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亡者的秘密擦肩而过》作者:牛角弓

对于叶连江的出现,弥薇倒是不觉得意外。正是他处心积虑的把刘悭推进了自己的视线,无论如何他总要来验收一下成果的。
  至于这成果是否与他所料一致……
  叶连江两道英挺的浓眉紧紧皱了起来,他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弥薇,“就这样?”
  “就这样。”弥薇再次见到他,已经没有了那么强烈的愤怒,反倒有种莫名的疲惫,像看到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来家里打秋风,偏偏自己帮不了他什么忙。
  “拜你所赐,我想查证的事情都已经有了结果。”弥薇望着窗外塌了一个角的花圃和远处车水马龙的老街,觉得自己对魏冬阳的认识又一次被刷新。话说他是怎么找到老城区这个并不出名的事务所的?
  叶连江还在看她,眼里带着怀疑的神色,“魏家的事你真不管了?魏冬阳真正的死因你也不想知道了?”
  “你真有怀疑,就去报警吧。”弥薇猜到他会说这些,但她并不打算跟这个人争吵。
  叶连江像看一个怪物似的看着她,“你是真的打算就这样放弃了?”
  “是放手。”弥薇认真的纠正他,“我一个外人,不可能把手伸进魏家去。而且我能力有限,野心也有限。叶连江,我不在意你到底图谋什么,我只是告诉你,到此为止。别再打着冬阳哥的旗号骚扰我了。”
  弥薇对被人当枪使这件事真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叶连江脸上露出几分懊恼的神色,“弥薇,你觉得我只是想利用你?”
  弥薇眉毛都没动一下,“你说不是那就不是好了。”
  叶连江,“……”
  “就这样吧。”弥薇给他们之间的联系画了一个句号。
  “你等等,”叶连江狐疑的上下打量她,“魏冬阳真正的死因,你真的不在意?”
  弥薇沉默的看着他。难道要把“我不相信你”这样的话直接甩到他脸上,他才会明白她的意思吗?
  “冬阳哥出事之前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幸福城的别墅,我可以把钥匙给你,你想找什么,自己去找。”弥薇脸上浮现出厌倦的神色,“我能帮你的,就这些了。”
  叶连江听到幸福城和钥匙,并没有因此就流露出满意的神色。这让弥薇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偷偷摸摸的搜过了?
  叶连江再一次拦住了她,“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魏冬阳瞒着你顾菲的事?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他那么抗拒他妈插手他的私事,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跟你去拍结婚照,去安排那个订婚仪式?”
  弥薇停住脚步。她很想提醒自己不要上钩,但这些问题一个一个都问到了她的心坎上。
  叶连江的表情诡异的扭曲了一下,像在笑,又好像充满了嘲讽,“弥薇,自私到你这个程度的人估计也不多见吧?除了跟你有关的事其他的一律不在意,包括他的死因……你还怎么好意思说爱?”
  “不想说就算了。”弥薇心想他之前的话果然是等她上钩,“我其实不是很想知道。对了,顾菲已经死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叶连江微怔,“谁说的?”
  “刘悭。”
  弥薇从叶连江的脸上看不出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有意在瞒着她。但想想无论他怎么说,她都不会相信,于是……似乎也没有必要等待他的回答。
  就在她的手快要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叶连江三步两步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到底男人手劲儿大,弥薇觉得自己像被钳子钳住了似的,一路被拖着回到了之前走廊转弯的地方。
  叶连江松开手的时候,就见弥薇居然没有惊讶反抗,只是很不屑的用“就知道你会用这一招”的眼神斜了他一样,顿时火冒三丈,“你搞清楚,我要跟你说的,都是跟你有关的事!”
  弥薇冷笑,“你可以不说。”在一通假话里掺杂几句让人难以分辨的真话,冷眼旁观她被支使得团团转,这种虚伪的好心难道还想让她跪着道谢吗?
  叶连江眼神变幻不定。
  弥薇一时也拿不准他是不是又要编什么瞎话骗她。
  两个人一起沉默下来。
  大概是想到过两天就要出门,以后或许都不会再见到他,弥薇也难得的生出了几分耐心,“我觉得冤有头债有主,你做事也给自己积点儿德吧。”
  叶连江也不知听没听进去,面无表情的说了句,“顾菲,你对她已经不好奇了吗?”
  “冬阳哥不喜欢我,是他和我两个人的事。没有顾菲,也会有张菲李菲,”弥薇并没有被他这个居心叵测的问题挑起多大的兴致,反而有些意兴阑珊,“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啊,”叶连江吊儿郎当的看着她,“这女人是主动贴上去的。她找上魏冬阳是另有目的。”
  弥薇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她想起了并排挂在衣橱里的男式衬衫和连衣裙。在看到那样的一个结果之后,起因什么的,对她而言并没有多大不同。
  “你不是说他们两情相悦?”弥薇嗤笑,“东一句西一句……你到底有没有真话?”
  叶连江看到严静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弥正德站在门口扫了两眼,也不知要确认什么,很快又退了回去。
  叶连江决定抓紧时间,“下面我要说的话是真的,百分百。”
  弥薇对他的话没兴趣。弥正德刚才的动作她也看到了,她只是暂时不想回到那间办公室里去。她一点儿也不想再听到“遗嘱”这样的字眼。正因为她的漫不经心,所以听到叶连江的话时,有几秒钟的时间她完全没反应过来。
  “顾菲利用魏冬阳偷了一样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魏冬阳对她感到失望,所以才会同意谢魏两家的婚事。”
  “弥薇,魏冬阳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跟你结婚。在结婚这件事上,他没有骗你。”
  弥薇呆滞的看着他,“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叶连江没有注意到她神态的异样,又重复了一遍。说完才注意到弥薇双拳紧握,浑身都在发抖,也不知是气得还是被他的话再次刺激到了。
  “你冷静点,”叶连江忽然间汗毛直竖,“我跟你说这些只是不希望你被蒙在鼓……哎呀……”
  话音未落,就见弥薇像一头被激怒的母老虎似的扑了上来,在他身上又抓又挠,全然一派要跟他拼命的架势。叶连江被她在脸上狠抓了几把,怒上心头,抓住她的手正要扭过去,一抬眼却正对上她的眼睛——被暴怒烧得通红的眼睛,盈满泪水,仿佛他一松手,她就要扑上来一口咬死他。
  叶连江脸上被挠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忍不住怒吼一声,“你发什么疯?!”
  “卑鄙小人!”弥薇一开口,眼泪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却依然发狠似的挣扎,嘴里语无伦次的骂他,“造活人的谣不算,还要造死者的谣……死的为什么不是你这种小人?!” 
  挣扎中,一滴眼泪甩在叶连江的脸颊上,温热的,砸在皮肤上竟然微微有些刺痛。
  弥薇被闻声赶来的弥正德和严静拉开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虚脱,靠在弥正德的怀里泣不成声。
  弥正德眼神不善的盯着叶连江,要不是他看上去太狼狈——衣服被扯开,脸上被抓得乱七八糟,有几条还见了血。弥正德真的会扑上去补几脚。
  “你是海宁叶家的人?”弥正德上下打量他,“没记错的话,叶家现在掌家的人是你堂兄吧?小子,对付整个叶家不容易,但要在叶老大眼皮底下收拾你却不难。你最好离我女儿远一点。”
  叶连江一边整理自己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一边警惕的看着他,一时间有些拿不准这样的威胁他该怎么接。
  弥正德带着女儿飞快地离开了事务所。
  叶连江隔三差五就跳出来骚扰弥薇一下,勾得他女儿跟个精神病似的,陷在魏家那点儿破事里出不来。要不是顾虑跟叶家在商场上抬头不见低头见,弥正德不止一次想收拾他了。
  在海州的地界上,弥家虽不如叶家树大根深,但人多也有人多的坏处,嫡支旁支为了争权争钱,自杀自灭闹得不可开交。论起整体实力来,不见得就压得住弥家这样的外来户。区区一个叶连江,他并不是得罪不起。
  弥薇哭了一路,车子停在弥家院子里的时候,她终于回过神来,拉住弥正德的胳膊不让他下车,“爸你跟我说实话,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弥正德心里恨得要死,好容易弥薇同意出门去散心了,结果姓叶的小子跳出来一通胡言乱语,又把她拉回了臭泥沟里。
  “我当时就不该心软,”弥正德后悔得无以复加,“都怪我,都怪我。”
  弥薇抽噎了一下,被她爸的反应吓住了。
  “我和你妈就你一个孩子,订婚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不仔细。”弥正德在方向盘上拍了一把,恨恨的长叹一口气,“魏冬阳这小子行事狂得很,一门心思拽着那个女人跟他妈打擂台,哪有查不到的?”
  弥薇都傻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爸竟然那么早就知道了。
  “怕你难受,我也没跟你说。”弥正德悔不当初,如果他跟女儿坦白,让她早早死心,两个人干干脆脆的分开,那是不是就没有后来的订婚?她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了?
  “我把该查的都查到了,正打算跟这臭小子摊牌的时候,他主动找上门来了。”弥正德简直不敢看自己的女儿,“跟我说他知道我在查他,说他知道错了,也跟那女人分开了,以后会一心一意跟你过日子。”
  弥正德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不是没有犹豫,但魏冬阳态度实在诚恳,他的傻闺女又傻乎乎的只知道围着他转,他左思右想,只能按下这一层,嘱咐他好好对待自己的闺女。谁能知道一时心软就换来这样惨痛的后果呢?
  弥薇脑子里乱成一团。她揍叶连江是以为他又在造死者的谣,并没想到这一次这厮居然说了真话。
  这竟然是真话?!
  弥薇自己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悔,原来在自己深爱的那个人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却一点儿都不知道。
  “那个女人……”弥薇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问起,“她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魏冬阳只是因为在别人那里受挫,所以跑到她身边来舔伤口,那他这份想要结婚的“诚意”她一点儿都不稀罕。
  “订婚的事情确定下来,后面的我就没再查。”弥正德摇摇头,“魏冬阳说那女人回老家去了,不会再回来。”
  弥薇心想老天这是在玩她吗?让她在确定了魏冬阳与其他女人有瓜葛之后,再一次确定对他来说自己就是个理想的备胎?她认识了小半辈子的冬阳哥哥,竟然是这样一个反复无常的混账吗?
  “闺女,别怨爸爸。”弥正德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不管怎么说,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别再想了,好吗?回家收拾行李,该去哪儿散心就去哪里,等你回来,这一切就真的过去了。”
  弥薇摇摇头,她本来已经打算从这件事里抽身了,可惜……
  她的脑海里依次闪过困扰着她的一张张面孔:魏冬阳的、顾菲的、魏昭仪的,然后变成叶连江的。
  她听见自己用一种很陌生的腔调对弥正德说:“对不起爸爸,我改变主意了。”
  “这整件事都不对劲。每一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我不知道谁说的才是真的。我不能稀里糊涂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想知道真正的魏冬阳是什么样的人,想知道他做了什么,也想知道自己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试读到此结束,喜欢此文请支持正版阅读!原文地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