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作者:纪婴

宁宁没想到林浔会答应和她一起看月亮。
  
  毕竟林浔刚拜入师门没多久,他们俩仅仅停留在只有几面之缘的同门关系上,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在原著里,原主刚碰到他的手就被毫不犹豫地躲开,哪像现在,小白龙非但没对她的触碰表示嫌弃,居然还应下了赏月的邀约。
  
  宁宁有些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争先恐后地参加中国比惨大会了。
  
  “不过小师姐,比起外出赏月,我们是不是应该……”
  林浔说着支吾片刻,下垂的长睫遮住黑眸,再开口时,声线清糯得像是白团子:“把你的房间好好整理一下?”
  
  他说话时低着头,宁宁便能肆无忌惮地将小师弟细细打量一番。
  
  小白龙算是原著里的重要角色,由于天性善良,与独来独往的裴寂关系不错,戏份也就自然而然多了起来。
  和裴寂浑身戾气、阴晴不定的大魔头气质相比,小白莲人设的林浔要显得清润出尘许多。
  
  翩翩少年,琼枝玉树。长明灯灯光潺潺如流水,一滴滴浸染出白皙精致的面庞。
  
  他年纪尚小,眉眼之间稚气仍存。一双琉璃般的黑眼珠盛满温柔夜色,轻颤的长睫如蝶翼扑闪,洒下一层薄薄阴影。
  单薄白袍勾勒出少年人挺拔瘦削的身形,在寂然夜色之间,好似一把笔直锋利的长剑。
  
  然而看他刻意闪躲的眼神与悄悄泛红的耳根,比起千年难得一遇的剑道天才,更像是邻居家内向害羞的小弟弟。
  
  宁宁看看他,又看看自己身后的那堵非洲墙,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你愿意跟我一起,打扫房间?”
  
  林浔没抬头,也没说话,脑袋轻轻点了一下。
  
  事实证明,林浔是真的不太像娇生惯养出来的皇家子弟。
  当宁宁还在跟满地的丹炉碎屑作斗争时,他已经清扫完了缺胳膊断腿的桌兄、脑壳整个被炸飞的椅子兄、以及在爆破冲击下碎落满地的书籍残页。
  
  他实在是太熟练了,熟练到宁宁不由自主地开口:“你在家里经常做这些吗?”
  
  “是入山后才学会的。”
  林浔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师尊告诉我,这是剑修的必修之道。”
  
  他才刚来这儿没多久啊,看把孩子都逼成什么样了。
  
  宁宁不禁发出灵魂叩问:“明明我们赚钱那么难,为什么人家赚我们的钱就这么容易?”
  
  “小师姐,”正在吭哧吭哧帮她搬书柜的林浔闻声停下,迟疑一瞬后继续道,“我有个朋友,教给了我一些节俭之道——这只是我朋友的做法,我、我没试过的!”
  
  感受到宁宁直直望来的视线,小白龙有些慌张地乱了呼吸:“大致就是……如果门服损毁,不需重新购置,只要寻块白布加以裁剪,再用金色颜料描绘出云纹图案便可。”
  
  宁宁目光惊恐地看一眼他的衣袖。
  暗金纹路歪歪扭扭如帕金森患者,本应绣有蛟龙的地方,画着只龇牙咧嘴、脚比头大的诡异大泥鳅。
  
  “还有,”林浔垂着脑袋补充,“雨天的雨水一定不能浪费,可以接下来烧开洗澡,比池塘里的水干净;吃完西瓜南瓜后的瓜皮也可以保存下来,在下一顿饭时清炒,这样又能多一道菜。”
  
  宁宁惊了。
  
  宁宁真的很想问他,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就是你自己?
  可是这个问题好伤人,为了顾及小皇子的自尊心,她强忍着没说。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这就是天下第一大剑宗吗?
  
  合着其它门派都在教授术法剑诀,只有玄虚派清新脱俗,要是出了教科书,怕不是这种画风:
  
  必修一:《论一个穷逼的自我修养》。
  必修二:《家务活与母鹅的产后护理》。
  必修三:《我的一个盗菇朋友——关于身无分文时偷菜的心得一二》。
  
  绝了,整个就一穷光蛋进阶指南。
  
  “对了小师姐。”
  林浔见她脸色更白,以为宁宁还未从破产的事实中缓过来,小心翼翼朝她迈近一步,从怀里掏出颗光华四溢的洁白圆珠:“我此次离开东海没带多少钱财,只有这夜明珠勉强算是值钱,如果不嫌弃,收下它换些灵石吧。”
  
  他哪是“没带多少钱财”。
  林浔压根是一穷二白地出了家门,只因为师尊告诉过他,剑仙从不拘泥于身外之物。
  
  后来发现师尊本人也曾经吃过爆炒瓜皮,甚至发展了一种全新菜色,叫“落英百香萃”。
  就是炒花瓣和树叶子。
  
  这颗夜明珠是他浑身上下仅有的值钱物件了,本该好好保管,可是……
  
  涉世未深的小白龙鼓起勇气,极快地瞥一眼宁宁惨白惨白的脸,心里暗下决心。
  既是同门,就理应相互帮扶。如果他的身外物能换来小师姐继续生活的信心,牺牲这颗珠子,便算不了什么。
  
  他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孩子啊!大不了再去喝露水吃树叶,小师姐要是疯掉,她的一辈子可就全完了!
  
  宁宁心情复杂。
  在原著里,林浔的确是个毫无心机、心软至极的小白莲设定,路见不平时,就算害羞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也要上去匡扶正义。
  
  有读者一针见血地指出,作者之所以把他设定成这种性格,就是为了突出男主角裴寂的杀伐果断、阴冷恣睢。
  
  说实话,在以上帝视角看这部小说时,宁宁也曾觉得这位小皇子实在同情心泛滥,但当她自己成了被他同情的那个——
  
  这就是个小天使吧呜呜!明明自己都穷成这样了,居然还能拿出最后的资产送给她!双标又怎么样林浔他真的太好了吧!
  
  “不不不,我不用。”
  宁宁赶紧摆手:“你不是也没有多少灵石了?”
  
  她说得隐晦,特意略过了林浔吃瓜皮洗雨水的那些事儿,从而保全小朋友单纯脆弱的自尊心。
  没想到地主家的傻儿子嘿嘿一笑:“没关系,上回大师姐带我去万剑宗偷了好多瓜,瓜皮够吃好几——”
  
  话没说完,林浔就顿顿停住。
  
  他自尊心强又非常容易害羞,之前刻意隐去了自己的身份,谎称那些事情都是“一个朋友”所为。如今这句话……
  
  不正是在大大咧咧地宣告,那个朋友就是他本人么?
  
  热气腾地上涌,白玉般的脸庞霎时笼上一层绯色,如同晕染开的墨团越来越浓,最终变成遍布整张脸的通红。
  
  太、太丢人了。
  他本来想在小师姐面前留个好印象的。
  
  他从小就不擅与人交流,之前几番遇见小师姐,都羞怯得说不出话。今日听见她房中有异,没做多想便进了院子,未曾想居然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林浔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恍惚间忽然听见宁宁的声音,语气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带回来的瓜够吃好几天?你和大师姐偷了多少瓜,万剑宗没逮住你们吗?”
  
  她莫不是听岔了。
  他说的可是“瓜皮”。
  
  他心情忐忑,小师姐却面色如常,想来她是真的没听清,也没把他跟“那个朋友”联想到一起。
  
  林浔抿着唇笑了笑,耳边红潮退了一些:“不少。小师姐想听我们偷瓜的事情么?”
  
  宁宁:“你说。”
  
  于是话题成功转向了大师姐与万剑宗的那片瓜田,听说师姐有言:偷瓜不能算偷,剑修的事,能算偷么?
  
  林浔说得认真,顺手还帮忙打扫了满地的碎屑,全然没注意到身边的宁宁悄悄吐了口气,如释重负。
  
  呼,好险。
  看小白龙那副眼眶通红、小脸发白的模样,还好她反应快装糊涂。
  
  不然恐怕还真得哭出来。
  
  *
  在第二日,宁宁是被系统叫醒的。
  
  还好床与丹炉相隔甚远,没受太多波及,与林浔道别之后,她便很快拖着疲惫的身体倒头就睡。
  
  第二天刚睁开眼,就看见脑袋里悬浮着的几段大字:
  
  [叮!任务发布!]
  [剑宗大比正在进行,你记恨于昨日败在裴寂手下,誓要给他一点教训。]
  [请立即前往比武场,在暗处对比试中的裴寂发动攻击。]
  
  这段剧情终于来了。
  宁宁从床上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摸了摸满脑袋的乱发。
  
  这是裴寂逆袭的起点,原著中十分令人印象深刻的情节。
  玄虚剑派的门内大比采取淘汰制,昨日裴寂胜了宁宁,还得在今天与其他弟子继续比试。
  
  不知道该说他的运气好还是不好,这次遇到的对手,居然还是名金丹期的亲传弟子。
  
  那位弟子名叫陈钊,在清虚真人门下修习,实力十分了得。见识到昨日裴寂与宁宁的战斗后自知不可轻敌,为以防万一,甚至动用了暗器。
  
  ——剑宗大比,暗器自然是禁用之物。
  但他的摄魂钉细如蚊足,发动时不会被灵力察觉,加之观众席位与比武台相隔很远,因此在用它重创裴寂后,并未有人发现猫腻。
  
  除了这位从中作梗,原主也十分尽心尽力地在搞事。
  她主修的剑法名唤“星罗”,讲求出剑迅如风、剑势密若星,总的来说就是快狠准,在无影无形之间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没错,原主生动形象地诠释了什么叫作死没有下限,在裴寂与陈钊比试之时动用剑意,从背后偷袭了他。
  
  暗器与剑诀双重夹击,裴寂无路可躲。他注定被重创得奄奄一息,然而身临绝境,却也恰是绝处逢生之时。
  
  念及此处,宁宁一气呵成地下床穿衣洗漱,拿起星痕剑时忍不住想,反派果然都是给主角送经验的工具人,石锤了。
  
  多亏御剑飞行,她很快就抵达了比武场所在的开阳峰。裴寂与陈钊的对决正值惊心动魄的时候,台上一片刀光剑影。
  
  清晨的开阳峰云蒸霞绕,日光破开层层白雾凛然而下,犹如千万剑影,有形无痕。峰峦上下烟波叠起,云卷云舒,好似千里画廊,晕开重重水色。
  
  以寻常人的视角来看,只能望见台上两人转瞬即逝的残影,凌厉剑意于日影之下映出雪亮白光,两剑相拼斩开徐徐雾气,如同霜雪浮天,奔雷寂然。
  
  一袭黑衣的裴寂眉眼淡漠,身为默默无名的外门弟子,竟未在比试中居于下风。眼看陈钊已有不敌之势,宁宁知道自己是时候出手。
  
  她能再清楚不过地看清台上二人的动作,因此也明白该在怎样的时机动手。
  白雾升腾之间,宁宁单手捏诀,朝裴寂身后稳稳一压。
  
  雨打飞花诀,疾剑无痕。
  
  无形剑意顺势而下,然而宁宁还没来得及露出一个“工具人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的微笑,嘴角的弧度就僵在脸上。
  
  啊呀。
  她还不擅用诀,这剑意……
  
  好像歪了。
  
  *
  裴寂很快便感到了朝自己逼来的剑风。
  
  与陈钊杀意凛然的重剑不同,这股剑意轻盈灵动、几乎不会被人察觉,他对这样的感觉再熟悉不过,正是昨日对阵的那名女弟子。
  
  一阵低哑粗犷的男音在脑海中嗡然响起,让他下意识微微蹙眉:“糟糕,有人在偷袭!”
  
  这声音自他出生以来便留在体内,除了裴寂以外,其余人一概无法听见。
  声音自称曾经是把剑,但它究竟叫什么名字,以前的主人又姓甚名谁,这些全都是未知数——
  
  它失忆了。
  
  如果宁宁听见他们的对话,一定会了然地说上一句:“啊,原来这就是承影剑的声音。”
  
  她当然是知道这道声音的。
  裴寂乃上古剑神转世,曾经的佩剑承影也随之入了他体内。只可惜岁月已久,他如今的实力也无法驾驭神剑,承影的记忆与力量都被尽数封印,成了个只能在男主脑子里唠唠叨叨的中年大叔。
  
  “这剑气……正是昨日那女修。”
  承影低声轻呵:“她究竟安的什么心,我就知道那女人不怀好意!”
  
  宁宁的剑气迅捷如雷电,带着势不可挡的凶戾杀机,裴寂忙于应付陈钊,只能侧身闪躲。
  不想刚露出这短暂的破绽,便瞥见陈钊冷冷一笑,指尖微动。
  
  摄魂钉细小难辨,悄无声息靠近他时,传来一股森然冷意。前狼后虎,加之陈钊预判了他的行动,裴寂无处可退。
  
  他今日必中这一击。
  
  承影已经忍无可忍,疯狂叫嚣:“可恶啊臭女人!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话音未落,变故陡生。
  
  雨打飞花诀的轨迹居然并非笔直,而是向如今裴寂所在的方向偏转一些,想来那少女打从一开始就并非瞄准他之前站立的位置,而是此时这边。
  
  毒钉来势汹汹,剑诀如流风回雪,电光火石之间——
  居然刚刚好地,笔直相撞。
  
  两力相交无声无形,却又惊涛骇浪潜藏于暗潮之下,掀起汹涌波澜。
  诀灭,钉碎。
  
  承影:……
  承影惊了。
  
  那女人、那女人怎会知晓摄魂钉的路径!这恰到好处的力道、这命中注定般严丝合缝的相交,一切都正好将那暗器粉碎殆尽……
  
  难道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下吗!
  
  它无比惊骇地用神识望一眼看台,毫不费力便见到那白裙少女。
  还有她脸上尚未褪去的微笑。
  
  她居然在笑。
  也就是说,难道她当真……是有意而为之?
  
  先是察觉到那陈钊心怀不轨,试图动用暗器,然后用剑诀逼得裴寂侧身闪躲,这时陈钊必定会预判他的动作,发动毒针。
  
  但陈钊那厮万万不会想到,她居然预判了他的预判!
  
  这手法、这心机,还有这颗全心全意为裴寂着想的心——
  她是个仙女吧!
  
  “我悟了!”
  承影当即改口,把满嘴的“臭女人”全部吞回去,语气激昂得有些颤抖。
  
  “那位仙女不仅在暗中帮你……”
  “她还是个绝顶高手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