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男主白月光我不当了》作者:赵史觉

1
  
  刚刚结束了一场激烈交战。
  
  今天男人格外凶,楚殷精疲力尽,窝在混乱的被子里,痛苦地紧闭着眼。男人从身后搂紧她,试图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楚殷昏昏沉沉,意识模糊,却本能地挣动了一下。
  
  男人的手僵了僵,随后声音讥讽:“怎么——顾秋泽回国,忍不了我了?”
  
  “陆缜,你胡说什么……”
  
  陆缜呼吸还灼热着,声音却冰冷:“你哥哥还在想方设法找顾秋泽救你,嗯?楚殷,你知道我生气的后果。”
  
  后果……楚殷想,被恶魔缠住的后果——楚家破产,一夜间一无所有,楚家真千金被他囚禁在身边,如物品一样被主宰掌控。就像此刻,失去自由,被迫承受他吞噬一切的占有欲。
  
  男人偏还要贴到她的耳边残忍道:“连你的假妹妹都如愿嫁了豪门,楚殷……只有你,不得不困在我身边,到死、都是我的。”
  
  楚殷想:不。被陆缜弄死,或者她弄死陆缜,这样就好了。
  大脑的失重感越来越强烈,她听见自己嘶哑着说:“陆缜,你小心先死我手里……”
  
  陆缜却笑了,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楚殷没能听清。因为那一刻,失重感骤然加重,意识忽地抽离,有一股力量拖走了她精疲力尽的灵魂,带来一种轻快的解脱感。
  
  意识的最后,那道惯于冰冷讥讽的声音终于撕裂,竟然透出一丝绝望惊惶。
  
  “楚殷、楚殷!——”
  
  ……
  她像是陷入一场漫长的梦。
  梦里,楚殷看见自己糟糕的人生变成了一页页纸,在空中翻着。
  
  「你的世界其实是一本书,陆缜是书中病态偏执的男主。而你,是被他一见钟情、求而不得、黑化囚禁在身边的短命白月光。在白月光死后,男主对你日思夜想快成魔,甚至不惜寻找替身。」
  楚殷迷茫地想:谁的声音……?
  
  很快,书翻到底,却忽然开始了回翻——纸张哗啦哗啦响动,最后停在了扉页:【楚殷17岁那年被楚家找到,尽管家里已经有了养女楚秋秋,楚家还是把她从乡下接回了豪门,帮她转入萃文私立中学。在这里,她遇见了陆缜……】
  
  即使是在梦里,楚殷都忍不住想撕书——她再也不想遇见陆缜那个狗男人了!!
  
  「那么,如果重来一次,笔给你,剧本你来改会怎样?」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知识改变命运,学习可破一切,去试试吧!——」
  
  楚殷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了一把,那话音一落,她就醒了过来。
  
  “明天就开学了,小殷去国际班真的没问题吗?”一道优雅的妇人声音传入耳朵。
  
  接着是一道熟悉的甜美声音:“姐姐毕竟刚从那种地方回来,受教育程度有限,赶不上我们班水平是正常的。妈妈别担心,我一定会尽力帮她的!”
  
  楚殷循声看去,看见了高中生模样的楚秋秋。她5岁那年走丢,两年后楚秋秋因为长得像她而被楚家收养。等到17岁楚殷被接回来时,楚秋秋已经被所有人当做楚家千金。
  
  虽然这一切有些梦幻,但重新回到这一年,楚殷知道楚秋秋嘴上说得贴心,目的不过是展示自己即便没有血缘、却更有真千金的风度。
  
  怔忪片刻,让过去的记忆彻底沉淀下来。楚殷再次抬起头看向楚母时,眼神已经平静:“我不去国际班了。”
  
  上辈子她就是因为进了国际班,被陆缜强行要求同桌,名声大噪后一跃成为校花。不仅受到全校女生的针对,还不得不和陆缜纠缠,短暂的一生再也没能摆脱他。
  
  「没错!人生可以重来,何必再走老路!帝国学习姬温馨提示~绑定系统后,完成学习任务,即可获得修改剧本的权限哦~」
  
  楚殷一怔,这是她梦里的那道声音。
  
  随声音出现的,还有那本创造了这个世界的书,在脑海中泛着淡淡微光。书的旁边,多了一支同款光晕的笔,随着她意念所动,在纸面上划来划去。
  
  「滴,系统运行内测。当前剧本如下所示,请宿主尝试修改【一个字】。」
  
  发光的书向两侧摊开,楚殷看清了上边的内容。
  【地点:楚家别墅。人物:楚殷、楚夫人、楚秋秋。】
  【楚秋秋抢话道:“姐姐,你这个决定是对的~我们国际班圈子确实不是你能融入的。”
  楚夫人沉吟片刻:“的确,以小殷的情况,普通班可能更适合你一些。”……】
  
  接上了……?
  难道这真是他们的剧本?
  
  楚殷继续往下看。
  【楚秋秋看着楚殷默不作声的样子,面露得意:“我们班的人家世显赫,没有姐姐想象得那么好接触哦~像陆家大少爷就在我们班,他平时生人勿近,你突然转来我们班,会被他轰出去也说不定呢。】
  
  看到这句台词,楚殷忍不住窒息了一秒。
  陆家大少爷……陆缜。
  
  她还记得那个人冷着脸把她堵在教室里的样子。也记得他年少时被自己拒绝后双目猩红的样子。甚至只要一闭眼,就能想起后来昏暗的房间里,已经位高权重的男人俯在她身上,一遍一遍地挞伐、逼问她喜不喜欢的样子。
  ……如果当初真的把她轰出去就好了。
  
  楚殷的沉默却被楚秋秋误以为是羞愧,她得意一笑,故意对着楚夫人甜甜问:“对了妈妈~哥哥和秋泽哥在国外拿了奖,后天回来要办庆祝宴吧?”
  
  ——越是这种豪门社交场合,越可以让乡巴佬姐姐看清她和自己的差距。
  
  “哥哥肯定又要给我带礼物,我得多叫几个朋友过来给哥哥和秋泽哥庆祝——啊,对了~”楚秋秋像是忽然想起什么,看向楚殷,“姐姐是不是也想参加?”
  
  楚秋秋的莲言莲语真的和剧本上展现的分毫不差……楚殷心口微微热起来,发光的笔尖悬在半空中,似乎很轻易地就能左右这本书里的角色。
  
  只见下一段是【楚秋秋优雅一笑,执起手边的精致高脚杯,晃了晃里边深色的红酒:“宴会礼仪有很多呢~姐姐你还不会喝这个吧,来,我教你——”】
  
  楚殷思索半秒,然后尝试着移动光笔,把“红酒”的“红”划掉。
  
  改成了“料”。
  
  楚秋秋:“你要先轻轻晃一晃,欣赏一下它的色泽。然后,这样……”
  
  楚殷冷静地看着楚秋秋陶醉地深吸一口气,杯口贴唇,喝了一大口。
  
  然后,“噗嗤!”——
  液体像一朵绚烂的烟花,全喷在了对面楚夫人的脸上。
  
  有几秒钟,整栋房子陷入死寂。
  只有楚殷脑袋里的学习姬发出鸡叫一样的笑声和「系统绑定成功~」的提示音。
  
  佣人跌跌撞撞拿着餐巾跑过来,楚夫人惊怒狼狈地站起身:“秋秋,你这是在做什么?!”
  
  楚秋秋这杯红酒居然又苦又呛,她在喝下去的一瞬间就本能地吐了出来。这会儿她哪里还有刚才的优雅做派,慌张道:“妈妈,我不是故意的!我——”
  
  一片鸡飞狗跳之中,忽然有一道清亮动听的声音插了进来:“这样哦。”
  
  楚秋秋猛地抬头去看去。
  
  只见一直沉默的楚殷忽然笑了。原本长发掩盖下的精致五官露出来,纤浓的眼睫下一双桃花眼微眨,漾着旁人不知的生机和微光。
  
  “原来红酒是这样喝的?学到了。”
  
  楚秋秋的脸彻底绿了。
  
  ……
  晚上,喧闹全部归于平静。
  半夜三点,所有人都已入睡,而楚殷——在学习。
  
  系统成功绑定之后,发布的第一个任务是很基础的【完成全科作业】。楚殷从鸡飞狗跳的餐厅回到房间、洗完澡换好睡衣就一直学到了现在。
  
  学习姬的提示音都伴着哈欠:「滴——政治作业完成√任务完成度70%。宿主~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吗?」
  
  楚殷揉揉手腕,转转脖子,然后接着打开了历史练习册。
  ——现在哪是休息的时候。
  
  知道这个系统真的可以篡改剧情之后,楚殷感到了一丝久违的兴奋——书中人必然承受不可抗力的影响,可现在只要完成任务,她自己就可以变成那股不可抗力,主宰人生!
  
  这一辈子楚殷再也、不想、当陆缜这个偏执狂的白月光。
  明天——哦不,今天,是她人生的转折点,也就是故事里陆缜对她一见钟情的那一天。所以她必须要拿到改剧本的权限,改变这一天的剧情,哪怕只是微小的变动也能引起长远的蝴蝶效应。
  
  楚殷上辈子不是什么好学生,但她20岁开始被陆缜困在身边,被迫恶补了很久的知识。后来陪大少爷考Gmat,被RC、DS、SC千锤百炼,又被他随身携带去国外呆了一年,旁听常青藤课程,知识水平早就远超国内高中。
  数学和英语作业她很快就做完了,她高二学文,文综的科目需要对着课本边复习边做,所以费时一点。
  
  房间安静,只有笔尖擦过纸面的刷刷声。
  直到天边破晓,房间里一点点被照亮,楚殷落下最后一笔,脑中的系统终于“滴”了一声。
  「全科作业任务完成√解锁下页剧本,获得【改单字】权限。(友情提示,随学习任务难度的增大,修改权限也会提高哦~)」
  
  书和笔再次从大脑中浮现,剧本被加载出来的时候,楚殷竟然莫名有丝紧张。
  
  【地点:荟文私立中学。人物:楚殷、陆缜、楚秋秋、其他同学。】
  【……高二开学第一天,天气不算好。
  一辆宾利慕尚停在校门口,周围经过的女生纷纷开始放缓步子,调整发型。几秒后,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白衬衫的少年,人群立刻开始骚动。】
  【陆缜懒散地背上包,抬眼看了看,天空正飘下小雨,细细密密间让黑发少年看起来有一丝清冷的忧郁。】
  中间大部分都是陆缜的单人戏份,直到某一行——
  【忽然,陆缜漠然的视线一顿,看见远处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正对着谁笑。】
  
  看到这里,楚殷心口一窒。
  ……这是她。上辈子天真明媚,17岁爱美得很。
  
  老实说楚殷并不知道所谓的一见钟情是如何发生的,她甚至不记得上辈子的自己在这一天见过陆缜。难道这样看了一眼就爱了吗?
  
  【……陆缜的视线停顿了好几秒,然后移开。
  他想:裙子好丑。】
  
  楚殷看完这段:“……”
  
  学习姬又开始了脑内鸡叫:「咯咯咯咯咯——」
  
  楚殷:“闭嘴。”
  
  很好,此时此刻她心中只有几个大字。
  ——我杀陆缜。
  
  楚殷冷着小脸,蹭蹭把一个“雨”字划了,快到学习姬都来不及阻止:「哎呀宿主——落笔无悔,写了就不能改哦!你选的这个字好像……」看起来只是平平无奇的气候描写啊!
  
  楚殷冷笑:她不后悔。
  让陆缜后悔去吧。
  
  然后她就在划掉的字上写了个“刀”。
  
  学习姬:「……」您真会玩。
  
  ……
  清晨,天气雾蒙蒙的。
  荟文私立中学的门口熙熙攘攘,这是开学的第一天。
  
  女生们原本打着哈欠,抱怨着短暂的暑假,突然,人群中一阵窸窸窣窣。接着,一辆豪华宾利慕尚在校门口停下——全校都知道,那是谁家的车。
  
  “快快快,陆缜来了!”“啊啊我缜哥!”
  “我今天要和他一起进学校啊啊啊。”
  
  几秒种后,车门打开,一条长腿迈出来。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却挡不住一身贵气。阴天里,那张侧脸冰冷白皙,眉峰到鼻梁的线条像雕刻一般,下颌角完美精确。他的眼型偏长锋利,眼尾却偏偏氤氲出一颗深红的泪痣,平白在冷感中添了一丝欲.念。
  
  从他出现,周围就开始冒粉色泡泡,天上仿佛在掉粉红花瓣。
  
  陆缜却只漫不经心地抬了抬头——
  天空乌压,好像要下……雨?
  
  “咣当”——
  
  确实有什么东西从天上落了下来。
  
  陆缜慢慢地低下头,视线落到自己的鞋旁边。
  
  看到那里躺着一把锃亮的小刀。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