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莫回头》作者:阮青鸽

那天春光明媚,杨枝收拾了行李,谁也没告诉,一个人下了山。
  
  行至山门前,她抬头看天,几只喜鹊划过。
  
  她修仙十几年,成就不高,除了布阵上略有造诣,修为在同门间平庸无比,又因为心魔困扰退步不少,现在的她,和凡人也没什么区别。
  
  但这没什么。
  
  她作为凡人上山,再作为凡人下山,其间这些年能够寻仙修道已是老天垂怜,她进步过,退步过,爱上过谁,也为谁伤心过,一切经历都足够精彩,走到今日,她不悔,不恨。
  
  只有一点,她希望图南能如愿以偿,修成与天齐寿的剑仙,这是她对他最后的期望。
  
  拎着包袱,她踏上了几千级的石阶,一步一步地朝凡间走去了。
  
  她要寻她自己的山高水长。
  
  千里之外的深山中,图南若有所觉地低头,他身侧有一棵杨柳树,春风吹拂下,一片柳叶刚好掉落他手中,柳叶细长青翠,他捻着它,心里莫名一疼。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疼。明明他的道法就快大成。
  
  练成之后,他就不会再受人世所有情感的羁绊,无拘无束,一剑破千山,他有什么好疼的?
  
  但是好疼。
  
  疼得他快握不住手里的春生剑,就好像有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正在发生。
  
  *
  
  (十几年前)
  
  精米饭,素炒菌菇,卤鸡腿,红烧肉,还有糖馅儿的兔子包……
  
  杨枝一样一样地把食物放进装饰精美的食盒内,动作很慢,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些美味佳肴,嘴巴紧紧地闭着,她怕自己一张开嘴就流出口水,也怕肚子不争气地叫。
  
  她太饿了,这会儿她的腹中好像生了一个恶鬼,不停地抓挠着,肠肚里火烧一样地疼。她的上一次进食在昨日晌午,她把三个馒头拿回家,自己只掰了半个,用水把它泡得极大,云朵一样飘在碗里,可惜那么一大碗东西都是虚的,她还是饿。
  
  前几天,爹娘下地的时候,一只妖兽突然出现,疯狂挣扎抵抗之下他们侥幸没死,却变得缺胳膊断腿,在这种一天不干活就没东西吃的年头,失去劳动能力就代表死。
  
  幸好她从七岁开始就在莫家当丫鬟,能挣几个铜板,还能把自己分得的食物带回家每个人分几口。靠着花钱买粮食,再加上自己挨饿,她勉强把全家人的性命往后拽了几日,但她清楚明白地知道,这已经是极限,就这几天,他们家里就该饿死人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看这食盒里的东西,越看就会越舍不得,若是生出了不该有的念头做出不该做的事,轻则被赶出莫家,重一点的话,当成被打死都有可能。
  
  但她忍不住,如果这个食盒可以带回家,起码今天爹娘和弟弟都不会饿死了。
  
  看了好久之后,她咬咬牙,合上盖子,握住把手,提着食盒去送饭。
  
  她一路穿过许多小门,绕了不少弯,终于走到了一间房屋前。这个屋子坐落的极深极偏,门窗前都是遮天蔽日的大树,整个屋子都被阴影笼罩着,好像能闻到一股腐朽的味道,但明明没有任何东西烂着。
  
  她是来给屋子里的人送饭的。
  
  她把食盒放在门前,敲了三下,也没等房间里的人有什么应答,直接转身就走了。她知道屋里的人不会回应她,给他送了几年的饭,她早就习惯了。
  
  这房间里住的是莫家的小公子,今年九岁,比她小三岁。
  
  她只在他六岁时见过他一次,被狐毛斗篷围着的男孩子站在床前,侧着精致小巧的脸看他病重的母亲,白皙柔嫩的脸颊被一只干枯泛黄的手温柔绝望地抚摸着,但他琥珀般的眼睛里没有悲伤,只是疑惑,他没躲开她抚摸的手掌,但他显然不明白她为什么那样眷恋遗憾地看着他,他像是一块石头。
  
  那一面过后,杨枝再也没见过他,几天后,那个女人去世了,几月后,这个家来了新的女主人,三年后的现在,大宅里多了一对玉雪可爱的双胞胎,所有人都围着新生儿团团转,而那个丧母的男孩整日都躲在了不见天日的地方,除了每天的饭食,没有任何东西证明他还活在世上。
  
  如果杨枝是一个吃饱饭闲着没事的大小姐,她或许会关心一下那个孩子的安危,但她不是,她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放下食盒后,她跑到了院外池塘边,捂着有些抽痛的胃部坐下。
  
  她要在这里枯坐一个时辰,等着收食盒,然后才能回到后厨领些食物带走。
  
  一会儿之后,饿劲儿勉强过去,她拔了几根茅草,开始编草蝴蝶,她很擅长这个。吃的弄不到,这种不要钱的小玩意儿总还可以带回去哄弟弟开心。
  
  她那么可爱的弟弟,会抱着她的腰和她撒娇、软软地叫阿姐的弟弟已经今天早晨都饿得没力气站起来了。
  
  编了好几只蝴蝶之后,她估摸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站起身回到那扇幽闭的门前,食盒还躺在原来的地方,里面只少了一个兔子包,和没吃基本没区别。现在,她的任务就是把它们倒进泔水桶。
  
  过去有食物的时候,杨枝虽然觉得扔掉它们有些惋惜,但总归还是按照管事娘子的吩咐,老老实实地干活。但今天她实在下不了这个狠心。
  
  这么好的东西,人都吃不到,拿来喂猪,人居然比猪还不如吗?她的父母弟弟都要死了,如果她把它们带回去,他们就能活,带不回去,他们或许在今夜就会湮灭生息。
  
  这食盒里装的哪里是食物,是活生生的人命。
  
  杨枝站在原地,举着食盒,眼神愣愣地往里看。肉、饭、还有兔子包。这么好看柔软的东西,弟弟他一定会喜欢的。
  
  反正这是小公子不吃了的东西,反正也没人关心他每天吃了多少东西,就算今天她倒进泔水桶的只有一些残渣也没人能看出有什么问题。
  
  几乎在一瞬间,杨枝下了决定,她要把这些食物能带的都带走。
  
  说干就干,她把食盒放在廊下,跑到池塘边,扯下几片荷叶,还有几根草,回来之后她急急忙忙地用荷叶把好携带的食物包裹起来,挤掉汁水,再用草系好。
  
  在行动的时候当然会有油沾到她手上,但她丝毫不在意这些,匆忙急促地包裹着它们。她本来就不是贵族小姐,手上沾点油算什么,只要能活命,什么她都不怕,她只怕被人发现,无论被赶出去还是被打死,她和一家人都会在顷刻间没命。
  
  她心跳飞快地忙活了好一通之后,一边包一边抬头看着院门,即便这里从来没人来,她还是害怕今天破天荒地来人了,生怕一双手突然伸过来抓住她的脖子,把她拉去示众。
  
  在这种紧张的心情中,杨枝终于把所有东西都包好了,还用茅草把它们挂在腰带上,垂在裙子里,做完之后,杨枝站起身了,抹掉额角的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好了,事情办完了,没人发现她,她安全——
  
  正想着,她一扭头,赫然对上了一双琥珀般的眼睛。
  
  她差点叫出来。
  
  那双眼睛的主人看起来比三年前的样子更加精致,仍旧是一副仙童的模样,只是个子高了些,久不见天日,他的皮肤白净地像雪,只有嘴唇泛着嫣红的颜色,两道眉如山峦,他才这么小就能有这样不俗的模样,可以预料到长大之后会有多么惊人的美貌。
  
  他站在窗后,静静地看着她,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她好像能在他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的样子。
  
  一个衣衫破旧,头发泛黄,满面惊慌的丫鬟。
  
  她确实害怕。
  
  她知道,如果这个孩子想,他可以直接和管事娘子说她偷了他的食物,一旦他告发她,她只有死路一条。
  
  她不想死,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局面,她其实也只有十二岁,并没有经历过太多风雨。
  
  就在杨枝浑身僵硬如坠冰雪地站在他的视线里时,那个小公子垂下眼睑,伸出手,轻轻地把窗户关上了。
  
  一阵风吹来,远处的茅草被风吹得簌簌作响,在枝叶滚动的声音里,窗棂紧紧地关闭着,就好像从来没打开过一样。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