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两块石头》作者:停止梦游

傍晚前来了一阵倾盆大雨,浇在干燥火热的大地之上,腾起了一片雾气。
  
  付爽来二中填志愿,盯着电脑屏幕里的志愿栏,她铁心铁意,只填了一所大学。
  
  背上包和刘敏走出二中,正巧赶上了这阵大雨。
  
  刘敏嘟囔:“还想拉你吃个KFC呢,这下可好了,回去都没伞!”
  
  付爽慢性子,今天出门着急赶时间,也没有带伞,这会和刘敏肩并肩干瞪着倒筛子似的天。
  
  恰好有同班同学下来,撑了把巨大的伞,付爽和刘敏眼疾手快钻进了她伞下。
  
  “蹭个伞。”付爽一笑。
  
  “一句话的事。哎,你两报了哪个学校啊?”撑伞的同学问她们。
  
  刘敏的分数考的很好,这会如愿以偿并且十分有把握:“南大外语系!”
  
  “牛掰,等你好消息。付爽呢?”
  
  刘敏瞧着付爽笑,见她抹抹脸上的雨水:“南体。”
  
  “你两还真是雷都劈不开,一起考南城啊?”
  
  付爽笑了声,嫌弃地看了眼刘敏:“谁要跟她黏一块。”
  
  刘敏嘿叫一声,立马转过来揍她:“付爽,信不信我掐死你!”
  
  公交站就在前面,付爽赶紧钻去了站台,冲她两摇摇手:“刘敏,出太阳了再约啊!”
  
  刘敏切了一声:“你谁啊?不认识你!”
  
  付爽哼笑了一声,听见公交车刹车的声音,赶紧掏学生卡钻上了公交车刷卡。
  
  站台到,付爽抱着包一路往巷子里冲,她低着头像一张弓箭,脚上的帆布鞋全都渐湿透了,钻到自家门前的棚沿下翻着钥匙。
  
  付爽哆嗦着下巴,翻得越急越找不到,只能敲着门喊:“付豪,开门!”
  
  付豪上大学放暑假回来,从早到晚地睡,昏天暗地,把白天当夜晚,夜晚当白天,付爽经常说他弄不好要猝死。
  
  付豪这会在打游戏,听见声先不急,等干死了一个才烦烦躁躁地去门口开门,瞧着门外的落汤鸡破口大骂:“你又不带钥匙?付爽我告你,没下次了!”
  
  付爽擦擦脸,盯着付豪白色的肩背叨咕:“败家子就知道打游戏,还好意思说我。”
  
  进来关上门,顺带揣了脚边一双没见过的崭新球鞋,又嘟囔:“妈怎么又给他买球鞋!”
  
  付豪口渴,喝了半罐水又进了卧室打游戏。付爽把包挂在阳台晾干,擦着身上的雨水进自己的卧室先充电,坐在地板上刷了会南体的微博,越发憧憬9月的时光。
  
  刷完后洗澡,拿了干净的衣服出门,撞见了穿上衣服的付豪。
  
  “我出去有事,你自己弄得吃。”
  
  他们的妈回了外婆家,得明天才能回家,所以最近的伙食不是点外卖,就是煮泡面。
  
  付爽点点头:“哦。”
  
  付豪拿了把伞出门,嘴里还塞了根烟,一阵门响后,付爽拉开浴室门,进去放水洗澡。
  
  夏季洗澡水要凉些,可她刚才淋了雨,特地调高了点水温,把皮肤洗得白里透红。
  
  浴室的镜子朦胧不见人影,付爽用手擦了擦,怼着脸好一番瞧自己,噘着嘴亲了一口里面的自己,兀自笑了起来。
  
  拿短袖穿好,粉色的内-裤刚套上胯间,突然听见背后的浴室门有动静,她叫了声回头,盯着眼前睡眼惺忪的陈维砳懵了。
  
  懵的也不止她,陈维砳立马关上了浴室门,背过身揉揉自己的眼睛,不知是不是半梦半醒时分看什么都会飘忽,他竟觉得刚才那幕色-情的有些不真实。陈维砳咽了口唾沫,憋着尿,抹着后脖子又进了付豪的卧室。
  
  付爽愣愣张着的嘴渐渐收紧,转回身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忽而绷紧唇笑了。她摸摸自己的屁股,还算挺翘的,再看看腿,又白又长。
  
  付爽吹好头发出来,身上又多了条短裤,她洗澡洗得有些渴,倒了一杯水仰头喝着,一边还望着付豪的卧室。
  
  她竟然都不知道陈维砳回来了,这家伙好几个月没见,好像又比之前健壮了一些,付爽刚才除了有看他的眼睛,还向下望了眼,他只穿了条平角裤,越想心跳越快,付爽摸摸有些烫的脸,抱着杯子偷偷乐。
  
  陈维砳穿好衣服出来,挠了挠后脑勺思索该怎么和付爽打招呼,突然面前窜出了她,一副无事的模样。
  
  “付豪走了。”
  
  他刚睡得死,醒来就不见他的影子,见付爽没多大情绪,他点着头:“奥。”
  
  付爽洗过澡后身上很清香,她一动,陈维砳就能闻见那香味,和浴室里环绕的那阵香气一模一样。
  
  “没听付豪说你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付爽踩着拖鞋,径直走进了厨房。
  
  “下午刚回来的,我爸妈不在家。”
  
  付爽嘀咕一声:“我知道呀。”
  
  陈维砳爸妈出差,他就会来她家和付豪睡觉,那是从小就有的习惯,他两连体婴,多少坏事都是一起干。
  
  陈维砳听见了包装袋的声音,好像是方便面,一听肚子就饿了,他望了眼时间,已经过了晚饭点。
  
  付爽在锅里烧了热水,许久不听见他说话,回头看他:“陈维砳,你要不要一起吃泡面?”
  
  又补充句:“我哥不回来吃了。”
  
  付爽煮了三袋面,窝了三个鸡蛋,将陈维砳经常用的那个大碗拿出来盛。
  
  陈维砳撒完尿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翘着腿看篮球比赛,聚精会神,压根没发现付爽走了过来。
  
  付爽手里端着泡面,挡了些他的视线,弯着腰把面碗摆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陈维砳目光一转,盯着面前的付爽,她刚抬头,锁骨下的领口空荡荡的,又遮着光,朦朦胧胧,实在没望清多少。
  
  “没有红烧牛肉面,只有酸菜的。”付爽告知完,又进去端了一碗。
  
  陈维砳大口吃着酸菜泡面,继续看比赛。付爽不喜欢在餐桌上吃饭,平常都是坐在茶几边,边看电视边吃。
  
  今天也是,挨着陈维砳的小腿,坐在旁边的地毯上,跟他一块看比赛。
  
  陈维砳看了一半,忽感小腿发痒,低头一望,是付爽干透的发捎蹭着他的腿,挠得他时不时出心思。
  
  AB队战况火热,临结束前,双方的比分还在互相超越,付爽看得很爽快,一直趴在桌上咻着面。
  
  陈维砳的面都不吃了,捧在手里看着屏幕,等待A队的进蓝时机。
  
  比赛前三秒,A队一记三分球进蓝,赶超B队两分获胜。
  
  付爽心如鞭炮,面上难掩兴奋:“陈维砳,A队赢了!”
  
  她笑嘻嘻地回头望人,浑然不觉他正盯着她。
  
  陈维砳瞧着她的嘴角,被辣红的唇边粘了片酸菜,他伸手抹走了那片酸菜,还不忘笑着数落她:“付爽,你多大姑娘了?吃东西还粘嘴角。”
  
  付爽抿抿唇,想起他们以前,她经常跟在陈维砳和付豪屁股后头转悠,今天不是摔了一个狗吃屎,明天就是吃饭弄得满桌都是,她还记得陈维砳经常说她下巴颏有洞。
  
  “再过三个月,我就成年了。”付爽忽而一本正经地回答他。
  
  陈维砳目光一低,正好对上她的视线。
  
  “到时候我想干嘛就可以干嘛了。”她又添了句。
  
  陈维砳发笑:“你还想干嘛?”
  
  他拨着筷子把剩下的面吃光了。
  
  “可多了,成年后我就能谈恋爱了。”她收拾碗筷,还有他的,突然听见他的笑声。
  
  “不成年也能谈恋爱,你敢吗?”他在逗她。
  
  陈维砳靠在那,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在她家茶几桌上找打火机。
  
  付爽不是不敢,高中学习紧张,她为了达到南体的分数线,花费了不少功夫,哪有闲心思搞对象。可三个月后一切都会不同,她成年后就有自由的权利,想得到就去争取,哪怕用点小心思也可以。
  
  付爽放了碗筷,弯着腰在茶几上帮他找到了打火机,她点着火靠近他,足尖踩在地毯上步步轻便,忽然单膝压上沙发,倾身靠近陈维砳的胸膛,给他点燃了那根烟。
  
  她转眼望着他越发棱角分明的下颚,心尖扑通扑通。
  
  陈维砳嘴里抿了根烟慢慢燃烧着,烟味和着她身上的香气漫在空气中,付爽又低了低身,蜻蜓点水般盖了一吻在他新冒出胡茬的下巴上。
  
  “不就是这样吗。”
  
  她嘴巴软软的,大眼睛里没有一点羞赦,即便是这样亲他,她任然若无其事,像是在对他证明她的勇气,淡定转身下了沙发,抄起碗筷进厨房洗。
  
  陈维砳下意识咽了口口水,烟呛进了嗓子眼,撑在那咳嗽着,他望去厨房,付爽的两条腿笔直,挺翘的臀越发彰显她已长大的事实。
  
  他摸了摸下巴,气不顺畅地靠在那吸烟,好一阵都没缓过来,但心底里开始明白,付爽这丫头是真长大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