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作者:纪婴

温鹤眠,号将星,玄虚剑派六大长老之一,当年一剑惊天地的剑道天才。
  只可惜在仙魔大战中身受重伤,从那以后退居清虚谷不问世事,整日与山野琴音为伴。
  
  更有传闻说他冷心冷情、待人疏离如高岭之花,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美强惨的人设。
  
  此时山雾被琴音吹散大半,透过轻纱般飘渺不定的白烟,不远处男子的身影悄然浮现。
  长发未束,于轻盈风中轻轻飘拂,如倾泻而下的黑色瀑布,掠过白皙纤细的侧颈与一尘不染的白衣。
  
  他坐在与宁宁相对的另一棵古树之下,深褐根系盘根错节,掩映着葱葱茏茏的翠色,为青年笼罩下一层厚重阴影。
  有阳光从树叶缝隙里漏进来,打湿他琉璃般莹润的黑眸、精致的眉峰与高挺鼻梁,轻抿的薄唇则是毫无血色,如同单薄苍白的纸片。
  
  日光四溢,连带着冷白的肌肤上也隐隐有光泽流动。白雾缠绕着黑发,清风撩起白衣一角,恍如神祗降世。
  
  要是他人见到这一幕,定会为此番仙人之姿由衷惊叹,然而宁宁却从心底发出一声冷笑。
  
  比被人见死不救更气人的是什么。
  是那个人一边放任你自生自灭,一边偶尔抬头看看你,眼神中居然还带了点欣慰的神情,估计随时都有可能憋不住地笑出声。
  
  将星长老受过专业训练,不会轻易发笑——
  除非真的忍不住。
  
  这么好笑吗?啊?不就是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笨蛋!坏人!小气鬼!不帮就不帮,一柱香后她还是一条好汉!
  
  这是宁宁脑袋里最狠毒的骂人词汇了。
  
  明明在原文里,温鹤眠不是这样的黑心肠。
  裴寂生来就黑得彻底,大师兄是朵不可亵玩的黑莲花,只有他和小白龙林浔自始至终保持着纯然道心,是十足正派的角色。
  
  ——林浔那是地主家的傻儿子,温鹤眠则是真正的道心长存、凛然正气。
  
  他少年时期顺风顺水,没经历过太多人性险恶,后来功成名就,虽然养成了清冷淡漠、不爱搭理人的性子,心底却清澈如明镜。
  不屑欺辱小辈、不愿攀附高位,从来都孑然独行,哪怕遭到原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与侮辱,也还是选择冷漠相待,不屑于报复。
  
  怎么现在就成这样了?
  
  她后来疼得麻木,干脆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任由冷冷的风在脸上胡乱地拍。不知过了多久,遍布整具身体的麻痹感终于渐渐消退。
  
  宁宁咬了咬牙,尝试着迈动右腿。
  凝固的血液在此刻猛地一抽,如同痉挛般四处乱窜,一股麻酥酥的电流从脚底一直蔓延到膝盖,她力气还没完全恢复,整个人脚下不稳,当即摔倒在地。
  
  抚琴声骤然停下,温鹤眠无言皱眉——
  看来她悲伤过度急火攻心,竟生生哭昏了过去。究竟是怎样的遭遇,才会让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悲伤至此?
  
  他虽不喜外人,但今日难得觅一知音,还是没做多想地靠近宁宁,俯身向她伸手:“道友?”
  
  清泠如远山冰雪的声线,不带丝毫感情。
  
  宁宁从散发着青青草原芳香的草地里抬起头,第一眼便看见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手。
  手指修长、莹白如玉,生了剑修们都会有的薄茧,但仍很是好看。
  
  温鹤眠识海虽毁,浑身无比丰厚的底蕴却并未消失。迷魂花香对他而言不起作用,他自然也不会意识到,周遭那些星点一样的小白花,竟是种威力不小的毒药。
  
  这时候倒来装好人。
  宁宁内心腹诽,很有骨气地应声:“我自己来。”
  
  她没了力气,说话声有如蚊鸣。虽然用了不容置喙、有些生气的口吻,在这细弱声线下,每个字句都不自觉软化成绵绵的柔音。
  再搭配脸颊上被气出来的绯红与眸中来不及擦拭的点点泪痕——
  
  温鹤眠内心了然,看来这位小弟子生性内向害羞,羞于与他这个陌生男子多做接触,便红着脸温声拒绝。
  
  是他许久未与旁人接触,过于唐突了。
  
  迷魂花的毒素估计还在体内残余了一些,宁宁为了维护自己这恶毒女配的见面,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从地上爬起来。
  然而还没来得及站稳,双腿绷直的刹那,脚底又传来那股无比熟悉的电流感,刺得她倒吸一口冷气,整个人再度朝一旁跌去。
  
  这次她总算没摔在地上。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少女手臂,堪堪止住她向前扑倒的身体。淡淡的檀木香气萦绕在鼻尖,宁宁听见青年冰凉清澈如雪水的嗓音。
  
  “道友站立不稳,应是急火攻心,伤及四肢经脉,切不可随意活动。”
  他顿了顿,轻轻咳嗽几声,苍白面颊上浮起一丝病弱的浅粉色泽:“否则经脉碎裂,恐怕肢体大伤。”
  
  什么急火攻心,什么经脉尽断,宁宁被他唬得一愣一愣,差点就真以为自己倒了血霉。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
  
  她一个修道之人,真能闻一闻毒花罚一罚站,就崩溃成那副模样?那她不该是个剑修,去演芭比公主大电影还差不多。
  
  宁宁半信半疑,怀揣着一颗砰砰狂跳的心脏,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脚趾。冰凉的体温渐渐回暖,伴随着灵气注入,不适的电流感终于尽数消散。
  
  可恶。
  真的只是脚麻了。
  
  还经脉寸断急火攻心,一动不动站了这么久,你跺你也麻。她差点就被这卖拐的神棍给忽悠瘸了,臭剑修!
  
  “不愧是将星长老。”
  宁宁认定对方是在逗弄自己,便发挥恶毒女配应有的特长,针锋相对地出言讽刺:“这眼力见,真是举世无双。”
  
  温鹤眠停顿一下。
  紧接着耳廓居然浮起一抹淡淡薄红,有些拘束地抿了抿唇,低声应道:“温某一介废人……不配此等赞誉。”
  
  宁宁:……
  温鹤眠你在干什么啊温鹤眠!都这么明显的讽刺了你居然还看不出来?你倒是生一下气呀!害羞脸红算哪门子的事儿啊!
  
  绝世无双的将星长老说着轻轻垂眸,略带了迟疑地冷声开口:“我见小道友闻琴落泪,却不知其中缘由。在下虽然能力微薄,但或许能够帮上些忙。”
  
  宁宁又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不知道是眼前的男人不对劲,还是她本人不正常,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简直要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问号机器。
  
  这人上辈子拿了奥斯卡大满贯吧?明明当时看见她哭还弹琴弹得那么欢,这会儿居然恬不知耻地来装好人,问她为什么哭?难道他还能真的不知道——
  
  等等。
  温鹤眠或许,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哭。
  
  山谷中雾气弥漫,他们俩又隔着一段距离,石块被杂草一盖,很难被其他人发现;当初她说话时只能用唇语,偏偏那唇语还因为脱力十分不标准,他看不懂也是理所应当。
  再加上他方才说的“闻琴落泪”……
  
  温鹤眠琴音中的自厌与怅然之情藏得很深,旁人乍一听来,只会觉得悠然绵长、潇洒自在。
  这人不会以为,她是听出了更深层次的意思,被琴声感动哭了吧。
  
  这这这、这怎么行!这样一来他们俩岂不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芙蓉帐暖度春·宵——
  呸!
  
  总而言之,听出曲中之意并共情流泪,这绝对不是恶毒女配应该拥有的剧情。
  
  脑袋里的系统传来[请尽快完成任务]的指示,宁宁把心一横,挣脱温鹤眠的手掌:“我才不是因为你弹的曲子伤心,我、我最讨厌这种凄凄惨惨的音乐,以后也不想听!”
  
  她说着咬了咬牙,捡起被踹到一旁的石块,像原著里那样狠狠砸向古琴。
  
  “我不喜欢,你以后也不许再弹!”
  由于不习惯对别人说狠话,她脸上像是在被火烧,几乎用尽全身勇气,才终于一口气说出原著里的那句话:“堂堂剑仙竟心甘情愿龟缩于此地,沦为一介毫无用处的废人。我看你这一辈子,也只能与这破琴为伍了!”
  
  啊,杀了她吧。
  这种话也太过分了。
  
  宁宁悄悄吸了口气。明明这段话不是在骂自己,作为说话的那个人,她反而差点内疚得哭出来。
  
  弦断嗡鸣,金楠木碎。
  刺耳的琴音如利刃划破谷中寂静,惊起飞鸟一片。薄雾也仿佛被切开了条口子,在若隐若现不断聚合的白烟里,温鹤眠看见那小姑娘通红的脸颊。
  
  以及同样泛红的眼尾。
  竟像是快要落泪。
  
  她……不喜欢这种凄切的音乐。
  也不想再让他弹。
  
  自从修为尽失,门派里的诸位长老都曾来找过他,无一不是欲言又止,安慰他莫要在意,静心修养便是。
  
  只有这个小姑娘直白地说,不要再弹这么伤心的曲子。
  否则他便只配被束缚于此,一生与悲切琴音为伴。
  
  她还真是傻。
  就算砸了这琴,也没办法破除心魔,让他走出来啊。
  
  他已经无可救药,修为尽失的废人,根本没有可以希冀的未来。
  
  温鹤眠不善与人交流,亦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因为他而红了眼眶的女孩子,踟蹰着正要说话,却听见宁宁硬邦邦的声音:“我走了!”
  
  说着还不忘添上一句:“我讨厌你,也讨厌你的曲子,我哭是因为……是因为被石头砸了脚!”
  
  她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少女的身形最为轻盈,不过转瞬即逝的功夫便不见踪影,留下一阵徐徐清风。
  
  白衣青年独自立于破损古琴前,下垂的长睫在瞳孔中落下一层阴翳,隐约划过一丝苦笑。
  
  被石头砸了脚。
  亏她能想出这么笨的借口。
  
  *
  宁宁睡不着觉。
  宁宁寝食难安。
  
  宁宁虽然知道自己是个恶毒女配,之前也在兢兢业业做任务,但那几次都完成得稀里糊涂,没对别人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
  
  但这回不同。
  
  她居然对一个本来就郁闷得快要猝死的可怜人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就连原文里也讲,温鹤眠被原主讽刺之后,变得更加自卑阴沉、郁郁寡欢。
  
  明明他还很温柔地问她,为什么会无端哭泣,需不需要帮忙;明明那人只是个连嘲讽都听不出来的傻白甜。
  
  而且……她真的很喜欢他弹的琴。
  
  结果却说了那么过分的话,真是太糟糕了。
  
  从小到大都没吵过架的宁宁心有愧疚,思来想去,决定当个做好事不留名的修真版雷锋叔叔。
  
  温鹤眠独自住在清虚谷,与其他长老的关系不算亲近;由于谷中算是半个禁地,更不会有弟子敢去找他。
  
  一个人孤孤单单呆了这么久,还要承受诸如“废人”、“天才陨落”之类的流言蜚语,心里一定挺难过,感到伤心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这种时候要是能有人陪在他身边,大概会好受很多。
  
  所以她决定冒充一个不知名的小弟子,偷偷写信鼓励鼓励他。
  
  玄虚剑派内,信息传递一概使用通讯符。就像现代社会里的信件,虽然可以被准确投递给收信人,但如果寄信的那位不署名,便不会被知晓身份。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毫无障碍地冒充成一位不知名小迷妹,在温鹤眠最难熬的这段时间力所能及地安慰他。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宁宁说干就干,当即从书桌上拿起一叠通讯符,大大咧咧地开始写字。为了不被发现,甚至很机智地换了字体。
  
  赌她一年的零花钱,这一波必不可能被发现。
  
  通讯符如同生有翅膀,在灵力加持下瞬间被传入温鹤眠宅邸门前。
  深居简出的青年已经许久未曾收到消息,满带疑惑地打开,看清内容后,霜雪般寒冷的眉眼不由得微微舒展开来。
  
  那上面用狗爬一样的草字写着:
  
  [将星长老您好哇!
  我是新入门派的弟子,一直都特别特别崇拜您,如果您能看见这封信,那我可就太开心啦。
  我听闻长老在大战中受了伤,正值闭关修养,不知过得怎样。好期待有天能与您相见,为了这个目标,我会一直一直努力的!
  
  知您境况艰涩,但请不要妄自菲薄。
  我和其他许许多多人都不曾将你忘却,回霜剑虽多年未出鞘,剑圣却一直留于我们心中。对于我来说,您永远是指引前路的火光。
  
  虽然力量薄弱,但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等有朝一日找到重塑识海的办法,让您再度拔剑。
  请务必要耐心等到那一天!
  
  祝将星长老天天开心呀!如果不高兴的话,我会经常把快乐分给你哦。
  请不要在意我的名字,等兑现承诺的那天,我们就能见面啦。]
  
  言语稚嫩,却满篇尽是赤子诚心。
  
  青年苍白的指节握在纸页之上,不知怎地,忽然从嗓子里发出一道低哑的笑。
  
  这通讯符……
  
  修为高深之人,能够感知每个人身上不同的灵气。那姑娘一定不会想到,他纵使修为尽失,却还是能就此分辨一二。
  通讯符上的灵气温婉柔和,却带了股凛冽剑意,即便她在信中说得再隐晦,温鹤眠还是能一眼认出信件的主人。
  
  要不是他感知到熟悉的灵气,减轻了清虚谷中的禁制,这通讯符打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进得来。
  
  还说期待着有朝一日能亲眼见到他。
  倒是装得不错。
  
  温鹤眠向来不爱与别人有所牵连,这次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拿笔俯身,利用她传来的通讯符写了回信——
  只要使用同一张符咒,信件便能自动前往寄信人的住处。
  
  [承蒙错爱。
  今日有名弟子闯入清虚谷中,白裙绾发,腰间佩剑坠有明珠,看剑气,理应是金丹期修士。不知小道友可知她姓甚名谁?]
  
  宁宁很快便将回复看完,晶亮的杏眼里盛了些许惊讶。
  哇,温鹤眠居然咻地一下就回了消息!将星长老这么平易近人的吗!而且他好像非常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个小迷妹的身份,没产生一丢丢怀疑,真是超高校级别的幸运!
  
  她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成功将温鹤眠蒙在鼓里,却压根没料到早就着了他的道。
  第二封信件很快就寄进清虚谷,仍然是龙飞凤舞的小字。
  
  [那是天羡子长老手下的宁宁师姐,她可凶啦!我们都超怕她的!如果她今天做了什么让您不高兴的事情,我代替她道个歉。
  别在意,她的脾气一直不好。
  拜托了,千万不要伤心!]
  
  这丫头居然还弯弯拐拐地向他说对不起,可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青年漆黑的眼瞳里如坠星辰,仿佛漫天冰雪消融殆尽,终于露出苍茫纯净的天空。
  他静静将那封信看了许久,指尖微微一动,极认真地在白纸上缓缓落笔。
  
  原来是叫这个名字。
  温鹤眠久违地嘴角含笑,垂眸望着纸上的字迹,在心里低低念出来。
  
  宁宁。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