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惟吾逍遥》作者:微斯人也

幽暗的迷雾飘飘盈盈,游荡在这个阴森世界的每个角落,恍若一缕缕轻纱,隔开不远处的鬼哭魂泣,让每个路上的行者满怀恐惧与凄楚——恐惧来自不可名的前方,凄楚来自被抛弃的来路。

    浑浊的河水中,永不停止的哀嚎此起彼伏,混杂成一曲冷酷的乐声,激荡起层层浪花,朝不远处弯曲小径上的行者扑去,仿佛要将之拖入一样的地狱中。

    墨天微行尸走肉一般嵌在队伍中央,她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死了,就是这么简单。

    道路的另一侧是漫无边际的花海,黄泉河畔,彼岸花开,原本就是想象中的情景。

    不知道走了多久的她终于来到了奈何桥前,不过她显然没什么心情看这神话第一桥,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眼前所见。

    一个崭新的告示牌立在桥边,上面类似LED灯的东西正在闪耀,不过最引人瞩目的却是告示牌上的内容——

    【外出访友,请自觉在孟婆汤贩卖机前取汤服下。如有异议,后果自负。——九幽混沌域主事孟婆•娑】

    呃??

    墨天微一头黑线地按指示行事,端起不知道被多少人——咳,鬼,用过的碗,目光前所未有的沉静,凝视着碗中泛黄的茶水。

    这一瞬间,她觉得一切都那么虚幻不真实,她是谁?是早逝的落魄少女,还是误入此间的域外来客?

    九幽黄泉,真不愧是所有鬼魂的往生之地,还没有喝下孟婆汤的她,就已经模糊了自我。

    “噫!”

    一声带着疑惑的轻咦惊醒了茫然的墨天微,她的手晃了晃,碗中清澈的茶水漾起层层涟漪。

    涟漪中,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睛看了过来,只刹那就让墨天微仿佛被狠狠击中,忍不住狼狈地后退了一步。

    “有趣。”

    虽然是在说着“有趣”,但那平淡无波的语调显然让人明白说话人的心情远不是兴味盎然。

    一滴晶莹的水滴进碗中,然而墨天微却根本不知道它来自哪里,想要探寻也毫无依据。

    不过,这一切已经没有意义了,反正她已经死了,很快就要喝下孟婆汤,迎来新生。

    墨天微一饮而尽,表情瞬间变得懵懂清澈,宛若婴儿。

    她迈步走上了奈何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墨天微猛地睁开眼,清凌凌的眸中倒映着星斗的寒光,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这几天来的梦境一个接着一个,到今天终于是结束了。

    破庙由内而外散发着颓圮的气息,曾经威风赫赫的神像斑驳零落了一地的灰尘,精雕细琢的画柱被来来往往的白蚁蛀出一个个虫眼,更不要说四面的轩窗,早已漏了满室的秋风。

    墨天微睡下的地方头顶不见片瓦,只有几根漆黑的孤零零的房梁,让人即便身处其间也能看见秋夜高远深沉的星空。

    在这个还没有任何工业污染的时代,漫天的繁星格外清晰,一带银河环腰而去,无数星辰恍若河中激扬的玉浪细雪,清冷繁茂。

    墨天微走出破庙,坐在庙前的石阶上,寒凉的秋风吹进她褴褛的衣裳,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更不由在心中暗暗气恼于自己的处境。

    她之前一直不清楚自己是穿越还是简单的庄周梦蝶,但今晚梦醒后她却想明白了,敢情她是意外苏醒了前世的记忆——在自己病入膏肓之时。

    这一世的她运道极差,生来有些痴傻懵懂,有父母不如无父母,才五岁就被父母卖给人牙子。之后辗转流落数州,一个月前遇到青州瘟疫,人牙子病死后她逃了出来,跟着逃难的人一路流离,十天前来到了云州府城宣云城,因为身无分文只好栖身破庙,与城中乞儿们混在一起,还颇受了一番排挤——先前又是个混沌不知事的,可不就被人挑软柿子可劲儿捏么!

    由是她大病了一场,烧得浑浑噩噩,若非有这一番天赐的机缘,岂有险死还生之理?

    “别人穿越都是王公贵族,最不济也是个小富之家,怎么到自己连栖身之地都要和这些土地神灵、流民乞丐抢夺?”墨天微无语,“不是没有穿成丫鬟农女妓子小妾的,可最后都能逆袭成功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穿成乞丐是怎么回事?”

    她这一世实在没什么记忆,是以也找不到归属感,反而是梦中的那个世界,她倒是很有熟悉感,因而虽然心中清楚,但不自觉间还是认为自己是穿来的。

    “穿成乞丐,难道要自己去卖身,然后走丫鬟逆袭路线?”墨天微撑着下巴,皱眉思考,“不行不行,主动卖身有点接受无能呀!”

    “难道说我其实另有身世,只是遇上个脑残养父母才流离失所,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家人找回去娇养?”

    “还是说马上就会有个被人追杀慌不择路身受重伤的高富帅会被我捡到,然后开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模式?”

    “该不会马上有丧尽天良的拐子将我打晕了拖走卖去青楼等情色场所,以后成为一代名妓?”

    墨天微使劲甩了甩头,将这些狗血而恐怖的想法扔到九霄云外,太他喵的吓人了!

    别说主动卖身为奴了,现代来的正常人压根不可能有这想法。

    就算自己另有身世又如何?父母们会把自己抛下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更别说当个大家闺秀有多痛苦了。

    还不知道高富帅来不来呢,难道要守株待兔?而且救的不一定是高富帅,还可能是中山狼呀……

    最后的名妓什么的就更可怕了,谁要为渣男浪子们的下半身幸福兢兢业业奉献一生啊!

    深吸一口气,墨天微决定,明天就去街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工作,打破这些恐怖的剧情,从现在开始!

    庙边有条小河,看得出来当年庙里香火鼎盛时这小溪也是一处盛景,只可惜物是人非。

    墨天微大病初愈,虽然不想拿自己身体开玩笑,但明天要出门找工作,总得把自己拾掇得能见人,不然谁会收一个迎风臭三里的乞儿?

    在水边简单洗了洗,好歹能见人了,看着水中隐约的瘦小倒影,墨天微忍不住为前世科学的进步点了个赞——看看,要是没有先进的生产力,上辈子她说不定也要过这辈子一样的日子啊!

    回到庙里睡下,没多久刺目的阳光穿进庙中,墨天微揉揉眼爬了起来,在小溪边简单地洗漱一番后,开始琢磨今天要去哪条街找活干。

    破庙里的乞儿们三三两两地往他们行乞的地方走去,墨天微想想后还是跟了上去,这人生地不熟的,还是跟着人比较好,谁知道一个人走会不会遇上什么恶心事。

    宣云城是云州的府城,虽然没有周国帝京那么繁华——这也是听路上人说的,墨天微可没去过帝京——但比起帝京还是有不少好处的,最起码这路上不是处处达官显贵,平民走路上都要提心吊胆生怕唐突了贵人,更别说流民了。

    这一路行来,虽然路人见了这成群结队的乞儿心中厌恶,但也只是远远避开,倒没有借题发挥胖揍一顿。

    乞儿们行乞的地方自然繁华,墨天微远远看着坊市中道路四通八达,夹道的商铺也少有人流稀少的,就算是路边最不起眼的包子铺,也是来客如织,不比前世的商业街差劲。

    墨天微从街头走到街尾,却没看见招工的告示,心中不免郁闷。想到前世自己虽也没有什么父母亲缘,但物质方面何曾短缺过?再想想现在漂泊异乡,一步踏错恐怕就是万劫不复,甚至连顿饱饭都吃不上,早饭那个包子还是一个好心人见她面黄肌瘦于心不忍随手送的,真是什么鬼日子。

    在一个小巷边坐下,墨天微不禁想起前世那些穿越文中,主角们是怎么一来就咸鱼大翻身的?自忖己身,虽然不如某些穿越女琴棋书画天文地理化学物理稼穑农桑兵法谋略无不精通,可来自未来的眼界绝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能比拟的,这是时代的局限性决定的——然而说来说去似乎这种眼界除了让自己坐在街边顾影自怜,还真是没什么作用。

    她倒是腹中有千言,可奈何在这个世道女子没有发言权,贫民没有发言权,既是贫民又是女子的自己就更别说了。

    要是就穿得这么破破烂烂闯进人家酒楼布庄,口若悬河道自己有锦囊妙计可助东家财源滚滚而来,可不要被人打出去么?

    ——你既有如此才华,又岂会沦落泥淖陷沟渠?

    性子好的大概会觉得她不过是大言不惭,性子不好的必会认为她满口胡言乱语也不知是哪个孤魂野鬼上身了。

    想想就悚然一惊。

    墨天微不禁叹息,她就说自己以前怎么不喜欢看什么种田文丫鬟逆袭文名妓真爱文,原来是潜意识就觉得在古代出身卑贱就是最大的原罪——不是说没有翻身的机会,细数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妓女出身做到一品夫人的有,可也就顾横波那么一个,还是人家原配正室享明朝诰命,不屑清廷敕封才便宜了她,也算是时势造人,与她和她那二臣夫有几分干系呢?

    墨天微越想越忿忿,真说起来,哪个现代人甘居人下?骨子里那都是历史变迁酿出的傲气,要过古代这种日子,真是气也要气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要我跪下看人我非得打断他膝盖。

    当然了,这也就是想想,不说她有没有那本事,就是看这世道似乎百姓还算是安居乐业——青州瘟疫也不能全怪政府无能呀,她想造反也没有群众基础。

    兀自发了一会儿呆,正想起身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电视剧里小厮打扮的人左顾右盼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飞快没进斜对面的铺子去了。

    墨天微有些好奇,定睛一看,原来是家当铺,只一瞬间就脑补了无数剧情,什么“落魄侯门无力维生变卖家传宝物”“刁奴欺主私盗财物补贴家用”等等,不由在心中暗笑,自己这脑补的毛病还真是前世带来的,改不了了。

    忽地她灵光一闪,想到自己身上确实分文没有,但也不知道以前从哪得来的一个小银镯子,这种东西说贵重吧那不至于,说便宜吧也不知道一个人牙子手里的垃圾货色哪里得来的,倒是奇哉怪也。

    这么琢磨了一番,墨天微觉得这绝不是什么信物,估计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自己在逃难的时候匆忙收拾包袱顺手塞了进去,不足为奇。

    看来得当了去,然后买套新衣服,能见人了再去找事情做。

    她也决定就在这家当铺当钱,看那小厮估计是做惯了这种事情,当铺老板应该也不会奇怪怎么有个乞儿来当东西,虽然少不了要多克扣些,可现在不是没办法么!

    半个时辰后,墨天微拿着到手的银钱——不多,才三两银子,去隔壁布庄买了两身这个年纪的少年衣物,好好梳洗一番后,总算看起来不像个乞丐,这才又开始转悠。

    不知不觉一上午已经过去,期间她试图效仿穿越先贤们的伎俩,推销来自前世的商业理念,不过可能是她比较倒霉的缘故——看她这一世的情况就知道了——没有一个掌柜肯听她说话,那些店员小二们都在暗中嘲笑她——“黄口小儿大放厥词,不自量也!”

    好气哦,可是还是要微笑。

    墨天微扭曲出一个略带狰狞的笑容,努力平复心情,走到街尾最后一家店铺门口,想了想觉得是自己操之过急了,一步登天人人都指望,可到底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所谓“交浅言深,君子所戒”,岂非如此?不如先混个脸熟,到时候说话也有分量。

    这家名叫“仁心堂”的药材铺子生意十分一般,与前面几家铺子很不一般。墨天微走进铺子里打量一番后倒也明了个中关窍。

    首先是采光不好,阴暗潮湿,狭隘逼仄,药味太重,站一会儿就要透不过气来了,谁乐意久站。

    其次是药材品质也一般,她前世对中药只是略有了解,但药铺里摆的都是常见的药材,她倒是清楚,因此也就更看出其品质不佳。

    再次……

    墨天微在心中给了自己一耳光,我是来应聘小工的,拿着卖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干什么?铺子不景气才好啊,生意好了谁乐意招个不知根知底的流民呀!而且这铺子看起来就没什么好的药材来源,说不定她能上山挖草药?

    ——说不定还能找到个江湖大侠的遗府,从此练成神功,一统江湖哦呵呵呵……

    打住打住!

    墨天微见掌柜的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了,仿佛在看一个白痴,立即端正了神色,学着刚才看来的动作,朝他行了一礼,努力沉下音将稚嫩压下,道:“掌柜的您好!不知贵店是否还缺个伙计或是药童?”

    喵了个咪的,这么小就要出门干活,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掌柜的是个老头子,不过眼神还很清亮,腰背也挺得笔直,全无佝偻之态,看来养生功夫不差。

    他也不说话,就盯着墨天微,直瞧得她极不好意思,不自在地别过头去,这才了然一笑,点点头:“这位小哥是想在老朽铺子里谋个差使?不过这里不缺伙计药童,却是差了采药工——你可知这采药工是做什么的么?”

    墨天微道:“是要出城采药么?”

    “确是如此。”掌柜颔首,“别看铺子生意现在不算景气,但却是有一座药山做依仗,怎么也倒不了的,只要小哥你对药材有一定了解,老朽却是可以做主留你下来。”

    墨天微心中不免七上八下,前世对中药的一些认识太过肤浅,也不知派不派得上用场,更不知这两个世界的药材会否差异巨大。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她接受了掌柜的考验,险之又险地通过了,成为仁心堂在编天字第二号采药工——嗯,第一号是掌柜他儿子。

    这夜,她没回破庙,本来就是无根浮萍,且自随波逐流而去,何必为己为心画地为牢。

    虽然见面第一天就住进员工宿舍有点没有安全意识,但也没办法,就算他们有歹心自己也逃不了呀,压根不用想太多。

    清晨是一缕风,吹散掩目的乌云,唤醒迷梦中的行者。

    今天,也是充满希望的新一天呀!

    墨天微深吸一口气,暗暗给自己打气,跟随着掌柜儿子——一个黑瘦的中年人,在他身上墨天微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影子——一起前往仁心堂的药山采药。

    掌柜儿子叫柳青——墨天微悄悄问过了,他是独生子,没有叫柳红的姐妹,他不怎么健谈,很多时候都只管睁着一双深棕色的大眼睛闷闷地看周围的风景,路上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也不太搭理,很有些理工男的风范。

    墨天微人在屋檐下,自然十分乖巧,柳青教什么她学什么,因为芯子是个大人,自然学得很快,柳青那张棺材脸上也难得多了一丝笑意。

    教了三天,实际上内容并不多,主要是让墨天微练手耗的时间多了点。柳青对她的进度很满意,表示她明天就可以去药山采药试试看,不过只许她挖那些便宜好挖的药草,稍微贵重点的是万万不让,生怕她毁了。

    墨天微也很自觉,摆出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乖巧可爱,倒让理工男柳青不好意思自己和个孩子斤斤计较,态度上又宽容了许多。

    可不就是要你这态度么?墨天微感慨,世道艰难,她总得多谋划些。

    啊,原来真是种田文——墨天微有时候也会看着自己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发愣,她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但更没想到自己竟然能适应得这么快,好像时时刻刻准备着一样。

    努力吧墨天微,为了不造反祸害百姓,你可一定要好好采药,以后说不定可以当个神医,到时候也学学那些名医,傲娇地说——“吾之医术,仙人入梦所授,不医凡人!”

    墨天微暗暗绝倒。

    不过此时的她,显然不知道在不久之后她竟真会遇上个仙人,抚顶授长生。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