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把男反派当女主》作者:程十七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10日17:25:25 评论 1,851 次浏览

程寻被远处的钟声惊醒。她坐起身,一把脱下寝衣,露出少女正在发育的身体。刚过完十三岁生辰的她,个子抽长,而胸前才微微隆起。
  
  她伸手拿过床头的白色束胸、襟围。双层遮掩,再套上宽大的衣服,胸前看上去一马平川。程寻轻拍胸口,确定毫无破绽,满意地勾了勾唇角。
  
  从暖水瓶里倒了点热水,她洗脸漱口,对镜绾发。
  
  黄铜镜自然不能跟后世的水银镜相比,但是平滑的镜面,依然能清晰的映出她的容貌。柳眉杏眼,雪肤花貌,虽年齿尚稚,也能看出来确实是个美人儿。
  
  可惜的是,她不能顶着这张脸去见人。她低头拉开抽屉,取出暗格里的眉笔,将眉毛画粗,又在脸上小心翼翼涂了一层黑粉。手上、脖颈中也不放过,像前世涂防晒霜一般,涂得异常认真。
  
  等一切都收拾妥当,程寻才出房间,掩门,一路小跑往前院去。
  
  她行得急了些,在月洞门外,差点撞上一个三十来岁的美貌妇人。
  
  这个妇人是她这一世的娘亲,姓雷。
  
  雷氏后退一步,含笑嗔道:“跑什么?仔细摔着。”
  
  程寻正欲回答,忽听钟声再一次响起。不同于上回,这一次,颇为急促。她神情急变:“娘,先不说了,要迟到了。——再晚会儿,夫子要罚我的!”她话音未落,人就一溜烟跑远了。
  
  她一路飞奔,踏着最后的钟声走进学堂。她心说好险,趁夫子不注意溜回座位上就好啦。
  
  然而她一抬头,就看见年轻俊朗的夫子手执戒尺静静地看着她。
  
  这夫子不是旁人,正是她二哥程启。他们的父亲程渊是这崇德书院的山长,程启中举后没有继续科考,而是留在书院里教书。
  
  书院夫子不少,程寻最怕的就是这个哥哥。
  
  二哥程启一袭长衫,眉目间有些像他们的父亲。他冷着脸:“又迟到了。”
  
  程寻下意识否认:“没有,我进来的时候,钟声还响着,不算迟到……吧?”
  
  像是在证明她的话一样,“当”的一声钟响盖过学子们朗朗的读书声,传入他们耳中。
  
  学堂里有片刻的静默。
  
  程启瞪了她一眼,有些不耐:“还不快回座位上!愣着干什么?!”
  
  “哦?哦哦。”程寻抬头冲兄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后头靠窗的位置,坐下。她翻开放在书桌左侧的课本,扫了一眼,便大声读起来:
  
  “山有枢,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娄……”
  
  这篇她上辈子背的很熟,这一世稍微温习一下,也就能熟练背诵了。不自觉地,她的读书声低了下来,反倒是腹中的雷鸣一阵响过一阵。
  
  她按了按肚子,将目光转向窗外。
  
  窗外的柳树枝繁叶茂,有一根长长的柳枝就垂在窗棂上,在她面前晃啊晃,让她的思绪也跟着飘了起来。
  
  这是大周朝,却不是她所熟悉的周。刚开始,程寻从其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来判断,觉得可能类似于明朝;但是从风俗人情来推测,又有点像宋朝;可是从疆域图来看,却分明异于任何一个朝代。——纠结了半天以后,程寻豁然开朗,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架空么?
  
  她曾祖父一手开创了崇德书院,祖父、父亲也是大周有名的大儒。程寻长到十岁上,提出要去自家书院读书,要上学,遭到全家上下的一致反对。
  
  书院中都是男子,哪有姑娘家去读书的?
  
  程寻没办法,只好露了几手,显示自己的非凡天赋,表示自己愿意扮作男儿,在书院就读。她会很小心很小心,不会给人发现的。
  
  程渊早逝的原配夫人留下两个儿子,续弦雷氏比他小了十多岁。呦呦出世时,程渊已年近不惑。
  
  唯一的女儿,平时乖巧伶俐,程渊对她不可谓不疼爱。禁不住她痴缠,又见她果真通过了书院的入学测试,就点头同意了。
  
  但是,进书院读书可以,他要跟女儿约法三章。
  
  第一、不得暴露女子身份。
  
  第二、不得与同窗走得太近。
  
  第三、在书院读书只是权宜之计,过几年,大些了,不可再滞留书院。
  
  程寻一心上学,哪有不从之理?她欢快答应,还自己给自己取了学名程寻。她女扮男装,总不能还叫程呦呦吧?还是她前世的名字更中性一些。
  
  她上学的第一天,老天送给她一份大礼。她刚进入学堂,眼前就忽然跳出一个晋江logo,logo下面闪现着一排黑色正楷二号字:系统激活,小说内容读取中……
  
  她当时就懵了。她以前只以为自己是穿越,没想到,竟然是带着系统穿越!“小说内容读取中”?她这是穿书?穿什么书啊?!
  
  不过,没关系,反正她有系统,有剧情,应该不怕的。
  
  程寻想象的十分美好,可惜那句“小说内容读取中……”在她眼前停留了三年,始终端端正正地悬浮在她面前约三十公分处,与她视线保持水平。
  
  她走到哪里,字跟到哪里,就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她能怎么办?读取个内容要三年。这该是怎样的长篇巨著?
  
  读取便读取吧,三年里,她已经从最初的忐忑不安、期待满满变成现在的对那一行字视而不见。反正别人也看不到,而且她进了书院以后也很忙的啊。
  
  崇德书院就在老君山下,双泉河旁,离京城约有三十里地,背靠山川,面临秀水,风光极美。书院的创始人她的曾祖父提出:“崇德尚能,求真务实”,书院中除了四书五经,时政,历史,诗词外,礼、乐、射、御、书、数均有教授。她每日课程很满。这不,清晨起来,在早饭前,还有半个时辰的早课呢。
  
  她心里琢磨着,这也跟后世的早读差不多了。
  
  好不容易等下课钟声响起,程寻合上书本,随着人群往外走。
  
  忽然,右肩被人拍了一下,程寻回头,看向比她高了半个头的少年:“纪方?你干什么?”
  
  十四岁的纪方五官还带着稚气,桃花眼微微上挑,眼梢流淌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他手搭在她肩头,声音压得极低:“诶,跟你商量个事儿。阿寻,你说咱们是不是好朋友?你能不能想法子每日从山长家里给我带饭?我给你出银子,下回旬假结束,我就给你……”
  
  程寻拂开搭在肩头的手,正要回答,却听到二哥森冷的声音:“程寻,纪方,做什么呢?勾肩搭背,成何体统!”
  
  程寻心中一凛,蹭蹭后退数步,躲开纪方。
  
  不止她怕程启,纪方对这个年轻的夫子也有几分惧意,他讪讪一笑:“不做什么,不做什么。”
  
  纪方出身显赫,自小娇生惯养,被家里丢到崇德书院,不免懒散些,没少受夫子训斥。这些纪方咬咬牙都能忍受,他受不了的,是膳食。
  
  膳堂的膳食分为上中下三等,他每回都选上等,也吃的不如意。反倒是他的后桌程寻,听说是山长的远房侄儿,每次可以同山长等人一起用膳。要是能让程寻带些山长家的膳食,应该也不错。
  
  可惜,他刚一开口,就被程夫子给打断了。纪方匆匆忙忙丢下一句:“我先去膳堂”,溜之大吉。
  
  只留下程寻仰着脸冲二哥笑。
  
  学堂里其他学子都走得差不多了。程启看看小妹,皱了皱眉:“走吧!”
  
  小妹年纪大了,这几年学到的也不少,她又不考状元,是该离开学堂,做回娇小姐了。
  
  程寻此刻还不知道二哥的想法,她跟在二哥身后,穿过竹林间的小道,又行得片刻,回到了程宅。
  
  早饭已经备好了,小米粥,薄饼,几样简单小菜。程渊、雷氏,以及程启的妻子卢氏都在。
  
  程启看了一眼埋头吃饭的妹妹,打定主意要同父母商量让小妹退学一事。然而,他正要开口,就听父亲说道:“文山,今日书院会再来一个新的学子,是为父旧友之子,你多看顾一些。”
  
  文山是程启的字,他沉默了一会儿,应道:“是。”他性子直,不大喜欢这种“看顾”。书院读书,各凭本事,看顾什么?
  
  程寻低头吃饭,没注意到父亲和兄长说什么。只是,她忽然发现,她眼前那行字不知何时变了。
  
  “小说内容读取完毕。”
  
  她瞪大眼睛,心跳加快了几分。

《教反派爸爸做人》作者:公子闻筝 穿书

《教反派爸爸做人》作者:公子闻筝

文案 一觉睡醒,霍小小穿成了小说里任性妄为骄纵跋扈的反派女配。  传说她爸霍随城心狠手辣,只手遮天,无恶不作,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最后父女俩身败名裂,下场凄凉。大快人心。  而现在的霍小小只是个干啥...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作者:田园泡 穿书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作者:田园泡

文案 苏枝儿穿进了一本小说里,变成了里面的恶毒女配,不仅毒,而且蠢,因为作死去勾引太子,所以被那个暴戾疯太子做成了人皮灯笼高高挂。苏枝儿:……抱紧自己的皮。苏枝儿穿越过去的时候一切还没发生,她安分守己...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作者:司马微微 穿书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作者:司马微微

文案 乖宝宝周妍妍不小心穿成狗血校园言情文里的同名恶毒女配。原身是个不良少女,十七岁,打耳洞、妆容媚、淡紫色波浪卷飞扬,还是书里那个乖戾偏执的二世祖男主即将分手的女朋友。书里正牌的清纯女主已经转学来到...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作者:黍宁 穿书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作者:黍宁

文案 金羡鱼穿越了,穿到了一篇十分狗血缠绵的耽美文里。副CP中的受玉龙瑶身份卑贱,貌若好女,腹黑圆滑,是全文中笑着搞死你的反派大BOSS。攻谢扶危,清冷仙君,高高在上,一颗琉璃心肠。受玉龙瑶深爱谢扶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