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皇后天天想和离》作者:鱼小桐

第1章 上错花轿嫁错人

  永泰十年,太后懿旨。

  靖安候府大小姐凤卿,温良敦厚,秉性端淑,择黄道吉日,入主中宫为后。

  二小姐凤瑶,才貌双全,品德贤良,赐婚当朝摄政王容翎为正妃。

  懿旨一下,满京哗然,靖安候府一后一妃,满门荣耀,一时风头无两。

  八月十六,黄道吉日,宜婚嫁。

  靖安候府两位小姐准时上了花轿,一抬往宫中,一抬往摄政王府。

  京城大街小巷,酒楼茶肆皆挤满了人,人人争相观看这场盛世婚礼。

  ……..

  摄政王府婚房内,身着红艳嫁衣顶着红盖头的女子安静的端坐在大红的婚床上。

  婚房一侧,两位喜娘和两个容貌秀美的丫鬟静静的立在一边,一声不吭。

  屋外隐有嘀咕声传进来:“靖安候府二小姐乃是我大晏朝第一才女,年年都是白鹿女学的头名,陛下将她赐婚于我们殿下,真正是再般配不过的一对了。”

  “嗯嗯,也只有二小姐这样出色的人,才配得上我们殿下这样的人中龙凤,要知道我们殿下可是大晏第一美男子。”

  红盖头下的凤卿,好一阵茫然,她本是21世纪医术精湛的天才医生,因为不肯替一个大贪官做手术,所以被大贪官派来的手下给捅死了。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凤卿正想着,脑子嗡的一声响,无数记忆从她的脑海中滑过。

  只是她来不及深想,听到身侧有恭敬的声音响起来:“奴婢见过王爷,请王爷用喜秤挑起喜帕,从此后称心如意,恩爱白头。”

  “嗯,”一道清冽低沉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虽冷,却极其的好听,仿若玉珠落盘。

  随之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伸向了喜娘手中的托盘,托盘上摆放着一柄缠着红绸的喜秤,喜秤伸到凤卿面前,很快挑开了她头上的红盖头。

  盖头一掀,凤卿觉得整个人清爽了很多,她一抬头,看呆了眼。

  饶是以前看了不少俊男美女,还是被眼面前的男人给惊艳到了。

  精致立体的五官上,狭飞入鬓角的黑眉,一双深邃幽暗的凤眸中,好似隐藏着最耀眼的黑曜石,让人看一眼便被深深的吸附住了。

  此时的他身着一袭黑色绣金描纹边长袍,长袍衬得他面容越发的精致华美,仿若墨玉一般完美无暇。

  举手投足间更是威仪天成,仿若君王驾临一般,让人不敢轻易的靠近。

  只是此时的他薄唇紧抿,凤眸之中折射出凌厉的戾气,直直的射向她。

  凤卿下意识的回避他的视线,耳衅忽地响起数道惊慌失措的叫声:“啊,蜘蛛。”

  “鬼啊。”

  “妖怪。”

  洞房内,几个穿着古装的女人正一脸惊恐的望着她,似乎她是什么吓人的鬼怪似的。

  凤卿正奇怪,忽觉脖劲一紧,先前挑下她红盖头的绝美男人,已迅疾的伸出手掐住她的脖子,冷冷喝道:“是不是你在花轿上动了手脚?凭你也配嫁给本王,痴心枉想。”

  他话落,眼中冷意愈发幽暗,深不可测,同时手下力道陡加。

  凤卿被掐得呼吸急促起来,顾不得多想,身形忽地一动,一脚狠狠的踹向了对面的男人,同时没好气的冷声道:“以为我稀罕嫁给你啊。”

  男人微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凤卿会忽然出手,再加上凤卿踹的乃是他腿上的穴道部位,所以他一着不慎,竟然被踹了开去。

  凤卿一得到自由,身子迅速的后退,对面的男人已经站稳,绝美的五官上,瞬间拢上****,一双狭长的凤眸布满了嗜血的戾寒之气。

  这一刻的他仿若地狱的修罗一般令人望之遍体生寒。

  “你竟然胆敢踹本王,找死。”

  他话落,闪身上前欲擒拿凤卿,凤卿赶紧的后退,同时头疼不已,不过这时候,她脑海中多了不少的东西。

  她也终于知道眼面前是什么样的局面了。

  她穿越了,魂穿到了古代,成了大晏朝靖安候府的大小姐凤卿,而眼面前的这个人,乃是大晏手握重兵,权倾天下的摄政王殿下容翎。

  三个月前,太后懿旨,把靖安候府二小姐凤瑶指婚给了摄政王容翎为正妃。

  靖安候府二小姐凤瑶,乃是大晏第一才女,凤卿则是第一丑女。

  不但人丑,还一无是处,最重要人人说她受了咀咒,因为她的半边脸上竟然长了一个灰色的蜘蛛,蜘蛛活灵活现,就好像真正的蜘蛛趴在人脸上似的。

  这样的她,怎么和才貌双全的凤瑶相比呢,可偏偏今日大婚,她和凤二小姐上错了花轿,本该入宫为后的她,竟然入了摄政王府。

  难怪摄政王殿下看到她如此震怒!

  凤卿眼见着容翎再次闪身过来拿她,飞快的举手阻止容翎近前:“王爷,稍安勿燥,眼下最要紧的是把我送回宫中,把真正的摄政王妃换回来。”

  凤卿的话,很好的阻住了容翎的脚步,他眼神冷森的望了她一眼,然后大步往门外走去。

  “南枫,立刻备一辆马车过来,从侧门出,记住不要惊动任何人。”

  有手下应了一声,很快备好了马车过来。

  容翎回身走进婚房,冷骜的命令凤卿:“走,跟我前往宫中走一趟。”

  这一回凤卿没有再拒绝,跟着他的身后,迅速的上马车,马车悄无声息的一路从摄政王府的侧门而出。

  马车内,凤卿缩在一角,尽量远离软榻之上的男子。

  虽然男人美得像一幅画,但明显是招惹不得的,所以她还是离得他远一点。

  可即便她如此想,男人依旧脸色不善的睨着她:“呵呵,还从来没有人敢踹本王,这笔帐本王记下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