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弥薇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黑白分明,有一种小孩子似的直白清澈。
  叶连江望着她,心里再度迟疑,忽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做。那件东西确实重要,但也不是不可以另找机会去说服她,或者雇人另想办法。像这样在一个特殊的时刻与她针锋相对,然后再给她一棒子,就算他一贯自私凉薄,也觉得有点……缺德了。
  弥薇示意他把手拿开,“我说了成交。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叶连江悻悻的把手缩了回来。
  弥薇打开项链坠,看到一张缩小的合影照片。英俊帅气的青年搂着俏丽的女子,两个人脸颊相贴,都是一脸幸福的笑容。
  弥薇的手微微抖了起来,眼睛再度潮湿。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不代表什么。”
  叶连江大概也看出了她脸上那股强撑的倔强,没说什么,只是又递过来一个文件袋示意她打开。
  弥薇不想看他的任何东西,但她也不想让他看出她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碎裂。她已有预感,知道这袋子里的必然是能够打击到她的东西——那样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沉重阴郁,即使隔着封好的袋子也让人无法忽视。
  纸袋打开,弥薇最初并没反应过来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好像是医院里做体检的时候拍的那种B超胶片,但是要小一些。然后她发现胶片上还有一团看上去有些乱糟糟的线条图形……
  弥薇双眼蓦然睁大,“这……这……”
  “怀孕六十天的彩超检查。”叶连江不大自然的咳嗽了一声,“你看看时间。”
  弥薇头皮发麻,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导致她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在他开口的同时她已经注意到了胶片一角标注的时间,那是在酒店火灾之前的三个月,也是两家敲定婚事的前一个月。
  “这不能说明什么。”弥薇从身体深处泛起强烈的恶心感,仿佛五脏六腑都在翻腾。那一瞬间的天旋地转,让她很想找个什么东西扶一下。然而在她心里却又清清楚楚的知道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支撑她。
  除了她自己。
  弥薇听到自己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虚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散,“只是一张胶片……”
  叶连江的声音却仿佛割开了她勉强给自己撑起的结界,字字如刀,一下一下凌迟她的耳膜,“她叫顾菲,和魏冬阳好了一年多,但是魏昭仪不同意这门婚事……”
  “骗人。”弥薇不确定这句话她是否真的骂出口,她看着眼前这个面目模糊的男人,只觉得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叶连江的声音忽近忽远,连带着周围的一切也仿佛飘忽起来,“如果只是一个谎言,我不会拿它来跟你做交易。在商言商,诚信总是要讲的。”
  他看着面前摇摇欲坠的女孩,忍不住又多说了一句,“魏冬阳并非有意隐瞒,他一直很愧疚。他说在他心里,一直是把你当亲人,当妹妹看的。”
  “妹妹”两个字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弥薇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脑海里轰然炸开,炸得她整个人都疯魔了。她举起手里的东西不管不顾地冲着叶连江砸了过去,“骗子!混蛋!你给我闭嘴……”
  狂怒之下,她忘了她站的太久,身体已然僵硬。于是,当手里的东西砸出去之后,她收势不住,踉跄两步一头扑倒在地上。叶连江下意识的避开了迎面砸过来的东西。就这么一错身的功夫,弥薇已经扑倒在地上不动了。
  叶连江顾不上满地的东西,连忙蹲下来去扶她。却见她双眼紧闭,额头和半边侧脸磕在地上,擦伤的地方渗出血丝,人却已经昏过去了。看着臂弯里面色惨白的女孩儿,叶连江难得的生出了几分恻隐之心。
  他出现的时机,或者说他挑破真相的时机可能真的不合适。
  “喂,醒醒,”叶连江在她脸上拍了拍,心有余悸的小声嘟哝,“你还说我,我看你才像碰瓷的吧?我也没说什么……这也不是我造谣。要怪也怪你自己太蠢……除了魏冬阳没见过男人了?这么好骗……”
  他知道弥薇已经大学毕业了,但或许是因为家人将她保护得太好,她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叶连江能想象得出这样一个长得好,家世好,性格又单纯的小姑娘,大概走到哪里都会让人当成小白兔似的宠爱着吧。说不定她长这么大从来都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人会故意骗她。
  “又傻又脆弱……”叶连江晃了半天见她还是不醒,狠下心拿指甲去掐她的人中。他使得劲儿大,这一掐还真把人掐醒了。
  叶连江略有些心虚,连忙问道:“你还好吧?”
  弥薇脑海中混混沌沌,片刻之后意识才慢慢回笼。她挣扎着想从这男人臂弯里站起来,但浑身上下却虚软得一丝力气都没有。她疲倦的闭上眼,只觉得眼前的人、身后坚硬的地面、甚至不远处那块嵌着魏冬阳照片的墓碑都散发着一种不真实的气息。她像是沉溺在一个噩梦里,怎么挣扎都醒不过来。
  弥薇闭了一下眼,再睁开的时候已经冷静了许多,“你说的这些,我一个字都不信。”
  她挣扎着要起来,叶连江也只好扶她站起来。但她的话却让他感到不悦。
  “你觉得我这么折腾就是为了骗你?!”叶连江把墨镜往上推,露出一双锐气逼人的眼睛,“你不信也没什么,可以自己去查。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既然已经说了成交,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诺,把我要的东西还给我。”
  弥薇没有理会他,她看见她爸妈正朝这边走过来,他们大概是在停车场等的着急了,所以特意回来找她。
  弥薇的眼睛里涌出泪水,心里的委屈瞬间到达顶点。她飞快从叶连江身边走过,一头扑进妈妈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叶连江蓦然有种“自己就是个恶棍,把个小丫头欺负哭了”的心虚感。
  弥爸和弥妈红着眼圈安慰她,拥着她朝着停车场走去。叶连江犹豫了一下,从地上捡起那一堆东西装进文件袋快步追了上去,固执的将它们递给弥薇。
  “无论你信不信,我对你本人没有恶意。”
  弥薇侧过头根本不肯看他,也丝毫没有要接过东西的意思。
  叶连江也知道今天这事儿办得不讨喜,悻悻的把纸袋子塞进弥妈手里,转过身逃也似的走了。走出几步,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响动,他没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见弥薇正将那纸袋子扔在地上死命的拿脚去踩,旁边两个人拉也拉不住,简直手足无措。
  叶连江苦笑了一下,喃喃说道:“魏冬阳,你可真给我安排了一个好差事。”
  
  弥薇回到家就发起烧来,脑子里昏昏沉沉都是魏冬阳。小时候给她分糖果的魏冬阳,少年时守在校门口等她一起回家的魏冬阳,以及乍然听到订婚安排时表情微微怔忪的魏冬阳。
  即便在昏睡中,弥薇心里也难过起来。因为在时隔两个多月之后,那个人已经与她天人两隔,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当时的魏冬阳对于订婚这件事也是不知情的。这桩婚事的的确确如叶连江所言那样,是魏昭仪一手安排的。
  弥薇陷在这种难过的情绪里,忽然想起了记忆中某个已经模糊的画面。
  那时候魏弥两家刚开始商议婚事,她有天心血来潮跑去接魏冬阳下班,车子还没开进药物研究所门前的停车场,她就看见了魏冬阳。他站在一辆灰色的轿车旁边,微微弯着腰跟驾驶座上的人说话。因为离得远,当时他脸上的表情以及车里的人是谁她都没有看清楚,当然她也并不在意,满脑子都是她喜欢的婚庆方案。
  可是在梦里,她像是长出了一双千里眼,视线越过半个停车场的距离,一丝不落地看到了所有的细节:魏冬阳脸上有些急躁的表情,微微侧过头叹气的样子,以及当车子开走时他眼底漫起的一丝潮红。
  还有那辆灰色的轿车,在车道尽头拐弯的时候,弥薇透过敞开的车窗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人。那是一个年轻女人,饱满的鹅蛋脸,微卷的短发。当她侧过头朝着弥薇的方向看过来时,弥薇清楚的看到了她眼里的审视以及……难以形容的憎恶。
  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
  弥薇迷迷糊糊的对自己说,原来真的是她。
  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弥薇有一瞬间完全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做了个不着边际的梦,还是梦境还原了她记忆深处曾经被忽略的画面。
  她心里有种疯狂的冲动,想要揪着魏冬阳的领口问他一句:是不是真的?叶连江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弥薇把脸埋进枕头里无声的痛哭起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