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短跑女王》作者:执伞提灯

蓝珂一个哆嗦,猛然惊醒,睁开眼看到的,是有些模糊的雪白天花板。鼻子里充斥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这里应该是医院。
  
  她没有死,她还活着!
  
  先是一愣,而后一惊。
  
  想到这里,蓝珂只觉得一股天大的喜悦从她全身迸发出来,四肢到五脏,仿佛附在血脉上奔腾。如果不是因为身上还有些隐隐作痛,似乎是头部,她甚至想立即蹦起来!
  
  这一下子,她是真的清醒了。
  
  经历过窒息到死亡的那一瞬痛苦之后,蓝珂才觉得,真的没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什么困难熬不过去呢?她之前竟然会想要自杀,真的是太天真了。
  
  她死了,受罪的还不是爸爸妈妈。
  
  他们就这么一个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么熬的下去?
  
  什么都换不来命啊,不过她明白的有些晚了,好在,现在还活着,也不算太迟。
  
  蓝珂这个时候,特别想看到她的爸爸妈妈,然后抱着他们哭一顿,说一句对不起,从此之后,再也不犯傻了。
  
  他们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一定当一个乖孩子。
  
  只是,她记得之前一气之下跳河,大冬天,河中温度大概就是零度左右,顶天偏差一两度,这样的天气,哪怕身体不错的人,正常也只能坚持一分钟,超过这个时间,就开始失温了。而蓝珂本来身体就不算好,一落在水中就让她浑身冰冷,腿部抽筋,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但是她是直直从大桥上落下去的,大桥距离水面大概有十米多高,蓝珂又不懂什么高台跳水,入水的姿势和棒冰一样,根本就是硬生生砸下去的,现在疼的是头,难不成是昏迷之后,在水中头撞到了什么吗?
  
  算了,不想了,活着比什么都强。
  
  因为头疼的关系,蓝珂并没有继续想下去。
  
  蓝珂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贪婪的呼吸了一口并不好闻的空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低沉,甚至听得出明显恼怒的声音传了过来,没好气的问:“醒了?”
  
  声音有点耳熟,但又有点陌生。
  
  蓝珂一方面确定她应该没听过这个声音,可心底里又仿佛有一个声音说:“这是市体育局的李教练,李老师的哥哥,都是我不好,李老师为了我付出那么多,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机会,我……我却让她失望了。”
  
  这……什么跟什么?
  
  李老师、李教练,蓝珂怎么不记得自己听过、见过这两人?这乱七八糟的记忆都是怎么回事儿?
  
  蓝珂缓缓地将头侧过一个方向,就看到了背手站在那里的人。
  
  他穿着一身西装,约莫四十岁的年纪,神色十分严肃,一双厉眼晃过来让人心里发颤,看上去就不好应付。
  
  蓝珂却不是怕。
  
  在对上这个人眼睛的一刹那,她只觉得有什么在冲击她的脑部,当下忍不住,惨叫一声,便再次晕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干练的短发女子提着个饭盒急急忙忙冲了进来,说:“小珂!你怎么了?哥,你搞什么?”
  
  “医生,医生,小珂她怎么样了?”
  
  病房中一阵兵荒马乱,但蓝珂此时,却是不知道了。
  
  她现在处于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
  
  灵魂好像脱离了身体,浮在高高的天空中,她四周就好像放幻灯片一样,一帧一帧连续的播放着另一个叫蓝珂的人的一生。
  
  或许是平行世界吧。
  
  这个身体也叫蓝珂,和她拥有极为相似的相貌,同样的父母,只是生活环境,却是截然不同。而且,这个小丫头今年才十五岁,差点成年,倒是比蓝珂小上不少。
  
  蓝珂家庭条件不错,从小到大都是被父母娇养长大的,惯得她不得了,于是后来长大,谈了一回恋爱,这脑子一发热,就和家里死倔,结果和男方又闹了一通之后,她想不开,觉得没人在意她了,大清早的走到跨江大桥上直接一跳就结束了生命。
  
  而这个蓝珂,虽然父母没有变,但因为工作不一样,爸爸只是一个工人,妈妈更是下了岗,只能摆地摊,家庭条件比较差,而且为了生计一天忙到晚,根本没空管她。小丫头自小野惯了,就这么跟杂草一样长大了。
  
  上初中之后,小丫头就开始跟某些不良学生混在了一处,玩起了逃学,上网吧,飙摩托车等等的事儿来。
  
  实际上,蓝珂不是不懂事儿,她知道自己应该好好学习,才对得起父母这么辛苦供她读书。但是从小受到的关怀就少,她开始这么做,是想引起父母的注意,可是渐渐地这么下去,意志力不够,掉下泥潭就爬不起来了。
  
  她父母对这事儿自然是心痛不已,可他们没什么文化,说不出个五六七来,除了给蓝珂更多的压力,让她更加叛逆,也没有别的办法。到了后面,他们也就管蓝珂一口饭吃,当没她这个女儿罢了,一家人反正平时也遇不到一起,经常话都说不了两句。
  
  蓝珂原本成绩只是一般,成了个小混混之后,更是在班上垫底。即使尝试去听,她也跟不上了,加上多方面的压力,她最后破罐子破摔,逃课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不过,她除了网吧常去,烟酒是不碰的,更别说特别乱的酒吧等地了,只是这些事情,也没有谁关心了。
  
  很多人都以为,蓝珂就这么毁了,但事情在半年之前有所转折。
  
  蓝珂遇到了李茹李老师。
  
  李老师是教体育的,正经的专门的体校运动训练专业出来的高材生,还有个哥哥在市体育局当教练,她本来是应该直接进体校去训练专业的比赛人才的。不过蓝珂所在的十三中,是李老师的母校,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可能是有这个原因,最后还是选择来这里当体育老师。
  
  那天蓝珂为了早点离开学校,还没放学呢,偷偷从后门溜了,撒开腿就跑。
  
  那是一节英语课,教室里面后门常开着,要是上厕所,自己举个手,就可以去了,为了避免打断讲课,英语老师早就交代了,不用跟她汇报。
  
  蓝珂坐在后门边上,胆子特别肥,眼看时间差不多,手也不举就跑了。
  
  李老师正好看到蓝珂从教学楼后门出来,一路飞跑着纵穿田径场,打算翻墙走近路离开学校的一幕。
  
  十三中可能学生成绩不怎么样,但这个田径场,还是修的很标准的,除了草坪为了省钱,是最低劣的那种以外,其他没什么可挑剔的。
  
  标准的四百米田径场,长大约一百零五米,宽六十八米。
  
  蓝珂这么一跑,正好跑的是一百零五米这段。
  
  李茹又是教体育的,对这种事儿比较敏感。
  
  她见着蓝珂一路飞跑过来,跑的还实在是不慢,即使没有起跑线,没有发令枪,心中不自觉就打了个表。
  
  然后就被惊着了。
  
  13秒左右。
  
  要知道,女子一百米国家二级运动员标准,也就是十二秒八,这样高考就可以加分了。
  
  这对应的一般是体格渐渐成熟的高中生。而高中一百米及格成绩,那要到十六七秒去了,优秀也只要十五秒五,可见其中差距。
  
  虽然一个二级运动员不算什么,但是这丫头是本校的啊,学校初高中不在一起,说明她肯定是初中生。而且刚才影响计算的太大了。各种因素都会影响成绩,要是真的认真跑一次,这丫头的成绩怕是更可怕也说不定。不敢说她是天才,至少也是一个可造之材。
  
  她还在成长最为迅速的华年呢。
  
  只要训练,随随便便拿个二级运动员证书不成问题,甚至一级也不是不敢说。
  
  很多运动员,都是从小开始培养,一层层的选拔,从学校到市里面,然后省里面国家队,每一关都要刷下来无数人。你以为自己是天才,但国家之大,里面总有比你天才的,学习是这样,体育更是这样。
  
  虽然蓝珂如今训练已经有点晚了,但是她的天赋实在是太强了。至少从现在来看,这样的天赋不练田径,简直就是浪费。李老师很奇怪,她之前已经见过学校所有体育特长生,男的居多,只有两个女的,里面竟然没有蓝珂。
  
  她晃神的功夫,蓝珂就跑的没影了,翻墙的速度也不慢。
  
  李茹遇到这么一个好苗子,不愿意放弃,在学校中打探蓝珂的消息。她想着蓝珂跑这么快,应该能在体育成绩册里面找到踪影,结果翻了一堆本子,偏偏什么都没找到。
  
  因为蓝珂体育课基本上都翘掉了,不被下最后通牒,绝不来应付一下的。李茹肯定想不到,蓝珂的名字,那一栏居然是缺考。要不是初中是义务教育,她估计被开除一万次了。
  
  不过李茹不愿意放弃,守株待兔,天天蹲田径场,还是把蓝珂给蹲到了。
  
  谁让蓝珂逃课抄近道最喜欢走这条路呢?
  
  跟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嘴皮子都要磨干了,蓝珂这丫头吃软不吃硬,她成绩没指望了,听说了练体育的好处,想到家里,愿意试试改邪归正,最后松口了,咬咬牙真的戒掉了之前的习惯,跟李茹当了半年的体育特长生。
  
  蓝珂成绩不好,班主任恨不得少她一个拖后腿的,听说她被要走的时候,放人十分爽快。
  
  巴不得蓝珂从此以后不是这班人了。
  
  这半年以来,蓝珂经过一些基础的训练,至少能做到一个运动员基本应该会的东西了,以及总算不是憋着一口气瞎跑了,加上她底子好,成绩已经可以稳稳的拿到二级运动员证书。
  
  事实上,李茹最惊讶的,也是蓝珂瞎跑居然能跑这么快。
  
  天赋这种东西,实在是不同人不同命。有些人再怎么努力,成绩就是上不去,而有些人天赋高,瞎折腾也能弄得有模有样。
  
  这样,李茹打算把蓝珂介绍给她哥哥,市体育局的教练,要是继续跟她在学校里面练,条件有限,怕是要把蓝珂给耽搁了。
  
  结果蓝珂前几天遇到了她以前的狐朋狗友,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这丫头跑得快,力气还不小,把人揍了就跑,竟然光占便宜了,没受伤。
  
  人家这样肯定不甘心。
  
  没过几天,好几个人直接找到学校来,把她给堵了。他们人多势众,蓝珂没地跑,因为这么着,头上挨了一棍子,敲的换了个芯子。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