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回春》作者:月渐寒

陈梦今年二十七岁,不年轻也不好看,身材长相全都平庸无奇。
  属于走在大街上与人擦肩,对方都不屑回头去看的类型。
  至于事业,那在同龄人士看来更是个笑话。
  她目前身份是个小老板,每天作息颠倒,沐雨栉风地骑着三轮车出夜摊儿。
  
  跟别的夜市老板不同,她经营的小吃类型简单且枯燥,有且只有馄饨。
  不过馄饨分两种,韭菜鸡蛋和猪肉大葱。
  馄饨皮压的极薄,馅儿也颇为金贵,拿竹片轻轻刮上肉眼可见的一丁点儿,随便蹭下捏住就算完事儿。
  整个过程极其敷衍随意,以至于很多顾客调侃半碗馅儿能包三天。
  
  白色粗瓷浅沿老式碗,一勺鸡汤下去七分满。
  馄饨捞到碗里,洒上葱花。
  密制红油辣椒装在小罐子中,供顾客自行添加。
  一小勺下去,红的绿的白的,香气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陈梦八点出摊儿,凌晨两点收拾东西回家。
  早上六点去菜市场买食材,回来吃个早餐继续补觉。
  下午四点起床,提前准备出摊所需。
  里外一个人张罗忙碌,所以没什么空闲时间,也很少幻想精神娱乐。
  
  因为常年作息不正常,再加上没怎么接触过阳光,常年在大锅边经受水汽熏蒸,导致她皮肤异常的白。
  不过,她这身上为数不多的优点,也经常招来吐槽。
  “那个老板娘,话少的像个哑巴,而且还白的跟鬼一样,大半夜的见到实在慎得慌!”
  
  有老顾客当面调侃,陈梦也不介意,轻轻扯下嘴角,就算是笑过了。
  大多数时间,她脸上都没什么表情。
  
  出夜摊的老板,经常遇到醉汉与流氓刁难,很多人怕后续麻烦,通常都是自认倒霉。
  陈梦是个例外,她很少遇到刁难。
  偶尔碰到一两个混不吝吃饭不给钱,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直把对方看到毛骨悚然。
  
  她生着单眼皮,瞳孔很大且黝黑,乍眼看上去深不见底。
  再加上面无表情,皮肤苍白如纸,像极了被抽走灵魂的人偶。
  这要在大晚上对上,感觉是很可怕的。
  
  久而久之,夜市开始散发出各种传言。
  “听说那个馄饨摊儿老板,因为老公出轨被离婚受了刺激,所以现在脑子不太好使。尽量别去招惹她,这年头精神病人可惹不起!。”
  “难怪,看着就不太正常的样子……不过,那个小馄饨倒是挺好吃,价格便宜而且味道很好。”
  “去年值夜班时,我经常光顾那里,一天不吃就想的慌,不知道里头是不是放了大烟壳!”
  ……
  
  说闲话时,他们通常会压低声音,故意装出很神秘的样子。
  与此同时,还不忘欲盖弥彰地瞟几眼陈梦,生怕没引起她注意似的。
  老板却只是垂着眼帘,也不知道听没听见,不理会也不辩解。
  她站在那儿,安静地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谁也不知道她的过往、这会儿又在想些什么。
  当然,也没人好奇。
  然而从某个夜晚开始,她却突然间吸引了市民的关注,成了被人热议的对象……
  
  那晚,陈梦跟平常一样出摊儿。
  十点半左右,来了一对母女顾客。
  女人四十左右年纪,穿着职业套装,手里拎了个显眼的LV包。
  孩子十五六岁,正值青春年华,此刻正耷拉着眉眼聆听教训。
  
  “我再次警告你,高考不是儿戏,而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最大契机!考上一个好大学,就意味着你将拥有更优质的同学圈与关系网,你未来的人生路将要平坦顺利得多!老师说你现在成绩很危险,就这样还每天玩耍不求上进……你看看这大街上的人,这么晚了还没回家,都是在为生活奔波!”
  
  “不往远处说,你看看那个卖馄饨的女人!你希望将来自己坐在办公室里喝咖啡、当领导,还是想跟她一样,为了口吃的放弃尊严在贫困线上挣扎?到头来连个像样的结婚对象都找不着!”
  ……
  
  听到这毫不掩饰的嘲讽后,陈梦动作顿了下。
  她抿了抿嘴角,却没说话。
  过了会儿,两碗热腾腾的小馄饨端上了桌。
  准备离开时,女人叫住了她。
  
  “妹妹,今年多大啦?”对方突然亲热。
  “二十七。”陈梦淡淡道。
  “哟,看不出来,我以为你年纪还很小呢!这个点了还在忙,应该很辛苦吧?”女人状似关切。
  “还好。”陈梦瞥了她一眼。
  
  女人还想说什么,看到她眼神后却噤声了。
  待她转身离开,那个狡猾又刻薄声音又再度响起。
  “看到没有,再不努力学习,她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陈梦眉头微皱,心情突然变得有些糟糕。
  就在这时,自远处投来两束亮光。
  一辆银色豪车,悄无声息地停靠在路边。
  车门打开,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出来,径直走到热气蒸腾的灶火前。
  
  “什么时候下班?”年轻又英俊的男人问。
  “还早。”陈梦反应平淡。
  “今天破个例吧!”帅哥说。
  “不行。”陈梦拒绝的爽利。
  
  摊位上三桌客人,全都不约而同地看过来。
  西装革履、侧脸完美的有钱人,面容苍白的平庸女老板,弥漫着烟火气息的街边……空气中充满了诡异的味道。
  帅哥把手装进裤袋里,抬眼注视陈梦,眼神逐渐转冷,但语气依然温柔。
  “才睡完就想把我给甩了,你不觉得自己很卑鄙么?”
  
  他没有刻意避讳,周围人听得字字清晰。
  刚刚展开说教的LV女,此刻表情已经由惊讶变成了骇然。
  
  陈梦捏着面皮,同时抿紧嘴唇。
  “我们回家说。”她好半晌才挤出一句。
  “好,东西不用管了,待会儿我让人过来收拾。”帅哥笑了。
  
  他转过身,神色自若地扫了眼众人。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跟女朋友有事要谈,所以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陈梦洗净双手,拿毛巾擦干。
  “收款码在桌子右上角。”她闷声说。
  “不必,今晚我帮大家买单。”帅哥接话。
  
  不顾周围人的诧异目光,他兀自拉起了陈梦的手。
  走向豪车的那一刻,陈梦知道,自己的平静生活……结束了。
  不过,这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事情起因,得从几个月前说起……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