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绑定的宿主们都修罗场了[快穿]》作者:摘星怪

天亮的很早,外面树梢上鸟雀喳喳的叫着,可在宁家却安静的可怕。佣人们小心翼翼地从二楼出来,在宁从骤回来前,各个房间已经打扫完了。
  唯独书房的门一直紧闭着。
  
  书房是宁家的一个禁忌,没有宁从骤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之前有一次一个新来佣人不知道规矩,推开门进去了,可后来,第二天就被辞退了。自此再也没有人在A市见过他。
  宁家势大,叫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再简单不过。在管家若无其事地后来给书房门添上指纹锁后,再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书房。
  
  宁咎当然也知道。
  他刚来宁家的时候也好奇过这个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不过后来时间长了,那份好奇慢慢也就淡了下去。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临走时脚步顿了顿,忽然回头看了眼那个地方。
  
  那个紧闭的房门和这栋别墅里所有的房间一样,典雅简单,红木的雕花从书房窗口横穿过去,像是刻意在掩盖着什么。
  
  这样的想法叫宁咎猛然回过神来。随即觉得自己这个举动有些奇怪,微微皱了皱眉,面上神色淡了下来。
  小叔有什么秘密,这个书房里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都和他没有关系。他在宁家只不过是寄住而已。
  深知好奇心太重只会有害无利,宁咎看着楼梯上下来的人,慢慢收回了眼底的神色,准备去学校。
  
  就在他离开后,一辆车停在了花园里。
  “宁先生。”
  管家连忙起身,打开车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做工精良的西装,黑色的西装穿在那个面容稳峻矜贵的男人身上,更多了几分深不可测的气质。
  他和宁咎长的很像,可比起少年天然的冷漠,宁从骤身上只有叫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的迫人气势。
  如果温怜晚离开一步,就能认出这个人来。
  ——这个世界,她的第一个宿主,也是《蚀爱成痴》这部小说中所出现的,第一个反派。
  
  《蚀爱成痴》讲述的是性格乐观向上的女主白瑛瑛因为学习成绩优异,被A市权势滔天的宁家家主看中资助,从而进入了宁家的一系列故事。
  在宁家生活的过程中,女主因为纯良坚强的性格引起了身为资助人的宁从骤和冷漠的学长宁咎的注意,在日渐了解后,两人都爱上了女主。
  
  按照一般小说的套路,在宁从骤强势的呵护和宁咎默默关怀之下,白瑛瑛一定会选择其中一个,接着达成幸福结局。
  但是在《蚀爱成痴》中,显然有些不太一样,在小说中后期,出现了一位叫女主一见钟情的炮灰,成为了引起宁家叔侄黑.化的导.火.索。
  
  少年失明的悲惨遭遇,使掌控.欲.极强的宁从骤对于女主这束突然闯入的光十分在意。
  因为不甘心将女主拱手让人,宁从骤和宁咎先后囚.禁了女主,但因为手段残暴,最后却导致女主不堪负重,自杀了。
  温怜在这个位面中所要绑定的人就是小说中的三个主要人物。
  ——因为失明性格偏激残忍的宁从骤,年少冷漠凉薄的宁咎,还有被.逼.迫失去一切的女主白瑛瑛。
  
  温怜需要在关键时刻以系统的身份给他们提供帮助,从而来获取这个故事中三个主要人物的感激值。
  相当于一个移动的救赎站,不过这个救赎站更加人性化一点。
  
  在主神空间里,有无数个像温怜这样的存在。她们每天要做的,就是穿越到不同的世界里,通过吸取人类身上的感激值来完成任务。
  温怜作为金牌系统,已经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任务了。
  但这一次却有些不一样。
  
  温怜在主神空间领取上个世界奖励的时候,发生了点小意外。
  她不小心将准备后面用给宿主的外挂用到自己身上了。
  ——“日久生情礼包”。
  顾名思义,这是主神空间里出品的,用来使女主爱上默默付出的男配的东西。温怜特意兑换了,想要借此使后面世界里的男配能够逆袭。但没想到因为一时失误,自己却用上了。
  
  系统外挂一经入手就不能取消,即使是温怜用尽所有办法也不行。最后还是主神开口,说是这个外挂用在人类身上作用比较大,她一个系统用了或许不碍事。出于对主神的尊敬,温怜这才相信,重新做起任务。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在面对这个世界第一个宿主时,一直没有露出过真面目,只以脑海声音的方式存在,期间总算没有发生什么事。
  
  这也叫温怜放下了警惕。
  花了很大的代价帮助宁从骤双眼恢复,得到了感激值后,温怜就转移了目标。五年后从休眠仓里出来,径直找上了二号宿主宁咎。以透明人的形式,在他身边提供帮助。
  这是她跟踪宁咎的第四天。
  
  从家里离开后,宁咎就直接去了学校。
  比起他叔叔宁从骤,宁咎的作息简直规律的不像话。每天上课,自习,回家,三点一线,十分省心。
  但看了剧情的温怜却知道,宁咎后面黑.化时,变态程度绝对不亚于他叔叔。这样高傲的学霸少年模样已经保持不了多久了。
  
  早上的课程很快上完,太阳慢慢移动着。温怜仗着没有人看见自己,在教室里飘来飘去的,时不时观察一下宁咎表情。
  
  A市今年的夏天要比往常热很多,已经到了八九月份,可还是酷热难耐。即使是有树荫遮挡,打开的窗户里吹过来的热浪却还是叫人忍不住皱眉。
  宁咎看不见温怜,也没有理会后面座位上偷看的那些目光,兀自垂眸低头写着作业。
  
  在这样炎热的条件下,很少有人去听老师讲话。女生们照镜子的照镜子,擦汗的擦汗,都翘首以盼等着放学,男生则是低头小声商量着周末去什么地方玩。
  唯独他一个人不受影响。
  
  宁咎穿着简单的白衬衣,身形清瘦,低着头更显出面容清峻.硬.挺,比起同龄的少年更多了分冷漠的气质。
  也正因为如此,才有那么多人目光被他吸引。
  温怜也不例外。不过,她看的不是少年反派有多么好看,而是宁咎眼中根深蒂固的漠然。就像是什么也不关心一样,心中不由微微顿了顿。
  
  随着老师说下课,教室里人陆陆续续的都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了宁咎一个人。
  外面原本明朗的天色渐渐阴沉,树梢下光影跳动,渐渐的沉了下去。随着雷鸣声响起,瓢泼的大雨也落了下来。
  宁咎握着笔的手停了下来,终于从卷子里抬起头来。
  
  即使是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他神色也没有一丝松懈。在手机响起之后,看了眼准备回复短信。
  却发现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间多了一杯牛奶。
  “你该休息了。”温怜试探着出声提醒。
  
  骤然发现声音,宁咎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
  从三天前,他脑海里就莫名其妙会出现一道声音。那道温柔的女声总是在适当的时候表示自己的关心,刚开始宁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当在熬夜到晚上三点,被强制关灯之后,宁咎就知道不是。
  幻觉不可能做到这么.逼.真的事。
  
  宁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但冷漠的本性让他一次也没有开口过。任凭那道声音时不时的关心自己。
  索性脑海里的东西像是知道自己心里想的,在他忙碌的时候从不出声打扰。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温怜在将热牛奶放在桌子上后,叹了口气。
  在宿主真心认可她之前,她是没有办法表现出实体的,只能作为一道系统的虚影存在。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艰难。
  自从以系统的身份开始穿书,那些宿主们总是十分欢迎她,可这次这个却是个例外。
  
  在她说明了自己是想帮助他改变命运后,宁咎却什么也没有表示。就好像根本不在乎自己所说的那些事情一样。
  让温怜有些束手无策。
  她的任务是为故事里的人物提供帮助,使他们感激自己,可如果宿主不相信她,那她也毫无办法。
  宁咎是第一个不愿意绑定她的人。
  
  教室内一片寂静,雨珠打落在窗户上的声音,叫温怜紧皱的眉头放松下来。
  桌上的牛奶一口都没有动,宁咎显然还在防备着她。
  温怜也不在意。
  原著中宁咎的性情就是这样,因为父母早亡的缘故,对什么都很冷漠。
  
  温怜收回目光,想到等会儿要发生的事情,不觉有些发愁。
  剧情里显示,就在今天,宁咎会因为接下来被下药的事情,受到刺激,而使一直以来掩藏在心底的恶意慢慢发酵,逐渐蜕变成一个真正无情的反派。
  这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也为后来,他继小叔宁从骤之后,囚.禁女主埋下了伏笔。
  
  宁咎性格由冷漠到恶意,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其实在原著中,作者到最后也没有说这些反派对女主是什么感情。温怜看完后,甚至觉得,其实宁咎或许直到最后也没有爱上过白瑛瑛。
  像他那样高傲冷漠的人,在经历变故后,看待世界已经彻底扭曲了。爱情这个词,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个笑话。
  这也意味着,温怜想要获取他们信任,提供帮助的难度很大。
  
  让剧情里的神经病反派感激自己,即使对于金牌系统温怜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不过好在,第一个宿主已经被成功拯救了过来。也叫温怜对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多了几分信心。
  她看着宁咎眉间冷.硬.,抿了抿唇,还是将牛奶扔到了垃圾桶里。
  
  杯子被凭空移动,宁咎却连眉头也没有皱,手中思索了一会儿就落了笔。
  一张卷子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做完了。
  温怜跟了他几天,也知道这份物理卷子是老师都要算很久才能有答案的那种高难度试卷。
  可宁咎却只用了半个小时,可见他的厉害程度。
  
  温怜忽然觉得,要是没有后面的变故,宁咎一定能顺利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成为一个努力向上的好青年。
  可惜,她正想着,就听那个冷漠的少年开口:“以后不要再干预我的生活。”
  
  他指的是那杯牛奶的事?
  温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不止这样。他或许是在说自己昨晚阻止他熬夜的事。
  如果其他事情,温怜也就答应了,可唯独这件事不行。
  
  原著中说,宁咎因为少年时不注意身体,不过二十来岁就得了病,身体十分不好。
  温怜既然是来帮助他的,就不能看他再继续这样下去。
  她想了想,开口道:“晚睡对身体不好。”
  那道声音被这样冷漠的对待也没有生气,反倒一如既往地耐心,像是在对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说话。
  宁咎眉宇间的褶皱更深了。
  
  昏暗的教室里,阴影蒙在他棱角分明的面上,显现出一股自然的凉薄。他听出了那道声音里的劝诫。
  没有丝毫妥协的意味。
  垂下的眸光顿额了顿,却并没有再开口。他并不是多话的人,刚才那句警告已经是他想要说的唯一的话。
  至于那个人听不听,都已经与他无关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教室里恢复了寂静,温怜看了眼时间。
  她知道,时间快到了。
  马上,这孩子就会……
  
  虚影中,她柔和的面容微微有些担心,随着分针跳动,下一秒,教室的门被一脚踢开。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