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作者:纪婴

剑诀与摄魂钉相撞的瞬间,宁宁嘴角扬起的弧度还凝固在唇边。
  她是真没想到,自己那道歪了的剑气会误打误撞碰见陈钊的毒钉,一阴一阳两相抵消,竟同时消弭于无形之中。
  
  闹了这么大的乌龙,她脑袋里的系统居然没出一点声音。
  之前她把别人跟裴寂认错时也是,好像它只需要督促宁宁去“做”,至于她究竟做得如何,就与它毫无关系了。
  
  像极了拼命完成暑假作业时的宁宁本人,只要把空空全填满,管它答案到底对不对,只要做完就行。
  
  陈钊眼见摄魂钉没了效力,心里便更是恐慌。
  那道剑气又快又准,精确无误地打在摄魂钉之上,在那样电光火石的碰撞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必然实力高超。
  
  要么是裴寂的力量深不可测,要么是有高人在暗中相助,无论哪一种,对于他而言都是大不利。
  
  昨日听闻天羡子门下的宁宁败在一个外门弟子手上,他在心里暗暗鄙夷了不知多少回,并暗暗下定决心,要在今天的大比上好好灭一灭那小子威风,不成想……
  
  陈钊神色一凛,握在剑柄之上的指骨微微发白。
  既然这样,那就休怪他下死手了!
  
  巨剑顺势而起,拨起千钧狂风。暗金色剑影与日光遥相交辉,只不过瞬息之间,高大魁梧的青年便欺身而上,袭往裴寂所在的方向。
  
  身着黑衣的少年凝神以待,眉宇间隐约浮起黯然煞气。
  
  宁宁双手环抱在前胸,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场上越发激烈的争斗。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身为内行的宁宁不由得打从心底感慨一句:
  男主真好看哇。
  
  其实裴寂长得很不像是个正派男主,性格和所作所为就更是差之千里。
  
  因为从小被母亲厌恶着长大,还时常被当作负心汉老爹的替身疯狂毒打,他理所当然地没长成社会主义新青年,性格孤僻又古怪。
  不但极其抗拒与旁人接触,还兼有毒舌阴戾黑心莲等等一大堆匪夷所思的属性加成,比反派更像反派,让反派无路可走。
  
  所以这部小说的人气……
  委婉点说,实在不是太高,也不晓得作者是怎么做到孤军奋战写下洋洋洒洒那么多字的。
  
  话题回到裴寂。
  他长了张漂亮得惊人的脸,上挑的凤眼自带几分媚意,却又被他眼中浓墨般化不开的狠戾神色冲散大半。
  
  嗜血煞气与勾人媚气浑然相融,丝丝交叠。眼底一颗深红泪痣最是绝妙,如同朱砂一点、凝血一滴,搭配上紧抿的苍白薄唇,竟要比他身后的水墨河山更让人挪不开视线。
  
  更不用说那袭黑衣勾勒出少年人修长挺拔的轮廓,被剑气伤及的地方划开几道破口,露出内里白得不自然的皮肤与猩红鲜血——
  
  难怪会有那么多配角喜欢他。
  
  此时交战已入尾声,两方皆是伤痕累累。
  与得到亲传的陈钊不同,裴寂身为外门弟子,只能在剑堂之上修习门派基础剑法——但他居然就是凭借这些人人都会的招式,硬生生在这场较量中占了上风。
  
  没有师传,便没日没夜地自行摸索;没有固定剑招,就审时度势、步步为营,不拘泥于剑势的手法,遵循心中本意而动。
  
  这是天赋的巨大差距,陈钊输得有够彻底。
  
  打到这里,明眼人已经能看出二人孰胜孰负。宁宁心如明镜,知道男主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重大转折。
  
  疾光剑影间,人群中忽然传来数道惊呼,宁宁心知时机已到,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
  
  比武台上方悬着把寒气四溢的幽蓝古剑,在日光下映射出冰晶融化般璀然夺目的光辉。
  
  剑上立有两名青年,皆束发白袍、俊逸超然。
  其一星眸带笑,神色颇有玩味之意,略显懒散地勾着唇角;另一人轻裘缓带、神色淡淡,斑驳日影流淌于白衫之上,飘然若仙。
  
  有人讶然开口:“是……是天羡长老和孟诀师兄!”
  
  宁宁逆着光眯了眼睛,望见那始终笑着的青年朝自己挥了挥手。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这位很像是吊儿郎当纨绔子弟的剑修,正是她师尊。
  没错,旁边那位仙气飘飘的,才是她大师兄孟诀。
  
  从“天羡子”这个狂到不行的名号就能看出,他们这位师尊向来我行我素。
  他算是玄虚剑派里的一个神奇人物,为了学遍天下剑式,一年365天有三百天在游历诸国八方。平日大会小会基本不会参加,不是外出没了踪影,就是在埋头苦练新学的剑招。
  
  除此之外,这人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剑痴,见到喜欢的剑就迫不及待想买下来,几百岁的人了,至今还是个月光族。
  
  据原著所说,天羡子刚回剑派,就听闻宁宁败在一名外门弟子手下的消息。此人尤其爱凑热闹,当即御剑来到比武台,看见了裴寂苦战陈钊的一幕。
  
  然后一拍脑门,很符合人设地决定:这是个天才啊!以后就是我徒弟了。
  
  于是裴寂由外门弟子扶摇直上,一跃成为天羡长老的亲传,人生也从此天翻地覆,不再任人欺凌。
  
  台上传来巨剑落地的闷响,陈钊终于失去意识躺倒在地;他身侧的黑衣少年微喘着气,单薄胸膛轻轻起伏。
  
  鲜血自衣物潺潺淌下,侧脸被剑气划破的地方晕开一片血红,映衬着黑发白肤,摄人心魄。
  裴寂虽则狼狈,脊背却挺得笔直,似是心有所感,抬起混浊幽黑的眼瞳。
  
  正好与御剑的天羡子四目相交。
  
  宁宁知道,成了。
  
  “不错啊。”
  剑上的青年人天生笑唇,眉眼不过轻轻一勾,便无端生出几分春风轻拂、冰雪消融之感,语气一如既往地玩世不恭:“想不想当我徒弟?”
  
  这一刻的他是多么道骨仙风风度翩翩翩然若仙,新徒弟一定会对此番丰神俊朗的模样念念不忘,从此把“师尊天下第一”当作口头禅。
  只可惜那句“想不想”刚出口,台上的裴寂便体力不支,撑着剑半跪在地。
  
  眼睛还闭上了。
  
  天羡子:……
  给个耍帅的机会,哥。
  
  *
  名不见经传的外门弟子居然被长老一句话收为亲传,比武台沸腾了。
  
  外门弟子是什么?有微薄灵气但天资平平,连内门都没有资格进,一生中能和长老说句话都是幸运。
  
  仅仅经历一场比试,就一跃成为亲传弟子?
  简直匪夷所思。
  
  裴寂没了意识,天羡子对他体内磅礴的剑气十分感兴趣,屁颠屁颠跟着他去了天鹤峰的医馆。
  
  宁宁眼见一切尘埃落地,正打算回小院休息,毫无防备地见到身旁一袭白衣。
  
  是她的大师兄孟诀。
  论剑道,师兄出神入化;论实战,师兄多年未尝败绩,是门派当之无愧的首席弟子。
  
  比起整天没个正形的天羡子,性格沉稳温和的孟诀更像是师傅一些。
  听说这位师兄清风霁月、嘴角从来都带着笑,只有宁宁知道,这人是朵不折不扣的黑心莲。
  
  孟诀未入仙门时,是富商之家的庶子。他娘亲早亡,在家中身份低下,自幼便养成了冷淡疏离的性格;而后来生父更是受妖修蛊惑,在孟诀十二岁那年,全家惨遭灭门之灾。
  
  他虽然对所有人都礼貌得体,却从未付诸真心,无形间保持着难以触碰的遥远距离;
  与你微笑谈天时有多温柔,来日发觉你背叛之时,一剑毙命的手法就有多么果断从容。
  
  可想而知在原著后期,他对于不断作死的原主有多么深恶痛绝。
  
  宁宁看一眼他含笑的双眸,敛了思绪叫一声:“师兄。”
  
  如今他们接触不多,孟诀只当她是个娇纵蛮横的小师妹,虽无好感,却也称不上厌恶。
  于是他回以一笑:“宁宁师妹。师尊临走之前托我转告你,务必勤修苦练,争取早日剑术精进。”
  
  是在说她输给外门弟子那件事儿呢。
  
  宁宁乖乖点头,估摸着又到了她的作妖时间,果然脑海中嗡地一响。
  
  [叮咚!]
  [孟诀剑术高超、境界有成,你虽知他不喜你刁蛮任性的性格,却拿他毫无办法。不如来一出美人计,等他倾心于你,秘法宝器岂不是手到擒来。]
  [请对孟诀说出以下台词。]
  
  然后便是一串没眼看的白纸黑字,宁宁恨不得捂住眼睛大叫一声:麦艾斯麦艾斯!
  
  原主,这种想法是不好的。
  为什么总想从别人身上捞好处呢?你这有胳膊有腿的,还是个万众瞩目的剑道奇才,怎么偏偏想不开,非要去抱人家大腿呢。
  
  万一真讨厌他们,凭借自己勤学苦练,再把那些人打得满地找牙岂不是更爽?
  
  宁宁想不通。
  但系统管她能不能想通,台词必须得念。
  
  “师兄。”
  说这段话时本应该做出柔弱悲切的模样,但她实在没那么厚的脸皮,全程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宛如背台词机器:“输给裴寂,我好伤心。”
  
  孟诀:“嗯。”
  
  “现在连师傅也要收他做徒弟,我没有别的依靠,只能师兄你能帮我了。”
  
  孟诀不说话了。
  
  宁宁深吸一口气,用几乎是视死如归的语气继续说:“所以!今晚亥时!你有空吗!”
  
  她神情呆滞声如洪钟,说完时脸色白了好几个度。按照既定剧情,孟诀会当即明白小师妹是在邀请自己幽会,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
  
  ——更别说原著里描写了她好一大段的动作神情,什么“声线媚若游丝”、“手指轻轻扯上孟诀衣摆”、“幽香四溢”。连宁宁这个妹子都觉得把持不住,孟诀却能气定神闲地说“不”。
  
  如今她满脸的不情愿,声音僵硬如机器人,一副壮士赴死的模样,他一定会更加嫌弃。
  
  宁宁本来已经做好了被直白拒绝的准备。
  没想到孟诀迟疑片刻,居然弯了弯漂亮的桃花眼:“好。”
  
  宁宁:你说啥?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更疯狂的还在后头。
  孟诀说着笑意更深,竟然透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怜惜:“不如让我教你一些……你这个年纪以外的事情,如何?”
  
  宁宁惊了。
  如果瞳孔可以地震,她整个人已经被彻底震碎了。
  
  啊不是。
  师兄你说话这么直白的吗?你是这种人设吗?快清醒一点啊师兄!
  
  *
  子时,小别院。
  
  月影婆娑,薄雾暗生,静谧夜色自天幕蔓延而下,静悄悄融进每一缕土地。
  星点与月色洒下朦胧光影,随风潜入宁宁所在的院落,照亮少女薄红的脸颊。
  
  “师兄。”宁宁没想到孟诀言出必行,居然当真在亥时来了这所小院。如今已至午夜,她的后背紧紧靠着他的胸膛,被汗珠打湿的漆黑发丝彼此交叠,被月光映出几分暧昧。
  
  浑身都笼着层难以忍耐的热气,她咬唇忍住溢到嘴边的喘息:“这样真不行。”
  
  孟诀与她贴得格外近,手心轻轻捏住少女纤细的腕。当他含着笑低声开口,带着清泠竹香的热气便萦绕在最为敏感的颈窝:“小师妹可是累了?”
  
  宁宁已经没了点头的力气。
  
  废话啊!
  要是你连续练三个小时的剑!难道你不累吗!居然这样对待同门的美少女,孟诀你没有心!
  
  白天大师兄说完就走,完全不留给她一点反悔的机会,等宁宁心惊胆战地等到深夜,那人不仅真的来了,还带了本剑谱。
  
  没错,孟诀口中“她这个年纪以外的事情”。
  就是一套难得惊天地泣鬼神、一遍下来累得她半死不活的,高阶剑法。
  
  还真是她这个年纪所不能承受之重呢呵呵。
  
  算你狠。
  你们剑修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能不能来点阳间人的脑回路?她说的那番话像是迫及不待要学剑法吗?啊?
  
  但孟诀就完全不像她这么想。
  在小师妹最先开口时,他的确下意识觉得宁宁存了不轨的心思,本来是想拒绝,可是她的表情,真的,实在太丑了。
  
  你见过用一副死人脸来邀请男人夜半相约的吗?你听过用慷慨赴死的语气来献媚的吗?你见过有谁眼睛瞪得像铜铃、脸色白得有如女鬼再世,用这样的表情去诱惑人吗?
  
  孟诀没有。
  他见过不少女子设计接近自己,无一不是温声软语、眼波流转,恨不得化成一滩水,扑进他怀里。
  
  可是小师妹不是。
  她的表情充满了耻辱、羞涩与愤懑,其中最明显的,是视死如归的决意。
  
  ——这分明是她败给外门弟子后心有不甘,想要来讨教剑术啊!
  
  输给裴寂的羞耻与愤懑、第一次主动向他开口的羞涩、以及知晓他教起人来绝不手软,即使可能累个半死,也要坚持求教的视死如归。
  
  这样理解,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这,就是剑修!
  想不到天性蛮横的小师妹竟然如此上进,孟诀很感动。
  
  “师兄,”连续练了三个小时的宁宁双目如死鱼,只觉得一个年幼的剑修在今夜失去了她的梦想,“我学不会了,真的。”
  
  所以求求了放过她吧!!!
  
  被丹炉炸,被剑术折磨,被人误会是个跟着小男生回宿舍的痴女。
  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恶毒女配啊!这是恶毒女配应该承受的命运吗?摆明了是在拍修仙版本的《活着》啊!
  
  宁宁觉得她比祥林嫂还冤,她真傻,真的。
  
  她觉得这整个师门都不正常。
  而除了已经见面的这三位之外,居然还剩下好几个攻略对象,鬼知道那群人里还藏着哪些妖魔鬼怪,要变着花样地折腾她。
  
  耳边传来大师兄清越出尘的嗓音,那叫一个温润如玉,贴心备至:“小师妹,这剑法你已学会小半,只需再多加练习,定能有所突破。修道之人最忌半途而弃,不如自信一些。”
  
  宁宁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底气十足地说出过哪一句话,一字一顿,每个音节都蕴含着不容置喙的笃定,信心十足:“师兄!我真的学不会!学不会啊!”
  
  够自信了吧臭剑修!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