所以才急着让我和冬阳哥订婚。”弥薇坐直了身体,“爸爸,我们家跟魏氏的合作对她来说很重要吗?”
  弥家主要做珠宝及艺术品生意,魏氏是做保健品起家,几年前魏昭仪虽然开始投资珠宝生意,但毕竟规模很小。按理说两家在生意上的联系没有那么紧密。至少从表面上看,魏家并没有太多需要依赖弥家的地方。
  “大人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会去查的。”弥正德听到妻子上楼的声音,小心的替女儿掖了掖被角,“你先把身体养好。”
  弥薇在他掌心里蹭了蹭脸,“那你让赵叔帮我。”
  弥正德无奈,“行。”
  放下对一个人的执念,最好的方法不就是对他感到失望吗?弥正德心想,在搞清楚魏冬阳确实三心二意之后,她总不会还神魂颠倒的念着他了吧?
  
  弥薇最先联系的是魏冬阳的几个发小。
  原本都是再熟悉不过的朋友,可在谈起这样敏感话题时也有了几分微妙的距离感。有的置身事外,直接说什么都不知道;有的站在她的立场,苦口婆心劝她别胡思乱想,要放眼今后;还有的吞吞吐吐说好像见过魏冬阳带一个短发女人在外面吃饭……真正向她透露消息的反而是一个不太熟悉的人:魏冬阳的同事何维。弥薇后来想,或许正是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太过紧密的私交,所以何维才不会对泄露魏冬阳的秘密有什么心理负担吧。
  弥薇和他约在药研所附近的一家茶室见面。
  何维是个文质彬彬的小青年,一见弥薇就很纠结的解释了一下自己这么做的用意,“我跟小魏处的挺好。他人不在了,做过的事是好是坏都不应该再去评论什么。但我觉得……知道实情,你可以更理智的看待自己的感情问题,以及周围的人。毕竟小魏也说过,他一直当你是亲妹妹,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弥薇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妹妹”这个名词了。
  “我和小魏在单位关系不错,但在单位之外联系并不多。”何维有些拘谨的伸手接过弥薇递过来的茶杯,道了声谢,才又把话题拉了回来,“我知道他的事是因为他出事前一个月,单位有一次聚会,我俩资历浅,聚会上光忙着给领导敬酒了,都没吃饱,散会之后就一起去了附近的夜市。”
  弥薇点点头,表示知道这件事。那天晚上魏昭仪本来想请弥家人吃饭的,结果魏冬阳说单位有事,所以临时取消了。弥薇当时还觉得惋惜,因为她为了这次的家庭聚会特意准备了新裙子。
  如今回头再想想以前的事,弥薇已经隐隐约约察觉他们之间的相处可能真的有些问题。魏冬阳会带着她去买衣服首饰,看电影,或者一起去看她喜欢的展览,但他却很少对她说自己的事,只是一味的哄着她开心,像在照顾一个小孩子。甚至他们之间最亲密的举动也不过是拉着她的手,或者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轻吻。
  弥薇咬住手背,费力地压下涌到喉头的哽咽,她想她怎么就没早一点想到这些呢?
  “……那天我们俩都喝了不少酒,”何维像是没察觉她的失态,微微垂着头,自顾自的说道:“吃了点儿东西,就坐在那里聊天。我说小老百姓日子不好过,有钱就好了。他说有钱也不代表没有烦心事啊,他说他是单亲家庭,母亲抚养他和哥哥很不易。可是他喜欢的女人母亲却死活看不上,非让他娶门当户对的姑娘。他说那个姑娘他明明一直是当妹妹看待的。”
  弥薇的眼泪流了下来。
  何维不敢抬头看她,微微把脸扭向窗外,“我当时还给他支招,让他安排那女人跟他妈多接触接触,等相互了解了,说不定他妈就能接受她……嗳,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话赶话说到这了。男人么,一喝酒多少就有点儿膨胀,同仇敌忾什么的……”
  弥薇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你继续。”
  “那天我们一直聊到很晚,很多话我都不记得了。我就挑我记得的说吧,”何维慢慢转着手里的茶杯,一脸回忆的表情,“他说他妈妈看中的人家在当地有很大的影响力,然后两家一直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他妈妈很看重这桩亲事给家里的助力。他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小妹妹摊牌,说她人很单纯,性格像小孩子一样。”
  弥薇想起魏冬阳偶尔看向自己时那种复杂又纠结的眼神。那时候他是在想怎么跟自己摊牌吗?
  何维比划了一下大小,“他戴着一个项链,下面有这么大一个坠子。里面有照片,说那个女人家境不好,但是人很坚强。”
  弥薇觉得魏冬阳一定是憋得太狠,所以才借酒撒疯,借着这么一个机会把心里压抑的话都说了出来。她从包里取出叶连江给她的那个项链坠,“是这个吗?”
  何维接过项链,笨手笨脚地打开项链坠看了看,“好像是。你也知道,夜市上光线不是很好。”
  弥薇从他这里知道了两件事:魏冬阳的确心有所属,以及……魏昭仪并不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毫不知情。她一直把魏昭仪当做尊敬的长辈,原来她也在欺骗她啊。
  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失落、迷茫、不知所措、以及被欺骗被愚弄的愤怒,甚至还有几分被羞辱的难堪。它们混杂在魏冬阳离世的巨大伤痛里,以一种决绝的姿态拉开了那道一直挡在她眼前的厚重幕布。
  原来……她的世界并不是她一直以为的那个样子。
  弥薇把脸埋进掌心里,放任泪水打湿了手掌。她的生命里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难堪过。刚刚得知魏冬阳出事时,她觉得自己像挨了一记闷棍,完全反应不过来,然后才是铺天盖地的悲伤。但是现在,她所感受到的,是一种仿佛从她灵魂深处缓慢涌起的哀恸,脉脉如水,无声无息的浸透了她的骨骼血液,令她的每一下呼吸都透出绝望的味道。
  “你别这样,”何维干巴巴的安慰她,“你还这么年轻……”
  弥薇被他的声音唤回了理智。她抽了几张纸巾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小心的收好魏冬阳的项链,然后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放在了何维的面前。
  “谢谢你。”弥薇郑重的向他道谢,“希望你不要把我找你这件事告诉别人。”
  “当然不会。”何维局促的拿起信封推到她面前,“这个就不用了。我只是……”
  弥薇没有理会他,起身走出了茶室的包厢。
  何维拿起信封,打开封口看了看里面厚厚的一叠钞票,再看看弥薇离开的方向,最终也只是长长叹了口气。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