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作者:黍宁

事情可能有点儿严重。
  
  宁桃抱着个大书包,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两溜高照的明灯。
  
  一盏盏羊角灯,玻璃灯,绢灯悬挂在廊下,暧昧的灯光依稀照出了夜色中的假山池塘。
  
  不远处,隐隐传来了点儿鼓乐笙箫,和男男女女的调笑声,胭脂水粉和酒香味混在一起。
  
  宁桃眼神有点儿茫然。
  
  她明明记得,刚刚她还趴在课桌上补觉来着。夏天中午容易发困,一下课,教室里顿时睡倒了一大片,只剩下头顶的电扇还在吱呀吱呀地转悠。
  
  但是,等她一醒来,前桌不见了,写满了公式的黑板不见了,唯一陪着她的就只有怀里这么个大书包,还吊了个hello ketty的装饰,系着粉红色蝴蝶结的白猫,一脸呆萌地看着自己,还有自己这一身宽大的蓝白色的运动校服。
  
  四周只剩下了一片暧昧迷离的灯光,还有隐隐约约的呻()吟。
  
  她这是穿越了吗?!
  
  想到这儿,宁桃更茫然无措了,面前这一切实在有点儿超乎了她的想象。
  
  就在这时,不远处似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隐隐地,有一队昏暗的身影从廊前拐角处转了过来,宁桃抱紧了书包,心里咯噔一声,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这一退,脚下一个踉跄,正好推进了一扇半掩着的门里。
  
  瞬间,宁桃身上汗毛根根乍起,心跳如擂地迅速环视了一圈儿屋里。
  
  没有人,屋里安安静静的。
  
  这看上去像是个女人的卧室,红烛高烧,绯红色的灯光盈盈,一阵胭脂味儿的夜风从屋外吹来,卷起了屋里的轻纱帐幔,烛火噼啪一声,晃了一晃。烛火跃动了一下,蓦地被拉成了一条细细的线,像是垂死挣扎的人,气若游丝,绷得紧紧的。
  
  初次来到一个陌生环境,宁桃也不敢动,僵硬着身子,屏住了呼吸,把怀里的书包抱得更紧,老老实实地等着那一队打着灯笼的人走过。
  
  然而这一队人刚走,门外突然又传来了个娇俏的笑声。
  
  “到这儿来,这儿没人。”
  
  宁桃呼吸瞬间急促了!
  
  这儿有人!
  
  来不及多想,桃桃赶紧抱紧了书包,目光落在了那拢着红帐子的榉木雕花床上,宁桃迅速往床底下一躲。
  
  大红色牡丹纹的床单很长,一直垂落在地上,正好把宁桃给挡了个严严实实,床单垂落下来,挡住了屋里的光景,只能看见一片薄红色。
  
  宁桃口干舌燥地趴在床底下,扶了一下因为慌乱歪了的眼镜,心里泪流满面。
  
  就算是穿越,那也都是魂穿啊!现在身穿都已经不流行了,像她这种抱着个书包,戴着个眼镜穿越的算什么。
  
  转眼之间,宁桃已经脑补出自己没有户籍从而沦落街头的凄惨画面。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搞清楚这儿是哪儿吧?
  
  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有一男一女撞进了屋里,女人一直在咯咯的笑,尾音拖长了点儿,像是在甜腻腻的撒娇,一男一女调了一会儿情,突然就没了动静。
  
  过了一秒,也或许是更久,传来了点儿唇齿交缠的水声。
  
  外面这两位吻得看起来十分激烈,女人细碎的呻吟源源不绝地灌入耳朵里。未成年,初三小妹妹宁桃握紧了hello ketty的挂饰,脸火辣辣地烧了起来,趴在床底下,怎么趴都觉得别扭,脖子胳膊哪哪儿都不舒服,宁桃调整了一下姿势,刚发现自己穿越时的慌乱和无措转眼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心里忍不住打起了小鼓,不太确定地想。
  
  他们……该不会亲上床吧?要是亲上床,那她要趴在床底下听一晚上墙角吗?
  
  男人呼吸越来越急促:“……十……十娘。”
  
  布料摩擦的细碎声响传来。
  
  女人笑了一下:“别急呀。让我再亲亲你。”
  
  咕唧,一阵舌面交缠的唾沫声。
  
  男人呻吟了一声,紧跟着,呻吟声突然变大了,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化为了一声模糊不清的痛呼!
  
  “唔唔唔唔!!”
  
  过了一瞬,紧紧缠绵的唇瓣分开。
  
  “十……”男人突然惨叫了起来,“十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地惨叫突然在整个屋里炸响!
  
  宁桃愣了一下。这声音根本不像是打算啪啪啪的前奏,这简直就像丧尸电影里人临死前的惨叫,听得她没来由地一个激灵,头皮一阵发麻!
  
  眼前只剩下一片薄薄的红,宁桃屏住了呼吸,全身哆嗦个不停,男人的惨叫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最终,在最顶点戛然而止,急转直下。
  
  屋里又安静了下来,静地只能听见烛火劈剥的动静,还有滴答——
  
  滴答——
  
  像是什么液体流了下来。
  
  一阵血腥味儿隔着床帐,一路传到了床底。
  
  远处传来一阵更鼓声。
  
  咚——
  
  屋里的女人蹲下了身,片刻之后,一阵咀嚼声突然响起,听得人毛骨悚然。
  
  宁桃哆哆嗦嗦地睁大了眼,浑身冰冷。
  
  她……她究竟穿越到什么地方来了?
  
  女人吃得很慢,也很细致。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里的人像是吃饱了,唇齿间溢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听动静是理了理衣摆,走出了屋。
  
  等女人走远了,宁桃才身体僵硬地掀开了面前垂落的床单。
  
  地上仰躺着个男人,像条被开膛剖腹的鱼,鲜明地跳入了宁桃的眼里,血淋淋的东西流了一地。地上血糊糊的一团,宁桃不敢多看这究竟都是些什么东西,赶紧移开视线,放眼看去,廊外暧昧的绯红色灯光,也像是扭曲的鬼影。
  
  活大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宁桃,面色惨白地捂住了嘴,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浑身直哆嗦,腿软得站都站不起来,怕得忍不住直掉眼泪。
  
  不能哭不能哭不能哭。
  
  要冷静。
  
  宁桃哆哆嗦嗦地擦了擦眼泪,告诉自己要冷静,这就像她之前看的丧尸电影,没什么可怕的。
  
  首先要弄清楚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
  
  抱着书包,宁桃小心翼翼地饶过了地上的尸体,往前走了一步,但刚走出门槛,一串娇俏的笑声陡然在黑暗中响起。
  
  “呀,小老鼠终于出来了。”
  
  宁桃瞬间僵硬在原地。
  
  从黑暗中绕出个容貌美艳的女人,挑着唇,妖妖娆娆地笑,她衣衫穿得轻薄,胸口露出了一大片,如雪的肌肤上飞溅了一串血沫。
  
  女人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生着张圆脸,长得清清秀秀,头发乌亮亮的,穿着件稀奇古怪的蓝白色衣服,鼻子上还架了古怪的两个圆片,正是青春丰润,嫩得能挤出水来。
  
  这么想着,女人露出个和蔼的微笑,缓缓张开了嘴。
  
  恐惧摄住了宁桃的心神,宁桃全身僵硬,想跑,但身体突然间却不能动弹了,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女人那点朱唇中,闪电般地蹿出了一道鲜红色的东西!是舌头!!
  
  一条长长的舌头猛地窜出,那舌头越来越长,长到一直垂在了地上,口涎也跟着流了一地。
  
  于此同时,那张嘴裂得越来越大,两排尖利的血牙也随之亮了出来!!
  
  宁桃全身一个激灵,原本僵硬的身体,在死亡的阴影罩下的那一刻,瞬间被激活,抱紧了书包,一个箭步,拔腿冲了出去。
  
  跑!!
  
  女人也不着急,拖着条长长的舌头,在身后漫不经心地追,一边儿追一边儿笑。
  
  “跑什么呀,别怕呀,姐姐就想亲亲你,乖妹妹,让姐姐亲亲你怎么样?”
  
  宁桃跑得更快了,心中愤怒大喊:亲你个头!
  
  抱着一个书包跑,速度明显被拖累了不少,但宁桃跑得肺里像拉风箱一样也不敢松手,这书包好像就是她唯一的依靠。
  
  去哪儿?
  
  去人多的地方?
  
  万一这是个妖窝呢?!
  
  身后女人还在笑,好几次那根红艳艳的舌头都已经舔上了宁桃的脚踝。
  
  宁桃止不住地哆嗦,跑得气喘吁吁,差点一个踉跄扑倒在地,眼泪止不住地冒了出来。
  
  她害怕。
  
  不怕不怕。
  
  她中考800跑了3分8秒呢!
  
  女人好像是终于玩腻了,一个跃步,冲到了宁桃身后,湿漉漉的舌头紧跟着舔上了宁桃的脸。
  
  宁桃浑身一震,咬牙反手就把手里的书包给砸了出去!
  
  砰!
  
  这动作明显没起到任何用处。
  
  书包英勇地冲上前,然后“啪”一声,砸在了地上。
  
  女人低下头,和蔼微笑,张开嘴,对准宁桃的头,一口咬了下去。
  
  一穿越就要被女妖精给吃了的,她肯定是第一人了。
  
  宁桃泪眼模糊地心想,鼓起勇气,准备迎接着即将到来的疼痛。
  
  但预想中的痛苦却没有出现。
  
  “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前的女人,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利的惨叫!
  
  一道如碎星般冷清绝艳的剑光亮起。
  
  砰——
  
  女人的头颅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滚,断口处喷涌而出的鲜血,像喷泉一样,浇了宁桃整整一身。
  
  宁桃愣在原地,连尖叫都忘了,呆呆地擦了一把被沾了血的眼镜镜片,看向了来人。
  
  剑光盘旋了一圈,入鞘。
  
  少年大概十五六岁,生就一副仙姿玉骨,穿着一身葛布道袍,头戴小冠,背负剑鞘。
  
  他手中的剑,剑身细长,剑柄蜿蜒攀着枝桃花装饰,剑身流泻珠玑光辉,琅琅皎皎,如落了胭脂色的春水般旖旎动人。
  
  少年眼里倒映了灯光,像冷冷清清的秋水,像春日初融的冰雪。
  
  他看了眼被鲜血浇了一身的宁桃,还有少女身上这一身不合时宜的蓝白色衣服,皱起了眉,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1 2 3 4 5 6 7 8 9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