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小星星》作者:笛野

时间逐渐走向晚上十一点,王春水从厕所兼浴室出来,劣质丝感睡裙露出细瘦的四肢,她走到周见善桌边撩了下头发,兴致冲冲:“我新买的洗发水,香不香?”
  
  厕所门打开那一刹,香气早就飘得满寝室都是,周见善还是凑过去闻了闻:“很香,你新买的?什么牌子?”
  
  王春水就等着她问这句,当即笑得自得:“我下午和老乡去学校旁边的一条街吃晚饭,顺手买的。名字叫‘阿道夫’,可香了。”
  
  她自我陶醉的转了个圈,随即爬楼梯上床,像淘到宝似的。
  
  周见善笑着附和了王春水两句,又想起王春水昨天向她展示的香精味玫瑰味香水,她大概知道原因。
  
  大学开学第一天时,梁令架着墨镜推开寝室门:“哪儿来这么大的鱼腥味?臭死了。”
  
  当时寝室只有周见善和王春水在,她比梁令早到一个小时,王春水最早到,梁令的这句话,也是周见善推开门时脑中的第一个想法。
  
  寝室里没人说话,她看到王春水收拾衣柜的动作明显顿了顿。
  
  今晚梁令还没回寝室,王春水已经上床,只有周见善和肖佳还在下面。两人几乎是同时走到洗手台前刷牙,周见善刷的慢,肖佳放下刷牙杯时她才刚刚吐泡沫。肖佳拿着睡衣进了浴室,周见善暗叹一口气,放慢动作。
  行吧,她最后关灯,可以慢点来。
  
  周见善进浴室前,肖佳已经护完肤上了床,她床帘里传来窸窸窣窣的翻身声,蓦地又是一声连环低叫:“天哪!进进好棒,妈妈爱你!马上给我出道!”
  
  “呜呜呜,这cp太好嗑了,甜甜甜!”
  
  肖佳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又为绝美爱情而落泪,真情实感地沉迷于最近一款大热的选秀类网络综艺。
  
  “佳佳,我今天有记得帮你的进进投票哦。”周见善笑说。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拉进关系,她真的觉得花费两分钟从打开app到找到对应的人投票是件非常麻烦的事。
  
  肖佳马上撩开窗帘,送上一连串飞吻:“我也爱见善宝贝!”
  
  厕所里。
  周见善冲掉身上的泡泡,眼神掠过置四层物架,一套阿道夫的洗护摆在第三层。她看了一秒,伸手拿起,瓶身上写着“茗媛阿道夫”,前面两个字很小,摆在阿道夫三个大字的上面。
  假的。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品牌好像就叫“阿道夫”。
  
  穿好睡衣走出厕所,梁令已经回来了,正懒懒地靠在椅子上玩手机。她皱着脸问:“寝室里谁喷了香水吗?熏死了。”
  
  估计是之前洗发水的香味。周见善当做不知道:“刚刚好像没有人喷香水。”
  
  “吃吗?”梁令眉头依旧皱着,她指了下桌上的白色塑料盒,散发着烧烤的香味。
  
  周见善吞了口口水,快步走到自己桌子前坐下:“我已经刷过牙了。”
  如果她也和梁令一样瘦那该多好。
  
  梁令点头,没再说话。周见善将水乳擦上脸,不急不缓地上床,不用当最后一个关灯的人感觉真好。
  
  刚军训完,学校马上给大一新生接连上了两天的新生教育课。一开始寝室四个人还会维持面子上的关系,一起去听讲座、一起回寝室。而上过新生心理教育课后,心理老师的一句话彻底打碎了617的面子工程:“大一为了合群而合群,大三都来找我哭,明明我和谁谁谁大一还关系特别好,现在却总是吵架。”
  
  吃中饭时梁令先走了,周见善和比较聊得来的同班老乡刘巧思走在一起。
  
  “诶,见善,那个又酷又瘦的妹子,是你们寝室的吧?”刘巧思问。
  
  “嗯,她叫梁令。”
  
  “天!连名字都这么不一样,好想和她做朋友。”刘巧思挽着周见善的手臂,又作势晕倒:“不,我不配。”
  
  这踩一捧一的彩虹屁吹起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行行行,我们快点走吧,不然食堂人爆炸多。”
  
  两人跑了起来,刘巧思喘着气:“我觉得食堂虽然味道淡了点,花样还是挺多的。”
  
  “我也觉得还行。”
  便宜实惠。
  
  刚从高中升到大学,像被放出囚笼的鸟,飞到哪儿都是一片自在天地,新奇无比。
  
  教学楼附近“高德地图为您导航”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家一人捧着一台手机,满脸期待又向往的青涩模样。旁边走过大二大三的油条们心中了然:大一新生啊。
  
  大学第一堂正式的课是——政治经济学。
  任课的老师姓彭,泛着光的脸充斥着中年男人的油腻感,头顶半秃,与他教授的身份十分相配。
  
  课是很无趣的课,但在新生的新鲜感下,勉强听出了几分趣味。下课时彭老师给大家布置了第一份作业:三人以内组成小组介绍马克思,下周交并且还会抽两个小组进行展示。
  
  小组作业,对于单枪匹马闯过独木桥来到大学的大一新生们来说,新鲜极了。
  
  周见善和刘巧思坐在一起,自然成了一组。刘巧思主动提出要找资料,周见善只能做PPT,而做PPT又一定比找资料麻烦。
  这就是传说中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回寝室的路上,两人自然而然聊到了高中,刘巧思手握着拳,想要证明些什么:“我就是高考考差才来了这里,不然按我的水平,本来是能去W大的。”
  
  W大,那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高校。周见善情商正常,知道此刻应该奉承刘巧思的话:“天哪,你真厉害。”
  
  女人最开始的友谊一半建立在拍马屁上,还有一半建立在一起背后吐槽别人上。刘巧思果然受用,紧挽着周见善的手臂,开始侃侃而谈她的高中生活。
  
  电梯到“6”时两人分开,周见善转身笑着和刘巧思说“再见”,心里长松了口气,幸好她住6楼、刘巧思住12楼,不然还得再听六楼。
  
  对于大多数人,他们不关心你过去到底混成什么样子,天之骄子还是街头混混都与他们无关。不过,你要是肯说说情史之类的,那还是很愿意听的。
  
  回到寝室,炸鸡的香味沿着门缝飘了出来。肖佳一手拿着可乐,一手拿着鸡腿向她招手:“见善,来吃炸鸡吗?我刚点的。”
  
  炸鸡金黄色酥皮上裹着满满的韩式甜辣酱,一口咬下,香脆又多汁。
  足足的美味,足足的罪恶,让减肥的人快乐且愧疚。
  
  周见善不动声色地吞下口水,背对肖佳:“谢谢,不过我在减肥,就不吃了。”
  
  肖佳逗她似的“诶”了声,拿着炸鸡走到她身边:“多吃一块胖不了,少吃一块瘦不了,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再乐下去,她就要突破130的大关了。
  那不是真正的快乐!
  
  想到这,周见善拿着手机往厕所跑:“你多吃点,我上个厕所。”
  
  在减肥的时候,她是“存天理,灭人欲”的忠实拥趸,生存是“天理”,各种食物都是“人欲”。
  
  晚上四个人都在寝室,梁令插着耳机看电影,肖佳难得没有在线追星,在化妆镜前捣鼓自己,王春水坐搬着椅子坐在她旁边啧啧称奇:“佳佳好厉害!我也超想学化妆。”
  
  “你待会要出去?”周见善问。
  
  肖佳转头笑,唇角两边梨涡浅浅:“我高中同学约我出去吃饭。”
  
  “我们学校的?”
  
  “不是,对面A大的。”肖佳说。
  
  对面A大是本省最好的大学,占地面积是她们所在C大的两倍之多。周见善也有朋友在A大,不过,是关系十分普通的朋友。她倒是想约A大的何珈见面,奈何对方太忙了。
  
  “佳佳,你这口红真好看。”王春水夸她。
  
  肖佳十分上道:“TF黑管16,我也觉得好看。春水你可以买一支试试,我觉得应该还不错哦。”
  
  王春水有些羞涩地捧起脸:“真的吗?我来上大学之前就想着,希望寝室里有会化妆的,这样我就可以向她学化妆了。”
  
  肖佳仰头笑,配上她的妆容像变了个人:“你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我初中就开始化妆了。”
  
  肖佳背上挎包准备要走,她高高束着马尾,眼底星星亮片还在反着光,像是站在聚光灯下一般耀眼。
  
  “春水,吃提子吗?”周见善问。
  
  王春水回神,拿了一颗,很甜:“谢谢见善。”
  
  “没事。”
  
  周见善捧着一碗红提走到梁令桌边:“梁令你吃吗?”
  
  梁令抬头拿了一颗,又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块牛轧糖给周见善:“日本的。”
  
  两人和平结束会晤。
  
  周见善歪在椅子上,拿出手机打开淘宝,TF黑管16有多好看?
  
  页面一转,出现了口红的详情。
  
  从王春水的座位遥遥传来低声感慨:“我的天,一支居然要三百多!”
  
  周见善看了眼自己的收纳盒,只有水乳和防晒霜,还有一支她高中好友送的口红。又想起肖佳化完妆后变脸似的效果,她暗自握拳,她也要学化妆!她一直在心里暗暗觉得,自己骨相不错,如果学会了化妆,肯定美翻了。
  
  周见善胃口很好,吃了半碗红提没有止住饥饿,反而还开了胃。半夜里,肚子“咕噜咕噜”叫,她艰难地向左翻身,人活着,最重要的不就是吃吗?民以食为天啊。
  
  她又向右翻身,不行,寒假还有同学聚会,她要又瘦又漂亮地去参加,吓死那群高中同学。
  
  她再一次向左翻身,肚子真的好饿,算了不去了,那群老同学失去的是看见一个美美的她的机会,她失去的可是被食物填满胃的快乐啊!
  
  最后,周见善躺平在床上,早点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她挪挪身子换了个姿势,开学两个星期,同学们都还是挺友善的。
  
  半晌,沉沉陷入梦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