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送君入罗帷》作者:龚心文

在远离魔灵界的另一个世界里,
  归源宗宗门内的山地上,漫山遍野覆盖着金灿灿的花田。
  
  一位女修提着裙摆,乘着似水的月色,缓步走入花田中。
  摇曳的花海被她惊动,浮起了满天金色的灵蝶。原来,这并不是花海,而是无数栩目蝶歇息的所在。
  
  女修打开手中的锦囊,掐手成诀,蝴蝶们便扇动金箔似的翅膀,成群结队地飞入那小小的锦囊之中。
  那托在女修柔荑上的小小锦囊,却仿佛有无限的空间一般,装入了成千上万只蝴蝶方才停下。
  
  “行了,应该差不多了。我们送去前面吧。”
  女修走上田埂,把锦囊递给一个更为年幼的女孩,女孩的胳膊上挎着一个竹编的青篮,篮子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锦囊。
  在这成片的金色山丘,有不少的修士进进出出,做着和她们相同的工作。
  
  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跟在她的师姐身后:“师姐,每到了这个时节,都得现采这么多的栩目蝶,给化育堂送去吗?”
  “是啊,那里还有很多师兄师姐,在这一天,每个都得负责凡人的数座城镇,比我们还辛苦呢。希望今年能多找到一些有天赋的孩子才是。”
  
  “可是,这也太麻烦了。”年幼的师妹说道,“我听说许多宗门都使用更为简便的法器,只需要孩子们伸手摸一摸,就能知道仙根几何。不需要养殖如此多的栩目蝶,且不是便宜?”
  
  她的师姐回头看她:“进宗门的第一课,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我记得。”小师妹挺起胸膛,背诵入门第一课,“修性者遗命,则失于空寂。修命者遗性,则流于狂荡。唯有性命双修,能合天地之德,于太虚同体。可是,这和用栩目蝶遴选弟子有什么关系吗?” 
  
  师姐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夹住空中飞舞的一只蝴蝶,“栩目蝶又名‘金问道’,有询心问道之能。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往往不能只看表面。有人历经苦难,身在泥潭,内心却依旧温暖。有人道貌岸然,金玉其外,实则却装着满心的污秽和肮脏。但这些人在幻境中流露出的本源之色,最终却会清晰地在蝴翼上显现。
  我们归源宗弟子,习得是性命双修无上妙法。资质和道心是同等重要之事。所以遴选弟子的第一步,不论多么麻烦,也要用这‘金问道’一探道心。” 
  
  小师妹捂住了脸,“怎么办啊,我拿到蝴蝶的时候,梦到的是回到外婆家那一日,人生第一次吃到鸡腿的事。我在梦里只顾着大吃特吃,啥优秀的心性也没有表现。真不知道师尊为什么选中了我。”
  
  走在前头的女修哈哈大笑:“或许,师尊觉得你能和逍遥峰的苗师姐一般,以食入道吧。”
  
  此刻,穆雪所在的魔灵界内,
  刚刚到家的穆雪有些犯愁,她怀里抱着岑小山,手上提着一堆东西,看着满地凌乱的屋子,有些头疼,不知道该把这个满身是伤的小东西安置在哪里。
  
  因为长年独自居住,又醉心于炼器之术。她居住的院子内,除了火房和茅厕,就只有一间极为宽敞且高大的大屋。
  
  屋子里面涵盖了冶炼炉,锻造区,各类化物的法阵,大小操作台和无数堆放原料、书籍的柜子。唯一能休息的地方是一张浮空的悬床和一个打坐修行的垫子。
  前几日打造雷家定制的法器,她感到特别顺手,一时间念与心通,入玄妙境,心无旁骛地忙了许久,果然炼成了难得的精品。
  当然也留下了一屋子的狼藉。
  这会回来,几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穆雪看了半天,只有自己平日里打坐调息的角落还算干净,那里有一个宽大的垫子,穆雪再运气御物,隔空抓来几个抱枕,打算先把人放下去再说。
  尽管一路睡得很香,但穆雪把他轻轻放进枕头堆的时候,岑小山还是立刻醒了。
  他一下从那一堆的枕头里撑起身来,乱糟糟的头发,一脸的警惕和戒备,漂亮的眼眸中满是冰凉和戾气,像一匹荒野里受伤的孤狼。
  
  直到看见了穆雪和周围的环境,他初是有些茫然,随后立即收敛了那份冰凉和锐利,垂下眼睫,露出温驯顺从的模样,依着穆雪的意思,慢慢在垫子上躺下了。
  瘦骨嶙峋的男孩在成堆的抱枕中显得分外瘦小,他下意识地抱住自己一只胳膊,微微蜷缩起身躯。只把满是血污右脚,尽量地放在垫子的外面。
  
  穆雪托起他的脚踝,轻轻扯开那些布条,少年抓在胳膊上的手指一下就收紧了。
  那些浸透了血液的布条不知道已经绑了多久,早和肌肤黏腻到一块。要是硬扯下来,可就太疼了。
  穆雪皱起了眉头,如果岑小山是修真者,那么治疗这样的伤势不论是服药和是术法还比较容易的。
  但这孩子只是个凡人,凡人对穆雪来说反而麻烦,无论魔药还是术法,稍微过量一点点,他们就有可能承受不了,爆体而亡。
  穆雪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凡人的生活了。
  
  得去搞点凡人用的药,还需要买些衣服,或许还有一张床。对了,他只是凡人,每天要吃三顿饭的。 
  穆雪看着缩在抱枕堆里的小山,意识到自己独自生活了数十年的生活,似乎因为这个意外闯入的小东西而打乱了。
  
  最好能想个简便点的办法。
  她翻了半天的柜子,找到一个老旧的乾坤袋,从里面取出一只小小的金蟾。
  “找到了,那么早之前的东西竟然还在。”穆雪拿那只古铜色的金蟾给岑小山看。
  她扭动金蟾后背一个小小的发条,金蟾张开器械下颌,发出呱地一声。
  
  “蟾光沐体,修形洗藏。”穆雪念诵口诀。
  那金蟾便呱一声向前跳了一步,又呱一声继续跳上一步。直至一步步绕着岑小山跳了一个圆圈,方才静止不动。它足迹所过之处亮起一圈淡淡的柔和光芒,正好将岑小山圈在圆内。
  
  岑小山坐起身来,带着点不解看着穆雪。
  “这是我刚学炼器的时候做的法器,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布一个止血养气,治疗外伤的法阵。正好合适你用,你在里面躺上几日,再重的外伤,应该都能好了。”
  穆雪拍拍手,为自己能想到这么一个简单省事的办法而高兴。
  
  这一次外出,除了带回来岑小山,她还买到了一块人鱼的骸骨。
  这是她从未接触过的炼材,眼看岑小山的伤势不用操心了,便忍不住拿起那块妖骨,坐到了操作台边细细揣摩。
  
  这一坐就忘记了时间。
  窗外夜雪渐歇,雄鸡唱响。等穆雪回过神来的时候,天光早已大亮。
  今日是难得的晴天。
  她从一堆拆碎了的骨头中抬起头来,转头向角落里看去。
  
  那只古铜色的金蟾依旧安静地蹲着在地上,圆形的蟾光阵亮着淡淡的光,光圈中却空无一人。
  
  穆雪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岑小山的身影。
  但凌乱的屋子却已变化了模样,各种炼材的边角料被稍微地整理了一下,分类别靠在一起。
  垃圾归整到了一个箩筐里,摆放在一侧。使用过的容器和设备,虽然没有清理,但却整整齐齐放置在了一个空着的置物架上。
  
  那常年没有打扫过的木地板,被仔细擦了一遍,光洁得几乎照得出人影。
  
  穆雪啊了一声,不太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她起身走出屋外,推开门,探出头去。
  宽阔的院子里拉起了晾衣绳,那些洗得干干净净的床单枕套在雪后初晴的淡淡天光里随风轻扬。
  一个少年用襻膊束起衣袖,举着胳膊正在往绳子上挂衣物。他听见了开门的响动,便转过脸看了过来。
  
  那他转头的那一刻,仿佛明月突然凌空,玉雪铺满华庭。 
  冬季里萧瑟暗淡的庭院因为这一个小小的身影,变得生动明亮了起来。
  
  阮红莲曾说过,这是个漂亮的孩子。但穆雪没有想到,岑小山能够精致漂亮到这样的程度。
  不过是洗净了泥污,把凌乱的头发扎起,就再也掩不住那令人赞叹的珠玉华彩。
  
  修真界是从来不缺美人的,不论什么形式的美艳,都能通过丹药术法来实现。穆雪甚至还炼制过一种法器,可以用外力调整五官轮廓,从而达到美化容颜的效果。
  
  但即便是百般雕琢修饰的容颜,在这个少年冰肌玉骨的身姿面前都注定暗淡失色。
  
  穆雪终于明白,亮子为什么那么心不甘情不愿地将他出卖给自己。
  
  穆雪感到心情大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相比起膀大粗圆的做饭大婶,这样清隽的男孩住在家里当然更能让人心情愉悦。
  
  何况这个孩子还这么地懂事又勤快。
  
  岑小山看见了穆雪,迅速地走了过来
  “你的脚这么快就好了吗?”穆雪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腋下撑着一只临时用树枝做成的拐棍,脚踝上依旧缠绕着那些破旧布条,不过是不再流血罢了。
  
  他甚至连一双鞋子都没有,支着拐杖,也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一晚上忙里忙外做了这么多事。
  
  即便再没心没肺,穆雪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了,“你好好休息几天,不用忙着做这些,衣服什么的……我自己洗就可以。”
  
  这孩子勤快又很有分寸,在没询问过穆雪的情况下,整理东西却知道不胡乱搬动。清洗毛巾床套,却没有随便动贴身衣物。
  其实这些杂务,穆雪固然可以用术法解决,但不论是避尘诀,还是御物术,也都需要精力和时间。并不像凡间一些话本中流传的那样,打一个响指,整个庭院就自动干干净净。
  所以阮红莲才会建议无暇顾及生活的穆雪采买几个仆役。
  
  岑小山悄悄打量穆雪的神色,见她并无不悦之意,心里微微放松,试探地说道:“厨房里烧好了热水,主人是否需要洗漱?我这就去端来。”
  “不不不,你歇着,我自己去。”穆雪拦住了他。
  她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让一个伤了腿的男孩去给自己端洗脸水。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