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娇嗔》作者:时星草

第一章
  
  三月阳光正好,风拂过绿芽,春意盎然。
  陈新语在高铁进出站口接到季清影时,发现不止她眼睛亮了起来,形色匆匆的旅人们也会在路过她们时放慢脚步。
  
  大美人好看,面含轻笑的大美人更是好看中的好看。 
  
  等出租车时,陈新语摸着下巴围着季清影转了一圈。
  “怎么了?”季清影抬了抬眼,接受她的打量。
  
  陈新语伸手,戳了戳她脸颊:“你心情还挺好啊!”
  “嗯?”季清影挑眉看她。
  
  陈新语亮出手机通话记录:“一个小时前,你还有气无力的,一听就知道你闹起床气,但现在看——”
  她停顿了下,故意板着脸,摆出逼问的架势:“说!是不是碰到帅哥了!”
  
  季清影卡了下壳,未语先笑。
  陈新语大惊:“居然真有情况?是谁是谁?”
  “在车上遇见个人。”季清影拉开车门,“上车再说。”
  
  不得不说,她极了解自己。
  两人是大学同学兼室友,虽然分开在两个城市,聚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但每次见面都没有生疏感,一如既往。
  
  坐稳后,没等季清影开口,陈新语先看到了新闻。
  “刚刚有救护车过来是因为你们那辆车有乘客突然疾病啊?”
  
  季清影点头:“我们车厢。”
  陈新语错愕看她:“吓到没有?”
  
  季清影失笑,瞥了她眼:“我多大了,还能被吓到?”
  陈新语嘴唇动了动,想说她也不是没有过,但忍住了。
  
  季清影岔开话题:“我前几天是不是跟你说最近没灵感,想不出新设计?”
  她说着摘下口罩,露出那张漂亮又勾人的脸:“刚刚……好像突然有了感觉。”
  那双最勾人的明眸里,沁出欣喜和期盼。
  
  “刚刚在车厢里遇到一个人,灵感好像被激发出来了。”
  陈新语错愕看她:“什么意思?”
  
  季清影沉默了会,看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憋出一句:“我好像他一见钟情了。”
  “……”
  
  陈新语半天没回过神:“对谁?”
  “那个救人的医生。”
  
  陈新语不敢置信:“你知道人家名字吗?”
  闻言,季清影笑了起来,不紧不慢道:“不知道,但我有感觉,我们会再见的。”
  
  就算没有缘分,也会有“偶遇”。
  
  -
  进屋后,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瘫倒在沙发上休息。
  “晚点带你去刺激一下。”
  “去哪?”
  “酒吧。”
  陈新语道:“新开的一家,很有特色。”
  
  季清影没拒绝。
  她没灵感画图时候,喜欢喝酒,酒精能刺激大脑,偶尔能让她蹦出一些特别的想法。
  
  “那我先去洗个澡,顺便睡会。”
  “行。”
  
  季清影也没和她客气,翻出睡衣进浴室,洗漱休息。
  客房的窗帘被严严实实的拉上,不留一丝缝。
  
  季清影戴着眼罩躺在床上,半梦半醒间,场景重现。
  
  上高铁后,她便戴了降噪耳机和眼罩睡觉。
  最开始时候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直到耳侧的声音越来越大,季清影才醒过来。
  
  刚把耳机拿下,一号车厢有乘客突发疾病,车厢寻找医生的广播便钻入了脑海里。
  耳畔全是嘈杂吵闹的声音,季清影睁开眼,这才发现那位乘客就在她左前方。
  
  邻座和前座的乘客都是小姑娘,遇到这种情况着急到不行,眼睛都红了。
  季清影立马起身,刚要去帮忙,后面传来了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比春日山泉水还要清冽。
  
  他说:“你好,我是医生。”
  他一出现,周围人焦急情绪都被抚顺了。 
  她抬眼,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
  车厢里本是一片混乱,可他一来,周遭所有都变得有序了。
  
  他面容英隽,穿着衬衫黑裤,脸上看不出任何着急的神色。
  旁边的人眼眶都红了,乘客突然疾病,喘气声音听得让人压抑。
  
  男人检查病人情况,做最紧急救治。心肺复苏。
  他垂眸,把衬衫袖子挽上去,露出小臂。
  
  他眉眼专注,沉着冷静,持续胸外按压时候,手臂肌肉线条若隐若现,分外有力。
  好像随着他动作的起伏,周围人的心都安了下来。
  他额间有汗落下,一滴一滴,他的速度平均且有力,让人有别样的震撼。
  
  两分钟很短,可大家都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没一会后,病人呼吸平缓了许多,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看着突然的男人。
  男人眼神淡淡的,说了句:“好了,没事了。”
  
  周围全是掌声。
  他表情依旧冷淡,没有急迫和不安,但又让人心安。给乘客叮嘱了几句后,转身要走。
  
  季清影直勾勾看着他,猝不及防的,他突然回过头来。
  额间碎发微湿,眼神漆黑幽深,很清冷的模样,就那一刻,季清影感觉到心脏重重地跳了下。
  
  -
  高铁到站时候,他还跟着乘客一起离开,陪同去医院。
  季清影听到旁边的小姑娘在人走后惊呼了声说:“原来是他啊。”
  
  她好奇,但没问。
  倒是旁边的乘客在排队下车时候和她交谈了几句:“怎么,你认识啊?”
  “认识。”
  小姑娘激动道:“他是北城第一院的医生!我们隔壁学校的学长,超级有名。我之前去他们学校,学校的光荣榜上还有他的名字呢!他心外科的,特别牛逼的那种!!而且还长得特别帅。”
  
  帅这一点,大家都亲眼目睹了。
  至于厉害,好像也得到了证实。
  
  出了高铁,季清影的耳畔还留着那小姑娘那拔高了的声调。
  “要不是差距太大,我都想要去他们学校要学长联系方式了。”
  “他真的特别牛,在读书的时候就已经发表过很多篇SCI了。”
  “他一出现说‘我是医生’的时候,我瞬间就心安了。”
  ……
  
  耳畔源源不断的声音冒出来。
  季清影翻了个身,把交谈声给隔绝在外后,眼前却依旧能清晰地浮现那男人的模样。
  
  ——他弯腰时候衬衫很完整贴合的勾出他的身形,留下虚影,有种说不出的好看。
  窗外的阳光落在他身上,勾出了男人英隽的侧脸轮廓和深邃的眉眼,也就在那一刹那间,这个画面在她眸子里定格住了。
  
  以及,他在离开时候,往车厢里看了一眼的神情。
  在那一瞬间,两人的视线好像隔着人流交汇了一秒。
  就一秒,他便挪开了。
  
  -
  猛地一下,季清影醒了。
  她拉开眼罩,眨了眨眼盯着天花板看了半晌,拿过一侧的手机给朋友发了个信息。
  
  季清影这次过来,是和一位知名导演见面的。
  导演要拍一部民国时期的剧,想邀请她做服装设计指导。
  要换作以前,季清影不会答应,但现在,她觉得这件事可以重新考虑考虑。
  
  看了眼第一院的地址后,季清影挑眉保存下来,这才掀开被子起床。
  
  睡醒后,两人打算出门吃饭。
  季清影拿了一件浅黄色的旗袍,旗袍上绣上了小亮片花纹,看上去优雅又漂亮,穿出来时候,陈新语被惊艳到了。
  
  别人靠旗袍衬自己,季清影却能自己撑出旗袍韵美。
  旗袍穿在她身上,气韵生动,唯美有意境。勾的人对这身衣服心之所向。
  
  季清影看她夸张的表情,眼睫低垂,把盘扣系上。
  “你怎么那么浮夸?”
  
  陈新语不服,拉着她到镜子面前站着:“你自己看看,是我浮夸还是你太漂亮了?”
  季清影抬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没说话。
  “还好吧。”
  
  陈新语:“别人听到要气死。”
  “走了。”
  季清影随手折腾了一下头发,拉着她出门。
  
  -
  两人先去吃了点别的东西垫肚,这才往酒吧走去。
  陈新语说的这个酒吧,刚开不久,正是生意火爆时候。
  
  酒吧氛围不错,门口停着好些豪车。
  两人进去后,陈新语还遇到了她的几个朋友。
  
  交涉后,一行人莫名其妙地坐在了一起。
  季清影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但耐不住她长得漂亮,刚坐下没多久,上前来交谈的人就有好几个。
  
  简单的应付了一会后,季清影累了。
  她和陈新语换了个位置,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酒吧光影落在她身上,忽明忽暗,勾出她慵懒模样,眉眼精致,肤如凝脂,让人光是看着,便有些蠢蠢欲动。
  
  陈新语旁边一朋友不经意看了眼,拉着她小声议论:“你朋友长得太绝了。”
  陈新语自豪的扬了扬下巴:“那当然。”
  
  她笑了声:“别打她主意啊,她和你们不同。”
  朋友笑了声,道:“她都不怎么说话。”
  “她在自己的世界里,让她一个人喝酒就好。”
  
  这是季清影习惯,陈新语向来知道。
  她是个很奇妙的人,有时候需要环境极度安静,有时候又能在最嘈杂的环境里找到灵感。
  就有点怪,但怪的很可爱。
  
  季清影没理会旁边人的对话,她眺望着舞台上,正在发呆。
  舞台上有年轻的男男女女在跳舞,画面很是惹火。
  
  她看了会,觉得没什么意思。刚打算收回目光,却不经意看到了一个侧影。
  白衬衫,黑色西裤,人正好站起来,酒吧色彩变换的灯光下,他身影被勾了出来,挺拔亮眼,气质绝尘。
  
  对面坐着的朋友注意到她目光,顺着看了过去,笑着和她搭话:“你也注意到那边了?”
  季清影点头。
  
  那人继续道:“那男人也长得好绝,一个小时前来的,上去搭讪的女人特别多,但全都失败而归。”
  
  陈新语听到两人议论,也好奇地看了眼。
  “他怎么不转过来?”
  “大概是怕被看吧。”朋友笑着说:“刚刚她过去问了两句,什么也没问出来。”
  “不是吧?”
  
  陈新语有点意外:“什么收获都没有?”
  “没有。”
  “你们不是看人最准的吗,看不出他做什么的?”
  “看不出。”
  
  季清影在一侧安安静静地,突然道:“我知道。”
  几个人转头看她,略显诧异。
  
  她微微一笑,转头看着这人:“医生。”
  “什么?”
  季清影不厌其烦,一字一字道:“他是医生。”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