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作者:纪婴

远山还未将夕阳吞噬殆尽,冷月如霜便已悬在梢头。暮色将倾未倾,黑云裹挟着绯色薄霞,好似晕开的点点墨团,逐渐把宣纸浸透。
  
  残阳洒下的血光漫天遍地,染红房檐下的斑驳白墙,以及墙边少女精致的侧颜。
  
  宁宁孑然立于一处低矮房屋之前,迟疑半晌,用极其轻微的语调低低道了声:“那我……进去了。”
  
  没有人对此做出回应。
  包括她脑子里那个说完任务就装死消失的系统。
  
  行吧。
  
  宁宁在瑟瑟夜风里拢了拢衣襟,接而伸出手去,掌心轻按在虚掩着的褐色房门上。
  
  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前因后果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个意外。
  毕竟穿进曾经看过的小说里这种事儿,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是“意料之中”。
  
  那本小说名叫《剑破苍穹》,单从这四个朴实无华的汉字里,就能让人感到一股单纯不做作的爽文气质,并且爽得高调,爽得毫不掩饰。
  
  而它的行文与剧情也恰恰照应了这个题目,如果要给此书取个副标题,和茴香豆的“茴”一样,大概有四种写法:
  
  其一,《转生剑仙会梦见本命剑吗》。
  
  全文男主裴寂为上古剑道大能转世,仙剑入体、潜能非凡。
  虽然没有了身为剑尊的记忆,但还是凭借这个无比粗壮的金手指一路开挂,终成当世剑修第一人,羽化成仙。
  
  其二,《千年孤独》。
  
  但众所周知,为了方便打脸逆袭,爽文主角在前期往往是怎么惨怎么来,什么出身贫苦修为尽失沦为替身,这本书也不例外。
  
  裴寂为魔修与凡妇之子,他那堪比人间播种机的老爹一夜春.宵后便不见踪影,直到全书结局都没出现过。
  生下所谓的“贱种”后,裴寂生母自然不会多么待见这个毁了自己清誉的小孩,于是常常将他当成魔修的替代品,施以各种责罚与虐待。
  
  这种畸形的童年直接导致了男主孤僻冷漠、阴鸷恣睢的性格,后来即便离开母亲拜入剑派,也始终独来独往,没什么朋友。
  
  其三,《后宫成员们想让我告白:天才的不恋爱头脑战》。
  
  裴寂是匹独狼,但这并不妨碍书里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角色都对他颇有好感。
  据说男主长相俊美非凡,无论是清冷出尘的剑宗大师姐,还是娇俏妩媚的魔道妖女,见了他的脸都会“不自觉脸颊一红、心跳加速”。
  
  究竟因为他是个自带温度的火炉,还是那些女性角色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心脏疾病,这个问题宁宁不得而知。
  
  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裴寂亲手把所有桃花碾得稀碎,在结局时忘却尘缘独自飞升,那叫一个我很高贵,你们不配。
  
  拽上天了都。
  
  其四,《工具人X的献身》。
  
  这是个无比悲伤且沉重的话题。
  宁宁只想抹一把心头纵横的老泪,说了这么多,终于来到属于她的快乐老家。
  
  按照爽文套路,总会有无数龙套工具人上窜下跳,有的给主角送机缘兵器,有的指点他剑法精进,而宁宁属于第三种角色。
  
  不断作妖的恶毒女配。
  
  原主也叫宁宁,是门派长老天羡子的亲传弟子,由于出生在富贾之家,从小被家里人娇养长大,逐渐养成了唯我独尊的坏脾气。
  
  如今皇朝盛世,武、道、儒、修仙之术百舸争流,宁宁拜入的玄虚派,就是其中的剑道第一大宗。
  她天资卓绝,在收徒大会上被天羡子一眼相中,认作亲传弟子。这位师尊实力高深却独来独往,算上宁宁,亲传也不过寥寥四人。
  
  原主一路顺风顺水,在师门受尽宠爱,却不想在今天陡然生了变故。
  
  玄虚派每年惊春之日都会举行一次大比,供弟子之间相互切磋技艺。原主心高气傲,全然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没成想,恰好被分到了裴寂作为对手。
  
  裴寂血脉不纯,剑意被魔气压制大半,因此在当年入山测试时表现平平,被分配做了外门弟子。
  
  但主角毕竟是主角,一时的落魄只是打脸逆袭的前奏,通过不断修习,裴寂渐渐学会了收敛魔气,展现出无比凌厉的剑意。这个秘密无人知晓,只有他自己能感受到身体的变化,等待着有朝一日扮猪吃虎。
  
  原主就是那头老虎。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如果她全力一战,理应是不会输的。
  但那姑娘看不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外门弟子,只用了五成左右的力道,等察觉对手实力不俗,已经陷入了难以招架的死局。
  
  输给他,小姑娘直接炸了。
  宁宁就是在这时候穿过来的。
  
  按照剧情,她要一步步走好恶毒女配的老路,不仅得在男主身边持续作死,还必须厚着脸皮折腾身边其他角色,一直到故事大结局的时候。
  
  这作死的第一步,就是在比试结束后前往裴寂住处,当面羞辱他。
  
  把她带来这儿的系统是这么说的:“你想想,这就类似于你是全班第三,结果期末考试被倒数第三给反超了,你说气不气,想不想报复?”
  
  宁宁没试过。
  宁宁常年稳居年级第一。
  
  而且她从小到大连脏话都没怎么讲过,更别提欺负人了。
  
  “你不用有太大的负罪感。”
  系统安慰她:“反派也是剧情里必要的一环啊!你想想,如果你不欺负男主,他就不会为了超过你拼命修炼;不拼命修炼,他的修为就不可能一日千里;以他那性格,修为提不上去,哪儿能在修真界苟命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翘辫子了。”
  
  最后还加重语气,一槌定音:“天之骄子啊!全文男主啊!就因为你不肯欺负他而陨落了,你怎么忍心!”
  
  简直歪理邪说。
  然而宁宁很没出息地被它说服了,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立场不坚定的小垃圾。
  
  毕竟按照剧情,原主的作死行为不仅不会给男主带去任何实质性伤害,还能让他阴差阳错得到各种机缘宝器。
  反倒是她自食恶果,每次都狼狈得下不了台。
  
  以至于当初看原著时,只要女配一开始作妖,宁宁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好,男主又可以装逼打脸了。
  
  见她态度有所缓和,系统继续道:“最重要的是,等任务结束,我自会助你假死脱身,在这个世界开始新生活——上辈子那么轻易地死去,你很不甘心吧?”
  
  这句话出来,宁宁便噤了声不再反驳。
  
  在原本的世界里,她是重病去世的。
  十七岁,癌症晚期,浑身剧痛地躺在床上,动不了也说不出话,连呼吸都是负担。
  
  系统说得没错,她是真的不想那么早就白白死掉。
  
  宁宁不是个矫情的人,当即点头应下来:“好的老板,谢谢老板,我会努力工作的老板!”
  
  于是她最终还是来到了男主角裴寂的住处。
  
  与亲传弟子们独立的小院不同,外门弟子居住在三人一间的弟子房中。这也直接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裴寂都遭受着室友们肆无忌惮的欺凌。
  
  他的出身实在贫苦,从小在小村落长大,见识浅薄得厉害。更何况裴寂体内有魔气,是魔修的子嗣,修仙界也存在血统歧视。
  
  他们笑他是不干净的杂种,时常对他拳打脚踢,至于裴寂今日在大比中脱颖而出……
  
  这会儿正值晚宴,大多数人都不在宿舍之中,宁宁之前站在门口,隐隐约约听见从里面传来的声音。
  
  “快说,你到底用了什么下作手段?不过是个废物,怎么可能一夜间有这种长进?”
  “咱们搜一搜他衣服,准能发现不入流的东西!”
  “臭小子敢打我?看我不弄死你!”
  
  之后声音渐弱,她便听不清了,只能依稀辨认出类似于拳打脚踢的窸窣响声。
  
  眼看屋子里没了动静,宁宁担心男主被打个半死,来不及细想太多,当即掌心发力,把木门轻轻推开。
  
  随着吱呀一声响,门外铺天盖地的绯色一同涌进来,当真有几分像是潮水一样的血迹。在昏黄烛光与残阳碎影之下,她看清屋里的景象。
  
  一共有三人。
  
  白衣弟子背对着她站在一边,不知为何浑身剧烈发抖。回过头时满目惊恐,仿佛见到了会吃人的洪水猛兽。
  
  黑发黑衣的少年持剑而立,剑锋正好对准另一人的咽喉处。推门而入时,宁宁恰好听见他未尽的余音,冰冷得瘆人:“……我不介意杀了你。”
  说完便抿着唇转过头来,漆黑眼瞳戾气十足,难掩杀意。
  
  被长剑抵着的那位靠坐在墙角,显然刚被揍过,右侧脸颊高高肿起,衣衫与发丝都凌乱不堪。
  他似乎疼得厉害,从嗓子里发出几声低哑喘息,尾音颤个不停。
  
  弟子房一共住着三个人,另外两个的确会结伴欺辱裴寂。
  她知道其中一个名叫聂执的喜穿白衣,那么拿着剑的便是另一位反派龙套沈岸桥,至于角落里惨兮兮的家伙——
  
  男主居然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所以。
  宁宁想,作为一个合格的恶毒女配,她现在应该说些什么?
  
  务必让我也加入你们的多人运动?
  放开那个男主,让我来?
  
  她已经大致适应了自己的人设,因此那三人一齐扭头朝这边看来时,也并未觉得惊慌,而是故作镇定地挑眉一笑:“怎么停了?继续啊。”
  
  这盯垃圾一样的神情,这高高在上的语气。
  满分!
  
  宁宁与他们同年入门,加之又是天羡子亲传,当即被聂执认出身份:“你是天羡长老的……”
  
  真奇怪,他看上去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像身后有只饿狼在追着似的。
  
  难道是因为霸凌行为被同门当场发现,脸上一时间挂不住?
  
  倒是那持剑的沈岸桥面色如常,蹙眉一睨,眼底戾色尽显:“你来做什么?”
  
  够拽够冷酷,一看就是这里的不良少年头头。
  
  其实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眉目俊朗,鼻骨挺拔,就是看上去好凶。
  
  宁宁与他对视一眼,指了指倒在地上的男主:“我来找他。”
  
  察觉到对方片刻的怔愣,她迈步轻快上前,走到男主身边。
  
  那张传闻中绝色的脸已被打得鼻青脸肿,看不清原本模样。她暗自惋惜一声,十分认真地想:
  原著里那位宁宁是怎么说话的来着?
  
  “哟,被揍得挺惨呀。”
  “你心里清楚我是为何而来。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一个外门弟子,居然敢招惹到我头上?”
  “同属玄虚一派,你却行出此等折煞同门之事。若不是念及师出同门,今日我便杀了你这心怀不轨之人。”
  “老实交代,你究竟做了哪些手脚?”
  
  原主不相信自己会被外门弟子打败,理所当然地认为裴寂用了阴招,靠作弊才拥有与她一战的力量。
  
  宁宁只截取了她话里最不伤人的几句,像其它什么“废物”“杂种”和莫名其妙的脏话一概省略,说出来嫌嘴脏。
  
  她一鼓作气地背完台词,说完不忘很符合人设地冷哼一声,莹白下巴微微一抬,瞥向身旁身着黑衣的沈岸桥:“到你了。”
  
  宁宁的嘴炮也就图一乐,真要论恶毒,还得看这位非常有反派气质的大兄弟。
  
  然而或许是因为她演得太逼真了。
  黑衣少年薄唇还没张开,躺在墙角的男主便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鬼哭神嚎,眼泪一下子从肿起的眯眯小缝里滚出来:“是……都是我的错!饶了我吧!”
  
  宁宁: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等等。
  男主你在做什么啊男主!书里不是写你“即使被炼狱之火焚身三天三夜,也未曾求饶一声”吗!怎么现在只不过被她训了几句,就哭成这副德行?
  
  她有那么可怕吗?
  
  宁宁被他的反应弄得有点懵,又听对方继续呜咽着说道:“我全都招,求你别告诉长老!裴寂的剑是我偷的,害他只能用一把破铁剑去参加宗门大比……都是我的错,饶了我吧!”
  
  裴寂的剑。
  是他偷的?
  
  这人不是裴寂???
  
  宁宁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惊悚得快要窒息。
  如果这个被揍的不是男主,那……
  
  她勉强保持着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侧过脑袋,近距离地看一眼那持剑的黑衣少年。
  
  棱角分明的侧脸呈现出漂亮冷白色泽,被罩上血一样的残阳余晖时,像极了无瑕白玉被血光浸染,平添几分阴冷乖张。
  
  视线所及是一双眼尾上翘的漂亮丹凤眼,黑沉沉的瞳孔里满含阴翳,犹如深不见底的寒冷幽潭。
  在右眼眼尾下方,是一颗在小说里被无数次提起的,独独属于男主角裴寂的……
  
  深红色泪痣。
  
  宁宁:心·肌·梗·塞。
  
  天要亡她。
  她也许,大概,可能,认错人了。
  
  倒地上的那个才是反派龙套沈岸桥。
  
  难怪她推门而入时,会见到聂执那样惊恐的眼神。人家并不是怕她,而是在怕突然之间执剑反抗、貌如修罗的裴寂。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剧情。
  
  男主终于不再隐藏实力,当场反杀了试图欺辱自己的同门,还非常有反派作风地把剑指在人家脖子上。
  
  而她,作者钦定的恶毒女配,在男主被人羞辱时挺身而出,冷言冷语教训了那个欺负他的臭小子。
  
  这是男主和恶毒女配应该干的事儿吗?
  
  眼看她神色不对,站在一旁的聂执心惊胆战。
  
  他和沈岸桥嫉妒裴寂在宗门大比中崭露头角,认定那小子用了下作手段,于是将他堵在弟子房里,像往常一样欺负他。
  没想到裴寂居然中途反抗,瞬间就将沈岸桥打倒在地。
  
  更没料到,天羡子的亲传弟子会突然之间推门而入。
  
  久闻这位大小姐性格乖张跋扈,如今竟然屈尊来为裴寂出头。这叫什么?绝对是爱情啊!
  
  痴心少女剑道失意情场逢源,对打败自己的陌生少年情有独钟,不但一路追来人家住处,还毫不犹豫地训斥了欺辱过他的同门。
  
  早听说这种天之骄女会对打败自己的人情有独钟,看来话本子里所写确实不假。
  
  聂执又惊又怕,在脑袋里构思了一整个宁宁苦恋裴寂而不得的门派虐恋故事,然而身为故事女主人公,宁宁本人对此一概不知。
  
  她只觉得,完蛋了。
  
  她曾经答应过系统要好好完成任务,结果开局就天崩地裂,剧情碎得连亲妈都认不出来。
  
  这不成啊。
  答应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就算是恶毒女配,也得要有职业操守的!
  
  “我不是特意来帮你的。”
  原主见过裴寂,她自然不能用“认错人”作为借口。宁宁咬牙说出这句话,由于悔恨交加,耳根有点烫。
  
  她所言皆是事实,然而传到另外几人耳朵里,却全然不是那一回事。
  
  瞧见少女莹白耳垂上的一抹绯色,聂执瑟瑟发抖。
  说着说着就脸红,还急着要和裴寂撇清关系,一开口就知道是老傲娇了。既然不是特意来帮他,何必对沈岸桥说出那番话?
  
  裴寂面无表情,聂执若有所思。
  
  宁宁总觉得气氛不大对劲,迎上前者戾气未消的漆黑眼瞳,不服气地补充道:“你听好了,今日在大比中被你打败,只因我用了不到一半的力气。不要太得意,我迟早会赢过你!”
  
  这是原主在书里说过的话。
  然而此话一出,聂执就更是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色。
  
  他本以为宁宁是在输给裴寂之后才看上他,但从这段话来看,这位小祖宗对他早已情根深种。
  
  为了让那小子赢下大比,她居然只用了五成功力,五成啊!为了爱情,连剑门荣誉都可以置之于不顾,这是何等的牺牲奉献精神!
  
  亲传弟子不愧是亲传弟子,连追人都这么清纯脱俗。
  要是让她知道,自己也曾狠狠地欺负过她的心上人……
  
  被裴寂用剑指着的沈岸桥已经哭得泪流满面,聂执担忧自己会重蹈覆辙,不如趁那两人打情骂俏,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于是他思索片刻,压低声音讨好一笑:“叨扰了,我能否先走一步?”
  为讨宁宁开心,说罢还不忘加上一句:“二位天造地设、郎才女貌,着实叫人羡慕不已。我继续留在这里,只怕打扰两位增进感情。”
  
  他说得声情并茂,却不知这是对人家业务能力最大程度的否定,堪称雷区蹦迪,还笑得灿烂如菊,马上就能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宁宁又气又委屈。
  
  拜托,请尊重一下她恶毒女配的身份,谁要和男主增进感情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