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短跑女王》作者:执伞提灯

蓝珂把自己带的包里的淡盐水翻出来喝了一口,中间也没有停下来,而是绕着边缘匀速慢走。这次只冲了七十米,而且过了终点之后,她不像一百米那样,还得继续前冲,因此倒是难得体力还比较充沛。
  
  还有点,她明显可以感觉到,五十米和一百米节奏不一样,她之前虽然有意识的提前加速,但节奏还是更贴近于一百米,6.88秒不会是她的极限成绩,要是做足准备再跑,应该还能够有所进步。
  
  当然,要是让她再跑一次,肯定是冲不起来了。还有个问题,她没有做热身,要是拼了命冲,说不定会受伤,这么跑,能展现差不多八成的实力,也已足够了。
  
  围观的一个家长见她过来,对蓝珂竖起了大拇指,说:“小姑娘跑的挺快的。”
  
  另一个带着儿子的妈妈问田成斌,说:“田教练,我记得我家孩子说过,中考体育50米满分就是6.9秒吧?”
  
  这个家长可不是田成斌安排的,但场却捧得极为不错。
  
  田成斌对于蓝珂表现出来的成绩很满意,正在畅想把蓝珂带回市田径队的事儿,听到问话,连说:“是,文姐你懂得不少,确实是6.9。不过男女生不一样,你说的那个成绩是男生的,女生这个数就够了。”田成斌比了一个八。
  
  实际上是中考女生满分是7秒6,田成斌直接给四舍五入了。
  
  周围几个家长都是一愣,想到蓝珂的成绩,是跟着田成斌一个月,也就用周六周日时间练出来的,原本女生及格线都难,现在居然跑过了男生优秀线,这也是够厉害的呀。
  
  他们对于田径一知半解,也不了解这个成绩有多可怕,但心中仍然升起一股教练和人都厉害的感叹。当下就有两个家长跟田成斌签了合约,让他帮忙训练自己的孩子,不用客气,只要弄不死,就往死里弄。
  
  田成斌这个时候拿起乔来,说这跟蓝珂的天赋有关,也不全是他的功劳。
  
  家长们哪里还听得进去,都说不求满分,只要能及格就行,这年头体育抓的越来越严,孩子们运动时间却越来越少,如果考得不错,最后被体育卡了,那才是亏。为此花点钱,不算什么。而且体育培训也不贵,不耽误上课时间,两个月也就三千,有这个意向的家庭,没有拿不出来的。
  
  田成斌一个人在那里忙着登记,顺便解答各种疑问。由于之前演了一波双簧,李茹也不能去帮忙,就坐在一边和蓝珂说话。有家长没围上田成斌,就带着自家孩子,过来跟蓝珂“取经”。
  
  蓝珂心理年龄没比这些家长实际年龄小多少,对这种事儿实在不耐烦应付,也没有初中生那种想要炫耀的心里,只能保持礼貌的微笑了。这么一来,那些家长又是对她一顿夸,蓝珂一下子就成了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如果被蓝爸蓝妈知道,怕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很多人看着田成斌这里围着人,好奇心发作,也跟着来瞧瞧,这么左三圈右三圈,整整围了一大圈人。见着是招生广告,少数人走了,更多却是留了下来。来青少年宫的大部分都是家长,而且都是为了自己孩子,免不了驻足看看情况。
  
  交流之下,很多人知道蓝珂了这个原本“运动细胞为0”,经过田成斌训练之后,一下子跑了6秒88的小丫头,尽管不怎么意识得到这成绩意味着什么,但也免不了跟着潮流夸一句不错,再教育教育自家不成器的。无形之中,蓝珂又受到了不少关注。
  
  李茹也没逃过,好些家长在夸她有个好女儿,夸完之后,又说她会保养,看起来跟二十多岁的一样。弄得李茹也挺尴尬,忙解释说她是蓝珂的姐姐。一个多小时过去,到饭点田成斌才折腾完,说下午开始训练,自己一定会出现在这里,又跟家长们交换了电话,才得以脱身。
  
  李茹带着蓝珂,和田成斌一起吃了个午饭,期间,他们以师兄妹相称。
  
  这家餐厅味道一般,但里面的东西比较放心,偶尔运动员们聚餐也来这里,还没出过什么问题。
  
  蓝珂这才知道,田成斌和李茹是同校同专业毕业的,不过之前双方也不认得,因此李茹才会没走田成斌的关系,而是打算让自己哥哥李岸开后门。结果李岸转手搭了个桥,介绍了她和田文斌见面,一谈学校,这关系就拉起来了。
  
  田成斌和管短跑的主教练田文是叔侄关系。田径这两个字虽然连在一起,实际上细分,要分为田赛和径赛,田赛包括跳跃和投掷项目,径赛就是一个字,跑,说严肃点,还要算上竞走。其中,100,200,400算是短跑,800及以上,则是长跑。
  
  我国在田赛方面还勉强能看,列如跳远,在亚洲都是名列前茅,而径赛就是真的积弱已久。因此,市里面田径队,只有练800的,至于其他的,5000、10000甚至马拉松等等,这些项目就是名存实亡,根本没人。
  
  市田径队主教练姓胡,总览田径队所有事儿,而田文则是专门管短跑的。由于练八百的人小猫两三只,没必要专门开一个长跑项目,因此他们也是挂名在田文这里,说穿了,市田径队分田赛和径赛,而田文管径赛。李岸这个牵线,算得上是对症下药,找准人了。
  
  田成斌本校研究生毕业之后,直接就去了市田径队,跟在叔叔名下,挂着个助理教练的名头。不过实际上,他的编制还没下来,也就是说,只是个合同工,不过有他叔叔关系在,转正是十拿九稳的事儿。
  
  合同工工资不高,田成斌又毕业了,不好意思再找家里要钱,干脆就打着市田径队的名头,在周末的时候搞搞培训赚外快。反正一挂上这种看起来很厉害的头衔,不管有没有用,那些家长掏钱都掏得心甘情愿。
  
  如果是市田径队的正职教练,这么干肯定是要挨批评的,甚至可能还要受处分,但田成斌擦着边线,又有关系,大家即使知道,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青少年宫这边,负责人还特地为他准备了一个好位置。
  
  田成斌也是正经的运动训练专业毕业的研究生,对教人是很有一手的,他先把牛皮吹破天,再退一步说包及格,他自己力所能及,家长也接受,算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不可能人人都是蓝珂,但田成斌对于让他们毕业,还是很有把握的。
  
  说到底,中考体育为的是强身健体,不是打算卡人不让毕业。这么一来,也算不上是欺骗,充其量算是营销吧。
  
  他们叙了交情之后,才谈起了正事。
  
  早在李茹看到田成斌表情,便知道事情成了,此时口气十分轻松,说:“不错吧?”
  
  田成斌点头,说:“是个好苗子,我看可以练练六十米。”他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蓝珂最大的优点,爆发力强,加速快,越是短距离跑越吃香,相比一百,六十米其实蓝珂的优势更大。
  
  李茹先前刚有这个想法,点头表示同意,又摇头说:“都是半桶水,说的太早了,还是先专注一百吧,好不容易把她节奏调过来,不能再乱了。”
  
  紧接着,田成斌问了蓝珂几个问题,问她愿不愿意进市队,家里有没有阻力之类的,这些东西之前李茹都和他说了,但是还是得在蓝珂面前走个过场。相反,倒是田径的一些东西,田成斌提都没有提。
  
  蓝珂毕竟是李茹训练出来的,而他和李茹,即使一个学校毕业的,但训练上面,肯定也是有分歧的,这个时候提有过河拆桥的嫌疑,让人心里面埋下芥蒂,大家都不好看。倒不如等蓝珂进了市队,根据她具体情况调整,那会李茹也说不上话了。
  
  说完,见蓝珂没有意见,他就说:“这个成绩,进市队是绰绰有余了,我不让你进,你找叔叔,他也会同意你进。”
  
  12.80,初三,这个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成绩,在市队里面天赋已经排在中等了,唯一让人顾虑的,也就是蓝珂不是从小开始培养的。但她才被挖掘出来半年,明显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至少一个国家一级运动员肯定是跑不了的。
  
  国家二级运动员不值钱,但到了一级,都是在职的注册运动员了,还有工资可以领,虽然钱不多,每个月只有一千块左右,根据省市经济环境不同,有所加减。但点钱代表的是国家对你成绩的认可,实际上荣誉远远大于金钱的意义。
  
  一旦让蓝珂出头,凭借带出蓝珂这位天才运动员的实绩,田成斌转正的事儿,也算名正言顺了,说不定还会升官。
  
  如今市田径队面临着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这里是省城所在,市队和省队离的不远,甚至两边教练员可以说抬头不见低头见,市队面向的是城中本地户口,而省队顾名思义,是在全省之中培养成绩优秀的运动员,大部分都是从学校之中发掘出来,然后层层上报,最后优中选优。
  
  虽然市队目的就是为省队甚至国家队选材,但是人才是有限的,最好的人选出来,有的在市队里走个过场,放到省队去面也见不着,有的甚至直接就进了省队了,基本上省队淘了一遍选不上的,才会轮到市队这边来。
  
  在这样的尴尬情况下,市队出不了成绩,作为省会城市,在培养运动员方面,在全省之中只能排在中下游。那还是因为本省处于西部,有些地方是真的穷,还要靠接济,饭都吃不饱,哪里能培养出运动员呢?要不然可能要垫底都说不定。
  
  相比之下,其他市的田径队,天高皇帝远,培养成绩出来,把运动员输送到省队,那就是活生生的成绩啊,为地方争光。因此,本市的田径队对于发掘人才其实并不积极。反正好的都要去省队了,小庙耽搁大佛,而省队看不上的,也是烂泥扶不上墙。
  
  田成斌才二十多,正是想出风头的时候,奈何手下没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朝见着蓝珂这么个天赋不错的,虽然如今成绩在市队排不上最前,可潜力差太多了,当然是不会把人往外推的。
  
  市田径队有能跑到一级运动员标准的,那是个男的,如今已经快满21岁了,刚好过了一级运动员10.93的线,PB成绩是10.89。
  
  但谁都知道,这种情况他几乎不可能再进步了,只有退步的份,省队本来招了的,后来又给市队退回来了,一级运动员的工资照给,但人是不用了。这件事儿一出,人差不多废了。新仇旧恨,市队对于省队,那怨念是真的不少。
  
  而李茹的哥哥李岸,虽然是体育局的,但他并非专门管田径的,对这种心照不宣的事儿,其实也不是非常了解。省队的得了便宜,总不至于翻脸无情,对底下说什么闲话。而市队也只能当个闷葫芦,装作无事儿发生,大家就这么得过且过。
  
  李岸如果开口,蓝珂可能直接就进省队去了,这也是惯例了。那里条件更好些,竞争相对也大得多。但他绕了这么一个弯子,不愿意开口欠人情,只愿意给自己妹妹一个面子牵个线,最后阴差阳错,让蓝珂进了市队。
  
  不过,这些东西在田成斌脑子里过了一圈之后,他心中还升起了一点对李岸的感激。要不是这些“当官的”肚子里那么多花花肠子,这么好的苗子,哪里轮得到他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