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作者:纪婴

阴山鬼母的巢穴藏匿于摘星阁底,宁宁从顶楼向下而行,盘旋的楼梯仿佛没有尽头。
  
  此地飞阁流丹,瑶台琼室,男男女女的笑音随着晚风肆意蔓延,端的是一派笙歌繁华之景,玉宇琼楼。
  
  然而独自行于其间,却总是有股阴沉沉的杀意如影随形,叫人无法安生。
  
  楼道两旁的灯笼中烛火明灭,如同万千魑魅魍魉悬浮其中,橘黄色的黯淡光线温吞如流水,将少女纤细的身影全部吞没。
  光点摇晃不定,照在墙边古意盎然的雕梁画栋,一张张或痴醉或狂笑的木雕人脸若隐若现,不像行乐,倒似一团团狰狞饿鬼。
  
  宁宁顺着阶梯缓缓下行,阴山鬼母应该已经察觉有傀儡身亡,派其他傀儡前去一探究竟。
  她早就出了雅间,楼里人流如织、处处嘈杂,对于鬼母来说,想亲自找到罪魁祸首并不容易。
  
  ——宁宁决定先去找她。
  
  地洞藏在一楼的某处密道之下,宁宁对照着原文摸摸索索,终于将那处无比隐秘的通道找了出来。打开暗门的瞬间,便从洞口里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气。
  
  她微微蹙眉,并没有表现多么厌恶的表情,在轻轻呼吸一口后,翻身进了地道。
  
  地道起初极为狭窄,两旁昏暗得瞧不见丝毫光亮,好在剑修五感惊人,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也还是能勉强看清前方道路。
  
  随着越走越深,地洞居然豁然开朗起来。
  几盏长明灯悬挂于通道两端,好似暗夜流火,点点萤光。周围漆黑的色泽被驱散殆尽,摇曳不定的灯光却更令人心惊胆战,平添几分杀机四伏的不确定感。
  
  逼仄通道兀地被放大,在尽头形成一个宽阔的圆形洞穴,如同水滴逐渐饱满的形状。而在洞穴中央,立着个上半身是人、下半是蜘蛛的怪物。
  
  那就是鼎鼎有名的阴山鬼母。
  
  听见来人的脚步声,鬼母双目无神地睁开眼眸。脑袋随之抬起时,发出类似于骨头碰撞的咔擦声响。
  
  这是个体型极为庞大的怪物,虽说上半身妖娆的女人形象与常人无异,可下部分身躯却占据了小半个洞穴,显得诡异而臃肿。
  黑发顺着苍白肌肤蜿蜒而下,像极了扭动着的漆黑水蛇;细长的八条蛛腿锋利如刃,蕴藏着见血封喉的剧毒,任何人被它们稍微一伤,就能马上去见阎罗王。
  
  更不用说她实力强劲,吸收了摘星阁里多年的精元后,伤口已恢复大半。
  
  “……你?”
  与她媚气横生的女人面孔不同,阴山鬼母说话时沙哑如磨砂,如同命不久矣的老妪:“剑修?”
  
  宁宁毫不避讳地露出自己腰间的星痕剑,微微一笑:“正是。”
  她抬眸与之对视:“听闻阴山鬼母力量强横,怎么沦落到偷人精元的地步?这摘星阁似乎并非阁下所建,不怕被真正的主人发现么?”
  
  鬼母凄声冷笑,盘踞于洞穴中的万千蛛丝应声而动:“精元我想用就用,摘星阁想来就来,难道我还会怕楼顶那废物不成!”
  
  “哦?”
  宁宁挑眉:“阁下身受重伤,只怕无力还击吧?”
  
  “笑话!如今我才是楼里真正的主人。那妖女自以为掌控全局,殊不知阁中大半小妖都成了我的傀儡,待我实力大成,便将这摘星阁从她手里夺过来。”
  宁宁的话显然将对方激怒些许,蛛丝如万千雨落,悬浮半空:“怎么,一个小小的剑修,莫非还想收了我不成?”
  
  蛛丝应声而下,每一根都尖利如针,密密麻麻织成雪白的网,径直朝洞穴入口的少女冲去。
  宁宁明明并未闪躲——
  
  却有股无形的力量挡在她跟前,击退那气势汹汹的蛛网。
  
  “想收你的,可不是我。”
  她勾唇轻笑,向右侧挪开一步,语气里多了几分恭敬的意味:“夫人,您都听到了吧。”
  
  阴山鬼母浑身一震。
  
  在光线无法照射的狭窄通道里,在浓郁深沉的暗色之中。
  一道身着白裙的人影缓缓上前,刺眼的纯白色泽好似划破黑暗的利剑,将之前幽谧诡谲的氛围倏然斩断。
  
  或是说,让局势更加剑拔弩张。
  
  黑发白衫的白骨夫人形如绝世女郎,冰肌玉骨、酥胸半露,风鬟雾鬓如长瀑飘洒,在柔暖的长明灯下轻盈似梦,当真有如画中之人。
  
  然而当她冷声开口,便又是另一幅景象。
  
  只见白骨夫人柳眉微蹙,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嗤:“我说近日睡不安生,原来是有只山里来的野鸡在丢人现眼。偷老娘的精元你配吗?小嘴叭叭叭倒是好听,在这儿学狗叫呢?看老娘不把你的烂腿打断!”
  
  偷东西当面被人戳穿,实在不是件光彩事情。
  饶是阴山鬼母也愣了一愣,继而加重语气:“怎么,莫非你想和正道剑修一同来对付我?”
  
  那剑修分明是存了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等她俩精疲力竭地打完后坐享其成。
  只要白骨夫人不傻,就应该先与她联手,把那小姑娘解决掉。
  
  哼,想和她斗?
  没门。
  
  今天她就要先取那剑修的项上人头!
  
  这边阴山鬼母势在必得地说完,那边白骨夫人面无表情地听着,居然纹丝不动。
  
  倒是宁宁轻声笑笑,一把撕下脸上的面皮,露出藏在面具之下真正的模样。
  
  居然是……一个她隐隐有印象,却叫不上来名字的楼中女妖。
  
  对方身上没有傀儡的气息,但阴山鬼母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把傀儡种在她身上。
  毕竟她控制的妖魔实在太多,记不住名字也认不清模样。
  
  失算了。
  原来剑修只是个幌子,她们真正的目的……
  
  只是为了诈她坦白真相!
  
  “不可能!”阴山鬼母气急败坏,“你身上分明有剑修的佩剑,而且我的傀儡被剑修所杀,绝对错不了!”
  
  “今日楼里的确来了几名剑修,谁知道杀妖的是哪一个。”
  朝颜动作笨拙地把剑拿起,像小孩那样饶有兴趣地端详上面的纹路:“我接待的那剑修喝多了酒,无意间告诉我,他们此番前来是为铲除阴山鬼母——说起来还真要感谢她,否则我们也不会知道,楼里居然藏了个小偷。”
  
  她顿了顿,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至于这把剑?我为了做戏做全套,特意把她灌醉后偷了佩剑,否则怎么骗过您的火眼金睛呢?阴山鬼母阁下。”
  
  “你这!”
  居然被这种修为低下的小妖骗得团团转,阴山鬼母气得浑身发颤,用尽全身力气,也不过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我杀了你!”
  
  谈话间风声大作,腥气四起。盘旋在洞穴墙壁上的蛛丝倾巢而出,露出被覆盖的层层血迹。
  腥臭味道映着浓郁血色,长明灯忽暗忽明,一阵疾风划过。
  
  朝颜满脸不敢置信地后退几步,被击飞在一旁的石壁上。
  
  “可恶,这一击……”
  她连起身都没了力气,像条死鱼瘫在一边,颤抖着举起右手指向阴山鬼母:“看似不经意却暗劲深藏,毒风已经浸入我的五脏六腑。不愧是阴山鬼母,有够狠毒!”
  
  阴山鬼母:?
  居然还自己开始了解说,不愧你个大头鬼啊!她这一下根本就没用力好吗!什么叫“看似不经意却暗劲深藏”,这真的就只是一道风而已啊!
  
  朝颜不顾她震惊的目光,说着又把头转向白骨夫人,气若游丝:“夫人,请你务必铲除这……还我们楼里姐妹……啊!好痛!”
  
  话没说完就脑袋一偏眼睛一闭。
  人没了。
  
  阴山鬼母惊了。
  绝对是在故意演她啊这个贱人!你还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吗!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可偏偏白骨夫人那白痴信以为真,扇形统计图般的眼睛里有六成愤怒和四分悲悯,末了厉声轻呵:“夺我精元害我姐妹,受死!”
  
  阴山鬼母:草。
  
  大战在即,阴山鬼母只能应战。
  蛛丝层层叠叠,每一根都蕴含着杀意重重的毒性与血气,宛如漫天银针倾泻而下,直攻白骨夫人首级。
  
  白裙佳人冷然一睨,身后与跟前竟凭空浮现具具骸骨,如同拥有意识的军队,将正中央的主人牢牢护住。
  
  蛛网千结,白骨生烟。
  
  一时间洞穴被刺目雪白浑然占据,石壁上的猩红鲜血粘腻不堪,更显出怪诞诡谲之感。
  浩浩荡荡的白骨大军皆为惨死于白骨夫人手下之人,哀嚎着一拥而上,空洞的眼眶好似深渊。
  
  原文中没有详细描述过这两人对上的场面,毕竟她们俩属于葫芦娃救爷爷,一个接一个地往主角团身边送。
  
  但按照设定,阴山鬼母的力量要高出一筹——
  毕竟都吃了别人家里这么多年的兵线,再不发育一下,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白骨指节划破层层蛛丝,蛛网则展开了大面积绞杀,将骨人碾为碎屑。
  两个女妖之间的正面交锋亦从未停止,白光暗影之间,白骨夫人吐出一口鲜血,被击退在地。
  
  阴山鬼母虽然还存了点力气,却也称不上太好。此时勾出一个狰狞至极的狞笑,喘着气道:“没想到吧?你这个废物!今日是我——”
  
  她话没说完,便猛地一惊。
  
  角落里那个本应该不省人事的小妖居然睁了眼睛,带了点笑意地盯着她看。
  
  “朝颜!”
  白骨夫人哈哈大笑:“快用神行散带我出去!”
  
  这是她们商量好的计策,如若白骨夫人落于下风,便让朝颜动用神行散,让她们在电光火石之间逃走。
  
  那阴山老妖以为今日能干掉她,万万不会料到她还留了一手,哈哈,没想到吧——
  
  忽然,白骨夫人的表情也陡然愣住。
  空气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一时间多少有点尴尬。
  
  只见朝颜顺手摸上鬓角,轻轻一拉。
  那张面皮居然也随之落下,露出的……
  
  草啊!为什么还是那剑修的脸!!!
  
  宁宁笑得温柔,说出了那句她们俩都没来得及说的话:“哈哈,没想到吧,我准备了两张脸。”
  
  阴山鬼母如遭天打五雷轰,像是网恋被骗去八千万。
  白骨夫人翻着白眼,又从嘴里吐了口血。
  
  你○的,为什么。
  
  一切要从一柱香前说起。
  
  那两位师弟不晓得去了哪里,如果浪费时间去找他们,说不定反而打草惊蛇。如今宁宁能依靠的力量只有她自己,要想赢下这一局……
  楼顶不是还住着个白骨夫人吗!原著里主角团是一个接一个地打,可不代表她不能耍点小聪明,让她俩窝里斗啊!
  
  白骨夫人,免费工具人,太香了。
  
  除掉女妖朝颜后,宁宁毫不费力便得到了那张与自己模样相同的面具。
  除此之外自然不能忘记,那女妖脸上原本就贴着张人面。
  
  这样一来,她便有了两副伪装。
  一面是玄虚剑派弟子宁宁,用来套取鬼母的话;一面是摘星阁中的女妖朝颜,用来换取白骨夫人的信赖。
  
  朝颜身死,阴山鬼母必定会有所察觉,派遣其他傀儡来此查探——
  然而阴山鬼母知道,白骨夫人却对这件事儿一无所知呀。
  
  楼里虽然有两位实力强劲的大妖,彼此之间却是处在对立状态。
  阴山鬼母就算知道了傀儡被杀,碍于她偷偷窃取精元的行径和见不得光的身份,也绝不可能告诉白骨夫人。
  
  她只能憋着一口气,自己操纵傀儡慢慢查。
  
  殊不知在这时候,宁宁已经找上了白骨夫人的老巢。
  
  只要合理利用两位大妖之间的情报差异与认知错位,这个局就不成问题。
  
  要说服白骨夫人,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她不是阴山鬼母,无法通过傀儡来辨认眼前之人究竟是真是假。剑修的身份不便接近,宁宁只需要顶着朝颜的脸前去拜见,再火急火燎地引出阴山鬼母的存在……
  
  就算对方之前还有一丢丢怀疑,被窃取精元后的愤怒,也足以转移所有注意力。
  
  当时宁宁怎么说来着?
  
  “夫人!我今夜待客时遇一剑修,酒过三巡,竟称摘星阁底藏有百年大妖阴山鬼母。听闻山阴鬼母也靠食人精血修炼,几年前被正道所伤,行踪不明,莫非……阁中元阳日益稀少一事与她有关?”
  
  白骨夫人还没傻透,犹豫着问了句:“剑修?”
  
  “正是!那人声称玄虚剑派弟子,朝颜不敢轻举妄动,便先行将她灌醉,再来向您禀报。”
  
  这理由有因有果、逻辑合理,简直无懈可击。
  更何况宁宁还悄悄捏了个决,把早就藏在袖口里的人面变在手心上:“这是那剑修的模样,若您不信,待朝颜以这副人面前去试探她。那毒妇必会承认恶行。”
  
  变幻人面,是楼里妖魔独有的法子。
  
  如此忠心、如此细心、如此贴心,甚至还能顺手变出张人.皮.面.具。
  
  这必然就是朝颜本颜啊!有什么好怀疑的吗?
  
  于是白骨夫人就被她带到这儿来了。
  
  白骨夫人悔啊。
  她以为自己带的是个忠心耿耿小跟班,结果是心肠黑成煤炭的二五仔,不但从头到尾把她当工具人,还毫不犹豫就把她给卖了。
  
  阴山鬼母恨啊。
  她以为自己足够深思熟虑,对付这两人必定不在话下,结果却着了人家的道,当着正道剑修的面,把唯一能成为自己同盟的家伙打得半死不活。
  
  阴山鬼母厉声尖叫:“居然把剑修引来我巢穴,你个白痴,脑子被驴踢了吗!”
  
  奄奄一息的白骨夫人咬牙切齿:“明明是你这妖婆夺我机缘!臭婆娘还在这里狗吠,我打烂你的嘴!”
  
  “蠢货!”
  “小偷!”
  
  这两位怎么跟小孩似的。
  宁宁听她俩拌嘴似的吵了会儿,迟疑着开口:“那个……”
  
  阴山鬼母、白骨夫人:“闭嘴你这臭剑修!”
  
  阴山鬼母怒从心起,咬着牙默念法诀。
  血迹斑驳的石壁上竟生出数只深红毒蛛,遍布的蛛丝上亦浮现起幽幽血光:“你以为这样就完了?我乃阴山鬼母,号令幽冥毒胎千万。如今力息尚存,凭你一个小小剑修能奈我何!”
  
  “哦。”
  宁宁摸了摸手里冰冷的星痕剑鞘,抬眸轻笑:“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好了。”
  
  星痕应声出鞘,明珠生光,如沐星河。
  剑气如潮,转瞬之间便盈满幽暗洞穴,抑制住扑面而来的腥风。
  
  “我乃玄虚剑派天羡子之徒,今日特此下山除妖。你们可以叫我——”
  她顿了顿,用了半开玩笑的语气:“千层饼子。”
  
  “哈哈哈哈哈千层饼子!”
  玄镜旁的天羡子笑得浑身发颤,指着幻境中的宁宁满脸嘚瑟:“师兄看见没!这我徒弟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真霄:……
  真霄看一眼身旁青年打满补丁的白袍,以及乐得合不拢嘴的模样。
  
  多么朴实无华,多么返璞归真。
  多像个好几百岁、智商不那么高的穷孩子。
  
  真霄:“不愧是你徒弟。”
  
  以及,女人之间的心思好可怕。
  还是他的剑最好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