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作者:纪婴

宁宁在上辈子就是个运动废柴。
  
  她会钢琴,会素描,会书法,唯独体力差劲得一塌糊涂,要说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锻炼过,大概只有练形体那会儿跳的美丽芭蕾和天鹅臂操。
  
  结果别人是漂漂亮亮的小天鹅,她到一半就被累得半死不活,活像只即将被端上餐桌的扑棱蛾。
  后来形体没练成,脸上肌肉倒是差点抽了筋——因为宁宁跳死亡芭蕾时的面部表情总是特别丰富。
  
  被累的。
  
  所以综上所述,她理应是极不爱动弹,对于孟诀提出教授剑法一事,也是打从心底拒绝的。
  可耐不住它实在是太香了。
  
  修道之人的体质与她上一世截然不同,被灵气浸润的肌体练精化气、练气化神,剑心、剑意、剑骨在拔剑时凝于一掌之间,星痕出鞘的瞬间,浑身血液都为之亢奋叫嚣。
  
  剑修的挥剑不是单纯为了“挥剑”做出的动作,而更像是听从于一种来自本心的本能,身姿变换之中,天地灵气前所未有地充盈于其间。
  
  这并不是一种让人厌恶的感觉。
  所以宁宁虽然累如老狗地喊了句“再也不练”,却还是在一阵短暂休息后,继续在孟诀指导下学会了一式又一式的动作。
  
  开玩笑,她在之前可是打算征服高考的女人欸。
  
  练剑和学习其实没太大差别,人人天赋各异、修行全靠苦练、离不开拜师学艺,有人天才陨落,也有人从底层小辈一步步往上爬。
  更不用说那些大考小考,不就和仙门里的秘境试炼没什么两样么。
  
  她能在史地生数理化的题海战术里屹立不倒,难道还会怕这个不用怎么动脑子就能学会的剑法。
  
  “金蛇剑法源自苗疆,讲求变幻莫测,倒劈斜戳,皆可在瞬息之间大败敌方,不拘泥于固定格局。这一招金光蛇影最为致命,凭借刀剑分化,可形成一人御百剑之势,你且看好。”
  
  孟诀矫正好她的姿势,把双手从宁宁肩上松开,亲自拔剑为她演示。
  
  宁宁听着他的话,自动脑补成课堂上英语老师的经典语录:“这个表达一定要记住,写作时再加上倒装句和定语从句,不要拘泥在固定用法上。凭借句式分化,可以让一篇作文里有好几种高级表达,作文肯定能拿高分。”
  
  太接地气了。
  
  金蛇剑法变化万千,断然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好在孟诀剑心大成,算得上同辈中最为优秀的老师;宁宁的这具身体亦是天资卓绝,不到三日,便已能大致将其掌握。
  
  最最最重要的一点是,跟着大师兄,她有肉吃啊!
  没错,孟诀在一众穷困潦倒的剑修中鹤立鸡群,他是个吃得起食堂的有钱人。
  
  “玄虚剑派?穷?”
  孟诀闻言轻笑一声,真真可谓翩翩公子温雅如玉,一双桃花眼如沐星河:“小师妹,玄虚乃剑道第一大派,自然不会克扣钱财。穷的不是师门,而是用钱的人——纵观上下,像师尊那般倾尽所有追求剑道的可不多。”
  
  宁宁偏着脑袋一想,对哦。
  
  他们那个吊儿郎当的剑痴师傅成天满世界地乱飞,见到宝剑和剑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会买下来;
  原主娇生惯养,花钱不知节制,变成穷光蛋那是命中注定;
  小师弟也是个用钱大手大脚的祖宗,更不用说身为皇家子弟不识人间疾苦,被人骗走了不知道多少灵石。
  
  至于那个她还没见过面的大师姐,根据原文里的描述,也是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酒鬼,人生中唯有剑与酒与美人最珍贵。
  
  原来穷困潦倒的并非整个剑宗,而是他们这奇葩的亲传师门。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堆穷光蛋聚在一起,也真是没谁了。
  
  跟着孟诀练(吃)了三天剑(肉),宁宁收到了师尊天羡子发来的通讯符,邀她去府上聚一聚,见见新收的小师弟。
  
  就是男主裴寂。
  
  纸鹤状的通讯符被她拿在手里轻轻揉捏,宁宁斜依着门扉,蹙眉露出一个极淡的笑。
  之前都是小打小闹,这接下来的剧情,对她可就不太友好了。
  
  *
  据天羡子所言,山顶萧索,山脚没牌面,把居所建于山腰之间,才是真真正正的赛神仙。
  书里从未描写过他居所的详细模样,所以当宁宁赶到玉衡峰山腰时,忍不住愣了一下。
  
  乍一看去是栋雕梁画栋赏心悦目的仿园林建筑,丹楹刻桷、雕栏玉砌。未经修剪的灵植盘旋而上,翡翠枝叶缠绕着楼宇之上的飞龙石雕,颇有几分绿意掩映的生机盎然之感。
  
  但细细看去,很容易便能察觉猫腻。
  
  龙眼睛里的珠子,被摘了。
  有几处精致华美的木雕,被扣走了。
  墙上隐隐有挂画留下的痕迹,至于那幅画,被拆了。
  
  空空荡荡的大厅什么家具都没有,如同蝴蝶破茧离去,空留一个偌大的壳。
  
  宁宁:……
  这人是真穷。
  
  听说他曾经为了买下一把上清剑,居然在门派里高价拍卖自己的这栋房屋,结果被其他几名长老合力制止,每人凑了些钱给他,才终于作罢。
  毕竟堂堂玄虚剑派的天羡长老居然穷到卖房子,这事儿传出去怎么都不好听。
  
  “哟,宁宁!”
  身着白袍的青年轻易察觉了她的气息,转身笑嘻嘻地挥手:“听说你三日便参透了金蛇剑法,后生可畏啊!也不亏我当年卖了裤子才把它带回剑派。”
  
  谁想听你卖裤子的事情啊!所以你当年难道是裸着回来的吗!
  
  宁宁觉得整个金蛇剑法都不太好了。
  她一想到“金光蛇影”,就会情不自禁开始脑补自家师尊手握剑谱御剑飞行时,那些随风乱飘的腿毛。
  
  有那味儿了。
  
  “多谢师尊。”
  宁宁应声笑了笑,抬眸望去,发现还有另外两人在大厅里。
  
  林浔一袭蓝衣,墨发束在身后,见到她时弯起圆润黑亮的狗狗眼,笑着叫了声“小师姐”。
  
  如今正值晌午,有融金般的日光从窗外涌进来。他站在潺潺光影之下,连睫毛都被笼罩了层金粉似的薄光,看上去温暖而明朗。
  站在另一边的裴寂,则整个立于阴影之中。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淡漠神色,眼尾带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嘲弄。黑衣在黑暗里更显阴郁,也衬得他毫无血色的脸越发苍白。
  
  “这是你新的小师弟,名叫裴寂——你们俩应该算认识。”
  天羡子大概真没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有种感情叫“嫉妒”,心大得没边,也难怪原主敢那样肆无忌惮地作妖:“他之前虽是外门弟子,如今却已入了金丹二重境,更可贵的是剑心难得,你们以后多加切磋,彼此一定收获颇多。”
  
  宁宁朝他淡淡一笑:“小师弟。”
  
  “哦哦哦她笑得真好看!快回她啊裴寂!这姑娘居然是你师姐,这就是缘分吧!”
  
  承影的剑气在他体内扭来扭去,少年蹙眉用灵力将它按住,仍是面无表情:“师姐。”
  
  见了她就皱眉头,至于这么讨厌吗。
  宁宁没再说话,把视线转向天羡子。
  
  “今日叫你们过来,目的有二。”
  青年懒散一笑,比了个手势:“其一,同门嘛,总归要见面认识认识;其二,看看你们的实力精进如何。”
  
  林浔的脸白了一刹:“师尊莫不是要我们三个……拔剑比试?”
  
  天羡子义正言辞:“我是会让宝贝徒弟们打架受伤的人吗?”
  
  师尊居然如此关照他们!
  小白龙受宠若惊地吸了口气,还没来得及露出感激的笑,就听他继续说:“要是你们受了伤,医药费岂不是得由我来出?不可不可!”
  
  林浔彻底不说话了。
  
  “所以呢,为师想了个更好的点子。”
  天羡子嘿嘿一笑:“你们去浮屠塔里走上一遭,如何?”
  
  浮屠塔,乃玄虚剑派弟子历练场所。
  塔有百层,每层皆设一处幻境,只能闯过幻境,才能进入下一层。百层之间难度层层叠加,困了不知多少魍魉修罗的残相魅影,剧情之精妙、幻象之真切,与下山亲自历练的感受没什么不同。
  
  “层数我已选好,能破格为你们直接打开。”
  天羡子道:“四十层,夜访摘星阁,恰好适合金丹期修士,不知各位可有兴趣试上一试?”
  
  听见“摘星阁”三字,宁宁眉心兀地一跳。
  
  原著里,原主就是这个在鬼地方……
  被打了个头破血流,当场被丢出幻境,在床上躺了整整半月。
  
  *
  幻境,摘星阁。
  
  月影星光如点点碎金点缀江上,花船依江而过,歌女的靡靡之音散在风中,叫人酥了骨头。
  临江的楼宇不知多少层数,雕甍绣槛之间,琉璃瓦映着皎洁月色,点亮高高翘起的檐角。有黯淡灯光从镂空的雕花窗桕中缓缓淌出,为整栋高楼笼上一层柔和光晕,有如轻纱薄雾,天上人间。
  
  摘星阁听闻顶端可摘星揽月,门前门庭若市、车马流转。
  宁宁独自站在门前,身旁传来女郎娇柔的笑:“姑娘此番前来,可有心仪的对象?”
  
  身旁是幽幽脂粉香,暗香疏影簇拥着灯笼里明灭不定的火光,还有女人们的妖冶身姿。
  
  摘星阁是座花楼。
  天羡子真会挑地方。
  
  他们三人虽是同时入了幻境,进入幻境后却并不在一起。宁宁还没来得及出声回应,便听见一阵喧哗。
  
  “贱人!不就摸你一下,在这里装什么清高!”
  
  “对不住啊这位爷,她刚来不久,不懂规矩——你!快来道歉!”
  
  啊,多么老土的剧情,宛如二十年前的言情小说文艺复兴。
  
  她对情节心知肚明,悠悠转过身去,恰好对上一双梨花带雨的眼瞳。
  身着黄袍的青年男子横眉冷目地不停咒骂,白裙少女掩面而泣,倔强地把头扭到另一边,在撞上宁宁的目光时,双眸微微一动。
  
  宁宁面无表情地转身移开视线。
  
  烟花楼阁,英雄救美,都这么老土的桥段了,那群妖魔居然还来玩大放送。
  
  ——这是幕后boss设下的局。
  被欺凌的少女是假的,嚣张跋扈的男人也是假的,如果有人路见不平,便会被那少女以“报恩”的名义带去房间。
  
  然后看着她一层层剥开人皮面具,露出内里扭曲狰狞的怪脸。
  
  摘星阁看似是平平无奇的烟柳地,在此处的女子们实则尽是妖魔,由幕后的白骨夫人统一约束,恩客在她们眼里,不过是顿热腾腾的食物。
  
  幻境主线其实并不难,白骨夫人虽然难缠,凭借他们三人的实力却也不在话下。唯一叫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场幻境里出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奇遇。
  
  或是说,高难度彩蛋。
  
  众人拼尽全力击败白骨夫人,幻境却并未崩塌,直到这时才逐渐发现,原来楼里还藏着个更为可怕的怪物。
  原主就是在精疲力竭之时,被那位打了个半死不活。
  
  宁宁当然不能重蹈覆辙啊!
  她虽然要兢兢业业当个恶毒女配,但那只是有系统强制规定的情况下。原主受的伤吃的苦可不少,她是一个都不想去尝试。
  
  这也是宁宁拼尽全力去学习金蛇剑法的原因。
  她不想像原主一样,依靠攀附别人的手段在修仙界勉强立足。有了这样优异的天赋,理应凭借自己的力量破开重重绝境。
  
  比如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被浑身是血地丢出幻境。
  
  少女见她刻意别开视线,捏着嗓子委屈道:“小姐,帮帮我吧!”
  
  宁宁淡淡睨她一眼。
  如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会被那群妖魔当作内定的食物,时时刻刻受到监视,不利于她在摘星阁中自由行动,暗中破局——
  
  听说正道之人的血肉,总是格外美味香甜。
  
  既然这样……当个坏人不就好了。
  她本来就是恶毒女配嘛。
  
  “凌波一介歌女,卖艺不卖身,要是被那位公子……”
  少女说着掩面而泣:“莫非小姐嫌弃凌波出身低微,不愿出手相助?”
  
  宁宁毫不犹豫:“是啊。”
  对方的脸狠狠抽搐了一下。
  
  对不起,恶毒女配没有道德,不会被道德绑架。
  
  在场几人的表情同时僵住。
  不对劲吧,这姑娘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剑气,理应是仙门剑道弟子,怎会如此……
  
  如此不当人?
  
  更令他们吃惊的还在后头。
  只见那腰间环剑的紫裙少女微微一笑,顺手便揽过身旁一位女子腰身:“我要这个。”
  
  说罢又环视四周,颇为满意地指点江山,居然一把拉过黄袍男子身旁的女人:“这个姐姐也不错。”
  
  “小、小姐,”女人试探性开口,“我今夜已经跟了那边的公子……”
  
  “这有什么!”
  宁宁当即接话,语气似曾相识:“不就摸你一下,装什么清高。”
  
  女人双眼含泪看向黄袍男:“公子,帮帮我吧!”
  黄袍男子义愤填膺:“你这可耻小人!居然强迫——”
  
  话说了一半就整个人愣住。
  
  呸!他义愤填膺个鬼啊!他才是反面人物不是吗!而且眼前这小丫头片子就是直接挪用的他的台词吧!
  
  天底下居然有如此厚脸皮之人!
  
  有个类似于管事的女人上前一步,笑得尴尬:“姑娘……更青睐哪一位?”
  
  “啊?”
  宁宁双眼一抬,握了握右手:“我全都要!”
  
  师兄对她说过,剑修就是要自信一点!
  
  白裙少女:……
  管事女人:……
  
  林浔赶到摘星阁,比宁宁晚了一些。
  他听其他师兄师姐说过,摘星阁里有段英雄救美的剧情,是要在某个行为不端的浪荡子弟手中救下一名歌女姑娘。
  
  他满怀忐忑地来到剧情触发地,却看见……
  
  那个左拥右抱满脸笑嘻嘻的混球。
  那个拉着其中一名姑娘的手,大言不惭说着“别怕啊!我不给钱,就不算嫖啦”的浪荡子弟。
  那个即将被自己狠狠教训一顿的反派角色——
  
  为什么会是他的小师姐啊???
  
  宁宁见到他,很有礼貌地回了个笑。
  她对于小白龙的所思所想并不感兴趣,心里唯一的念头,是如何毫发无损地制服那位终极大怪物。
  
  或是说,把这鬼地方搅个天翻地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